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五章 暗杀与反杀(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方山是太行余脉的小支脉,海拔虽然不是很高,却是崇山峻岭,山峰连绵,山脚是耕种区,时值春季,也是耕种的季节,能看见村民在田头地尾忙碌的身影。

等的士走远,乐韵背着行李走向山岭,特意绕开人和作物区,从山脚荒芫的地方钻进山岭里。

小女生的身影爬进山岭间,一辆停在很远地方的车辆开至小女生曾下车地段的附近,车里共有二人,都戴着防尘口罩,几乎把脸全部遮住,只露出一双眼睛,拿望远镜的男人有双狼性的眼睛。

后座的男人将望远镜伸出半开的车窗远眺,望远镜镜头捕捉到一团迷彩色在荒草与树木间移动,很快又钻进山间的树丛看不见。

看到远处一点迷彩服隐匿在杂树里,男人放下望远镜,从口罩里传出的声音喑哑:“我去了,等我消息。”

当司机的人点点头,后座脖子上挂着望远镜的男人抓过背包推门下车,头也不回的走向穿越田野的田埂路。

车子没有等他,继续往前。

带着望远镜、穿着劳保迷彩衣的男人穿过种植着早稻水田和种玉米、土豆等作物的旱地,从山脚山谷旁爬上山岭。

他去的地方离小女生登山的地方还隔着很远,到有杂树的地方,戴口罩的男人钻进杂草树丛里,朝小女生的方向潜行,且行且观察,花了约四十来分钟才潜至小女生经过的地方。

找到小女生的踪迹,男人暗中侦察四周,没有听到声响,又爬上山下的人看不见的树上举着望远镜寻找小女生,视野所及之处并无踪影,应该走得比较远了。

爬下树,男人依着有人行走过痕迹的地方走,边走边仔细观察痕迹去向以及四周的动静,他在树木草丛中走过弄出的动静很轻,规避树枝等障碍的动作也灵巧敏捷,从树枝间走过犹如风轻轻的刮过,树与草只是轻微的摇摆一下。

京城的城效春季也比较少雨,每天的露水到半上午后也干爽,山岭间很干爽,人踏过的痕迹也很明显。

小女生在山岭间行走并无逗留,也没有挖什么东西,所经之处也很少会披荆斩棘,她大多以绕的方式绕过去或钻过去,路线也是歪歪曲曲,无法推测她究竟在找什么。

男人沿着痕迹渐行渐进,一直没捕捉到人影,当翻过两座大山,小女生走过的地方偶尔会有新挖出的泥土痕迹,挖过东西的地方坑被填满,没留下什么。

追了两个多钟,过了午,他仍然没看到人影儿,直到半下午时分,当痕迹呈现沿山腰向下的方向,他爬上树侦察时终于捕捉到人影,她已经到了山谷的对面,沿谷向上流走。

男人爬下树,将背包打开拿出机械零件一样一样的组装,不消五分钟,零件化零为整变成一支有消音器的狙击步枪。

整顿好家伙,收起背包继续走,也不再追着人的痕迹,而是直线往山谷走,边走边观察,沿山谷行走的小女生并没有持续往上流去,行走一段路进山。

山深树密,再难见人影,男人在保持不弄出大动静的前提下加速,下至山谷在穿越山谷前仔细的侦察地形,在背对着小女生进山的岭侧横穿山谷,钻进树林里再潜行。

花费一翻功夫找到小女生活动过的痕迹,再次追,赫然发现明明之前有看到过,再追赶时竟然找了一个钟都没找着人。

翻过一座山,已是太阳挂西山。

男人追了好久,在快黄昏前爬上一棵树侦察时终于又再次找到人,那个小女孩子在山腰的一棵大树上,找到她时,他不禁暗吸了口气,她在他上方位,相距目测仅只有四百米左右!

从望远镜里观察,小女生爬在一棵榆钱树上正在捋榆钱儿,那棵野生榆钱躯杆粗壮,树半腰都需要大约成年男子才能合抱过来,这个季节正是榆钱开花的季节,枝条上挂满嫩嫩的花簇。

小女生坐在一颗树杈上,抓着一根枝条,面前放个红色塑料袋,捋下嫩嫩的榆钱儿往袋子里装,偶尔也往嘴里塞几个榆钱儿嚼着吃。

男人轻轻的呼口气,轻手轻脚的收起望远镜,悄无声息的下树。

当他抱着树慢慢下滑时,相隔几百米远的榆钱树上的女生慢悠悠的扭过头看向下方,圆鹅蛋形脸上笑容灿烂,那双美人杏眼里闪动着一泓迷人秋水。

要开工喽!

暗中欢呼一声,乐韵伸个懒腰,将捋摘到的榆钱扔进空间,蹑手蹑脚的站起来,轻巧的抓着树杆哧溜哧溜的从树上滑至地面。

其实,当初不用的士司机说后面有车尾随,她也知道那辆车是跟着她的,反正只要不在人多的地方动手,她还真不怕刺杀。

后面的小尾巴跟进公园景区,又远远的潜伏,她爬进山里找地方潜伏观察,看他跟来才继续走路,每走一段路还故意等一等,免得他跟不上速度。

讲真,这次的人与Y南省那起跟踪者的能力有天差地别之分,这位翻山越岭行动自如,灵敏而机警,有时候甚至在相隔二百米远时都难听到他弄出声响。

也幸好她天生听力灵敏,嗅觉强大,随时能准确的确定距离,太接近时她跑快些,拉开距离,离得太远再慢些,免得他跟丢。

现在远离人烟,也快到傍晚,后面的尾巴估计也将采取行动,她也是时候活动活动筋骨,试试自己的小发明成功与否。

有渣可收拾,乐韵很开心,抓起放树下的柴刀往上走,走四五米远,在一棵树旁的杂草藤蔓里隐匿起来,从空间里拿出自制的竹弓。

生产竹弓用三指宽的竹条弯成弓形,再系以钢丝条当弓弦,弓坚起来有一米多高,想拉开弓需要百斤以上的臂力,箭是木制。

拉拉弓弦,试试力量,乐韵拿出两支箭搭弓弦上,静等小尾巴上来。

从没摘下口罩的男人从树上滑到地面,蹑手蹑脚的将枪支背在背上,再次灵敏的爬上树,隐藏好再寻找小女生,发现人已不见,有可能已经下树,找不着她,他再次下树。

到树底下把狙击枪摘下来,从背包里又摸出一支有“沙漠之鹰”美称的手轮枪,背上背包,手轮枪别腰上,抱着狙击枪摸向之前小女生呆过的地方。

他很小心,走路踩出的声响跟山鼠活动的声响差不多,摸到榆钱树几十米远侦察所知那个人确实走了,他仍谨慎的潜行,一点一点的摸近,到榆钱树三四米远,透过树枝间的空隙观察到往上去的地方有人走过的痕迹。

男人安静的倾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声响,悄悄的潜至榆钱树底下。

蹲伏在杂草藤蔓丛里的乐韵,好整以暇的等着尾巴近前,从声音听他由远及近,再看到他一点一点的接近,他每一步都很小心,当能看见他时,从叶片缝里扫描他,可见他的耳朵像蝙蝠一样机警的收听着声波。

她放轻呼吸,安安静静的狩猎,当他潜向榆钱树时,缓缓的拉弓,轻巧的将弓拉成满月,两支箭指向猎物,当他潜至榆钱树下观察她活动留下的痕迹那刻果断松开弦,再次取箭搭弓,人也轻盈的避到树后,让树当盾。

张紧的弦松开,弹出强劲的力量,两支木箭嗖的飙射而出,快如闪电,隐隐有风雷之音。

男人潜行至榆钱树下向上方观察几眼,正摸索着继续沿人走过的痕迹追,猛然跟到劲风似的声响,霍然张目望向上方,就在那一刹那间,有利箭从树色之间射出,直奔他心脏与面门而来。

男人灵敏的向下扑倒,同时摸出手中的沙漠之鹰朝着箭来的方向射击,他还没扣响枪,一支利箭擦着头顶飞过,刚扣第一枪,有东西呼啸着冲过草木枝叶,狠狠的钉进他的右肩。

枪装有消音器,声音很小,砰的一下撞上树,深深的嵌进树身,然而利箭入骨肉的声音却是毫无遮掩,箭尖撕裂开血肉后撞碎骨头,碎骨声中有血飞溅。

强大的力量让男人向仰,他看见自己右肩多出一支比大手指还粗的木杆,那根木杆穿过他前胸直透琵琶骨,刹那的剧痛之后半身麻木,他手里的沙漠之鹰也脱手而飞。

他被撞击力撞得向后倒时又一支利箭疾射而至,噗的一声钉进他左肩,撞击力将他掀得朝后倒退着撞在榆钱树上,箭穿透左琵琶骨入树,将人钉在树上。

骨头被撞碎的剧痛排山倒海似的涌来,男人抱着枪支的手臂麻木到触电似的颤抖,就算他再努力的想要握住兵器也无济于事,重达十来斤的狙击枪从手中滑落,砰然落地。

枪支落地砸到他的脚,他想勾起枪支,试了两次脚都伸不出去,枪反而向一边偏跌出去,枪管向上横斜指。

乐韵共射出四支箭,第一次一发两箭,逼得男人躲避时捕捉到他的弱点,接二连三的连发两箭,发出箭矢后又躲树后,有树帮当盾牌,子弹全撞进树身,她安然无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