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三章 赚翻了(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董等人在看石头,季老看到小姑娘和晁家老少们过来,温和的打开开场白:“小姑娘,来来,我们来交流一下赌石经验。”

“季老,我不准备抛货。”一群老油条都不走,乐韵笑嘻嘻迈着小八字步慢走,这些家伙很拗,不过,不管咋样,价格不合适,坚决不卖。

“先不谈买卖,小姑娘,我们观赏这么久,一直在赌这条是截绿绺还是普通绺,赌这条绺有没侵入肉,大多认为这条绺可能截色,有颜色也深不过半尺,小姑娘怎么看?”

季老引小姑娘到巨大的翡翠原石旁,指着石头断面上的一道绺讨论。

截绿绺中翡翠原石中最有破坏力的绺之一,也是一种横穿截面的裂,会把翡翠的色截断,让翠色不再延伸。

翡翠原石与众不同,它必须要有断口,色从断口往内长才成翡翠,如果没有断口,色也无法渗透,那么也生不成翡翠。

巨无霸原石有好几个断口,最大的一个断口不远有一条截绺,在翡翠行业那种咎被称截绿绺,有截绿绺的原石赌性风险更高。

“这块石头原价九千多万,正是因为这条截绺赌性太大,原石乏人问津,我才以三千多万入手。”乐韵并不奇怪,她当初之所以能成功从九千多万砍价到三千二百万,就因为那条有可能严重危害原石的截绺。

“小姑娘,你这块大块头是什么料?”

“小姑娘,想必你确认这绺没伤害到翠肉是吧?”

季老唐总追着问。

“我观测没错的地话,这个大块头是金丝种,高冰或玻璃质地,这条绺伤害值可以不计,赌色,至少翠绿。”

“小姑娘,石头匀我,十二倍价,加1千万。”钱总唯恐慢半步就没自己的份,先报价。

“你不厚道,十二倍加一千五百万。”

“十二倍加二千万。”

“十二倍加三千万……”

留下来的人当中有玉石珠宝商大佬,还有房地产商,古董收藏家和一些投资商大鄂们,其他大佬还没竞争,争抢的是玉石界大佬。

“我赌回这块是想打造东西的,目前因为我对它的种色还不是顶满意,所以先放着,等哪日想出手时再告诉大家。”

“哎,小姑娘,你反正对它不满意,先抛了吧,抛了再找满意的。”

“对啊,小姑娘,留着它要费心保管多麻烦……”

众人七嘴八舌的怂恿小姑娘卖石头。

乐韵摸摸下巴,一脸沉思状:“丢在外面也确实不是个事儿,看来我还是先把它送去切割的地方按照我要打造物品的尺寸切割,然后放屋内保管更省心些。”

“别别,你别一言不合就切割啊。”

“小姑娘,不要切啊,把它切了再想粘都粘不起来。”

季老钱总等人急得差点跳脚,那么大的石头如果轻易切割成块,有可能一不小心就破坏了它的价值。

一群行家即想怂恿小团子卖石头,又拦着不许切,令晁老爷子和李老夫人等人一个劲儿的乐,他们不掺和,就只看着。

“你们这些土壕,说丢着要管理麻烦,又不许我切,都想咋的嘛?”

“卖卖卖!”

“卖掉!”

季老等人继续怂恿。

“不想卖。”乐韵纠着小眉头:“我拿了几块石头去打造医用工具,有几样东西我估算着顶多能用二三十次就会报废,到时没找着更好的就需要这块顶上去。”

“小姑娘,你打造东西用的是什么料?”

“至尊黄。”

“至尊黄?”这下玉石大佬们差点噎着。

李董抹了抹额,问:“小姑娘,你那块至尊黄多重?”

“比这块还大一点,5点6吨。”

“什么,五点六吨?!”

一群人大惊小怪的,乐小同学浑不以为意:“是啊,五点六吨,我从缅甸小镇赌回来的,听说料子在公盘上流拍很多次,最后以处理价被拍走,在上任主人的仓库里放了七八年,最后由我接盘,我送去打造工具,带回来的是切下来的边角料。”

“全石满金?”季老都被受了惊吓:“小祖宗啊,你这双点翠手是怎么长成的?曾经的点翠王和点翠皇后都没你厉害,有你这么个小祖宗,谁惹你不高兴你一网打尽好料,玉石界的行家要吃土了。”

“想到我也可能要吃土,我就觉得没法活了。”周董摸着心口,一脸苦相的向晁家老少求救:“晁老爷子,老夫人,请帮忙,麻烦您们帮给晁家最小的点翠小公主说说能不能通融下给开个后门,以后点翠公主淘回来的料子匀给我一份?让我不至于吃土。”

“周董,你闪开,你又不是主营珠宝玉石的,吃土也轮不到你,小姑娘要开后门也是给我们这些经营珠宝的家伙呀,要不然我们没原料,只能一边吃土一边喝西北风。”

“就是嘛,我们才是吃土的那类人,周董你吃的是山珍海味。”

玉石商们一边倒,抵制周董跟主营珠宝玉石的他们抢机会。

晁老爷子红光满面,当看到客人们望向自己,乐呵呵的摆手:“我可帮不上忙的,你们别看我啊,我就看看你们交流经验。”

“小姑娘,大的你不抛货,匀块小的给我。”李总转身飞奔着跑到花花绿绿的石头堆,一手抓块至尊黄,一手抓块蓝翡。

“还有我们,一人要分一块。”

季老等人也转移目标,去抱自己早就看中的目标,你抱帝王绿,他抱飘花,这个抓着块春带彩不放,那个抱了紫眼睛,那那个抱了金丝血翠,如果不知道的人看见他们的动作以为是在打劫。

“别急,我没准备入珠宝玉石行,料子早晚会抛出去的,这次那些几十斤和上百斤的至尊黄要留下来备用,小块的帝王绿和其他解出来的石头匀出去,那块黄翡绿翠价格合适也可以匀出去。”

“这就对了,小姑娘,你不能眼睁睁看我们吃土呀。”

小姑娘愿意出售一些好料,玉石行家们顿时放了心,李董占着黄翡绿翠:“我中意这块,一亿二千万。”

周董也抢:“我也中意这块,一亿三千。”

季老瞪眼:“我也喜欢那个大块头,一点五亿。”

“一点九亿,季老求相让,你们去年都从小姑娘手里匀到好料,好歹让块给我啊,不能看我吃土呀。”眼见有人抢,李董报自己能接受的最高价,还不忘打人情牌。

“好吧。”季老周董退出,一亿九千万的价格够公道,小姑娘也不吃亏。

“小姑娘,我要这块至尊黄,二千万。”不争黄翡绿翠,季老将自己抢到的一块小孩子拳头大的金翡捧着给小姑娘看货。

“成交。”

“爽快。我帮你把把关,谁出价不厚道,通通叉出去。”季老往一边站,帮小姑娘把关。

“季老,你老不说,我们也不会欺生啊。”有意抢料子的玉商们纷纷表态,谁敢踩小姑娘啊,小姑娘识翡的本事那么厉害,指不定哪天他们还得请她掌眼,偌是踩她的价,哪天被坑死都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

想抢料的大佬们抢到石头,纷纷出价。

周董只抢到小孩子小半个巴掌大的一块至尊黄,一千万;李总抢到的金翡更小,七百万,一块高冰种蓝翡,二千万;钱总一块紫眼睛,一块春带彩,块头有点小,共三千六百万;

一块拳头大的飘花被一个房产老大给抢走,一百万;一个石油大享抢到一块比较大点的至尊黄,五千万;一个零售商大佬得到够打造两个戒指蛋面的帝王绿,三百六十万。

一个电器商得到一块红美人,一千一百万;一个奢侈品代理商幸运的抢到能带给自己幸运的紫椿翡翠石,六百万;

还有二块飘蓝色,共一千三百万;一块黄翡,二百万;一块黄杨绿,二千一百万。

解出来的石头就那么多,一下子被瓜分光。

美少年拿着手机在帮计价,共计423000000人民币,那个数还是没有抛售大块的至尊黄和帝王绿的收入,如果连较大块的至尊黄和帝王绿也抛出去,保守估计可能还能再增加二个亿。

“土壕啊,小团子,你跑趟Y南回来身价大涨,瞬间就变亿万富姐啦。”晁宇福在旁看美人弟弟计价,算出总数,她眼都看晕了。

“晁哥哥,总价多少?”乐韵喜得小脸绽放出花朵,跳到美少年哥哥身边瞅手机上的结果,一边瞅一边数:“个十百千……嗷,过亿了,我也成有钱人哒?”

“哟,小姑娘是亿万富豪啊,我想抢劫。”别人不敢打趣小姑娘,季老敢开玩笑。

“季老,你老拔根毫毛比我腰还粗,哪会看得上我这点小钱。你要打劫也该打劫你身边的那些超级土壕,我这点钱跟他们相比尚不及九牛一毛。”

看到自己的收入,乐韵抱着美少年哥哥的胳膊,满眼星星,嘴巴上还是不忘跟季老聊天。

“小姑娘,别教唆季老打劫我们,我们去打劫季老还差不多。”

“小姑娘,我们的腰包可没有季老鼓,千万别劫我们。”

被夸成超级土壕的商界大佬们纷纷应答,一致推崇打劫季老,季老明面上可能没有他们那么多钱,然而,季老收藏到的各种翡翠玉石和古懂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季老才是超级壕。

一群人群攻自己,季老幽幽的瞪眼:“一群见色忘友的家伙,奉劝小姑娘交友需谨慎,可别像我尽交到些见色忘友的家伙。”

季老一向以古板闻名,难得会这么开朗幽默的跟大家玩笑,唐总等人被季老给逗得哈哈大笑。

晁家老少们赶紧去找包装袋或箱子,帮各位大佬打包他们的原石,小姑娘从Y省办托运回来的包封软泡沫纸都在,搬出来,将石头包起来,小的装袋子,大的装箱子。

翡翠原石的块头都不太大,除了黄翡绿翠,其他的也就十几斤到三十来斤,方便包装;那块最大的黄翡绿翠用软泡沫包一层,再包层地毯布,燕少柳少很轻松的帮搬去装车。

晁家人帮包装石头时各大佬给小姑娘转帐,不是手机转帐就是通知银行理财经理帮转款,石头还没包装好,钱款已到乐小同学银行卡里。

包装好石头,晁家老少们请客人进厅喝茶,客人也没客气,又进大厅,喝了小姑娘采的清明茶叶所冲泡的新茶,愉快的告辞。

然而,季老、周董、唐总李总钱总又一步三拖的拖到最后,送走其他人,几位大佬逮住小姑娘,又从院门口回到巨无霸型翡翠原石旁,继续怂恿小姑娘卖石头。

几位玉石界老大太执着,晁家老少也不操心的他们的买卖交易,让他们谈,他们准备帮小粉团子搬石头回杂物间。

“不想卖不想卖,人家不想卖它啦。”乐韵遭一群人抓回石头旁,坚定的摇头。

“小家伙,你给个话,究竟要多少才肯卖。”

“这个我还在考虑中,”乐韵作纠结状:“实话讲吧,这块大料是老坑玻璃种质地,金丝翡翠那句倒没错,金丝条是帝王绿,丝带分布很均匀,有几条绿色有两指宽厚,另外的金丝条带细一些,大约是一公分宽。

因为不是纯绿,只是金丝翡翠,所以并不是我首选打造工具的材料,我先丢着,以材料利用率来看两指宽的绿色能开手镯料,以绿色条带的数量论至少能开出三十条的宽口条帝王绿手镯。就凭这料,季老觉得它值不值钱?”

“嘶-”几个玉石大佬微微吸口凉气,如果真能开帝王绿手镯,按价算,冰糯种级的帝王绿圆条镯子最低价一只千万,三十条就值三个亿,宽口条的手镯少说也得还要加几十万到一百万。

而老坑玻璃种的帝王绿是顶级的品质,一只手镯至少一千五百万起价,论起来差不多六个亿。

以此类推估算,那块石头的价值可想而知。

“小姑娘,八亿,匀给我,如果哪天打造饰物,回赠你手镯项链耳钉戒面全套一套。”季老吸口气后,斩钉截铁般的报价,这种料子必须抱走,不抱走,指不定哪天就遭小姑娘毒手给打造成什么工具。

“季老,不带你这么抢的,我也要分一份,我们合资,我一半你一半。”周董不干了,他就等着这块石头,季老怎么可以独占嘛。

“我也要一份,我出资一亿。”

“我也一个亿。”

钱总李总唐总哪肯睁睁睁的看着好料从眼前溜走,坚决要分一勺羹。

季老一口喊了8亿,晁二姑娘萧少李少柳少都惊呆了,8个亿啊,是8个亿!妈哟,那个石头值个8个亿,这世界太疯狂了。

晁老太太老爷子们几个也惊了一把,他们猜着那块石头估计很值钱,没想到竟然这么值钱,讲真,如果在今天之前告诉他们说那么值钱,他们都担心石头放外面会被偷。

“你们这些见色忘义的家伙,总抢我的。”季老嗔怪的抱怨一句,直勾勾的盯着小姑娘。

“重四吨半,八亿,回赠首饰,算起来差不多翻二十多倍,离我预想中的价还差一点,我考虑考虑。”乐韵算下价,石头是准备抛的,价合适抛,不合适肯定不抛。

小姑娘有松口的迹像,季老赶紧趁热打失的追问:“小姑娘,你预想是多少?”

“十亿。”乐韵摸摸下巴:“我保守预算三十条宽口纯绿手镯,还有飘绿的手镯三百条左右,大牌子、挂饰不计其数,价值达到十三亿以上,如果我卖十亿,他除去成本的纯盈利一二亿。”

“小姑娘,我再追加一亿,九亿,回赠全绿和飘花的全套首饰各一套,如果开料出来超过保守预算,另外再回赠你一套首饰。这个价你可满意?”季老不想放弃,再加筹码。

周董唐总李总钱总也纷纷赞成追加一亿。

“九亿离十亿虽然还差个一,我们这么熟,不匀给你们再匀给别人就不厚道了,那就匀给你们吧。”季老出价比别的人公道,乐韵不再执着价格,多条朋友多条路,再多季老这条人脉也不错。

“哈哈哈,跟小姑娘做买卖最让人舒心,就这么说定了,这块巨无霸先放晁董这里,我们明天安排人来搬运。”

“小姑娘是个厚道人。”

季老周董钱总李总唐总骤然心喜,越发的认可小姑娘这个小忘年交,小家伙人虽小,行事不含糊,为人更是直爽。

晁老爷子等人没意见,反正就一夜,哪怕有人想动歪主意,他们就算整夜不睡也能守住它。

柳少几个已经被震惊得目瞪口呆,大脑有些不能思考。

谈妥了,付款。

钱总李总唐总一人参股一亿,季老周董平分余下的六亿,各出三亿。

上亿元的资金调动是个大数据,钱款做不到秒速到帐,需要点时间,于是,季老几个又跟主人进厅喝茶,等着银行理财经理帮办理转帐。

等得约二十来分钟,五位大佬的资金陆续转进乐小同学的私人帐号,乐韵抱着手机看短信通知,眉眼弯弯如月牙,已是见眉不见眼,暴涨哇,她成了一刀富的亿万富人啦。

钱款到位,季老等人告辞,他们还有很多事要忙,尤其周董晚上家里还宴会,自然不能再耽搁。

------题外话------

为了二更,偶折章拆得想跳楼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