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八章 看也不给你们/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家宴会结束,兰四少随冯董一起离开,下别墅山之后至中途下车,冯董和兰七少回冯家。

沿着街漫步的兰四少,独自行走长长的一段街,转进寂寞的小巷子,在半新旧的楼房与老四合院之间穿梭,走过很多条小巷,到达东方家在京城的四合院。

东方家院内的灯笼还明灿灿的,值班房里的家卫看到纳兰四少深更半夜来访也没震惊,开门相迎。

兰四少进四合院,穿过外院第二院,看到从西厅敞开的门泄出淡淡的灯光投影于地,他从抄手回廊慢慢的走过去,到厅外,见东方家的少主东方金刚端坐在厅堂八仙桌旁独品红酒。

“猜着你必定会来,来喝一杯。”方少微微侧首,向站在门口的兰四少打招呼,一边拿干净的杯子倒红酒。

兰四少唇角浮出一丝涩涩的笑容,步进厅,在主人对面入座,接过方少主递来的一杯红殷殷的葡萄酒。

两人轻轻的磕杯,浅饮,再磕杯,再饮……反复几次,喝完半杯,再倒半杯又继续喝,葡萄酒不醉人,喝酒像跟喝白开水似的。

方少将杯子放下,微微轻叹:“还是觉得索然无味。”,顿一顿,问:“是不是又有新发现?”

“她去了周家,想必是受周少邀请而去的,燕少柳少全程陪同。”兰四少拿过一瓶未开封的酒,慢慢的倒酒,给方少倒一杯,给自己一杯。

“聊过没有?”

“没有,”兰四少微微的吐出含有酒味的郁气:“她们去得最晚,前脚到后脚就开席,中途又与周少去喝茶,之后再没出现。”

方少垂下眼睑,默默的又饮一杯,仙医门人邀请众多世外家族去晁家赏石喝茶,偏偏将东方家与纳兰家排除在外,此举甚为诡异。

喝完一杯,放下酒杯:“清西,喝再多都不会醉,睡觉吧。”

“好,睡了。”兰四少苦笑着放下酒杯,他们再想也想不出个其中所以然来,不如先丢睡一觉。

东方家有给少主的朋友准备客房,兰四少自己回常住的客房,倒头大睡,仍然是半宿无眠。

当周家晚宴到尾声时,袁家的寿宴也结束,客人们陆续辞归,晁三携爱妻与贺部长等几位同仁同行,因晁家小姑娘并没有接受袁家邀请赏光,袁老心中藏着说不出的失落,面上仍未动声色,热络的送客。

晁三夫妻回到晁二家比乐同学早一点,老爷子老太太们早已睡下,只有晁二姑娘和晃少妹弟俩以及提前回家的晁二夫妻还在等候未归的仨。

众人只聊不到十分钟,小粉团子归来。

当见到小家伙平平安安归来,晁妈妈搂过小家伙一顿摸摸加捏捏:“我们家的小团子今天没去袁家,让有位老人家很失望哟。”

“谁叫他家有小流氓曾叫我失望的。”乐韵才不会愧疚,谁叫他袁家纵子过度,现在想巴结她,当然要给他们点颜色,否则以为她真是没脾气的圣母,谁欺负她了只要低头她就会原谅。

“有个小人精睚眦必报。”晁二晁三兄弟两哈哈笑,小不点偶尔也会恶作剧,整人都不带声色的。

“人家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晁妈妈,我睏啦,想睡觉去了。”乐韵抱着总想戳自己脸蛋的一只手:“晁妈妈,二伯母,我不要跟福姐姐睡,有没有客房给我住?”

“小团子,不要啦,我们一起睡。”晁宇福跳起来哇哇抗议。

“为什么不想跟阿福睡?”晁二夫人忍着笑问。

“福姐姐睡觉不老实,老对我动手动脚,乱占我便宜,我不要跟老揩油的女色狼睡。”每天抓着她蹂躏就算了,睡觉还对她动手动脚,坚决的不要跟女色狼为伍!

“人家哪有。”被控拆成女色狼,晁宇福囧囧的。

“阿福睡房右手边的那间就是给小团子的。”晁二夫人憋笑得憋得很辛苦,老晁家早就给小粉团子预置一间卧室,因为每次来时被阿福拉着去一起睡,姐妹俩相亲相爱,他们也就没说明让小团子单独睡。

“妈妈是个大叛徒。”老娘亲偏爱小团子,将真相捅出去了,晁宇福大叫着转身就往楼上跑,她要赶紧跑上楼去占小团子房间的床啊。

福姐姐一开跑,乐韵就猜出她的意图,撒开脚丫子就追。

“二姐,你是跑不过小乐乐的。”晁宇博看着二姐那明晃晃的司马昭之心,笑盈盈的泼冷水。

他那盆冷水刚泼出去不到二分钟那边也有了结果,晁二姑娘刚跑到楼梯下,落后一步的乐同学已像风一样旋刮着越过她,蹦蹦跳跳,像只小松鼠似的蹿上楼梯,眨眼就过了转角。

“臭小团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抢我前头!”晁宇福跳脚,急冲冲的往楼上狂冲。

晁二爷兄弟妯娌四个乐得笑容可掬,也准备去休息。

“二姐,你跟乐乐比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比速度,比速度,小乐乐秒你没商量。”长辈们要休息了,晁宇博不慌不忙的起身也上楼。

乐韵以风速上楼,冲过福姐姐的卧室,推开右边一间房的门闪身而进,果断锁门,她的私人物品还在福姐姐房里,但是,她准备先将就一晚再说。

晁二姑娘追上楼,看到的就是自己卧室旁那间紧闭的门,跑过去推门,那门关得死死的,双手插腰冲门柳眉倒竖:“小没良心的,竟然不要我了,我伤心了,你不让我进去,明天有你好看。”

“葱香煎饼还想要么?酸菜饺子还想不想吃?烤面包小笼包想不想尝?”乐韵冲进卧室关上门,一边打量一边跟门外的女色狼二姐姐说放,房间跟福姐姐的房间一样宽,有床区也有休息放电脑的小区,浅橘色的墙,乳白色底的窗帘,全木家具,让人见之觉得淡雅舒适。

“好吧,我不抢你床,我睡觉去。”在吃的面前,晁宇福没多少抵抗力,听到一个一个好吃的东西,叹溜一口口水,回自己的卧房睡觉。

美少年上楼见到的就是自家二姐麻溜回她睡房的背影,好笑的摇摇头,回自己的地盘去休息。

听到二姐姐和美少年哥哥的脚步声都离开,乐韵打量完房间,赶紧回空间打坐练功。

王太太是和王老太太等人同时告辞,当车到达山顶别墅区的山脚,王文昊让司机送母亲回家,他自己送王紫嫣回学校,虽然他带王紫嫣在圈子里露脸,却还没到谈婚谈嫁的程度,没确定关系也不会带回家夜宿。

两人赶在关门前的最后几分钟到达青大南校门,王系花也得以不在登记的情况下成功进校门。

王文昊送王系花进得青大,放心的回京大。

而洛七开着车载着两位队长直奔驻军区,晚上车较少,车速快,回到军区还没到十二点,因不想吵醒别人,仨人到医务楼睡病房。

翌日,周日。

这是个晴朗的天气,也是个踏青的好天气,京中老少们纷纷外出游玩,大街小巷又是车龙马水,繁华如锦。

周末,没有打工的学生们起得较晚,王系花早早就起床,趁早洗了个头,将昨天做头发时喷的一些发胶或保养水洗掉,吹干,换上套装春装,收拾得整整齐齐,提着包包下楼去西校门。

王文昊很早就到青大西门等,没有打领带,西装笔挺,长相又出众,那种从小被贵圈气氛熏陶浸养的阔少气质自然而露,站在校门路边让来往女生忍不住回头。

一身洒脱之气的王文昊,看到王系花出来走过去接她,王系花穿红色连体装春装连衣裙,外套一件红色短外套,披散一头发丝,江南美女的秀丽与苗条的身材,走到哪都是引男士回头率暴增的那类人。

“无论哪时见到你,你都是那么美丽动人。”接到美女,王文昊彬彬有礼的走到她旁侧,适时的送上赞美。

“你也总是那么阳光帅气。”王紫嫣羞羞的一笑,也礼来尚往一句。

“美女,早餐想吃什么?去全聚德再吃,还是先就近吃点,中午再去全聚德?”王文昊走在靠近行车道的那边,将美女与行车道路隔离。

“我都可以的。”

“那我们先就近吃点东西再出发,周末地铁很挤,免得在车上突然饿肚子。”

王紫嫣没有意见,与王文昊并肩慢走,到街上找家早点店吃了早餐,走去地铁站乘车去逛市二环以内的最繁华商业街。

京中权贵富豪们生活每天都很充实,晁家兄弟每个周末常有邀请,这个周日,三兄弟一律谢绝喝茶打球的约,在家享受天伦之乐,李老夫人和张老夫人婆媳三人带着小重孙也没回家,仍在晁二家做客。

过了八点半,季老周董李总钱总唐总带着起重吊车和运输车到达晁二住的别墅区搬那块巨无霸石头。

晁家老少们都在家等着呢,季老等人来了,一家子下楼招待客人朋友们。

为免夜长梦多,季老等人昨天商量好了周日即送石头去G东开料,大天朝内,最大的一台D国原装进口大型翡翠原石开料机落户于G东省一个玉石集散城,那里也是最大的翡翠玉石加工地。

巨无霸太大,只有最大型的切割开料机才能搞定它,而G东某位加工中心老板的大型开料机不仅大,重要的是耗料少,能最大程度的减少损料,以保证翡翠原料达到最高最佳利用率。

因想尽快送石头去外省,季老几人也没有去晁二爷家客厅喝茶聊天,只在草坪上寒暄几句即动工起吊石、装载。

有起重机,起吊重物方便,前期工作到位,起重机不出十分钟将大石头吊起来,放进运输车厢里。

巨无霸的待遇一直是高级的,从Y南省进京,再由京去G东,都是专车运送,还有保镖保护,享受着贵宾级高礼待。

等他们装载好石头,乐韵赠送一张图纸,是石头绿色的分布图,给他们做参考,免得切错位置。

五位大佬看了图纸欣喜万分,立即手机拍照,各保存一份,图纸则由陪同石头去G东的季老保管,五人商量出的结果是由季老、钱总带队押运石头去外省,开料后再押运回来。

石头装进车,车队出发,一辆货车两辆保安车,季老钱总一部车,就那么在别人不知道时运着曾让贵圈人争相一睹的巨无霸悄无声息的驶上去G东的路。

巨无霸运走,晁家老爷子老太太也放了心,那么个值钱的玩意儿摆在门口还真让人不怎么放心,万一半夜被人给偷走了都没法向买主交待。

胡叔等人打扫卫生,乐小同学也上工准备包饺子,一群老少爷们涌去一楼厨房想围观被小粉团子轰走,嘻嘻哈哈的到雅厅里坐着等,等到她调配原料,年青一辈的再去帮忙。

乐韵有预算有计划,忙到三点去洗涮换衣,提自己的背包到一楼等,刚到三点半,燕大校开着准点出现来接人。

燕少是自己当司机,也没有带小尾巴,柳大少是想当小尾巴,他运气欠佳,被他的顶头上司给捉走在他的领域发光发热去了。

晁家老少们在小粉团子收工前做完煎饼还各吃了一个,心情美美哒,当燕大校来接他们的小团子,笑嘻嘻的让小不点去玩耍,还特别嘱咐说尽情玩,不用担心他们,他们晚餐有吃的。

一群吃货有吃的就把做吃食的人给“抛弃”,乐韵也是满满的无奈,丢下一群在讨论怎么刮分美食的老少,拎着包溜出院,爬进猎豹的副座。

燕少戴副墨镜,遮住部分脸,免得行人见他国色天香的脸看呆去,当小萝莉系好安全带,喜滋滋的开车。

当乐同学出发时,从古武家的少主们也陆续出发,目的一致:美食胡同的三味轩。

三味轩的生意每天都好,当天,轩辕家少主为表达对仙医门小友的友好,决定下午不营业,为晚餐准备。

因而当天早上门口就贴出下午二点后不再接待客人的通知,待接待了中午的客人,到点即打扫卫生,半掩上门。

许多想吃猪肉炖粉条的客人在下午二点后到三味轩,看到不营业的通告,满怀遗憾而散。

宣少也不知小美女几点到,四点半后就等着,门口有轩辕家的小青年们站岗,如果有人来问什么也给解释解释。

四点五十分,姜少带着两个贴身护卫晃至三味轩,他也是第一个赶到三味轩的人。

门口的刷脸机阿福看到周少,一个飞脚进店对少主报告:“少主少主,周少主来啦。”

“我去,又跑来抢我风头。”宣少不满的咕咙,昨天小美女说要来他店里吃猪肉炖粉条时并没有避讳其他人,他就猜着某些人肯定也会跑来刷脸,如今果然不出所料。

因是意料之内的事也就没什么好震惊的,懒洋洋的坐着没动:“让他进来吧,想必其他的人也很快就会来。”讲真,他不想招待某些人啊,可也明白那些家伙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阿福笑嘻嘻的又跑到门口,看到沉稳大气的周少走近,帮打帘子:“周少来得真早。”

“还好。”周少温和的朝轩辕家的护卫们点点头,从容不迫的进餐厅。

轩辕家的餐厅做了调整,大部分四方餐桌被移到一侧叠垒起来,空出的地方摆下两张圆桌,摆放好的瓜果点心都用纱罩罩盖。

轩辕少主坐在正桌的那一桌,悠然的以肘支桌,望着门口,眉眼间有许慵散的笑,精致秀美的容颜越发的出尘脱俗。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才一天不见,宣少主姿容更加惊艳了。”瞧得清雅不俗的宣少主,周少笑着赞美他美姿仪的形像。

“换作小美女赞美我,我一定很开心,你的话就算了,我听听就好。”宣少秀美的玉面浮出如沐春风的微笑:“我说你们是不是太不厚道了,我这里下午不做生意,都没准备,你们跑来让我怎么办。”

“我在酒店点了餐,很快就会送过来。”周少一脸“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早做了准备的表情”。

“自带餐点,看来我想说不都不行。”

“宣少主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说不。”

“得,你坐着吧,后面又来一个,你后脚跟是姜少,也不知跟着姜少后脚跟的是谁。”

周少走到宣少右手侧第一个位坐下去,语气与面容一样淡然:“难说,十有八九会是吉少。”

宣少撇撇嘴,甭以为他不知道之前有几家的青年曾开着车在轩辕家餐馆门前溜过圈,估计是没看见小美女,所以又溜去做什么去了。

落后周少一步的正是姜少,带着四个护卫,两个护卫各抱袋子和箱子,两个贴身护卫时刻守护在少主身边,护卫都戴着墨镜,颇有黑道少爷出行的气贽。

阿福看到姜家少主,笑吟吟的打帘子:“姜少来得也真早。”

“我还是落后周少一步了吧,我远远的有见周少的背影。”姜少与宣家护卫们点头,微微低头走过布帘子。

“就你眼尖。”周少看到进来的只比自己慢一丢丢的姜家少主,笑着接话。

“看来,还得添桌子。”宣少叹气,一个二个都带着三三两两的护卫,他预留的一张桌也不够用。

姜少周少眼底露出一缕浅笑,姜少也很识时务,坐在周少右手边的位置,姜三姜四将箱子袋子放在挨墙边的桌子上,与周家的两护卫立在旁边。

宣少瞅着那那些门神,头疼的很,让人去添加桌椅。

宣二忍着抽嘴角的冲动,带着宣家平日里充当端菜工的青年们去仓库重新搬来一套圆桌,再把四方桌拼起来摆成长桌。

护卫们很自觉的挨长桌依次入座。

姜少没坐五分钟,华少主翩然而至,带着两个护卫,一个护卫抱着只大大的菠萝蜜。

阿福将华少主请进,又见江南陈氏陈少施施然的驾临,同样带两人,一个抱着只纸箱子。

“你们说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宣少秀气的眉峰蹙起,一个个都提东提西的,把他这当什么场所了啊?

“不是送你的。宣少请小姑娘吃饭,我们请水果请零嘴,没碍着宣少吧。”

携到有东西的几位青年俊才云淡风轻的无视宣少主那副忧愤成伤的模样。

宣少:“……”知道他请客还跑来抢风头,都是心机货。

他们还没讲十句话,阿福又报说霍十少到。

霍十少只带一个贴身随从,提着一箱欧洲进品牛奶。

他前脚刚进宣家,澹台小少爷由管家和一个护卫的陪同下到达,澹台小帅哥还抱着只老大的纯羊毛的熊,众少:“……”囧,熊孩子就是熊孩子,带的东西都与众不同。

澹台寻欢看到一群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将大大的绒毛熊往背后藏,一脸正义感:“别看我,看我也不给你们,这个是给小仙女的。”

众少:“!”

“你确定小美女会喜欢?”宣少好整以暇的问,他去过小美女宿舍,她有绒毛玩具,而且宣家的人也见过燕少送玩具给她,据观察,小美女对绒毛玩具应该没多大兴趣。

“女孩子都喜欢娃娃,小仙女应该也会喜欢吧。”澹台寻欢搂着个大大的玩具,越过几张桌椅到周少等人那边,没坐宣少主那桌,而是去坐邻桌。

宣少主那桌还余两座,谁都能猜到一个是为仙医门人所留,另一个暂空,如果仅只留一个位置,万一小姑娘还有陪同人员就显得尴尬。

很快,俊美吉少悠然而至。

大家看时间,嗯,五点十分了,估计小姑娘也快到了。

阿福在外面守株待兔的等待小姑娘。

王文昊陪王紫嫣逛京城,从半上午逛到下午,中午去的全聚德,傍晚到美食胡同,决定到街上是负盛名的三味轩吃晚餐。

青年男女赶到三味轩外,看到竖着牌子说主家有事不接待客人的通知,因从门外向内看店内明显有客人的样子,他们还是忍不住去咨询。

门内众少在说还缺个姒少,门外阿福瞅着不远处姗姗来迟的姒少抿着嘴笑,当他回应了两位客人的疑问,看到相距约五十米远的正从一部车下来的两个人,忙禀报:“少爷,贵客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