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被坑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辗转反侧,折腾一夜都没睡着,眼睁睁的与黑夜对瞪眼到天破晓时分,起床穿运动服出去跑步,特意绕去学霸楼那边转悠一圈,没看见小萝莉的人,跑回自己宿舍洗涮,吃早餐,再去当好学生。

燕大校熬个通宵没睡,精神良好,眼睛里也没血丝,完全没有熬通宵的那种休息不良的表现,谁也不知他昨晚其实失眠了。

燕大少很不幸的失眠,李少等人因吃得一顿美食,晚上睡得那叫个香啊,当周一来临,精神抖擞的去上课。

乐韵也睡得很香,没听到李少等人离开的谈话,因为等关上门,她急着回空间去收获自己的树莓,白天有燕帅哥在宿舍,她没机会回空间收摘树莓,晚上等人走了第一件事就是回去收果子。

收了树莓,也把苗全挖出来,收获到的树莓很多,够吃好久,先挖出来树苗改种其他药材。

星期一,乐小同学起床,早早的收拾好自己等着,七点半时分,万俟教授王师母到学霸楼接自己的小学生。

一对夫妻为了陪自己可爱小学生去办护照,将周一的工作丢给助理们代替,两人欢欢喜喜的接到小学生,王师母搂着娇小水灵的小棉袄坐后座,让她丈夫当司机。

王师母还从没带自己的小学生外出,这次难得有机会带她去办护照,心情美美的,搂着小家伙搓面团子似的捏脸蛋,爱不释手,笑得嘴不合拢嘴。

有个爱玩的师母,乐韵也是深感无奈,只能顶着张嫩脸给师母玩耍,结果,王师母乐此不疲的玩一路,直到快到办理出入境的区公安办证大厅才放她一马。

到办证的区公安厅大厦之外,万俟教授将车停在停车场,和自家夫人牵着顶着张白里透红小脸蛋的小学生进大厦。

三人刚到大厅外,一个西装毕挺、成熟帅气的青年男子迎接王师母,恭敬的称“姑奶奶。”,称万俟教授为“姑爷爷”。

王师母眉眼带笑,拉来自己的小可爱:“小乐乐,这个是我娘家的侄孙子,王仲德,跟小晔小晨是一辈的,你也可以叫他大师侄。”

“德大哥好。”乐韵囧囧的,她敢欺负王师母的亲孙子,可不敢对师母的娘家人开玩笑。

王仲德轻轻的笑了起来:“姑奶奶的小学生年龄我比小十来岁,我都不好意思叫小师叔,你叫我德大哥,我叫你小美女。姑奶奶快带您小学生进大厅,这会儿人少,办证也快些。”

“好,我们先进厅办证。”王师母牵着小学生的柔软细嫩的小手,莲步轻移,步步生莲的走向大厅。

王师母穿及脚踝的春秋装的黑色长裙,穿暗红短外套,头发梳成髻,高雅矜贵,就那么随意的一套衣服都像是盛装打扮过似的。

乐小同学要照证件相,穿黑色短装外套,小短裙和打底裤,蹬双黑色小靴子,提只装有资料的女士小手提包。

万俟教授浅灰色西装,精神抖数。

两老人带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谁看都觉是爷爷奶奶带着小孙女,王仲德瞧着两老一小,直想捂眼,难怪小表弟总幽怨的说他失宠了,他家姑奶奶有这么个小仙女似的女孩子疼着,小表弟那个熊孩子不失宠才怪。

忍着为小表弟掬把同情汗水的心思,陪姑奶奶和姑爷爷进大厅,领到方便办证人们等待时休息的坐席区,请姑奶奶夫妻坐等,他带小女孩去照相。

办证厅有专门提供照相和复印的地方,王仲德带着小女孩子到地头,先将需要复印的证件交给复印的工作人员帮复印,再领进照相的工作室照相。

等照完相,拿复印件先回大厅,他又去工作区内拿来表格给小女孩填写申请表。

想到即将有自己的护照,可以满乱世界跑,乐小同学心情好好,愉快的填写好申请表格,因是未成年人,受监护人委托陪同帮办理护照的万俟教授在需要签字的地方签字,王仲德收起所有材料送去工作区给办证人员看,看过材料齐全,受理了,给开回执单。

办证人员受理申请材料,余下就是等一周后取证,王师母让侄孙子去忙他的事,她牵着小学生走人。

自家夫人有了小学生眼里完全没自己,万俟教授也不介意,乐呵呵的陪着娘俩,出大厅,上车,直奔医院——他家长子在上班的人民医院。

等他们赶到医院已是一个钟又二十分后,万俟教授带夫人和小学生雄纠纠的乘电梯直接杀到他儿子万俟宏理的办公室。

万俟大公子看到老爹老娘驾临,麻利的奉上白开水,让父母在办公室稍等,他自己领走小师妹带去各科室做体检。

大运会和首都高校春运秋运会要求的学生健康体检要查眼、口、鼻、咙,血压、心肺肝等,内外科都要做检查。

万俟宏理带着小师妹一个科一个科的跑,有道是“朝廷有人好当官”,有万俟医生亲自陪同,都是走VIP道的,速度要快的多。

跑了一个科室又一个科室,最后是做胸透和结核菌素试验,检查完最后一项,表格留下等结果出来再取拿,万俟宏理将小小的小师妹带回办公室,交还给父母。

望眼欲穿,生生等得长达一个钟的万俟教授不满的咕咙嫌太慢,和夫人连一刻也不想呆了,扔下当跑腿的苦工儿子不管不问,带着小学生就走。

万俟宏理:“……”幸好他不是被老父老娘亲呵护的那个人,否则没准会被逼疯,也难为小师妹竟然能受得了他们家老母亲的超令人头痛的“超级母爱”。

办证和体检实际上没花多少时间,主要是路上用时多,一番折腾也快到中午,万俟教授和王师母也不急着去哪,离开医院,慢悠悠的开车到一家大酒店去吃饭。

老夫妻俩不会委屈自己的胃,挑的是业界里最有名的美食酒楼,订一个包厢,夫妻俩还将最著名的菜都点一道,给自己的小学生品尝。

乐小同学尝满汉全席中的红梅珠香、红烧鱼骨、罗汉大虾、川汁鸭掌、干连福海参,吃了芝麻卷、枣泥糕,喝到了一品膳汤龙井竹荪。

菜没吃完,打包,饽饽没吃完,打包。

小学生不浪费食物,王师母笑得花枝招展,帮她把爱吃的打包提上车,开车到最繁华的商业街,三人上街散步。

沿着街散步,赏赏景,散步不到半个钟,王师母拉着小学生去逛商场,一头扎进卖品牌服的专场和纯手制店的驻店商铺再也不肯走,拖着小家伙试衣服。

小女孩子个子小,身材好,是个移动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尤其对于那些需要美胸的衣服更是像量身定做,穿出来的效果是亮闪闪的,专卖店的服员就一个想法:拖住,试试试!

王师母被店员们赞美她小棉袄的话给捧得飘飘然,穿着合身又好看,颜色又衬人的衣服,就一句话:买,买,买!

万俟教授负责刷卡,他就一件事,刷,刷,刷!

有个见购物狂师母,还有个助纣为虐的导师,乐韵架不住两人口水攻势,被拖着不停的试衣服,试春装,试夏装,不停的试,整得头晕眼花。

在不知跑了多少家,王师母入手到三十一套衣服时,她实在招架不住,死死的抱住师母,再也不肯让她再去逛衣帽店:“师母,美丽高贵的好师母,求不要再买买买了,您小学生就一个人,穿不了那么多衣服啊。”

“可是,每个季节的衣服只有十来套啊,都不够我小棉袄穿一个月。”王师母很不愿意就此打住,春、夏装才各买十来套,好少的说。

“师母,您老忘了您去年和年前年后给您小棉袄买的衣服了啊,您大买特买,我宿舍衣柜都放不下啦。”

“那好吧,等夏天来了看到更合适的再买,不买衣服,我们去吃美食?”小家伙眼睛水汪汪的,一脸央求的抱着自己不让走,王师母心头软软的。

“嗯嗯,我们找小吃。”只要别再狂买,做啥都好。

“行,我们又先送东西到车上再去找小吃。”王师母牵着粉嫩嫩的小娃娃,帮老万俟提了两只袋子。

乐韵赶紧帮教授分担重量,提走六个袋子,万俟教授还提有六个袋子,三人是着大包小袋,出商场大厦,又送回车上。

不能逛商场买衣服,王师母带着小学生幸福的在各好吃的糕点甜食店转悠,这家吃个花卷,那家喝个下午茶,再去另家喝杯奶茶,玩得不亦乐乎。

两老带一小,痛痛快快的玩到下午四点,打道回府,耗时二个半小时杀回青大学霸楼。

搬了战利品到小学生宿舍,万俟教授和王师母当大爷,看他们小学生热饺子煎饼,洗肉和青菜烧菜。

晚上烧了几个小炒,还有从酒店打包回来的菜,吃饺子煎饼。

一对老夫妻带小学生玩了一天,本来心情已美得要飞起来,回来有小学生做的药膳吃,这日子过得比神仙还快乐,夫妻俩吃得眉开眼笑,吃饱了,还带走满装烤面包、饺子和煎饼的一只箱子,幸福满满的回家。

万俟教授王师母带小学生逛街逛得快乐,燕少心情郁闷整天,他每次看小萝莉的手机信号都显示在市中心的某某大厦,每每想到他昨晚整夜失眠,小萝莉却在愉快的玩耍,他的心情便好不起来。

当到晚上看小萝莉的手机信号显示回学霸楼,他那悒郁的心情勉强好了一丢丢,可晚上躺着还是睡不着。

睡不着是件很痛苦的事,尤其是身边另一个是睡得香甜,自己却毫无睡意时,那就更难受啦。

燕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睡到凌晨,坐起来,瞪着黑麻麻的发呆,话说,他为什么睡不着啊?

你说他一个堂堂军汉,以前从没这样像整夜睡不着啊,这两天莫明其妙的竟然失眠,简直太荒唐了,比天方夜谭还让人难以相信。

更荒唐的是他失眠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女孩子!那个小萝莉还没成年,还是个奶臭未干的小丫头,他竟然因为有人想追她就睡不着。

小萝莉有没人追,被谁追去了,跟他没多大关系,他怎么就耿耿于怀,无法平静?

左思右想,燕行将问题翻前覆后的想了无数回,最终得出一个答案:他早把小萝莉内定要抢进军营的,如果被人抢走,他想找她救人可能会被她男朋友阻挠,他不希望见到那样的结果。

他觉得他有点自私,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那种想法完全正常,小萝莉不是普通人,她注定要像太阳一样耀眼,让普通人追去当女朋友,根本无法保护她,只有部队才是最安全的。

让他睡不着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他也想知道小萝莉究竟喜欢哪样的男孩子,想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

要不,明天去问问?

燕行想了想,无声的叹气,他觉得他问小萝莉私人情感问题,小萝莉可能又会一言不合就动手收拾他,可不问感觉不甘心。

想来想去,还是纠结,又倒下去,翻来覆去几次,下定决心,明天去找小萝莉谈谈!

理清头绪,找出自己失眠的最大原因,带着某个决心,辗转反侧几回总算朦朦胧胧的睡去。

柳少最近心情很好,他未来的岳母服了小萝莉的药,身体健康指数良好,精神也好,柳家也没有什么糟心事,没有烦心事,表面上当进修好学生,实质上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说有多舒心就有多舒心。

上课人在耳朵没听课,还是要去做做样子,美美的睡一觉起来,拉着燕某人去跑个三四万米,回头洗刷。

洗刷后打理好形象问题,柳向阳盯着发小小行行,狐疑的咕嘀:“小行行,你眼睛有点倦色,像经常通宵的后遗症,难不成你每天夜里又起来熬夜了?”

“没有,这两夜没睡好。”燕行瞅瞅镜子,明明眼睛里没什么明显倦意,怎么向阳一眼就能看出来?

“怎么了,睡不着吗?”

“嗯,有点失眠。”

“小行行,你竟然失眠?”柳向阳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发小,大惊小怪的嚷嚷:“小行行,你是不是思春了?”

“向阳,你能不能正经些?”燕行惊了一下,差点扔掉镜子,思春?他只是……为小萝莉的问题有些纠结,哪能说是思春?

“人家一直都很正经啊,你本来就有思春的迹像,我眼不瞎,昨晚还见你自家的二弟很激动,以前你面对袒胸露胸贴上来的美女都没反应的好么。像我,每次想到我未来的小媳妇儿就特别的热血沸腾,特别的冲动,哥可是过来人,哥懂得思春的表现。”

柳向阳斜眼,一副你别骗我的样子,嘴里继续哇哇叫:“小行行,快告诉我,你思春的对象是谁?说出来让哥观察观察,看看那个谁对你有没意思,要是个真心实意只在意你这个人的好姑娘,哥助你追媳妇儿。”

被说中心事,燕行恼羞成怒,眼刀子“嗖”的射向柳某人,眼神阴森森的:“你眼睛有问题,我什么时候有不正常反应了,难不成你撒尿的时候老二不起来?幸好这是私下里说说,如果你敢当第三人信口开河,信不信我灭了你。”

小行行露出要吃人的眼神,柳向阳怕怕的缩缩脖子:“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就当是我眼花看错了。”再瞄某发小兄弟一眼,忍不住小声嘀咕:“被我一语中的说中事实,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就算了还就恼羞成怒的凶我,这样子的小行行一点也不可爱,小时候那个乖巧漂亮像洋娃娃似的小龙宝宝哪去了。”

柳某人还在碎碎念,燕行羞恼得想抓狂,狠狠的又丢眼刀子,用凶狠的眼神戳柳某人,用眼神刮他的肉。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柳向阳敢说他肯定被小行行那家伙给杀死了不止十次,眼见得小行行快要翻脸,他默声不响的转过身,收拾自己装电脑的背包,把充电宝塞进去,拿起手机,闷声不响的出宿舍。

好哥们不再揪着自己的事不放,燕行将镜子放下,麻利的收拾去上课的物品,整好包,赫然发现柳某人独自走了,当时愣了愣,向阳,他生气了?

以前,无论他多凶,向阳都不会跟他较真,哪怕他黑着脸,向阳都会当没看见,即使是刚吵嘴了,向阳也会笑嘻嘻的拉着他去散步、喝酒吃饭,这回竟然没理他就走了。

看到柳某人走出了门,燕行回神,快速的拿起手机和钥匙急忙追出去,锁上门,再三步两步追上柳某人,某人一个劲儿的走路,他沉默一下,主动问:“向阳,早上去哪家餐馆吃?”

柳向阳闷着头,没搭理,走自己的路,还加快脚步。

第一次主动服软还没得到回应,燕行默了默,两步追上去,用肩头碰碰柳某人:“哥,这样你就生气了啊?真没有一点当哥哥的度量。”

“哼,好心被当驴肝肺,哥我能不难过么,我以后不管你的闲事就是。”柳向阳闷声咕嘀一句,也不看燕某人。

“哥,柳哥,我没嫌弃你管我,我是……难得终于正常了,被人看到了不好意思嘛,不是故意凶你的,你不要往心里去。”燕行追着柳某人,耳根又微微发烫。

“唔,这样啊,那我原谅你凶我的事。”柳向阳眼中藏着笑,太难得了,小行行终于也学会试着敝开心菲,试着面对他心里一直回避的阴影

“真不生气了吧?”

“不生气了。”难得小行行主动服软,柳向阳忍着心中的雀跃,故作淡定的接受燕某人的示好。

“今早吃什么?”

“面包、清粥都可以。”

“我请你吃……”

柳某人不计较自己说话态度不好,燕行也开心,听到有学生起床走动的声响,他们也不再聊天,进电梯间乘电梯下楼去吃餐。

别的学生们起床略晚,吃早餐、赶课,大多匆匆忙忙,燕少柳少起五更爬半夜的早起煅练一圈回去学生们才陆续有起床迹像,所以,他们有大把时间,对去哪里吃也有选择的余地,当悠闲的吃完早点,慢悠悠的晃去各自的院系上课。

燕大少没有去进修院系当好学生,他只是驾车去转悠一圈,又慢吞吞的转回宿舍区,等学生们上课了,再晃去学霸楼。

没有学生们来来往往,方便行动,燕行侦察过情况,爬四楼到小萝莉宿舍外,特意调整呼吸和状态,等自己的心态达到自己的要求才敲响那扇红色门扉。

乐站同学被师母拧去玩了一圈,晚上送走教授和师母,将师母帮入手的衣服拿出部分清洗、晾晒,然后才回空间睡觉。

早上,清早起来整顿作物,吃饱了看书,看书看到七点半才溜出空间,整理宿理书捆,忙完了搬出大盆和刷子,拿出魔芋刷洗。

开学之际,她从家里挖了四个魔芋带走,因为担心藏空间的话难不保不露马脚,所以在要去Y南前发快递寄回学校,当从Y南省回来,找出魔芋又丢回空间。

刚刷洗好小脸盆大的五六斤重的小号魔芋,听到有人敲门,去开门瞧,看到站门口西装整齐的燕某人,一脸嫌弃:“喂喂喂,你真当我没脾气是不是?”

“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看到小萝莉水嫩的圆脸满是不爽的表情,燕行忙忙解释,猿臂一展,推开门,大长腿一迈,一脚跨进女生宿舍,当小萝莉往一边让了让时,他飞快的关上门。

“什么事?对门没人,都上课去了,用不着偷偷摸摸的。”燕人一副做贼似的,乐韵脚痒痒,很想一脚踹飞他,免得坏她名声。

燕行抢到先机挤进女生宿舍,视线扫巡过室内,看到小萝莉放小厅里的大盆和盆里放着又圆又光洁的灰乎乎的大饽饽,惊奇的瞪圆眼:“小萝莉,你在洗什么?什么时候有能长这么大块头的马蹄了?”

“马蹄?”乐韵没忍住,一脚飞踹踹燕某人小腿肚上,没好气的骂:“你个没见识的城里汉,你几时见过十几斤的马蹄来着?那是蒟蒻,懂不懂?”

“以前不懂,现在懂了。”吃了一记飞踹,燕行赶紧往一边让一让,龙目里溢出笑:“说懂了,其实还是不太懂,这个能吃,怎么吃?”

“不能吃我洗着干什么,洗干净就可以抱着啃了。”踹人一脚,脚都震得有点麻,乐韵心中窝火,板着脸走向自己的干活的地方。

“能生吃?”小萝莉没暴打自己,燕行喜滋滋的,长身一掠,几步蹿前,抢在小萝莉前面跑到大盆子旁,抱起那只刷洗干净的假马蹄,“咔嚓”就是一口。

“?”他他……他竟然真的咬下去了?乐韵惊呆了,呆得连眼珠子都不能转动啦。

捧着个刷得白白的圆饽饽咬下一口,燕行愣住了,白白的、长着根带点红色嫩芽的饽饽外形像马蹄,但是一点也不脆,而且还麻人,那种麻意从嘴里漫开,舌头都麻痹住了,脸好像也僵了,全身像有无数虱子在爬,痒痒的。

“吐-”他低头,将咬下来的东西吐掉,只觉舌头肿大,有点不利索:“小……小萝莉……麻……麻。”

他变大舌头,说的像是在叫“小萝莉妈妈”,而他的脸上肌肉一点点僵白,还微微的抽搐。

“蠢蛋,谁叫你咬的?”燕帅哥叫麻,乐韵气极败坏的大吼,转身跑向卧室,冲回卧室,找出一袋子石灰,再冲回小厨房拿碗装了石灰,冲水。

因为时间来不及,她顾不得让水沉淀,快速的用杯子装杯石灰水,端着跑到燕某人身边:“喝下去。”

燕行只讲了一句麻,看到小萝莉大吼便知自己被骗了,那叫个无地自容,想放下手里捧着的东西,手也麻了,脚也麻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不能弯腰,乐韵举着手又不好喂他,将他手里的魔芋夺过来放回筐子里,伸手一捞,将燕某人连人带背包给当木头似的抱起来,两步到饭桌旁放下去站着,她站椅子上,戳他几指让他张口嘴,将石灰水给他灌下去,最后还让他嘴里含一口。

燕行全身又麻又痒,被小萝莉轻松只手搂手臂弯里抱起来也没什么感觉,大脑却异常清晰,心里又羞涩又惊喜,小萝莉竟然抱他了!小萝莉竟然能单手抱动他!

给某人灌了石灰水,瞅着那张隐约冒出小疙瘩的俊脸,乐韵忍不住吼:“你是饿死鬼投胎吗,什么都咬?顶着副破身体,还管不住嘴,最近毒没有发作你过得太滋润了是不是?看你这熊样,真想一把毒毒死你算了,省得你老是犯蠢。”

燕行心里还在为小萝莉能把自己单手搂抱起来而惊喜交加,被灌药都没什么反应,听到河东狮吼,视线投过去,看到小萝莉圆瞪美人眼,怒气冲冲的瞪自己,他想张嘴,肌肉麻痹了张不开,满眼无辜的看着她,明明是她自己说可以生吃的啊,不能怪他嘴馋嘛。

冲着人吼一嗓子,燕人开不了口没法争辩,没人跟自己杠,乐韵气乎乎的跳下椅子,不管那货,自己坐回大盆子旁继续刷魔芋。

燕行脚动不了,只能当木桩子,因背着大盆子那方,他只能看见一角饭桌和白粉墙,像被罚面壁思过。

与墙壁面面相视的对瞪良久,他感觉原本越演越烈的麻痒感减轻,脸上的肌肉好像也不再那么僵硬了,而且麻痒感还越来越少,大约半个钟,身上的麻痒感消失,嘴里辣辣的。

他想过要吐掉嘴里含着的东西,怕被小萝莉骂,一直含着,直到感觉正常了,将嘴里含着辣辣的水咽下去,偷偷瞄小萝莉一眼,跑去小厨房用清水漱口,洗去嘴里的辣味,蹑手蹑脚的溜到小萝莉的写字桌那边席地坐下,幽怨的瞅着抱着圆饽饽刷洗的小女孩子。

燕大校满目无辜,满脸幽怨,那可怜的样子像极遭人抛弃的小媳妇。

被盯得不耐烦,乐韵唰唰丢眼刀子:“看什么看?”,

“小萝莉,你骗我,明明不能吃,你骗我吃,可把我坑惨了。”燕行心里很委屈,闷声控诉小萝莉的不良行为。

“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敢下口,你还有脸说?”自己脑子笨,不认识还乱啃,自己被麻到了还怪她?

“你说能生吃啊,我哪知道你会坑人。”委屈,燕行委屈的想找人嘤嘤嘤,他从没想过小萝莉会骗他啊,所以她说能生吃自然就抱起来尝。

“你脑子里装的豆腐渣吗,别人说什么就什么?别人说跳楼好玩你怎么不去跳?”乐韵气哼哼的瞪眼:“你跑来找我干什么?说了赶紧走,我不想跟蠢蛋多说话,怕被传染。别装可怜,你一个长着让男人嫉妒让女人想自杀的脸的人装可怜也不像,装得像个受气小媳妇,别人还以为我真对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跳楼太危险,摔断了胳膊腿儿还得找你接骨,不合算,不能跳。”被骂蠢蛋,燕行更委屈了,默默的认怂:“小萝莉,这个周末晁家的茶会,你还没给我帖子。”

燕帅哥又露出一副小可怜的表情,乐韵忍不住嘴角抽搐几下:“你要帖子干什么,我赌回来的石头你又不是没见过。”

“我不看石头,我去喝茶啊。小萝莉,给我个帖子,行不行?”燕行理直气壮的说出理由,小萝莉亲自给古武世家的某几家少爷少主下了请贴,却没给他,偏心。

“你还要什么帖子,自己早点去不就行了?”

“晁二爷说认帖不认人,帖子上写着谁就只接待谁,没帖子,晁二爷不接待我怎么办?”

“我讨厌写帖子,麻烦,我下午回晁二伯家,会跟胡叔说一声不用你出示请帖。”

“真的?我不用请帖能进晁家?”燕行一喜,别人必须要请帖,他不要请帖也可以去,岂不说明他在小萝莉心中是有点不同的?

“自己早点过去,说是十点半钟,估计客人会在九点半左右就会到。”

“知道了。”燕行喜上眉梢,也不敢再问小萝莉要找什么样的男朋友的问题,免得被小萝莉轰走。

------题外话------

不拆章的感觉棒棒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