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不给诊金没看法/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七方八是来找仙医门人的,宣少身为三味轩少东家也没抢主动权,任方八兰七与小姑娘交流,姜少周少几个即不给纳兰、东方家美言,也不进贬言,全凭小姑娘自主。

当小女孩莫明其妙的对着远处说话,霍十少与陈少等人微怔,有高人来了?

宣少偏头望向小女孩,心中惊异,小家伙究竟修到了何种境界,为什么感知那么强大?

大约一分钟之前也就是方八到的时候,他也察觉到西边有高人驾临,距离大概是二百米以外,五百米以内,可小美女竟直指精确位置,神知之敏锐比他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小美女邀请高人露面,宣少也不急于出声,如果连仙医门人都请不出的人,那么他也就不必再多此一举。

众少望向西街北边的地方,见一人从一株高大的行道树下转出,就算隔着几百米远,他们也能看清,那是个年约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面相普通,颧骨略略突出,眼窝向内陷,面部皮肤较白。

中老人着装更是普通,穿灰色中山装,他走路的姿势是也与普通人一样的走姿,然而速度却是极快,轻飘飘的,感觉轻盈无重量。

众少也在第一眼时就锁住他,毕较有内力的人与无内力的人走路时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中山装的中老年人以走直线的方式漫步而行,只不过转眼间便穿过行人,云淡风轻的到达三味轩餐馆外,他还背着只洗得发白的牛仔布背包。

当在距众俊秀青年还有约两米远时,他身影一晃,似幽灵般的飘到青年们面前,左手一探,一手抓向众少当中唯一的女孩子。

人影飘蹿时,乐韵眼前一片灰色闪动,她下意识的扭身,一下子错过位置,右手指出,点向来人的手。

她疾点他的手,他的手臂如鬼影,闪避自如,轻飘飘的划开,灰影欺近,张指捏住她的肩,一手提起来:“小娃娃眼挺尖的。”

他那手掐得的位置极好,准确的扣住乐韵的肩和锁骨,提起来,她与他四目相对,望着一双深幽不见底的眼睛,乐韵差点要哭出来:“老人家,人家尊老,您老一点也不爱幼,人家的锁骨要断了。”

“断了找人接起来,不打紧的。再说我瞧着你个小家伙挺顺眼,也舍不得让你吃痛,走,进去陪我老人家喝一杯。”老人提着抓到的小家伙像提着只小老鼠似的,无视众古武家杰出的青年后辈,慢悠悠的走向三味轩的大门。

中老年人一晃到眼前,宣少伸手去拦,其人一个飘忽就避过去了,下一刻,不知名的前辈已抓住小女孩,他郁闷的摸鼻子,高人太高,他竟然连衣角都摸不着,真的是人外有人啊。

姜少与周少与宣少是差不多的境界,他们也根本无力去阻止,等他们大家看清时,中老人已提着小女孩走来,忙忙躬身让路。

燕行:“……”哪来的老人,这么欺负小萝莉?小萝莉也不撒药?

“您老请-”宣少是识时务的,有礼的走右手边,陪老人家进宣家餐馆。

燕行也没吱声,紧跟老人,他长得高,视线越过老人肩看小萝莉,小萝莉苦着张脸,那样子特别的可怜悲剧。

姜少周少吉少辛少等也位列两边,等提着小女孩子的老人家前行一步,他们随后,依次进轩辕家的餐馆。

众少家的护卫们也鱼贯进馆,依次排站在主桌两侧。

阿福带着两人守在门外。

乐同学在与众青年们说话时,王文昊完全搭不上话,也不方便直接走人,只能等,当背着牛仔包的人忽然出现抓住晁家小义孙,他都被搞糊涂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个抓着晁家小义孙的人很神秘,甚至,连晁家小义孙和那群青年们也是一样,有神秘感。

他不敢乱动弹,眼看一群青年族拥着抓着晁家小义孙的人进了餐馆,他不动声色的吸口气,低声跟身边的美女说话:“美女,三味轩今天有客,我们换地方去吃晚餐。”

他跟燕少打了招呼,也跟晁家小义孙打了招呼,然而,无论是三味轩的人还是燕少和晁家小义孙都没有请他和王紫嫣进餐馆一同用餐的意思,只说明他们的面子在那群青年们面前没多少重量。

王文昊头脑并不笨,人家不请自己,他也知道绝对不能再上去找没脸,自己给自己台阶下。

“好。”处于惊震中的王紫嫣,下意识的答了一句,然后神智才从恍恍惚惚中清醒过来,心中涌起难以名状的情绪,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分不出味道。

两人装作平淡的转过身,走向东向,离得有二百余米远还转了个弯到另一条大街,王紫嫣才轻声问:“王少,三味轩餐馆是不是来头很大?”

“嗯。”王文昊轻轻的嗯一声,并没有再多说,三味轩的后台有多大可容不得他在背后揣测。

王少不解释,王紫嫣也不好再寻根挖底的打探三味轩的消息,两人远离了那条街,进一家大型餐楼用餐。

守门的阿福看青年男女离开,连眼皮子都没动,少主和小姑娘都没邀请的人必定是不甚重要的,他们爱去哪就去哪,只要别杵在他们家餐馆门口就好。

宣少将拎着小女孩的前辈请进餐厅,引去主桌那里入座,手头提溜着个孩子的老人家并没有拿大坐主人座,坐左侧第一席,将手里的小丫头放左手侧。

得到自由,乐韵揉肩头,脸皱巴巴的皱成团:“前辈,你这鹰爪功太厉害了,我差点以为你要戳穿我琵琶骨拿铁链穿起来晾腊肉。”

正在依次入座的众少:“!”初生牛犊不怕虎,小姑娘是个胆大的。

宣少理所当然坐主座,燕少挨小萝莉坐,周少姜少吉少辛少是紧随着宣少,所以同桌,霍十少陈少兰七少方八少澹台小少和澹台家管家寿伯坐另一桌。

众家的保镖见少主少爷们入座,也在长桌两侧坐下,辛三将自己打包来的东西放桌面上,唯恐弄倒,摆得端端正正。

“臭小丫头,满脑子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我又不是吃饱撑的,好好的穿你琵琶骨做什么。”小丫头闷声闷气的在哼哼,老人家手一扬,五指分明强而有力的手掌摁小丫头脑顶,用力的摇了摇,像摇葫芦似的。

“我这不是以为您因为我说出您行踪您恼羞成怒杀人灭口嘛。”这年头奇人太多,随手一抓就能扣住她,想想,乐韵觉得这个世界好危险,没点自保能力的话有可能连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宣一守在少主身后,宣二带人上茶。

茶水上来,宣少对老人做个“请用茶”的手势,主宾们端茶饮一口,放下青花茶盏,身为主人,他才温和有礼请教前辈名姓:“这位前辈,敢问您尊号?”

“宣家小子,无殇是你什么人?”

“老前辈,您所提之人是小子的曾祖父。敢问您老是家曾祖哪位至交?”宣少越发郁闷了,老人知道他曾祖父的字,他怎么没听过这号人物?

“唉,一甲子又双十年没见面了啊。你回去跟你曾祖父说,他知我是谁、”

“哼哼,老人精,你卖什么关子?”乐韵不满的嘀咕:“宣少,这位老人精来自海域,喜欢凤尾竹。你想想你家有哪位故交是临海人氏或者常居海岛屿,与大海为伍。”

“你这小娃儿真的嘴欠,想找揍是不?”老人大手一扬又摁小孩子肩膀上。

那一压,乐韵肩膀都快塌了,歪着肩,呲牙咧嘴:“故意卖关子还不让人说,倚老卖老,动不动就动手动脚,再欺负我小,拿针扎您,让您左手也跟右手一样,到时您老连吃饭都成问题时可别后悔。”

“哟,你敢威胁我老人家啊?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有胆量,有意思。”老人乐了,大手跳到小女孩子的头顶,像摸小狗儿似的摸来摸去。

“有什么不敢的?大不了被您的大慈悲掌拍死。”乐韵翻个白眼,老欺负她小力弱,还让人活不。

小女孩说老人来自临海,宣少努力的想,一时还想不起老人是谁,当听到她提及“大慈悲掌”,双眸一亮:“您老可是南海观音殿三手观音蚁满老前辈?”

“你小子竟然知晓我名号?”蚁满惊讶的看向轩辕家的小后生,他八十年不登陆地,更有百余年再无人提及他江湖名号,乍然一听,还真有些回首百年的悠远感。

“老前辈好,家曾祖曾提及您老,说您老当年在沿海一带除倭惩寇,一身正气,护一方平方,有如观音座下童子化身。小子今日得见您老真人,三生有幸。”宣少秀颜满是光辉:“我想古武家后辈对三手观音之名并不熟悉,想必都曾听前辈提及幽灵手前辈的名头,蚁老前辈就是曾经的幽灵手。”

幽灵手是民国军阀割据之期的一位江湖人士的雅号,其人在江湖上的名声真是如雷贯耳,他有一双神鬼难测的偷技,所经之处劫富济贫,救济一方,后来遭人联合追杀,之后消失匿迹,生死不知。

多年之后,在民族危难之际重出江湖,南方临海一带出现一位江湖人士,带领饱受欺压的渔民们抗倭抗匪,因他有三大绝招,做的是保卫家园之事,人送他绰号三手观音。

当三手观音之名传开,江湖仁人志士才知三手观音即是当年的幽灵手。

“原来是幽灵手前辈,小子们有礼!”姜少周少吉少辛少陈少听宣少提及幽灵手,立即起身,向前辈见礼。

霍家居港外,并不曾听过其人名字,澹台寻欢也不曾听前辈提及,寿伯却是知晓一二,也站起来抱拳参拜。

燕行并不曾听师父提及幽灵手的名号,然,竟是位抗倭名士,理当受后辈敬仰,他快速站起来将大熊放椅子上,恭恭敬敬的向老人抱拳见礼。

“免礼。我早已不是世俗人,不必再提当年事。”蚁满随手的挥了挥手。

周少等人正要弯腰,陡觉一股柔和的力道袭来,腰弯不下去,只好恭敬的拜一拜,再入坐。

免了小辈们的见礼,蚁满大手一伸又摁小孩子头顶:“小丫头,说说你是哪门哪派的后起之秀?你怎知我右手有恙?”

“我目前没有门派,教我医术的前辈没有说他是哪门哪派,人家是学医的,您老人家身上除了有海水盐味儿,凤尾竹的香味儿,还有从您右手上传出来的另一种特别的味道,闻味就知道您老右手有问题。”

“噫,学医的?”蚁满手摁着小孩子的头,将她的脸转过来认真的观看小孩子:“我说之前看着面善,仔细一看,你这面相确实有点熟,总感觉曾在哪见过,你姓什么?”

“姓乐,快乐的乐。”乐韵嘟嘴,她的头不是转旋木马啊,这样转会把她脖子拧断的。

“姓乐?我不记得有认识姓乐的,你这姓氏跟我姓氏一样的稀少。”

乐韵抱脑袋:“前辈,您老能不能别将我的脑袋当弹簧拧来拧去,再这么拧几下,脖子都给您老拧断了,您是想把我脑袋摘去当球踢吗。”

“瞎说,我老胳膊老腿的不爱折腾,摘你脑袋干什么。我瞧着你甚得我心,少不得亲近亲近。小丫头,反正你也没有门派,要不你拜入我门下,做我的关门弟子?”蚁满越看越欢喜,小孩子长得水灵白嫩,眼睛清澈,身骨极佳,百年不遇的习武奇材。

宣少等人惊骇的瞪大了眼,幽灵手想抢仙医门人?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不要啦,”乐韵毫不迟疑的摇头:“我虽然没有行拜师礼,但教我医术的前辈说等哪日我医术达到他满意的程度,就代徒收徒,现在等于代徒传艺。”

“代徒传艺?”蚁满惊讶不已经:“我听过代师收徒,却是鲜少听闻有代徒授艺的。”

“那有什么法子,那位前辈的最后收到的关门弟子的最后一位嫡系传人做古目测是两甲子以上,他老家已经不可能再收徒,只能代徒收徒,代徒传艺。”

乐韵说起谎足以把死的说活,反正她空间的前任主人也不知是哪朝哪代哪个空间世界的人,所以嘛,那位前辈的年龄随她胡扯。

嘶-,第一次听小姑娘提及传她医术的前辈,宣少等人定力再好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位前辈的关门弟子的嫡系传人作古两甲子以上,这么算起来那位该是多少岁?不说多,就算那位的传人传承三五代,以三十年为代,传人传世都有一百多年,再加上两甲子就是二百多年,这么算起来那位前辈将近三百龄或者更高。

近三百岁的人还健在,可想而知那是何等的高寿,也可以说几乎违反了自然规律,是超脱于生命法则之外的存在。

“小丫头,没谁规定一个人只能拜一个师父啊,你可以多拜几个师父,技多不愁嘛。”蚁满还是想拐走小丫头当弟子,这年头想找个中意的徒弟太难了,要不根基不好,根基尚可的耐不住修行的寂寞。

“饭可以乱吃,酒可以乱喝,师父却是万万不能乱拜的,除非教我医术的前辈允许我拜其他人为师。”乐韵毫不迟疑的婉拒老前辈的收徒好意,她有自己的秘密,认个师父就是认个长辈,万一说想见她所说的那个师父,到时她咋办?

“我老人家寻找百年都找不着个合适的衣钵传人,好不容易找着个合眼缘的人想收徒竟然是别人的徒弟,可惜了这么一棵好苗子竟然不能当我徒弟啊,”蚁满满眼遗撼,忍不住又摇小家伙的脑袋:“小丫头,做不成师徒我不免强,你说说对我右手可有什么看法?”

宣少等人看着老前辈肆无忌惮的抓着小女孩欺负,无比的……懵呆,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给我您老携带着的凤尾竹当诊金我就有看法,不给诊金没看法。”被当波浪鼓摇头玩耍的乐韵,一张脸皱成苦瓜,最不喜欢遇到江湖异士了,遇着一个就拿她当摇头娃娃欺负着玩儿,累觉不爱。

“哟,你个小丫头还是个小财迷啊。”蚁满摁着手掌下的一颗小脑袋慢悠悠的摇着玩耍,玩得更欢乐;“凤尾竹是观音殿信物,不能给你,换其他。”

“前辈,我就想要您携带的那种凤尾竹,您可以另找一份给我啊,给我一截千年凤尾竹,一半当诊金,另一半当辛苦费,您们找齐药,我帮炼一炉碧云丹。”

“等等,”蚁满骤然喊停,大手一动又抓住小孩子的肩,将人提溜起来举高,侧身,微微仰着脸,看着小家伙:“你说你会炼碧云丹?”

被当小老鼠提溜悬空的乐韵,欲哭无泪,她得罪谁了,怎么老被人晾腊肉,如果不是看他是老前辈,她早撒针扎他个满脸花。

“会啊,碧云丹的药材必须要有千年凤尾竹,您老有凤尾竹,再配齐其他药材能制成半份碧云丹,如果再有竹珊瑚,就是完整的碧云丹。”

“哈哈哈,没曾想我再踏大陆竟然无意间捡到宝了,小丫头,这可是你亲口允诺帮我观音殿炼碧云丹的,不能反悔。”

蚁满心中欢喜,开心的将小丫头又放下来坐着,又揉揉她的脑袋,再伸手入怀,将怀里挂在脖子上系着的一截翠竹解下来,递给身边的小孩子:“小丫头,这是我观音殿信物,你先拿着,到时拿这个去南海再换一截凤尾竹子给你。你去南海时到海边吹响这个,三日之内就会有人去接你,可不许弄丢,你敢丢我老人家的信物,我戳穿你琵琶骨拿铁链吊起来丢海里去钓虾子。”

老人家拿出的翠竹长约三寸有余,有成年男子的大拇指粗,碧如绿玉,莹光成辉,耀眼夺目。

众人的脸都浮映着绿色。

“咕咚”,看到翠竹,乐韵暗中咽了一口水,以比抢还快的速度抓过来握在手心里,喜得眉飞色舞:“前辈,给我的凤尾竹必须不能比这根差,如果比这根差,我就要这根。”

翠竹是南海岛屿上的特产碧玉凤尾竹,已有千年之龄,长三寸九分,却有九个小节,通体翠如碧玉,更重要的是明明是根竹子却温润如玉,如果不熟悉,看表面还以为是绿玉雕成的。

碧玉竹除了它的绿光,还有层炽亮的灵气光,那种光的纯度几乎与小狐狸睡的冰棺的灵气纯度相似。

乐韵看中的就是凤尾竹的灵气,交给她,丢空间,等空间吸引了灵气再还给老人家也不心疼。

“臭丫头,你倒是个识货的,这根竹子肯定不给你,如果你拜入我门下能传承给你。”

“我不拜师,换来的只要品质跟这根一样就行。”乐韵咧着小嘴,满眼小星星,从燕帅哥怀里提来自己的背包,将翠竹藏起来。

老前辈与小美女谈话告一段落,宣少不耻下问:“前辈,我能多嘴问问,您老和小美女说的碧云丹是我所知的那种有逆天功效的碧云丹吗?”

“你竟然知道还问什么。”蚁满闲闲的睨眼宣少小子:“宣家小子,借个安静点的地方给我老人家和小丫头单独谈谈,我听听小丫头对我右手的看法。”

“前辈,我家餐馆这边并无私人待客间,您老不嫌弃的话,小子的房间尚宽敞,可以将就一二。”宣少略感为难,餐馆这边地方窄,二楼的房都用作睡房,不方便接待客人。

“你带路。”蚁满大手一伸,又一把提起粉粉的小丫头,像提着个小玩具似的晃了晃。

抱着自己背包的乐韵默默的瘪嘴,老被人提溜着玩的滋味太憋屈了。

老前辈不介意地方简陋,宣少忙起身领老前辈上楼,宣少贴身跟随少主。

老人家连背包都没摘,一手提着个娇小的人孩子,像提着一截木头似的,看背影给人的感觉好像特别神气,姜少等人看得眼角都在颤,老前辈连仙医门人都拎着玩儿,如果是看他们不顺眼,估计会被直接给提起来丢外面大街上去。

宣二带着两人转进去二楼的的地方守着楼梯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