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二章 恼羞成怒/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本想去洗手间,发觉吴老跟在后面,当作浑然不觉,待吴老过来请他借一步说话,点头跟吴老走向别墅旁的草坪。

穿过三四宽的草坪到近栅栏的一棵迎春树下,燕行又是一副温润儒雅贵公子的模样,语气淡然又恭敬的问:“不知老首长有何指示?”

“我已不管什么事,哪谈得上指示,找燕大校说几句话而已。”吴老自谦一句,语气平和的问:“我对于燕大校上午说的那句话不是很明白,不知乐家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晁家小义孙?”

“吴老是帮乐家问那事儿啊,”燕行笑容微微,语气高深:“吴老认为有计划有组织的谋杀未成年人是什么罪?”

“有计划的谋杀未成人是故意杀人罪,该判死刑。”吴老心头顿了顿,乐家该不会蠢到背着他谋杀晁家小义孙吧?

“乐佳琪家对晁家小义孙所犯的就是故意谋杀罪,吴老觉得晁家还会欢迎乐家人吗?”燕行淡淡的丢出一句,笑吟吟的看着吴老,如期所料,看到吴老眼神变了变。

吴老也经历过诸多大场面,听到燕大校说乐家谋杀晁家小义孙也禁不住微微变色,乐家如果谋杀成功了,没留下痕迹还好,谋杀不成还被晁家拿到证据,乐家的下场已经可以预见。

他仅只在刹那间有心思浮动,倾刻间又淡定如常:“燕大校的玩笑开得太大了,这是法制时代,乐家哪有胆子做那种事。”

“吴老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贺家和晁家收集到的证据确凿,晁家没收拾乐家也不过是最后一次再给吴老颜面,当情面关系尽了,也就是做该做之事的时刻。”

燕大校说得太直,吴老心中恼怒,又不好发作,语气凉冷:“耽误燕大校时间了,燕大校请自便。”

他说了一句,再也不想看贺家外孙的脸,侧转过身,冷着脸去晁二爷车库旁的卫生间。

燕行嘴角微微的拉高,扯出一抹悠长的冷笑弧,乐家就算有人罩着,如果他和晁家要动乐家,乐家仍然在劫难逃。

他站在迎春树下,享受阳光春风,等吴老从卫生间出来又转去别墅楼前,他才不急不忙的去洗手间,再回楼前与古武众少们研究石头。

吴老原本因乐佳琪被拒入内的事对于石头兴致缺缺,再与燕大校聊两句,对赏石完全失去兴趣,耐着性子看一群人痴迷的玩赏翡翠,暗中观摩晁家人的微表情,晁家老少男女皆笑容满面,和客人们说话交谈,个个乐在其中。

下午三点半,喝下午茶,也意味着赏石茶会结束。

贵圈里的人说对晁家的石头感兴趣,其实就是想到晁家走动走动,增深交情,赏石茶会也就是个应景的喙头。

受邀来的客人们也是籍以参加茶会的名头来刷刷脸,最重要的也是想借此看晁家请哪些客人来推测晁家的心思,从中看出晁意愿意跟哪些人交好,不愿跟哪些人深交,以后他们宴请客时也利于妥善安排宴席,因此石头也赏了,茶也喝了,目的也达到了,可以愉快的告辞。

到喝下午茶时,各家的车子也陆续来晁二爷家院外接自家的先生夫人们,车队又排成长龙。

茶会结束,晁家老少们送来客。

吴老不是第一个告辞的,也不是最后面的,等贺部长等几位部级高干辞去后,他也坐上自家的车。

司机将车开来仍然还带着乐千金。

乐佳琪委委屈屈的坐在后座,当吴老上车,她努力的挤出笑容相迎,怯怯的想帮吴老系安全带。

吴老冷脸将伸来的手拨开,自己系上安全带,也不出声,司机开车,缓缓的缓行,再以正常速度驶出别墅区。

被吴老甩开手,乐佳琪不敢再往前凑,怯怯的坐着。

过了别墅约三四百米远,吴老冷声喊“停车”,当车刹住,冷厉的眼神射向乐家女:“你们真是好样的!自不量力的动晁家人被抓到证据,还敢拿我当枪使,你们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后果,我对你们乐家仁至义尽。下去,以后别在我眼前出现!”

莫名其妙的挨劈头盖脸的怒斥,乐佳琪懵了,望向吴老,看到他脸色阴冷,一个瑟缩,哀哀的叫:“吴老—”

吴老再不愿看乐家女柔弱如小白花的样子,转过脸去,声音冰冷无情:“出去,别再让我说第三遍。”

司机按下自动开车门按钮,乐千金所坐一侧的车门缓缓打开。

乐佳琪还想求吴老,听到冷厉的喝斥声吓得心脏打颤,手忙脚乱的解开安全带,连滚带爬的钻出车,连门都忘记关,跑向路边。

司机关上门,开车。

乐佳琪穿着高跟鞋,踉跄的跑到路边,吴老的车绝尘而去,她看着一辆一辆的车经过,腿还有些发软,人还没从被吴老冷厉的气压惊吓中回神。

等好会儿,她有些发软的腿脚才恢复过来,打电话预约出租车出来接,别墅区前的路很少有出租车出现,打车比较难。

乐千金等了十分钟才等到出租车,上车报了地址,僵硬的后背抵着座椅背,一阵阵的心惊肉跳,吴老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晁家老少们并不知吴老曾跟燕少单独聊过几句,他们平静的送走吴老,又跟其他客人们道别。

客人走了一拨又一拨,等大部分客人都乘车而去,吉少等人也告辞,古武家的车队也是排成纵队。

“宣少,我预约一下,明晚五点半左右我去你家吃猪肉炖粉条。”送别客人时,乐韵笑着跟轩辕少主预约订座。

“好,我和大厨们早早做好拿手好菜等着你,到时我们愉快的探讨厨艺。”宣少喜滋滋的接受预约,愉快的上车。

周少吉少等人笑着跟主人们道别,一一登车,车子排成串起程。

燕少柳少萧少李少没走,和李老夫人张老夫人在赏至尊黄石头;还有部分则是身价上亿的大土壕们守在翡翠原石那一分地没肯告辞,共有二十来位。

将辞行的客人送走,晁家老少们返回院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