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二章 心思(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女孩说要给自己扎外,宣少一张脸都拉成了苦瓜脸:“小美女,你是说我没开窍?”他修行天赋那么好,怎么可以没开窍。

“重要的窍全通了,就你的味觉有窍不畅通,扎几下就好。”乐韵笑嘻嘻的拿起针套,捏出一根金灿灿的针。

宣少想嚎几声,看到三手观音老前辈似笑非笑的瞅着自己,默默的摸摸头,坐下当乖孩子。

宣少露出孩子似的表情,乐韵忍着笑,将针扎进他鼻翼侧,再取第二根扎下去,一连扎二十来根针,将他的脸扎成刺猬,再给他推拿头部和后颈的穴位,约十分钟后收针。

取回自己的针,在宣少胸前连点三处,笑咪咪的轰人:“宣少,现在你可以下去招待楼下的那群客人啦。”

宣少站起来,深吸口气,再飞快的感受一下,顿觉全身轻松,霍然大喜:“多谢小美女,我先下去,以后再请你吃饭。”

心情大好,宣少喜滋滋的走人,带着宣一下楼,回餐厅。

周少等人坐在餐厅里喝茶,吃水果,悠闲自得的等,当宣少上楼约十来分钟,酒店送来餐点。

周少点有餐,吉少也点有份餐,两份外送餐,份量也足够,阿福将送餐的人领进餐厅,摆好餐之后关上餐厅大门就去后厨帮忙。

众少边闲聊边等,当看到宣少下楼,一致笑咪咪的瞅着他。

迎着一片炙热视线迎接的宣少,淡定的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去:“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看你生得俊俏呀,”周少整整自己的袖口,漫不经心的问:“宣少,满足下我的好奇心,你和前辈说的那个什么丹是什么好东西?”

“你们好奇碧云丹啊,”宣少视线扫过众人,唇边的笑容悠长:“碧云丹是古修仙宗门中诸多丹药之一,也就是长生丹或者叫延寿丹,一枚丹药能换回一甲子阳寿,古修者一生只能服三颗,效果会递减,第一次服吃增寿六十年,第二次服食只能增四十年寿,第三次服增寿二十年寿,再服无效。普通人估计仅只能承受三分或四分之一颗的量,能延长十到二十年的寿命。”

等着听答案的众少心中骇然,能增寿六十年,那是何等逆天的东西?这下他们也隐约明白为什么幽灵手前辈会激动的将门派信物给仙医门人。

“如果是长生丹,我大约也听家中前辈提及过,只是听说长生丹药方在朱明末期已传失。”周少惊骇过后又恢复镇定。

“部分宗门世家手里没了,不代表着真的失传,有些隐世宗门手里有,就如我家还有半张残方,据我所知还有几个家族和门派也有残方。”

“也是。”

姜少等人恍然,小美女可是仙医门人,如果连仙医门人手里也没了长生丹的药方,那才是真正的失传。

因不好问前辈和小姑娘几时下楼来,众少继续嗑瓜子,友好的聊天。

待宣少和宣一下楼,乐韵并没有立即给老人家处理手臂伤口,仍然让它晾着,她收拾自己用过的医用工具,漫不经心的问:“前辈,您说有八十年没登大陆,这次所为何来?”

“最近有莫名其妙的东西在临海活动,我追踪着追踪着就追到京城来了。”

“什么东西?”

“没弄错的话,是境外飞头降,不知道是我们天朝有人修邪术还是境外修士隐匿在我们国内。”

“飞头降?”乐韵皱眉,上次她在高黎贡也遇到飞头降,两者有没联系?

“小丫头也知道飞头降?”

“知道,我还跟飞头降打过架,那种邪门玩意儿该消灭,免得祸害生灵。”

“你个小丫头竟然跟飞头降干架过?你没受伤?”

“没有,我手头没有克制飞头降的东西,奈何不了它,他也奈何不了我,半斤八两,不了了之。”

“你没输就很难得。”

乐韵:“……”她看起来真那么弱?想想也是,她每天有打坐有修炼,可就是没有突发猛进的现象。

她等着老人家手臂上的药被吸收,等得七八分钟才再次给伤口涂药,冷置几分钟,再涂药,之后做缝合工作。

将伤口缝合,涂一层药膏,捏碎几颗药丸子洒药膏表面,等它凝结起来再缠纱布,取回金针,分出十颗药丸子给老人家。

“前辈,药丸子是清理血液里的毒,一天一颗,最好等在哪居住下来再吃,吃药期间宜静,条件许可时找人帮您针炙,有利右手恢复。在手臂伤口没有完全愈合前不要洗海水澡,也不能喝酒。”

“哎哟,不能喝酒?”其他的事都不是问题,唯独是不宜喝酒,蚁满嘴角抽了抽,他就喜好喝点小酒,不让他喝酒,还真是折磨人的事儿。

“不能喝,尤其是在清毒之前严禁喝酒。前辈,可以啦,您老不用再秀肌肉。”乐韵收拾自己的医用工具,塞回背包,再用纸盖住痰钵,沾有毒血的东西要请轩辕家帮烧掉,不能乱丢。

“好吧。”蚁满穿上衣服,将背包挂手上,左手又一抓,提溜起小小的丫头,欢快的下楼。

“前辈,不带这样的,人家这么辛苦,您还这样对待人家。”

乐韵嗷嗷叫,她帮前辈疗伤,他还用老鹰捉小鸡的方式拎她,一点也不爱护幼小,好心塞。

“我老人家喜欢你这小丫头才拎你,换那帮臭小子,我老人家还嫌他们硌我手。”

蚁满提溜着手里的小家伙,轻风般的荡下楼梯,在宣二和两青年目瞪口呆中越人而过,轻飘飘的飘回餐厅,又坐回自己之前的位置。

众少看着老人又抓着小女孩下来,内心无语致极,老前辈好喜欢提着小姑娘玩耍啊。

乐韵被放下,揉着脖子和肩,站起来走到燕帅哥另一边:“燕帅哥,我们换个位置,我不要挨那里坐了。”

燕行眼中溢出笑,起身换位,将大熊也移走。

“小丫头竟然嫌弃我老人家,臭小子,你谁家的弟子?”蚁满瞪眼,臭小子,竟然敢换位置,胆儿够肥。

“晚辈燕行,师承古武钟离家族钟离云岭家主第二子钟离家排行第四的钟离毓老先生。”燕行恭敬的报师门。

“噫,你小子竟是钟离云岭的嫡传徒孙?本来想揍你一顿的,看在是故交徒孙的份上就算了,下次识相些,敢跟想躲我老人家的人换位置,非揍你屁股不可。”蚁满打量青年几眼,小子长得俊,骨骼也极佳,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不识时务。

“前辈,您老揍我我认了,小萝莉要跟我换座我还是会换的。”燕行坐下去,抱着小萝莉的大熊。

“怎的,我老人家的面子还没小丫头大?”

“您老面子比小萝莉大,但是,小萝莉不喜欢被人提来提去的提着晃,您不怕她撒药粉,我怕。”

“呵呵,算了,你们年青人最会怜香惜玉,我老人家不当恶人。”蚁满瞅一眼隔着一人坐的小丫头,见她不再愁眉苦脸,那俏生生的小孩子表情特别有趣,也不再强逼着小丫头挨自己坐。

老前辈下楼来了,宣少吩咐传晚膳。

宣二在老前辈坐下后去后厨准备,听到传膳带人上菜,宣家大厨们将拿手好菜都来一份

酒店送的餐也分几份,大家一起尝,辛少打包的小吃也分多份。菜全部上桌,宣家大厨还给小姑娘单独一份猪肉炖粉条当饭吃。

有了好吃的猪肉炖粉条,乐韵万事足矣,开饭后吃得特别的欢,敞开肚皮吃到小肚子胀起小鼓,心满意足的抹小嘴巴,喝汤,看别人吃。

饭后撤走盘碗,上消食的水果和茶点。

宣家的盛情招待,大家都吃得很开心,喝着茶,闲谈。

坐了约半个钟,乐韵从背包里摸出一只袋子,打开,将裹在纸里的东西递与宣少看:“宣少,你见多识广,帮看看这种暗器,能不能看出是出自哪里,不要碰刃,刀刃上有毒。”

古武众家微微一怔,小女孩来三味轩的目的是找宣少帮看暗器?

宣一弯腰去帮把小女孩放桌上的暗器连纸捧至少主面前,一枚三刃小镖刀,一根梅花钢针。

燕行心里不太舒服,小萝莉回学校后竟然从没提暗器的事儿。

宣少认真的观察两种暗器,还拿起来仔细的研究细节,略带失望的摇头:“小美女,这两种暗器很普通,基本上每个古武家族或门派的都会用,暗器上也没有特别印记,难以查出处。小美女从哪里得来的这种暗器?”

“三月末去小五台,一天子夜遭古修士刺杀,我顺手带回了几枚暗器。”乐韵云淡风轻的说出暗器来历。

“小美女你遭修行人暗杀?”

“小美女,你可有受伤?”

“小美女,可有看清人脸?”

姜少吉少众人在秒速间百转千回,有人暗杀仙医门人,是不是她救治了谁,坏了人家的事儿所以遭人恨?

“我倒没受什么伤,受伤的是那家伙,那人半夜又给我下毒又撒暗器外加砍我帐蓬,闹得我没法睡,顺手也给他下点药,我技高一筹,将人活捉住收拾一顿,他自报家门说是唐门弟子,我也不知真假,没要他性命,给他下了软筋散丢着让他反省,我自己换地方睡觉。”

“唐门?不太可能啊,”宣少微微挑眉:“唐门弟子的暗器都有唐门特色,也不屑于用杂货。唐门与小美女无怨不无仇,应该不致于行刺,以唐门这两代掌门的脾气,如果真有仇怨会下战帖一决生死。小美女且把这事交给我,我去封信问问唐门少掌门,倘若中唐门中有人受邀私自行动,唐门必定会给你个交待。”

“如此有劳宣少,”乐韵道声谢,慢吞吞的继续:“假如真是唐门弟子私自所为,唐门掌门也不必为难,只需将那人受何人所雇告诉我即可,我自己去找人算帐,反正我正没理由研制毒药,这下也有足够的理由制毒玩。”

“小丫头就该多研制些毒药,谁刺杀你,通通毒死。”蚁满万分赞成把那些总做见不得光的事的家伙弄死,一劳永逸,最省事。

姜少周少等人默默的抽嘴角,幽灵手老前辈唯恐天下不乱啊。

宣少将暗器包起来,交给宣一让护卫拿去收藏,又跟大家聊天,聊了半个多钟,周少等人辞行,乐小同学和燕少也乘车归去。

送走众少,宣少派人送幽灵手老前辈去茶会住宿,他和宣一将小美女帮前辈治伤留下的残物拿去炉子里焚烧,洗涮一番,兴冲冲的吃颗药丸子倒头睡大觉。、

周少吉少等人都坐自己的车回家,兰七少沿东街走到路口,坐上等候的车辆,看到兰四,微微叹气:“四哥,一念之差差之千里,小姑娘并不接受冯家小子的负荆请罪,说兰家求医诊金翻三倍,四哥,除了冯家小子,你还有没其他地方得罪小姑娘?”

“没有。”兰四少很憋屈,他什么都没做啊,哪有得罪小女孩。

“四哥,小姑娘手里可能有很多失传的丹方,也是得罪不得的人,目前估计也不太愿意看见你,你还是尽量先回避一二,等会回去我传信给长辈们请示怎么办。”

“……走吧。”兰四少心情更悒郁,又怨不得谁,苦闷的让司机开车。

兰家司机启车,徐徐远离。

方八少回到等自己的车上看到已内定的继承人,头痛的揉额心:“二哥,别瞅我,小姑娘说你是受无妄之灾,我猜着你不受小姑娘待见可能是受兰少连累,这点委屈你只能生受了,谁叫你跟兰少交情好。”

“我很冤,兰四少和冯家小子惹小姑娘,我没惹她啊,就因为我跟兰少交情深就被无辜排斥,我比窦娥还冤。”

“今天南海观音殿的一位前辈来了,小姑娘想要观音殿的凤尾竹,答应帮炼长生丹,小姑娘手里应该有长生丹药方,长生丹对各门派和古武家族们的镇宅之宝有多重要想必你清楚,就凭这一点,有天大的委屈你也得憋着,不能怨小姑娘不讲道理。”

“我懂。”方少揉揉后脑,交个朋友竟惹仙医门人不快,他这是得罪哪路神仙,所以这么霉。

他心头郁郁不乐,也没再抱怨连天,和老八回东方家的别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