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制药/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燕人说了不用请帖的事,乐韵低头刷洗魔芋,过了一会,发觉燕某人还在,望过去,看到那家伙竟然在看书,血压又在秒速间有升高的节奏:“姓燕的,你怎么还没走?”

被小萝莉发现自己的存在,燕行温吞吞的答:“小萝莉,你不是说今天回晁二爷家?我也要回我太姥姥家,我等你洗好东西一起出发,我顺便捎你去晁家。”

“你要回贺家赶紧回,别赖我这,我中午有客。”

“我不急,等你接待了客人一起回。”

“你是想蹭饭吧。”

“……”燕行没话反驳,以沉默当默认。

“真是的,一个堂堂大校,为蹭吃的节操都不要了,你上司知道这是这样的人吗?”

“知道。”

“……”这下轮到乐韵被噎住了,那家伙不要节操,竟然还敢承认,简直……是要噎死人的节奏。

打他他不疼,骂他他脸厚从不当回事,真翻脸,他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太凶的话自己也过意不去,对于燕人她也没辙了,由着他像狗皮膏药似的赖地不走。

于是,乐小同学当燕某人是空气,继续努力的刷魔芋,刷洗完两小一大号魔芋的灰褐色的粗皮,换水,再细致的清洗魔芋表面有残余细皮的地方。

小萝莉明知自己想蹭饭也没把自己扫地出门,让燕行的一颗心放肚子里去了,捧着顺手拿来的书“努力”的看,虽然他猎及广,然而对于医学方面的连一知半解都谈不上,尤其顺手摸来的书本还是硕士级别的,他只能装看书的样子。

乐小同学无视燕某人的存在果然是比较明智的,帮魔芋擦净皮,再切块,将嫩芽分出来,将魔芋块和嫩芽装进袋子里,先提去卧房免得碍事。

洗过魔芋的盆筐刀都要刷洗,洗干净,顺便拿给燕某人喝过一些的石灰水再冲水泡一遍才拿去阳台晾晒。

扫理干净场地,拿出冰箱里的鸡、肉腌制,择好青菜类的放着,坐着捧本书看着等,腌制半个钟后和面粉擀面皮做荷叶烧鸡,再看书到十一点煮饭,摊煎饼,快到十二点时烧菜。

万俟教授放学后先去接夫人大人,接到人再去小学生住的宿舍,他到达时看到晁家少年在等着自己,欣然同行。

美少年陪着老教授和王师母到四楼,看到燕大少又在,面上平静,内心腹诽了他个遍,那家伙老跑小乐乐宿舍蹭吃的,他还要不要脸了?

王师母看到自己的宝贝小学生,眼里看不见其他人,所以那个英俊美艳的青年在她眼里跟空气差不多。

万俟教授虽然有点奇怪燕家小子怎么在他小学生宿舍,他小学生不嫌弃,他也就不过问。

欧教练到达学霸楼前以飞跃的姿势下车,以飞一样的帅姿跑上四楼,带着微喘大大咧咧的推门进女生宿舍,看到万俟教授夫妻,呵呵的笑:“哎哟,我又是来得最晚的。”

“不晚,赶在开饭前三分钟到最合适。”万俟教授乐呵呵的。

欧海跑到桌旁坐下,立马就倒苦水:“万俟教授,你给你小学生说说能不能别老跑得不见人,我每次找她都找不着影儿,总急得我心里上火,我心里苦。”

“上火喝黄连茶,心里苦吃点糖。小欧,再诉苦,我妹妹不好赶你,我打死你。”美少年温润如玉的俊面含着笑,递上一杯茶。

“嗯嗯,小晁说得极对。”一对老年夫妻频频点头附议,上火喝清火茶,心里苦吃糖,没毛病。

“别别,别这么凶残,我本来够难过的了,你还落井下石,爱护妹妹也不是你这么爱护法啊。”欧老师觉得自己好苦,小晁那家伙身体健康了就不得了,凶残的想打死他,好狠。

“再诉苦,不给煎饼吃。”

“不要啊,小晁,你不能这么残无人道的对待我。”

“减一个……”

“我什么都没说,小乐,什么时候开饭,你老师我快饿扁啦。”

乐韵当自己不知道美少年哥哥欺负欧老师,听到喊,欢快的应一声,往外端菜;燕行为显示自己的存在感,殷勤的当打杂工。

自己小学生能成功降住燕小子,万俟教授王师母也不担心小学生吃亏,心安理得的享受燕小子帮盛饭递筷子的服务。

欧海惦记着小乐同学做的煎饼已久,分了份子以后抱着自己的碗,就着烧鸡吃煎饼,那模样让人以为他几辈子没吃饭。

老少都是吃货,搓了一顿,欧老师让燕大校去刷碗,他逮着小乐同学说校运会、高校春运、全运和大运会的项目,校运会是自己学校的,没啥好说的,主要是全运会和大运会,全运会是以省队或市队为单位参赛,学生们想要得到资格须要在高校运动会上夺得某项的冠军或打破纪录,才有可能代表省市队员参赛。

乐同学在高校秋运会的长跑上一展优势,有青大举荐,已经有百分之七十可能成为代表首都代表队参赛,如果她能在高校春运会上保持她去年秋季所创的成绩,那么,毫无疑问,她将成为首都市代表团队中的一员。

大运会是大学生运动会,青大有一支代表团参赛,乐同学的名字是代表团中的一员,那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欧老师不怕其他,就怕乐同学到时又跑得不见人影,所以特意提早来打预防针,千叮万嘱的嘱咐她切记不可以忘记校运会和高校春运会时间,哪怕跑哪个旮旯里去了也要准时赶回参赛。

欧老师念念叨叨,反反复复的叮咛,美少年都烦他啰嗦,和万教授直接把人拎走,还小乐乐清静。

被提溜走的欧海又跳又蹦的抗议晁少年的暴行,嚷嚷着要跟他撕战,到了楼下,看在少年帮他打包一份煎饼和烤面包的份上也大方的没计较他不尊师不尊老的行为,抱着自己的美食笑咪咪的跟大家挥手说再见。

二老一少仨人:“……”刚才那个在下楼时还呼呼咋咋说要跟人没完的汉子哪去了?

他们也没研究欧教练为什么改变心态,各自去忙自己的工作或学习。

送走吃货老师,乐韵收拾收拾小客厅,再去卧房一趟,再把空间里种植的、已洗好切块的魔芋和当天才洗好的魔芋对调一些,整出两大袋魔芋块,装进箱子里,背上大背包快快乐乐的下楼。

燕行先一步下楼在车上等,待小萝莉钻进副驾座,他开着车赶紧走人,不给她反悔的机会。

他很想问问小萝莉上午那些个圆饽饽是什么东东,怕小萝莉说他是没见识的蠢蛋,数次三番都把问题憋回去了。

小萝莉上车后拿本书在看,他怕不小心惹毛小萝莉,她收回给他不要请帖去茶会玩耍的决定,不去打挠她,默默的当司机。

有个争分夺秒在看书的小萝莉在旁,燕行为了不颠波到她,平稳开车,以至将人送到晁二爷别墅院外时用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平安将小萝莉送至,他心满意足的开着空车回青大。

晁二爷家共有十几个家佣,有的在其他房产当清洁工和门卫工,不住大别墅,常住大别墅的除了方妈和胡叔还有三对夫妻,平常负责打扫卫生,买菜、做饭、剪草坪等等。

因为快要到举行茶会的日子,胡叔和方妈带着家佣在剪花树和草坪里长得比较高的草,修整好四周,方便周末待客,当瞅到小姑娘回来了,方妈和胡叔立即跑去帮提行李,回一楼的小雅厅。

一边走,方妈妈欢喜的告诉小姑娘说她需要的厨具用品都买齐了,并说清楚东西放在哪。

时间还早,乐韵问石灰有没找到,胡叔爽朗的大笑:“找到了找到了,燕地特产石灰哟,几千年修筑万里长城就是用的那种石灰,我可是买了一百斤,小公主说的那什么石膏我也帮买了百来斤,放在小公主放石头的那间屋子里收藏,如果不够再去买。”

“哎妈哟,胡叔是想开铺子卖石灰不成?不过也没关系,密封好了,以后想用石灰时也不用四处找。”乐韵眼睛瞪得老大,她要石灰就是磨魔芋,三两斤足够,胡叔竟然弄回一百来斤,那是要用多少年哇。

胡叔方妈也乐得哈哈大笑,他们觉得但凡小姑娘要的东西,反正能多不能少,入手就是上百斤的买。

将行李放下,乐韵跟着方妈胡叔去看给自己熬药用的锅啊盆啊放哪,去提取几斤石灰和拿一块她以前切割出的一块石头回厨房,冲石灰水,拿只大盆,将自己配制的药汁倒进盆里,搬来魔芋和板凳,配石灰水磨魔芋。

方妈想抢活干,小姑娘不许她帮忙,她只作罢,和她老伴赶紧上二楼去准备晚饭菜。

乐小同学发挥自己手速快,力气好的特长,努力干活,她两手开工,手拿魔芋块交错上下滑动,令人眼花缭乱,磨出的魔芋豆腐浆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多。

晁二夫妻回到家,车丢外面,叮叮咚咚的跑进一楼厨房,看到低头狂干活的小不点,夫妻俩围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捏小粉团子的脸蛋和摸头。

被当面团子揉搓的乐韵也是无奈,她敢发誓,如果不是长辈,她一定拿沾满魔芋浆的手摸摸晁二伯母和晁二伯,让他们享受一下麻麻痒痒的酸爽感。

一对夫妻享受够疼爱小粉团子的快乐,搬个板凳子坐在旁边欣赏她干活,讲真,他们知道魔芋豆腐好吃,却并不太了解制做过程,这次总算长见识。

有两尊大佛陪同,乐小同学更加不敢缓慢,努力的将最后两块魔芋块磨光,搅拌均匀,放在盆里凝冻,洗手回二楼吃晚饭。

晚上,晁二夫妻抓紧时机,捉着小粉团子在身边疼爱,等过两天他们家老爷子老太太过来,小团子又轮不到他们疼爱啦。

晁二姑娘听说小团子在别墅恨不得溜回家,跑不了,她打电话煲电话粥,最终让晁二夫妻俩受不了,挂了闺女电话。

晁二夫人原本以为晚上能抛弃夫君,跑去陪小团子睡,结果小家伙晚上还要熬药,她捧心忧伤,最后在方妈快笑出眼泪时被晁二爷抱回房间去去谈夫妻感情。

乐韵没辛苦胡叔帮开门,自己拿钥匙开一楼门进厨房,拿出早配好、捣碎的新鲜药材放专用锅里熬煮,人则回空间打理作物,打坐,凌晨一点钟后再出空间,捋起袖子调面团做面包,饺子。

制作的不是烤面包,而是上蒸锅蒸,蒸包子蒸饺子,中间每隔段时间往药锅里添加药材或者勺出些药汁,即不误工又能制做吃食,两全其美。

制药时间长,一夜不可能完成,乐小同学在早上快吃早点时带饺子和包子上二楼,还分一份包子和饺子给家佣们吃。

晁二夫妻有事忙,将小粉团子交给方妈胡叔等人照顾,家佣们都喜欢晁家新收的小金孙,欣然送先生和太太去上班,他们抬走凝冻的魔芋豆腐到二楼厨房煮。

一楼厨房是自己一个人的天下,乐小同学快乐的边熬药边做药膳,其实应该说是半纯药膳,只调包出一些空间种植出的青菜做馅料。

小团子的药到晚上还没好,晁二夫妻有点小忧伤,他们想捉小粉团子疼爱啊,可是,她只匀出时间吃饭,其他时间都窝在厨房,他们都不好意思跑去耽误她。

晚上,没有人进一楼,乐小同学可以愉快的拿空间产品做药膳,包子,烤面包,饺子,小笼包,爱整咋就整咋,每样留一份放晁家吃,其他的全藏空间,空间里积攒到的药膳成品也数量可观。

直到快到凌晨,在火灶上熬了两夜一天的药也终于熬煮成浓稠的果冻状,添加炒熟的米、麦、高梁玉米混合而成的粉粉,搅拌成膏,搓药丸子。

仍然是一边搓着药丸子一边熬另一些药汁,搓好这锅再搓另一锅的药膏,等完工时共制得四种药丸子,两种绿色,一种白中有点灰,一种是黑色药丸。

完成自己的制药大业,乐韵麻溜的洗干净锅,欢天喜地的开门上二楼吃早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