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九章 扎堆儿来/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宣少和周少姜少等人一边慢悠悠的喝茶,当阿福与路人说话他们直接忽略,待听到阿福说贵客到,即知是小姑娘来了。

“可算来了啊。”

众少笑着起身,结伴出去,想给小姑娘个小小的惊喜。

王文昊王紫嫣问了店外的人说店里确实是主家要招待朋友所以不对外营业,只好忍痛放弃三味轩,想去其他地方吃特色餐,刚转过身就听人家店员说贵客到了,下意识的看向周围。

路旁有行人,怎么看都不像很牛的那种,只有一个俊美儒雅的青年和一个戴墨镜、手里提着许多打包的袋子的青年随同到店前,那两人气质出众,难掩贵气。

第一眼看到俊青年的那刻,王文昊王紫嫣便在心中将他对号入座,觉得那两人就是三味轩店主的贵客朋友。

然而,当他们望着俊青年时,那位英俊的青年却在望他们所直面的那边街一眼即侧转身望向他们来的那边街,并露出温雅的笑容:“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以为我迟了,原来小姑娘和燕少也刚至。”

听到俊青年说“YAN”少,王文昊心中惊讶,也顺着青年的视线方向望去,便见路的对面有个青年与一个女生斜向走往三味轩而来,因离得到有点远,他只觉得那个高挑巍峨的身影有点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燕行从晁二爷的别墅区出发,过五关斩六将似的,耗去一个半钟多的时间才从周末拥挤的车群里爬出来,到达美食胡同。

周末停车位难找,他们怕三味轩旁边有可能没地方停车,所以还没到宣少家餐馆看到部车驶走空出一个路旁公用停车位置先停车,下车步行。

从副驾室里爬出,乐韵在空气里嗅到了好多种熟悉的地味道,其中还有昨晚在周董宴会上出现过的、与她同校的王系花的味道,举目四顾,精准的在三味轩门口看到了王系花的身影。

那位不会与古武众家某位是亲戚关系吧?

看到王系花和她身边的青年,乐韵默默的呶呶嘴,她不想跟那位系花有交集啊。

当司机的燕行锁好车,快步绕过车头赶到小萝莉身边,边走边打量街道上的情况,很人很多,不过因傍晚来了,大多是找地方吃东西的而不是赏景的,行人也走得快。

在要穿过小街道时,他看到三味轩门被推开,从内走出一群青年才俊,那队伍真真的是群雄聚会般的热闹。

看到古武家的众少,燕行的眼角颤了颤,那些人真是够了,小萝莉来吃个饭都跑来刷脸,还给不给人私人空间了啊?

讲真,如果能动手他一定上去跟他们单挑,将他们全揍一顿,让他们通通离小萝莉远点,别老跑来刷好感。

可惜,因古武世家与门派之间的盟约和规矩等问题,他不能意气用事,眼瞅那群青年俊少跑眼前来勾搭小萝莉也只能暗中不爽。

众少从店内到店外,各人的护卫们散开在旁戒备。

宣少等人站成一片,目迎着燕少陪小女孩穿街而来,心头也有一抹小小的嫉妒,燕少还真是幸运,小姑娘去哪都有他作陪。

王紫嫣、王文昊在看了一眼远处之际又看向三味轩,听到里面传来声响,很快就见走出一群衣冠楚楚的青年,每一个都是那么挺拔颀长,俊美有型,气质高雅矜贵。

两人暗中看看众俊美青年,又看向站他们四周的那些人,那些男士分明是在保护气度不凡的那群气宇轩昂的年青青年。

那发现让两人心头突突的跳,王文昊更是震惊无以复加,那些人当中他只见其中一个人很面熟,那人就是昨晚周董家宴会上陪晁家人去喝茶的那位,他和昨晚宴会上的很多客人一样都没见过那位,然而那位看起来在周董家分明很有地位。

京城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多看似不凡的年青才俊?

他没在谁的宴会上见过那些人,也从没听过近来首都谁家的继承人出现等等消息,眼前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

带着疑问,王文昊看向他们望去的方向,那边一高一矮的两人已能看清面孔,赫然是贺家外孙燕少和晁家的那位小义孙,他也恍然大悟,难怪之前觉得那个高个子青年的身形十分眼熟,原来是他。

认出燕少,他心中惊喜交加,昨晚晁家小义孙中途离宴,让大家都没机会去打个招呼,没想到在这里巧遇。

王文昊抑不住欣喜,挪了挪位置,让自己更明显些,方便令燕少和小女孩看到自己的存在。

王紫嫣最近才跟王文昊到京中的上流社会的宴会上露过三两面,见过的权贵与一流富豪很少,并不认识京中青年俊杰,也猜不出在三味轩门口的青年都是什么人,努力的保持不动声色,展现自己最温婉贤淑、端庄大方的良好素养。

当看到穿街而来的俊美青年和那个娇小的人女生是谁,心头一跳,心脏猛地悸缩,怎么又是她?

昨晚乐韵中途走了,王家也就没机会再跟姓乐的碰面,她也深感庆幸,没想到今天逛个街来吃个饭又碰上了。

王紫嫣不想见到乐韵,暗中用眼角余光观察身边的王少,他面带喜色,笑容明亮,看起来就像是很惊喜的样子,她有些恼,众目睽睽之下已经回避不及,只能硬着头皮站着。

燕少和小女孩越来越近,姜少等人眼中浮出惊艳,小姑娘在晁家茶会上一身小公主裙,今天则是自由宽敞风格的无领的象牙白色春装中长外套,长及膝盖五寸左右,内配件竖领无褶领的衬衣,穿黑色打底裤。

那件宽松的外套穿她身上,真正折射出无束缚的自由舒适感,若说昨天小女孩是个纯洁的天使小公主,今天的小女孩则是自由活泼的阳光小公主。

小女孩长着孩子那样天真可爱的脸,有着成年魔鬼般的诱人身材,纯洁与火辣融于一身,穿什么都漂亮,稍稍装扮一下总让人惊艳。

周少等人也总算明白小姑娘一般情况下为什么都不打扮了,这一打扮走出去赏景的话有可能会引发交通或者因争风吃醋而发生打架斗殴事故的。

一高一矮的一男一女悠然而近,宣少眉眼间暖笑冉冉而浓:“小美女,每次见你总觉得你比上一次更漂亮,幸好你是女孩子,不跟我们争美男榜,要不然我这第三的宝座又要拱手让人。”

“人家天生丽质难自弃呀。”乐韵将赞美收下,笑吟吟的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你们个个俊美不凡,气宇轩昂,胸襟博大,风度翩翩,无论何时总是那么的惊艳环宇,又从容不迫,都是与生俱来的气质。”

“宣少,你做了大好事,你说句大实话,我们也沾你的光受小美女赞美。”

“宣少,你是活雷峰。”

“被小美女这么一夸,我感觉我也是倾国倾城的美男子。”

“平日没觉得你们有多俊,听小美女这么说,果然觉得你们生得很俊俏,想必你们看我也是如此。”

姜少周少吉少等人悠悠浅笑着互相打趣。

“小仙女,你都没夸我。”躲在管家爷爷和姜少身侧的澹台寻欢钻出身,将大大的熊抱在面前,宣示自己的存在。

“哇,小帅哥你也有颗少女心,竟然喜欢绒毛玩具。”看到冒头的漂亮小帅哥,乐韵一把将背包塞给燕帅哥帮拿着,自己一冲冲过去,伸手捏人脸蛋:“有少女心的小帅哥更帅更漂亮,脸蛋捏起来手感也棒棒哒。”

小姑娘见到澹台家的小少爷就跑去欺负,众少瞅着乐,澹台小少的内心一定很酸爽。

小萝莉溜去调戏小帅哥,燕行也是无奈,帮她提着她价值万金的小背包,等她撒欢够再说其他。

“小仙女,我是男孩子,没有少女心。”脸被一双魔爪搓捏着,澹台寻欢将怀里抱着的大大的熊塞给漂亮的小仙女,眼睛瞟向美压众少的美男子:“燕帅叔,你别瞅我,瞅我这个也不给你,这是送给小仙女的。”

宣少等人忍俊不住,笑得满眼星光闪闪。

“我没有少女心。”燕行慢悠悠的收回目光,他不爱绒毛玩具,澹台小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过。

“给我的?”乐韵愕然,一手揽住纯毛白熊,一手摸小帅哥脑袋。

“对呀,听说女孩子喜欢绒毛玩具。”

“可是,我不怎么喜欢呀,小帅哥,你自己抱着玩耍吧。”

“小仙女不喜欢绒毛熊,要不,我还是把我哥哥送给你?我哥哥比熊漂亮多了。”

“小帅哥,你省省吧,别向我兜售你哥哥啦,你哥哥都没你可爱,你还是留着你哥哥宠你自己吧。”

“那我把我送给你好了。”

众少:“!”我去,澹台小少也太会刷脸了!

“不要不要,你比我小,我不喜欢比我小的男朋友,你再兜售你哥和你自己,我叫燕帅哥揍你一顿屁股。”乐韵使劲儿的揉比自己矮一丁点的小男孩的脑袋,能欺负比自己小的人,好开心!

“好吧,我又失败了。”澹台寻欢被蹂躏的抱头,往姜少后面藏。

“小寻欢,你有过失败的经历?”姜少好笑的将拿自己当挡箭牌的澹台小少给遮住,还不忘调侃他。

“嗯。算上这次共失败三次,不过没关系,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会努力的。”澹台寻欢躲在姜少背后,探出个头,说得一本正经。

宣少等人笑得不由己,姜少忍着笑鼓励:“噢,你努力吧。”

“下次再向我推销你哥,拿针扎你。”乐韵撇嘴,笑嘻嘻的威威澹台小阳哥一句,回身,将老大的熊塞给燕帅哥:“燕帅哥,帮抱抱。”

“不喜欢你还收?”燕行好笑的将熊抱住,夹在腋窝下,小萝莉使唤他也越来越顺手,倒是极难得。

“就算我宿舍里的布娃娃已霸占了我的床赶得我都没地方睡,可小帅哥送我的是国宝绒毛熊啊,还是白色的,带回去放一起,应该会好看。”乐韵嘟嘟嘴,扮个可爱的笑脸:“宣少,我点的猪肉炖粉条什么时候可以吃?”

“小美女点的餐,我家大厨半下午就在制作,随时可以上桌。”

“我以为你会说是你亲自下厨房做的。”

“我倒是想啊,可有你个这超级神厨手珠玉在前,我下厨的话大概所有人都会说我做的是黑暗料理,我有自知之明,不找虐。”

“其实,我们很想品尝宣少的手艺。”

“嗯,早有此想,宣少什么时大展身手一次?。”

吉少周少立即接话。

“等我跟小美女交流了厨艺,取到经再说。”哼,甭以为他不知道他们的花花肠子,想尝他手艺是假,是想机会跑来宣少到小姑娘面前刷脸是真。

“等着宣少厨艺猛进。”

“小美女,我们吃猪肉炖粉条去。”

小姑娘已至,在外面聊天不自由,大家正想走向宣家餐馆,姜家的护卫低声报:“兰七少来了,东向。”

众少望向街的东头,那边,一身白色西装的兰家七少淡如行云般踏街而来,从容恬静,如雾里看花般的清闲。

“方八少也来了,西向。”吉家护卫汇报。

众人转眸望向街的西头,那端走来一个丰神玉朗的青年,银白西装包裹着他颀长的身躯,衬得人犹如一支劲竹般挺拔,轮廊分明的脸上点缀一双桃花眼,九分风雅一分邪魅。

“他们来得倒是挺及时的。”宣少露出意味深长的一抹轻笑。

“不早不晚,掐着了点儿。”众少附合,小姑娘还没进餐馆,那两人来得简直不能再及时,都是套路啊。

王文昊就站在背面东背西的方向,当众人望向他身后的方向,他也回首,看几眼远处从容而来的青年又收回目光,侦察到燕少也不再关注其他,主动打招呼:“燕少,好久不见,这么巧,你和乐同学今天也出来逛街呀。”

燕行漫不经心的偏头,视线扫了扫昊少身边的女青年,轻淡描写的应:“是昊少啊,我竟没留意到你在这。你也认识乐韵小萝莉?”

听到王系花的男伴点名跟自己打招呼,乐韵扭头看一眼,仍如既往的口无遮拦:“燕帅哥,那谁呀?”

“他姓王,京中三王之一,因为三大王家的人经常出现在同一场合,为了不至混淆,取其各人的名字称呼,这位人称他昊少,昊花一现的昊。”燕行心中涌生出笑意,小萝莉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她不喜欢王系花,对王系花的朋友自然也不会有深交的意思。

众少:“!”燕少那个黑心肝,竟然用昊花一现来解释昊字,燕少与那青年有过节?

“不认识,京中王姓给我的请帖中没有王什么昊的名字,这个王是我师母那个王家不?”燕帅哥解释青年姓氏,乐韵便知那人就是晁哥哥说的王系花新攀的高枝。

乐同学开口就提及王师母,王紫嫣有点小紧张,怕燕大校故意和姓乐的给她难堪。

燕少帮解说自己是谁,王文昊原本心头挺高兴的,正想答话解说自己这王是哪一王,燕大校摇摇头,果断的答:“不是。”

“是我对门王煜哲学长家的王家?”

“也不是。”

“哦,那就更加不熟了。”乐韵瞅瞅帅气的青年,三步作两步又跳到姜少和宣少等人身边揉澹台小帅哥的脑袋过手瘾。

听着晁家小义孙和燕少一连串的对话,自己都插不上嘴,等她中止话头,王文昊才主动解释:“我在京大,与乐同学的哥哥晁少熟悉,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见到乐同学本人,我身边美女也是青大的,还是乐同学的学姐。”

王少都跟人打招呼了,还把自己扯出来,王紫嫣也不得出声主动找乐韵说话:“乐同学,好久没见,今年直至昨天在周董家才第一次见到你,你哪天回京的呀?”

“我三月下旬就回学校了,王同学事忙,自然是不会关注我这种无名小卒的。”乐韵皮笑肉不笑的扬扬眉梢,不再理王同学,望向走近的青年:“宣少,你的客人来了。”

乐韵连客套都不屑,王紫嫣有些下不得台,幸得乐韵转移话题,她才不于太尴尬,她想叫王文昊远离,又不好意思直接明说,浑身不自在。

王文昊心中满是疑惑,王系花不是与晁家小义孙同系同级,还是好朋友吗?怎么看起来关系并不像那么亲密?

“那可不一定哟,”小美女明显不想理那两青年男女,宣少望徐徐近前的兰家少爷,展颜,秀美的容颜绽放出温雅如白莲般的笑容:“兰七少,你是来我家吃饭么?”

“原是外出散步无意间路过,刚才看到姜少的座驾,又看到周少家的座驾,猜着可能都来宣少家吃饭,我也厚颜过来凑个热闹,没想到乐小姑娘和燕少也在,古人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是来得巧的,各位,兰七有礼,”兰七少笑容明媚如花,冲众人抱抱拳,特意对俏丽甜美的小姑娘深施一礼:“小美女,关外兰家兰七有礼了!”

青年与乐同学在说话,王紫嫣心中震惊,乐韵究竟做了什么让那么多人对她礼敬有加?

“你是给我发了两次请帖的兰家七少兰清湖?”乐韵打量青年,兰七少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比兰四更有亲和度。

“小美女好记忆,正是兰七。”自己的名字被小姑娘记得,兰七少从容而答:“小美女名闻众家,兰家仰幕小美女才学,兰七奉长辈之令进京拜访,我兄长兰四有失仪之处还请小美女大人大量,兰七择日设宴代为赔罪,押眼不识荆山玉的小混蛋向小姑娘负荆请罪。”

“别别,兰七少,你别拎小流氓到我眼前晃,太瘆眼,找我求诊就明说,对兰家的诊金翻三倍,看不顺眼的人来谈翻五倍,如果是小流氓家的话,呵呵,诊金十倍以上,否则别开尊口。”

“哎哟!”宣少捂眼:“小美女,我心脏不好。”

“小美女,我心脏也不太好。”周少姜少眼角跳了跳,诊金翻十倍,可见那谁真的将小姑娘得罪得狠了。

“又不要你们出诊金,你们哎哟个什么劲儿?”乐韵翻白眼。

“我心疼。”众少想摸心口,仙医门人的诊金本来就不是以钱财而论,翻十倍的价意味着要付出十倍的奇珍异宝,可想而知让人多心疼。

“多谢小美女宽宏大量。”虽然不懂诊金价位究竟是怎样的竟让宣少主等人露出心疼的表情,兰七少仍然大度的表达谢意。

“噫,众少都在?”从西街头走来的丰神美青年也到达三味轩门口,看到众家的后起之秀,抱拳:“之前远远的看到一个人似乎是燕少,特意赶来,果真是燕少,近前又听到黄莺鸣谷般的少女美声,猜着乐小美女可能也在,还真如此,相逢不如巧遇,小美女,在下方家方八方金雷有礼了!”

“方家方金雷?下帖子邀我二月二,花朝节和三月三赏花的那个?”乐韵抱掌回一礼,呵呵,今天还真是巧,都跑来巧遇了!

“正是在下。方八给小美女下帖邀请赏花踏春,久无音讯,原以为是方八脸小,后来才知小美女不在京中,倒是方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过,实在汗颜。”方八少爽朗一笑,自揭自短。

“长得很俊,也很有风度,看着很顺眼,想求诊明说,方家的诊金翻一倍,来的是我看着不顺眼的,那就难说了。至于想邀请我喝茶赏花什么的就免了,我忙,懒得附庸风雅。”

“小美女,家兄若有失礼之处还请海量一二,他日方八代表方家设宴赔罪。”方八少深施一礼。

“赔罪就算了,你兄长其实也没有真正得罪我,不过是受了无妄之灾。”人家姿态放得极低,乐韵也不好不给面子,目光投向远处:“西边街头三百米外北面大叶黄杨木树底下的那位老人家,远来是客,何不移驾三味轩共饮一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