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四章 赴宴(1/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家老爷子等人送季老周董五人,乐韵走路都是飘的,等土壕们的车走运了,嗷的一声扑美少年哥哥背上:“晁哥哥晁哥哥,我发财了!哈哈,我发财喽!”

“小富婆,给姐姐摸摸头!”晁宇福扑过去揉小可爱的脑袋。

“小乐乐好厉害。”萧少李少也凑过去,小萝莉不费吹灰之力就赚得十几亿,她绝对是青大学生中白手起家的第一富姐。

“我们小团子好会赚钱。”老爷子老太太们也围上去,揉小粉团子的头,捏她的脸蛋,欢喜得脸上尽开颜。

晁家老少由衷的为小家伙高兴,她的钱来得光明正大,来得干干净净的,钱财来路正,那是她的能力。

可爱小乐乐开心就往自己身上跳,晁宇博心情美美的,反手将背上的宝贝妹子托起来背着:“小乐乐最厉害了,乐乐这么有钱,是不是该请客?”

“请客请客,小团子必须请客。”

“小团子,我要吃煎饼。”

“小团子,你请我吃饺子吧。”

小的在闹,大的老的也起哄,乐成一团。

看到先生和夫人们抓着四姑娘乐呵,胡叔几个笑得扶老腰,可怜的四姑娘,这次肯定会被疼爱坏。

小萝莉高兴就粘晁家哥儿,燕行心头的酸水莫明其妙的涌出心窝,淌得满胸膛都是,整个人都酸了。

小萝莉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对晁少总是笑脸相向,对他,开心的时给个笑脸,不开心的时候就凶他,挥拳头揍他,两相比较,他和晁家哥儿在小萝莉心中的待遇是一个天一个地,晁少是天上的那个,他是地上的那个。

看到小萝莉趴晁家哥儿背上笑,燕行心里又酸又塞,整个人如打翻五味瓶,万般不是滋味儿。

柳向阳很想凑上去浑水摸鱼的揉揉小美女的脑袋,可惜,还是有贼心没贼胆,只能心痒痒。

乐韵挨摸头摸得快抬不起头来,将脸藏美少年哥哥背上:“你们再摸我头,我不做煎饼不做饺子不做包子了。”

“好好,不摸头了。”

“小团子要做好吃的啊。”

老少爷们过足了瘾,乐滋滋的收回手,笑咪咪的哄小家伙。

晁宇博背着背上粘着的小可爱往回走,一群老老少少们前呼后拥的进院,七嘴八舌的提出自己要吃什么味的饺子包子煎饼,场面热闹闹的。

美少年将小团子背到放石头的地方放下来,大家帮着收拾石头,有些送去杂物间放置,大块料的帝王绿和至尊黄搬回二楼。

青年力气大,还有手推铲车,很快就把石头运走,收藏妥当,把帐蓬伞也拆了,用布盖住四吨多重的大石头。

厨师们和侍者们将大厅桌椅收拾好,搬带来的厨具上车回酒店。

晁家老少和几个亲戚上二楼,喝茶,吃点心,方妈妈和家佣着手晚饭菜,晁家兄弟夫妻们在分工由谁去出席晚上的两场重要的宴会。

晁家收到好几份请帖,有小孩生日宴,有商业酒会,有谁家夫人生日酒会,有谁家父母寿宴等,只选择两家,一家是周信周董生日晚宴,一家是袁老的母亲寿宴,袁老母亲的寿宴是袁老妹妹主办,袁老是国职高干,当以身作则的不主张铺张浪费。

晁二爷与周董已成生意伙伴,由晁二夫妻去周董家;晁三夫妻都是在国部任职,晁三爷去袁老家最合适,晁一夫妻和晁三夫人在留家陪长辈们。

晁二姑娘晁少和萧少李少都不去凑热闹;而乐小同学将随晁二夫妻去周家,因为周少和周董给她发了请帖,她给周少发请帖他来了,他给她请帖不好不去。

小萝莉要去周董家,燕少柳少也去,他们俩跑去车上拿衣服,借用晁二爷家梳装打扮,收拾一番出来帅气度再次上升一个台阶。

眼瞅那两小子那么帅,李老夫人晁老太太和晁家三位媳妇们立马就不干了,拉着小粉团子去换衣服,拆腾差不多一个钟,当出发时才放小家伙走。

晁二爷夫妻坐一辆车,由李嫂的丈夫李叔当司机;柳少燕少乐同学坐燕少的车,开车的是洛七,车上的军用车牌在燕大少到晁家来前就拆了,换上普通车牌。

周董家的晚宴是七点半开始,晁二爷几人在五点半就出发。

晁家的赏石茶会结束,到晁家做客一回的客人们大部分是乘尽去,乘尽归,而当王市长回到家时,王玉璇还没回家,夫妻俩什么也没说什么。

王玉璇迟半个钟才回到大院,见到伯父伯母回来了,怯怯的躲一边,一声不吭。

王老太太越发的郁闷,玉璇跟她大伯去晁家参加茶会,然而回来时却不是一路,同路去,不同路归,那是什么说法?难不成是玉璇惹她大伯生气,半路将人轰下去了?

王老太太自己没去晁家,所以不知道情形,只能闷闷的猜想,她观察大儿子儿媳面色一直是淡淡的,什么也看不出来,问情况,只说“挺好”“挺热闹的”,然后也没什么具体的解说。

从儿子嘴里问不出什么来,想问孙女,孙女一声不吭,老太太觉得一定是大儿子给玉璇委屈受了,所以玉璇什么话都不敢说。

她叫大儿子带玉璇去晁家茶会,如果老大还给他侄女委屈受,等于是在打她的脸,让她心里十分不舒服,又不能像以前一样说老大什么,憋在心里,郁郁不乐。

王老太太也只郁闷几个小时,到傍晚拉着孙女收拾整齐,拿大儿子收到的请帖带孙女去参加京中富豪周信的晚宴。

母亲带着王玉璇去周董家交际,王市长也不阻拦,反正他母亲是不长记性的,在晁家丢脸也从没改变,让她带王玉璇去周家万一又栽了面子也怨不得他。

周董在京中最有名的山顶别墅举行晚宴,那里的别墅都是独门独栋独院,一座山上共有二十栋别墅,最大的几万平方,小的也有几千平,别墅的主人都是超级富豪或特殊家族,山顶别墅区代表着可不止是钱,还有身份,就连身价上亿的明星都占不着份。

周董的别墅在接近山顶的山腰上,占地好几亩,有家佣住的门房和和单独的健身房,主体建筑共四层,第一层作停车库,第二层是举行宴会的大小厅、茶厅,贵客厅等,主人住三楼,第四楼是客楼,顶楼一半是空中花园,一半是热带海岸式泳池。

主体建筑是中西结合的建筑,即有华夏民族特色,又带有点西欧风情,豪宅雄伟阔气。

王老太太带着孙女赶到周董家别墅不早不晚,正好七点十分,客们已到大部分,都在大厅自由攀谈。

周董家的宅子内部豪华不浮华,以淡金为主,各厅功用不同,装饰配置也略有不同,水晶灯光之下大厅金碧辉煌,端庄大气。

王老太太穿暗红色春装长裙,打扮得贵气得体,王玉璇穿象牙白色晚礼服,婉约淑女。

周董携夫人在厅堂与来客们打招呼,周家位公子与千金以在入厅处迎接客人,周家二位公子一位千金,周千金最大,已嫁,育有儿女;周大公子也已婚,育有一女,唯周小公子尚单身,也是富家千金们想联婚的对象。

周千金与夫婿、周大公子带媳妇,与周小公子都在厅门向来参加父亲生日宴的客人们致以热烈的欢迎,而周少带着周一周二和隐在客人群中的周三周四在不远处悠哉优哉的喝着红酒。

王老太太携孙女进厅,周大公子认得她,笑着扶了一把:“王老太太光临,可谓是令寒舍生辉。”

“周大公子客气,我家大儿事忙脱不开身,是以我这把老骨头带孙女来向周董道个贺。”王老太太解释儿子儿媳没来的原因,潜意思也说明自己是代儿子儿媳来的,同时将请帖和礼物交给周家公子身边的家佣们。

“王市长贵人事忙,您老赏光也是家父的荣幸,您往里请-”周大公子请王老太太去见厅堂中的父母亲。

周董早就看到王市长母亲,跟客人们聊几句等王老太太近前才招呼,周夫人也表示欢迎,请王老太太先一边去喝茶或者取红酒喝。

先到的客人们有很多认识王老太太,见到王市长的母亲过来都礼貌的招呼,至于王千金,贵妇们的态度都是淡淡的。

王玉璇怕客人中有见过自己在晁二爷家被拒的人看到自己会嗘落自己,不敢独自行动,寸步不离的跟在奶奶身边当温顺乖巧的千金。

王老太太乐呵呵的拉着孙女跟人说话,不跟的转悠,间接的让人见见自己的孙女,转几圈看到一位熟人——首都市房建局王局王健的夫人来了,王太太带着儿子王文昊和一个美女。

王老太太看到王少身边的美女,忍不住多打量几眼,那美女真的很漂亮,穿斜肩的紫色及地长裙,乌发半绾,肤白容丽,身形高挑,温婉秀丽,端庄大方,一看就知是出身良好的大家闺秀。

她忍不住看自己孙女,她从小教导孙女,培养贵女气质,可惜是因为她母样的基因,无论她怎么努力的培养玉璇都没有京中贵女们的那种处世不惊的大气感,形像气质不像,所以在圈子里都没什么知名度。

比一比,王老太太也心生出失败感,面上却是没有半分颓废之色,带着得体的贵妇微笑,端着红酒杯跟身边的贵妇们攀谈。

王太太带着儿子和儿子的新女友与周董夫妻寒暄几句即去客人们当中交际,跟几位圈子里认识的见面,她也看到王老太太,过去打招呼。

双方互相客套几句,王老太太和蔼的问:“这是你准儿媳妇吗?哪家的千金,看着眼生。”

“王老太太好记性,这位姑娘是我儿子的朋友,江南人氏,是去年才考入青大的高材生,与晁家哥儿同校,与晁家义孙女同届,还是同一个系的呢,巧的是还与王市长同姓王,王紫嫣。”王太太热情洋溢的介绍儿子的新女友,语气轻快:“紫嫣,这位老夫人是京市市长先生的母亲,王老夫人最是和蔼。”

被冠了一长串前缀,王紫嫣矜持端庄的浅笑吟吟,听到王太太介绍到老年妇人的身份,忙恭敬礼貌的微微弯腰:“王老夫人好,老夫人慈眉善眼,雍容贵气,第一眼我差点想喊您阿姨。”

被人夸自己年青,王老太太听得心头舒服,脸上的笑容更深:“真是可人儿,瞧这标致的模样,莫说小青年,连我这把老骨头看得都心生欢喜,王家小哥好眼光好福气。”

王文昊被间接的夸有眼光,笑吟吟的朝王老太太点点头示敬,王太太很高兴,和王老太太边聊边走去向其他人打招呼。

王文昊王少身高一米八一,不足八二,身材挺长,面相也长得俊,不说是美男子,那也是个帅哥,西装领带的正式装,年青英俊;挽着他胳膊的王校花高挑漂亮,一对青年跟着王太太去认识人,收获贵圈夫人们一堆赞美。

王玉璇跟着奶奶,听到客们夸王太太儿女的女朋友,心里老大不服气,她身材个子脸蛋都不比那个女人差,怎么从没人夸她半句?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客人们相互攀谈,周董携同夫人不停的接待来客,皇冠珠宝的李董,珠宝大享李总,唐总和钱总也先后到达,季老也没落下,他来得比较晚。

周少带着贴身的周一周二看男男女女互动,自得其乐,当快到七点二十分时,他没迎到仙医门的小姑娘,倒把古武纳兰家的兰四少纳兰清西和兰七少纳兰清湖给等来了。

兰四少兰七少是随冯老的儿子冯广德冯董参加周家宴会,冯广德从商,曾投资煤矿,之后又投资石油,混得极好。

周少只对兰家两少点点头,没去接待,兰四与兰七是随冯家人来的,等于是周信的客人,也是普通客人,而不是代表着古武家族之间的友好蹿门。

兰家两少与周少点头示意后先去见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