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吃闭门羹/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姑娘不用厨房,胡叔带家佣们上场,他们买回大量的肉制卤肉,卤水是现成的,制作卤肉很方便,这次制的卤肉可不是仅只为自己吃,是要用在茶会那在的午餐上招待客人的。

小团子完成她的制药工作,晁二夫妻也放心,等到晚上回来,小粉团子做好酸菜炒魔芋豆腐,二夫妻俩吃到一道最地道的魔芋,也明白以前他们吃到的所谓正宗魔芋都是一个喙头而已,他们家小姑娘做的魔芋才叫正宗,也立马打电话向父母和兄长弟弟夫妻们炫耀自己大饱口福的好福气。

晁家的老爷爷老太太哼哼的几声,表面没啥,内心就一个想法:打晁二一顿!

晁二家做卤肉做了半天加一夜又加周五一个上午,到傍晚,晁家老少爷们全回到别墅,同时赶至的还有晁少的外婆,周老夫人因有事儿没来,三位孙辈们的外公都没有到晁二家凑热闹,他们是国部高干,不方面参加茶会。

赶到别墅的人都没吃晚饭,冲进门就嚷嚷着要吃小粉团子做的酸菜炒魔芋,听说晚上有吃才眉开眼笑,开饭时一群老少优雅全无,先抢一筷子尝尝,然后各种嫉妒的眼神和眼刀子不要钱似的往晁二夫妻身上丢,那俩人可是一连吃了好几餐魔芋了。

于是,晁二夫妻无辜遭受到有史以来最大的谴责白眼。

当然,老爷子老太太们是比较讲道理的,一致丢去几十把眼刀子后就不管晁二夫妻俩,嗯,当然,晚上老少们拉着小粉团子疼爱,全部一致排外的冷落一对夫妻三个钟。

晁二夫妻囧囧的,等早上起来见大家看他们的眼神正常了才松口气。

周六,是个让很多人期待的日子,因为让贵圈们关注的晁二爷家的赏石茶会就在周六举行。

当天天公作美,开了笑脸,也无疑是给足晁家面子。

晁家老少们早饭后一致忙碌起来,先在草坪上摆放桌子,再铺木架子和布,将小团子放二楼和一楼杂物间的石头搬出来排列好,做好登记造册,再用布盖起来,然后支起帐蓬伞。

晁二爷名下酒店厨师们和侍者们在八点之前就带着食材开至别墅,厨师们下厨准备中午的菜,侍者们安排旧椅,茶具,煮开水。

李少萧少在七点钟时也赶至晁二爷家,需要做点什么就帮着打打下手,之后,晁大姑娘夫妻和张老太太,张太太带着宝宝也到了。

张太太年龄比晁大夫人还年长一点,东北女人,直爽大方,没什么花花肠子,拉着亲家母和晁家老太太感激的直道谢,谢谢老亲家的小义孙女一直记挂着她儿媳妇和小孙女,一直在给老张家的孙媳妇、晁家的长孙女药膳调养身体。

亲家们见面有说不完的话,乐韵一个小孩子不掺和,抱小宝宝检查身体,因为是吃母乳的,妈妈奶水营养,宝宝的身体也得到间接调理,比去年健康多了。

待小团子给宝宝做了检查,张太太忙将在呀呀学语、很能闹腾人的小孙女抱走带着玩,让儿媳妇和她娘家亲人说说体己话。

乐韵洗手回来,拖出自己的包,拿出装药丸子的袋子,倒出五颗绿色药丸子,九颗黑色药丸子,将绿丸子剖碎成很多块,再交给明姐姐,再三叮嘱:“这是我前两天才炼制的药,黑色的明姐姐吃,吃前禁食一天的盐,隔三天吃一颗,吃药期间不要吃酸辣,吃清淡点。绿色的给宝宝吃,一天一小块,吃三天停一天,研成粉末冲温水,大概是一匙的量合适,最好晚上快要睡觉前吃,服药期间宝宝的小便会增多,辛苦勤换尿布。”

“嗯嗯,我记得。”晁宇明将药顺手交给母亲帮拿着,抱住可爱小粉团子摁怀里,像搂着个小宝宝似的揉脑袋。

张老太太婆媳感激的又是一通谢,晁老太太拉着老亲家母的手儿,笑得嘴都合不拢:“自家人,别谢来谢去的,谢多了都生疏了,我们家小团子那心是金子做的,最是善良美丽。”

晁家三对夫妻笑得眼儿眯成线。

“晁哥哥,快救命。”被摁在怀里,脸挨着明姐姐的胸,闻着奶香味,乐韵脸都红了,哇哇大叫。

“小团子,不要想跑,给大姐姐疼爱一下。”晁宇明搂着个软软的小不点,欢快的蹂躏。

晁宇博无奈的挤过去,将被玩坏了的小乐乐解救出来:“大姐,你们饶了小乐乐吧,你们老这么凶残的捏小乐乐的脸,小乐乐等会没法见人啦。”

“说得你好像没捏小乐乐脸蛋似的。”晁宇福冲美人弟弟的翻白眼。

“我要是有你们那么凶残,小乐乐就不会找我救命啦。”晁宇博将被捏得脸蛋红彤彤的小可爱护在自己羽翼下:“乐乐,我们下楼去看看。”

“嗯嗯,我们下楼去,我不要理二姐姐和大姐姐了,都欺负我海拔低。”终于躺过明姐姐的魔爪,乐韵藏在美少年哥哥身边,赶紧开溜。

“小团子,你不理我,我理你就行了。”晁宇福扑过去,揉着小粉团子的脑袋。

“再摸我头,以后不给二姐姐做大葱煎饼。”

“不摸不摸,我不摸啊。”

晁二姑娘屈服在美食的诱惑之下,改牵着小粉团子的小爪子;李少萧少欢蹦着蹿到姐弟仨身边,一起下楼玩耍。

小孩子们相亲相爱,让一群老太太老爷子们笑得红光满面,他们也不急着下去,在楼上说话。

躲开大人们的疼爱,乐韵得到自由再也不想被捏脸,在一楼这里溜跶一下,那里转转,说什么也不再上楼。

晁老爷子等人在楼上聊天到九点半,下楼,到一楼大厅,如果有客人们来也好招呼一下。

胡叔带着人也做好迎接客人的准备,他们的职责是验请帖,晁二爷发出的茶会请帖可不是宴会请帖,请帖上只有一个名字那么晁家也只接待一个人,不欢迎携妻带子女或朋友来蹭位置。

其实早有人赶至别墅,先来的人都没急着到晁二爷家麻烦主人,进别墅区先在跟离晁二爷别墅楼不远的路上停车等伴。

周末出行多,收到晁家茶会请帖的人家大多数人出发早,因此一个个赴会的人几乎在九点五十分前到达别墅区外或进到别墅内,大家心里有数,看到前面有车辆排队而停,就猜着十有八九是要去晁二爷家的。

直到九点五十分后,来得最早排最前的一辆车驶向晁二爷别墅楼。

胡叔和方妈妈带着人站在院门口迎接客人,来的第一位不是别人,正是王师母的娘家二哥,王家王言悌,王言悌从商,经营百货商场,连锁店遍及京都四周诸省市,被戏称百货王。

百货王是王师母的堂哥,在王家排行第二。

到晁二爷家院外,王董携夫人下车,司机又将车开走,等茶会散场,司机会再来接。

胡叔迎到王董,回收请帖,请客人进院。

晁二夫妻在挨着放石头差不多平齐的地方等客人,看到王董笑着迎上前,互相握手,他们是熟人,不必太客气,王董携夫人进大厅去晁家众人打打招呼,坐着等其他客人来再一起欣赏石头。

第二位客人也是有头有脸的,来自袁家,也即袁中将袁震的袁氏家族,是袁中将的侄儿,从商的袁海。

第三位是双月珠宝的李骏李总,皇后珠宝的唐瞻唐总;紧次之的是皇冠珠宝的李茂源李董。

几位珠宝大佬之后的乃是李少的父母亲,祖父;再次是柳知福老爷子与柳正英夫妻。

后面是玉石界的老前辈,心玉阁的阁主季博古;与他前脚接后跟的是收藏界的腾老腾向强。

季老腾老与晁家不熟,季老与唐总几个熟,腾老与柳老熟,有熟人帮晁家招待,也不会失礼。

在二老身后的是国部的几位一二把手或夫人,共二十几个,其中就有贺家的贺祺书夫妻,同时还有贺家从商中的代表贺祺礼夫妻,与贺家四长辈同行的还有贺小十五贺小十六,贺小十五小十六是晁家哥儿发的请帖。

他们刚进院子,王市长夫妻下车,同行的还有王玉璇。

当胡叔看到三人,与方妈妈迎上前,胡叔看请帖,并没有说请,礼貌的向王市长微微弯腰:“王先生王夫人,请恕罪,请问二位身后的这位小姐是哪家的?”

王玉璇脸色乍变,晁家人竟然装不认识她?

为了给人好印像,王千金特意装扮过,也吸取以前的教训,避开晁家小义孙女最适合的红与紫,穿白色春装长裙,搭着一块红狐披肩,提着只小巧的包包,头发也盘起来,很淑女。

“这是小侄女,家母让她跟来长长见识。”王市长当时心里就知不太好了,上次王玉璇带个外三路的人到晁家,这次他不想带侄女,他母亲硬要他带着,连不孝都搬出来了,他无法违忤,只能让王玉璇跟着。

“抱歉,王先生,我们二爷只请王先生和夫人,恕不招待随从。王小姐您请回,王先生王夫人里边请。”胡叔看到老伴做好拦王千金的准备,请王市长夫妻往里走。

王玉璇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住了。

“请稍等,我先去跟侄女说几句。”被当面栽面儿,王市长脸有点僵硬,示意夫人拉走侄女。

方妈妈看到王市长夫人没进家院,对后面的人使个眼色,跟着方妈的李嫂不动声色的走回院子,快步跑去向晁大爷汇报。

王市长夫人得到丈夫暗示拉起侄女往一边让开,给后面的客人们挪地方。

他们让开的当儿,后面来的却是周董与周少,两部车,周董是宾利,而周少则是普普通通的吉利。

方妈妈接到周少的递来请帖,看到是小姑娘的客人,笑容满脸:“周少来了,您和您身边的这位帅哥一起请进。”

“有劳。”周少与周一悠然进门。

“哎哟,小姑娘的帖子可以带陪同,我怎么没收到小姑娘的帖子?看来我的面子还是不够大。”周信唯恐天下不乱似的笑语一句。

“周董您再年青三十岁,我们四姑娘肯定也亲自给您请帖。”胡叔也欢乐的回话。

“看来我老了啊,不对,不对,据我所知,季老也有小姑娘的请帖。”周董一脚踏进院子又丢出一句炸弹似的话。

“谁在背后嫉妒我啊?”季老被李董拉着在草坪上说话,听到有人提及自己,扭头一瞅:“是周董啊,你尽管嫉妒,我如果说出来你嫉妒我的地方多了去。讲实话,你要是想要小姑娘的请帖,去赌石场砸个一两亿,保证小姑娘对你刮目相看。”

季老刚说完,院外传来清越的笑声:“来赏石的都是土壕啊,我可是一分钱都没砸,看来我能收到小美女的请帖一定是我祖上烧了高香。”

众人向外看,便见一部车驶走,一个秀美俊俏的青年带着一个俊青年到院门口,那秀美青年面相如明月般的温暖。

“宣少,快进来,你挡着贵客的路了,小心小美女拿石头砸你。”周少看到宣少笑着招呼。

“那不正好嘛,小美女拿她赌回来的石头砸过来我一定接着,接到石头我就发达了。”宣少将请帖给门口的验帖人。

方妈妈接了帖子,看眼落款名,恭敬的请美少爷和他随同入院。

“你想得美。”周少笑着答四字,等着宣少进院一起走。

“我也想小美女拿石头砸我。”柳少刚下车,也接了一句。

“你就做梦吧,小萝莉又不傻,哪会笨到白送你宝石,要丢石头砸人玩耍肯定是拿废料砸啊。”燕行泼柳少冷水。

“柳少燕少,请-”看到小姑娘指名说不用验请帖的两位大少,胡叔笑着做个手势。

周董来时,王市长听他的话,便知周董是在暗讽王玉璇与赵宗泽联婚又告吹的墙头草行为不好所以被拒之门外,表面上装作浑然不知,拉着王玉璇退到路对面的草地上,正想叫司机来接王玉璇,后面有几位人物来了,他暂时止言。

王玉璇看到柳三少和燕行,激动的跑向晁二爷院子:“小龙宝小龙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