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反应/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寂寞是杯苦酒,越饮越苦。

讲真,乐韵知道很多形容寂寞的词,她也懂一点点滋味,她自己小时候没有同龄人跟她玩,只能看别人结伴玩耍,那种孤单感真的很不是滋味。

因为自己小时候也是个孤单寂寞的,当听出燕帅哥语气里的落寂感也没由来的心软,不忍心轰走他,瞅着那个大块头,心里又有点小抑郁,凶巴巴的瞪眼:“呆着可以,不许要求吃烧鸡。”

燕行眼睛一亮:“不吃烧鸡。”

“不许要求吃饺子煎饼。”

“不吃饺子煎饼。”

“不许蹭晚饭。”

“不……”燕行反应过来,立即可怜兮兮的央求:“小萝莉,不给吃晚饭的话,能不能给吃烤面包?”

“不能。”

“小萝莉,我就吃十个,就十个好不好?”

“两个。”

“小萝莉,我吃十个大概能七分饱,吃两个都不够塞胃角角的,减两个,吃八个好不好?”

“不行。”

“小萝莉,再减点,五个好不好?五个勉强能安抚住我的胃。”

“不行,就两个。”

“好吧,两个就两个吧。”小萝莉坚决不接受讨价还价,燕行不甘不愿的接受只给吃两个烤面包的判决。

过了一会,又期期艾艾的唤:“小萝莉……”

“叫我也没用,说了两个就两个。”乐韵板着小脸,坚决不心软,那个厚脸皮越来越会装弱扮可怜,要坚决坚定信念不能动摇。

“这次,我想说的不是吃的,”被误会成说什么都跟吃有关,燕行有点囧,揉了揉耳朵,慢吞吞的说话:“你上次说的你老家的某个家族,我查到了些东西,等你有空的时候我拿给你看看。”

“现在就可以拿给我看。”提及家乡的某个家族的事,乐韵顿时挺了挺腰杆,最好能查出些令人震惊的证据,足够打得那个家族的某些人翻不了身。

“我拿给你看。”燕行心头霍然大喜,抱着电脑爬起来,两脚生风似的溜到小萝莉身边,挨着她的左手边坐下,将电脑上的一个带密码文件打开,翻出一份资料给小萝莉看。

女生宿舍弥漫着饺子和烤面包的香味,然而,小萝莉身上的淡淡的雅香从食物的香气里脱颖而出,馨香幽郁,闻之令人心驰神荡。

挨着小萝莉坐着能感受到她的体温,燕行心头发热,从来面对美女都没有冲动的血液一秒沸腾,一种男性的冲动感浮上心头,老实的老二苏醒,蠢蠢欲动。

再一低头,小萝莉的大胸一目了然,她穿的衣服很保守,莫说沟,连锁骨以下的肌肤都看不到,然而,她的胸像座山峰,高高的耸立起来,腰肢更显纤细,纤纤细腰不及一握。

那般的妖娆身材近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燕行禁不住心猿意马,而手臂却是僵硬得像木头,捧着电脑都有点不太利索,更别说敢去碰小萝莉了。

身边的帅哥一秒气息发生剧变,乐韵偏头,看到燕帅哥面红耳赤,眼神闪闪烁烁,顿时囧了:“燕小笼包,你发烧了?”

“没……没有。”燕行只觉脸像有火焰袭卷着经过,热辣辣的感觉从脸烧到耳根,都不太敢大声呼吸。

“那你怎么脸红红的?又或者你有恐女症?靠近女性就会浑身发烧?”

“也……没有。”燕行小声的解释,免得被小萝莉误会。

“你不习惯跟女性近距离接触不用勉强,你把电脑放到我的小桌子对面,或者放到小写字桌那里,我视力很好,看得见字。”

身边的帅哥莫明其妙的面红,呼吸急促,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乐韵有点疑惑,以前她有挨近燕帅哥,去Y南省山里还睡一个帐蓬,他也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反应,今天的反应好怪异。

“没有……不习惯,”燕行小声的抑住呼吸,有些慌乱的解释:“以前讨厌女人身上的香气,确实不喜欢跟女生挨得太近,你不在……其例,大概是因为离锅太近,香气太浓……一时有些不太适应。”

某人的意思是她做的食物香气太浓?乐韵圆瞪双眼,阴森林的呲牙:“特么的,你别告诉我说你这会儿对饺子包子味道过敏,你吃了那么多都没事,现在敢说过敏,非打死你不可,哪怕你太姥姥来了也救不了你。”

小萝莉美人杏眼一瞪,风情尽在不言中,燕行没吓着,反而被那一瞪瞪得气血燃烧,身上着火般的发烫,赶紧挪一挪,不敢再紧挨小萝莉以免闻到她身上的幽香而气血冲脑控制不住做出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来。

“没有过敏,是……香气太美妙了,想到我又捞不着吃,忍不住激动。”挪远一些,给自己找个理由搪塞,强忍着想搂住小萝莉按怀里的冲动,将电脑里的资料给她看:“我们目前查到的资料都在这里记录着,更深层次的还需要细查。”

“我瞅瞅,那些家伙有什么贪赃枉法的不良纪录。”自己手头有活要做,乐韵暂时不研究燕帅哥的奇怪反应,眼睛移向电脑。

燕帅哥帮查的是她在家乡的某根心头刺,也是张婧和吴家的暗中靠山,那个家族在E北是老家族,有几百年的底蕴,也是一个大姓,要论其同宗,家族庞大得吓人。、

那个大姓可以说是拾市望族,家族人在商政都有一定的威望与人脉关系,不仅在本市所辖市有人在重要职位,在外市也有人在重要位置占有一席之地。

燕少受小萝莉委托查底,将其家族人物做了关系表,但凡在其家族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和能说话权的人分别列表,还有其职务详解与评估。

资料列表清晰,各人在各个岗位上的工作简历也有记录,各人的备注里有秘人生平事迹注明。

统观起来,被重点关系的人都污点,程度轻重不一。

“还不够,这些不足以打得他们没有翻身之地。”看完最主要的几个重点人物的“光荣纪录”,乐韵摇摇头,倍觉遗撼,燕帅哥查到的那些虽然够让那些人喝一壶,但是顶多让他们某些人降职,让他们沉寂一段时间,还不足以动摇其整个家族。

打蛇不死,后患无穷。

她不动那个家族则可,一旦要动,必须要保证打得他们身败名裂,让其整个家族迅速衰败,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否则,等他们反应过来打击她,于她大大不利。

小萝莉在资料,燕行努力的将燥热压下去,安慰她:“这些确实还不够将其连根拔起,如查有证据证明明其涉及走私等情况就好办多了,虽然目前有些失望也没关系,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等抓到他们的把杯,就复工不连根拔起,至少能打掉他们的几个领头羊,等失去最大的保护伞,想收拾小喽喽们还不是手到擒来。”

“希望是那样。”乐韵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撕下来,认真的包饺子,既然还不能打击某个家族,她只能另等良机,暂时不要去想太多,做好该做的事为上。

燕行将电脑抱回来放自己腿上,虽然自家老二不安分,他也舍不得离开小萝莉,硬着头皮坐着不走,一边做自己的事,一边偷瞄小萝莉做美食,他怀疑小萝莉有两个脑袋所以能一心多用,她看电脑时眼睛盯着屏幕,双手却能精确的做她的活,切小面饼块、擀饺子皮、包馅,好似手长有眼睛似的,能准确的拿到相应的工具。

身边坐着个大块头,乐韵倒没感受到什么压力,只是因地方本来就不太宽,燕帅哥还占着地方,有时手肘会不可避免的撞到他的胳膊,让她有些束手束脚,当她将面团子分割完,燕帅哥还不走,只好赶人:“燕小笼包,资料看完了,你杵这里干什么,赶紧高抬贵脚挪地儿。”

“我挪远点,不碍着你。”燕行不想挪身,坐在小萝莉身边很好啊,不仅能看到表演似的工作,还能欣赏到她玲珑有致的身段,能嗅到她身上的淡淡清香,就算让人有生理反应,他也乐意享受煎熬。

“不行,坐那边看书的地方去,这里我要放东西。”赖在她的地盘不走就算了,还跑做活计的地方蹭地,他羞不羞?

“好吧。”就算万分不舍得挪位,燕行只能磨磨蹭蹭的爬起来,唯恐被小萝莉看到他不正常的部位,长身玉立的当儿侧转过身,不动声色的单手提笔记本电脑挡住大腿位置,装作淡定的绕过桌子,走到小写桌旁边的地方侧身坐下,再挪身,将电脑放腿上遮掩隐私部位。

将燕人赶走,乐韵去趟卧室,从空间里提出装有面团子的桶和一盆馅料回小客厅,将桶放之前燕帅哥坐的地方,分出一部分面团子再和面,做包子。

燕行以为小萝莉是找借口赶走自己,待看到她真的提出桶啊盆啊,小郁闷一扫而光,愉快的享受自己耍赖得来的独处时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