第四百零三章 几个意思/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明节,首都天气尚好,当天全国上下很多部门都有祭祀活动,以祭英雄烈士,国部高干大佬们也随同国家领导人向人民纪念碑献花圈,拜祭烈士陵园的革命先驱者。

E北清明节,大部分地方有雨,有道是十里不同乡,就是小小房县的县内有些地方下大雨,有些地方小雨,有些地方阴天。

九稻也下了雨,细濛濛的,没去扫墓的人仍然风雨无阻去上坟祭祖,乐爸、周秋凤到半上午也出发去上坟。

周家因周家大小海从县城回来,扫了墓要回县城去,周家共一个祖宗的人便约在3号扫墓,乐家没什么事到清明当天才去祭拜先辈。

乐父周秋凤夫妻两人上山先祭拜乐家前两代长辈,然后去周家祖坟上,乐爸去拜逝去的岳父与再上一代长辈。

扫了墓,夫妻俩相携回家。

因怀孕差不多五个月,周秋凤的肚子越来越大,幸得4月天寒,还穿厚衣服,等到穿夏装衣裳的季节想必想遮也难遮掩。

夫妻俩本着能瞒尽量瞒的原则瞒着别人,周秋凤做常规检查都是去县城,免得碰到乡里的熟人。

村里还没人看出周秋凤怀孕,就算有人看着怪异因周秋凤以前不能生养也没深究,为此少了很多麻烦,周秋凤和乐爸也没多少担心,日子过得挺滋润。

过了清明,乐爸去作坊上班,武老板回家祭祖后也返回九稻,而且还把他老娘和老婆一起接到乡下休养,武老太太刚到九稻就想去给自己良药的乐家走动走动,被武老板先劝住,让老母亲等天气暖和些再去梅子井村蹿门

武老太太和武太太安顿下来,婆媳俩闲着无事也偶尔去作坊帮忙,不是工作,而是在厨房里帮忙,给工人加餐。

清明过后,上班族仍然上班,学生们仍就上课。

晁同学在清明节与长辈们去拜祭烈士陵园,给自己长辈们扫墓,清明节的晚上和小伙伴们返校,投入自己繁忙的工作和学习中。

燕少清明节也回燕家去给燕家长辈们扫墓,又去贺家和长辈们拜祭太外祖先辈们,他在燕家只呆一天,扫墓只和外公去,拒绝贾铃同行,贾铃不敢跟燕行叫板,委委屈屈的呆在家里。

赵家老夫妻也在2号那天知道燕行回到燕家,疯狂打电话,想找燕行撤回他委托贺家起诉赵益雄的诉书,然而电话一律是无人应答,他们不敢去燕家找人,更不敢去贺家找人,憋屈的抓狂。

赵家凑不出足够多的钱填补窟窿,贺家不同意赵老头提出私下慢慢还挪走公司财产的请求,赵益雄赵宗泽只能蹲看守所吃班饭。

赵家的份量还不够重,贵圈也没人帮他们折腾,就算有水军想折腾,也腾不起浪花,很快就被无视;

而曾跟赵家要联姻的王家,也成功将自己摘出去,王玉璇关了几个月禁闭,逐渐又开始交际,她跟随王老太太去谁家晚宴,贵圈富豪权贵们即不嗘落也不热络,完全就是视为可有可无的酱油人士。

王老太太心里憋屈也忍了,尽力的带孙女多走动,给孙女重新塑造好形像,希望让贵圈人能改变对她孙女的看法。

清明过后,首都的生活依如既往的锦绣昌盛,而乐小同学还在小五台境内的山里跑,直到4月的第二周的周五,跑去小五台南台的她又转回东台峰境内,翻过悬崖绝壁,从一条不可思议的路离开划在景区内的地境,于周六出山,带着两个大背包和一个小行李包打的士回京。

的士到达京城已是下午四点,出租车将小客人送到晁二爷住的别墅区外才返程。

晁二爷夫妻应约打高尔夫球去了,胡叔接到电话急匆匆的开着车到别墅区接回老晁家最可爱的小公主,到别墅院内和方妈帮小姑娘将行李包提进一楼待客的雅厅,帮她整理行装。

乐小同学带回一堆药材,都是用真空打包机密封的新鲜货,以京城四月的气温度,在自然条件下存、放在阴冷通风的地方可以放上二个月不会坏。

她将药材提溜出来交给胡叔和方妈帮保管,自己背着装私人用品的大背包,由胡叔送到地铁站乘地铁回学校。

在地铁与公交车之间辗转几回,回到青大已是晚上七点多钟。

美少年在地铁站出口等着接人,当接到小家伙,抓过来揽在身边,尽情的蹂躏她的小脸蛋。

“晁哥哥,人艰不拆,求放过。”乐韵被蹂躏坏了,抓着美少年哥哥的衣袖求饶。

“你哪里艰难了。”温雅的美少年爱不释手的捏着小粉团子的嫩脸蛋,仅下手的力道轻柔些。

“晁哥哥自寒假后长高了至少二公分,人家一厘米都没长,人家的身高是如此的艰难。”

“好吧,这是事实。”晁宇博忍不住笑得眉飞色舞,高抬贵手放过,将小粉团子揽在臂弯里走向车子。

“我的心灵受到了一亿暴击值,接下来的日子我想我需要疗伤。”晁哥哥总是真相,她的心啊碎了。

“小乐乐决定怎么疗伤?”

“我决定打包行李搬去二伯家蹭吃蹭喝蹭地盘,方妈妈说了天天给我炖鱼汤,喝鱼汤有利骨骼发育。”

“好,你去吧。”美少年忍着爆笑的冲动,笑盈盈的赞成,小乐乐去二伯家小住,茶会必定十分热闹。

“嗯,我明天就去。”

“别别,再等两天,”美少年连忙摸摸身边小可爱的脑袋:“万俟教授和老欧都在找你,你得在学校呆两天,周一跟万俟教授去办护照,周二去医院体检,春运会与大运会、全运会都需要体检,首都指定在三甲级别的人民医院、军医院、协大医院,体检截止于19日,20号后上报体育管理中心。”

“好哒,我知道了。明天不能去二伯家,我有空,做药膳给晁哥哥吃。”

“嗯嗯,我等着,明天白天我有事忙,明晚去吃,还有小尾巴,顺便帮你送书本去宿舍。”

“嗷,又有书看了。”乐韵欢呼一声,她在寒假把剩下的书全看完,开学后的这几个月都没什么书籍看,浪费不少时间。

美少年揉着一颗小脑袋,有点想揍她,小乐乐记忆力那么好,过目不忘,那么牛,他当哥哥的压力山大。

知晓小乐乐还没吃晚饭,美少年带人上车,开车去商场,购回一堆物品才回学校。

回到学霸楼,兄妹们上四楼,美少年让小粉团子收拾行李,他下厨房清洗锅碗,再亲自下面条给小乐乐吃。

整理一番行李,乐韵坐等美食,等到美少年哥哥的面出锅,抱着自己的碗,狼吞虎咽的吃,第一次吃到晁哥哥煮的面,幸福满满。

美少年被可爱妹妹的幸福脸哄得心花怒放,刷完碗,将她不在学校的日子自己帮接收的快递放哪告诉主人,还有收到的请帖等等,陪着她聊到十点半,他才回宿舍休息。

送走晁哥哥,乐韵趁着睡前的最后一点功夫检查快递,有两份是家里寄来的,一箱土鸡蛋,一箱蘑菇,蘑菇用真空打包机密封,还是新鲜的。

她忍不住笑咧嘴,家里有她弄回家的小型真空打包机,她做些药膳打包留家里,凤婶投桃报李似的立马就用它打包新鲜蘑菇寄学校给她吃。

还有三份快递一份是姜大少姜二少打包快寄的枸杞子嫩叶和几棵小苗,还有点苍寄的杜鹃花、潽耳鲜茶叶。

不管是吃的还是药材,乐韵全部丢回空间,人也跟着闪回去,解开枸杞子苗,挑最健康的一棵苗种在只露出一半面积的那个花圃边缘,浇水,再收获一些空间作物,愉快的打坐、睡觉。

打干掉一个不知名派的跟踪者,她在山里跑,大部分时分都扎帐蓬,为的就是侦察暗中是不是还有人跟踪,要保持高度集中精神侦察,晚上也不能深眠,可以说她的4月小五台之行比其他几次寻药之旅都要辛苦。

回到学校,可以真正放心无忧的睡大觉,乐韵睡得特别的沉,一觉睡到五点醒来,晨练到六点才起身打理自己的空间植物。

因为周末有空,吃完早饭先和面团子,剁馅料,之后才去逛商场购物,返回宿舍摩拳擦掌,卯足力气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包饺子、包子,摊煎饼。

燕行周末回驻军地,当周六晚收到小萝莉说回校的消息,他早上跟队友们吃了早点后兴冲冲的回青大,到学校附近还特意去市场采购一堆东西才回校。

回到青大,他没敢立即去找小萝莉,在自己宿舍楼下呆到中午十一点才驾着爱车挪到学霸楼,提着自己带的东西上四楼,当敲开女生宿舍,看到两手面粉,顶着张圆脸一脸懵懞地看着自己的小萝莉,燕行耳尖爆红。

“哦,你不是说……你在部队?”乐韵有些懵懞的让开位置,让打扮得帅气万分,又俊美儒雅的美男子进宿舍。

燕大校特意打扮一番,穿黑色西装,红色衬衣,还破天荒地的打领带,蓝色领带别根镶绿翡翠的领带夹,左肩上还挂着电脑包,那西装革履的模样配上那张鬼斧神工所刻成的脸,自带太阳射线光环圈,美得耀眼夺目。

听到小萝莉揭露昨晚她问他在哪他说在部队的事儿,再联想到一夜之后他又跑回学校,燕行的耳尖火烧似的发烫,一时找不出合适的理解,嗑巴的解释:“我……我来拿家伙。”

他几乎是以飞的速度挤进女生宿舍,生恐被赶出去,顺便退一步将门死死给抵得关闭,脸也烫了起来,提着自己拎来的东西大步流星的跑向放冰箱的地方。

燕帅哥风风火火的自眼前蹿过,乐韵从懵呆中回神,扯过饭桌椅上搭着的一块抹巾擦擦手,转进卧室,将装狙击枪的黑色布袋抱出卧房,看到燕帅哥放下东西过来,将黑色口袋还给他:“我一颗子弹都没用,还璧归赵。”

燕行绕过小萝莉摆着和面的桌子,放下物品,又绕开桌子到小字桌边,还没坐下去,小萝莉将装家伙的口袋又还回来,熠熠发亮的龙目禁不住黯淡下去,小萝莉这么快就将家伙提来给他,是不乐意让他多呆吧。

满心的热情火焰像遇到冷水,火苗熄灭,有些手足无措,呐呐的接过来:“没遇到可疑人物吧?”

“谁说没用到黑家伙就等于没有遇到可疑人物?”乐韵翻个白眼,走回自己做活的地方,在桌子底下放着洗手的水盆里洗手擦擦,再次擀面皮,包饺子。

“又遇到了什么危险?”燕行心头揪紧,小萝莉没用到枪,跟人斗只可能是用她自己的手段解决了。

“被古修士跟踪,下毒刺杀。确定是古武世家或者是某个门派的人,当我年少无知,冒充唐门弟子骗我,幼稚得可以。”乐韵波澜不惊的说被某人半夜刺杀的经过,心头连点涟漪都没泛。

“他有没伤到你?”燕行呼吸一紧,小心的观察小萝莉的表情,希望从中捕捉到她表情变化所表达出她不愿意说的情绪。

“那家伙轻功很高,感觉修为比宣少还要高出一个档次,不过他用的毒不咋的,他跟着我翻山越岭跑了两天,又牺牲睡眠不惜深更半夜的下毒,我体谅他的辛苦好心送他一碗营养汤,嗯嗯,小瘪三虚不受补,他自己补得跑不动了,我只好勉为其难的提去当实验品。”

小萝莉兴致昂仰的说结果,燕行的心跟着一跳一跳的猛跳,听她说到某人修为比宣少还要高出很多,为之捏了把冷汗,其到她说被毒药放倒了,他那颗惴惴不安的心才得以安稳。

“善后处理得安全吗?”那人么,落在小萝莉手里当实验品想来是不会有好下场,死了就死了,只要处理妥当,不被人发现就行。

“我用他帮试验药,他实在太弱,试毒后零部件不宜利用,我只好把那个倒霉催的崖葬了。”

“崖葬?”燕行想抹汗,小萝莉还真想得出来,将人丢山崖上晾腊肉,只是,太行山脉一带好像没有崖葬风俗,如果闻到臭味被人找出来可能会有些小轰动。

“嗯,我很善良的,让他死后还有葬身之地,放心吧,我给他崖葬的地方连猴子都爬不上去,一般人更爬不上去,那家伙在试毒实验中成木乃伊,也不会有臭气。”

“那就好。”善后处理妥当,他们不用再派人去悄悄埋尸。

小萝莉在忙着做她的美食,燕行轻手轻脚的坐在当垫子用的绒毛狗狗的旁侧,解开黑色口袋,一一摆开零部件,发现所有零部件跟他拆解的数量一模一样,由此可见小萝莉的学习能力有多强悍。

他默默的将枪支重新组装起来,零部件完好无损,组装起来的枪支手感与即视感与以前他使用时也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偏差,说明小萝莉没有反复拆解,可能是一次性倒位。

小萝莉妖孽到不可理喻的程度,能把人嫉妒死,他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默无声息的从电脑背包里拿出保养油,给枪支做保养,再拆解,装回口袋里。

见眼小萝莉没有要轰自己走的意思,燕行蹑手蹑脚的捧出自己的电脑,抱着处理工作,经常偷瞄小萝莉,她没有变脸,他也放心的厚着脸占地盘。

对于燕帅哥那种为蹭吃的不要节操死皮赖脸占她地盘的行为,乐韵已经司空见惯,本来中午不想做饭的,因为他赖着不走,烫煮出一锅饺子暂停手头工作,去找出燕帅哥买来的鸡鸭、肉和鱼腌制,和面粉擀成面皮。

做了荷叶烧鸡和烧鸭放小烤箱里,再淘米煮饭,继续包饺子,摊煎饼,一人做多项活,忙而不乱,有条有理。

小萝莉难得不翻白眼不凶人不赶人,燕行喜得心空万里阳光,一张脸笑得像花儿一样,乖乖的抱着电脑当乖宝宝,不去吵小萝莉。

乐韵忙完一些活,中午用腌制过的肉和鱼做肉片芹菜和炒蘑菇,做一个红烧鱼,再配上半只荷叶烧鸭,四个菜。

小萝莉去炒菜,燕行将电脑放小字桌上,轻手轻脚的溜进小厨房,帮端菜上桌,拿碗筷,小萝莉在切烧鸭,他盛饭。

中午只有自己和小萝莉,燕行特别高兴,将鸭腿夹给小萝莉,他啃骨头多的肉块,将鱼头也夹给小萝莉,他吃鱼尾。

小萝莉不凶人,他欢喜的帮她夹菜,快快乐乐吃完饭,收拾盘碗抱去小厨房刷洗,搞卫生,收拾好厨房,小萝莉已经又在做烤面包,他溜回书堆旁坐下,又抱电脑。

“喂喂,燕某人,家伙还你了,烧鸭你也吃了,你不会下午还要蹭地盘吧?”看到燕帅哥又赖地不动,乐韵都忍不住了,这样老占着她地盘,是几个意思?

“我回去一个人呆着没意思,在你这里有伴儿。”燕行耳尖又热烫了起来,吱吱唔唔找理由,他就是喜欢跟小萝莉呆一起,不想回宿舍。

“……”乐韵懵呆了,那个厚脸皮的潜意思是说他一个人怕寂寞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