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一章 有点面熟(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少要赶时间也没有换车牌,开着挂军用车牌的猎豹一路急疾,马不停蹄的赶到上方公园,不用门票进景区。

他赶到公园正是黄昏时分,在外劳作的村民收工,因为附近路上有人,他没有立即去小萝莉指定的地方,先等在山脚下劳作的村民收工走远才将车开到去山谷的、村民运载肥料或收获粮食时停车的荒路旁。

因为不知道小萝莉是从山谷里出来还是从山岭下来,燕少又不敢乱跑,守在车等。

乐韵在山里跑几天,翻遍几座山,将野生榆钱树都找出来,能摘榆钱的全给摘了,还收集到大量松花和众多植物的花,还有些鲜嫩的药材,心满意足,也决定打道回府。

在半下午提前通知燕某人接应,又半掉手机,趁着时间还早,一边往自己指定的地方的方向走,一边抓紧时间就近收集路上的药材与植物花朵、嫩枝叶,一路走一路收获,到太阳挂西时眼见离目的还点远,忍痛割爱放弃植物,赶紧跑路。

紧赶慢赶,赶到曾经和燕帅哥进山找药的山谷附近,西边最高山峰尖的太阳只有一丁点的边儿。

一阵逛蹿,从一座山的山腰跑下山谷,乐韵快速的收拾行李,从空间提出背包,提溜出那个尾巴男人和他的行李,又提出大大小小四个装药材的口袋,砍根树作扁担挑袋子,将某个男人搭肩上,风风火火的向谷外跑。

山谷里有燕人的体味,很淡,说明来接她的是燕人本人,凭气味分析他应该在谷外,体味因风飘进山谷,时有时无。

她撒开脚丫子跑路,离山谷口越近,燕人的气味越浓,她速度快,在太阳完全沉入西海,冥色始降时也快跑到山谷口。

太阳西沉之后,山区的天色便呈昏漠,在黄昏的暮气里,燕行张望了一次又一次,实在等得心急,爬到山脚与山谷口相连的坡上眺望,眺望一阵,豁然看到从山谷里的杂草荒野里有白白黄黄的颜色晃动。

一定是小萝莉!

看到晃动的颜色,他从坡上三蹿两蹦跳至山谷,迈动大长腿往山谷跑,越跑越近,很快看到一个穿迷彩衣和灰黑色冲峰裤的小萝莉冒头,她肩挑一担东西,还扛着个什么。

燕行拿出速度,嗖嗖一阵狂冲,一口气冲到小萝莉前方几米远,定睛一看,小萝莉肩头上搭着一个人!

那人以趴卧的姿势搭小萝莉肩头,她抱着他的腿,有点像扛麻袋似的,看到她扛人的姿势,他整个人都不太好,小萝莉究竟知不知道那个扛人的姿势让那个臭家伙占便宜了啊!

想到那人的腿脚搁小萝莉胸口,燕行心窝子里火焰呼呼向外蹿,大步流星的往前接小萝莉:“小萝莉,你抓到只什么野兽?”

乐韵鼻子灵敏,当燕人的气味越来越浓,她就猜着他在往山谷跑,并在很远就听见他跑动的脚步声,待他跑近,看他盯着自己看也不叫他,当他又冲来问她抓到只什么野兽,鄙视的呲牙:“抓到只人类两脚兽,公的。”

听到小萝莉说那人是两脚兽,燕行心中的怒火稍稍的消散一丁点,跑到小萝莉面前伸展猿臂不由分说就抓住那只人类两脚兽从小萝莉肩头提起来:“野兽给我帮你扛,免得弄脏你衣服。”

他快速将人提溜到手,夹在腋窝下才看那家伙是什么长相,一瞅之下骤然一惊:“这个人我好像在哪见过。”

肩头重量一轻,扛着的人易手,乐韵很平静的拍肩头,淡定的不能再淡定:“如果我的观察没错,这只两脚兽跟你是一类人,跟踪技术比起在F省遇到的两渣渣还要专业,要不是我对气味超敏感,这会儿我早就在阎王殿前思考投胎问题。”

“跟我是同类人?”燕行心中震骇,仔细看某渣的脸,看着很面熟,就是一时记不起在哪见过,转而望向小萝莉,暮色微暗,小萝莉白白嫩嫩的脸犹如珍珠一样晶莹有光泽,那双美人杏眼明亮有神,没见憎色,也不见喜气,平淡到淡漠。

“我没空审问他,交给你们了,还有我缴获的武器等会也一并给你,你们惜才的话记得带回去后及时送去医院帮他做手术,我在山上就地取材用自制弓箭射中他,木箭从前胸贯穿琵琶骨,只帮用药止血和防止感染以保他不死,不及时接骨,他的两条胳膊可能会瘫痪。”

乐韵淡定的接受燕帅哥的打量,将肩上挑的东西换个肩膀,麻溜的赶路:“姓燕的,该走了,将人扛上车,赶紧帮我去挖两袋泥巴。”

“……”燕行本来想问问小萝莉是哪天抓到两脚兽的,听到她自己说是用自制弓箭将人给放倒并活捉,大脑快转不过弯,如果说用黑家伙将人放倒,他听了不会有任何波澜,如果说用毒将人活捉的也不会惊讶,可是答案却是那么的出乎意料。

被催快走,他将人扛肩上,让小萝莉走前,看她挑着担子的模样忍不住心头荡漾,小萝莉挑担子的模样真好看,小腰伴随着步子轻轻扭动,比扭秧歌还优美。

燕行巴不得小萝莉走慢点,可天色快擦黑,他也不好意思拖后腿,快步跟在后面,一路欣赏她走路的姿势。

距山谷已不是很远,两人很快走出山谷。

燕行开车门,将两脚兽丢后座车板上,再帮小萝莉放她的袋子,小萝莉装药材的麻袋有装面粉的和装米的袋子,还有一个竟然是百斤装的猪饲料口袋,每个袋子装得满满的,因为表面是塞着绿色植物,也不知口袋里装着什么。

他在帮放口袋,乐小同学又拿两只小口袋提着锄头跑到山谷坡下,挥锄挖黄泥土。

行李放置妥当,燕行也赶去帮忙,他力气大帮挖泥,让小萝莉装袋子,挖了满满两袋泥土,拧上车。

乐韵带着大背包坐副驾座,暗搓搓的计算着做皮蛋做咸蛋的所需要的原料,回去后要请胡叔帮买哪些东西。

小萝莉上车后不知在想什么眉眼带笑,燕行偷瞄几眼,开车,将车从天然泥露面开上景区内的水泥硬化路,驶出很远,侧目观察小萝莉,她白净的圆脸上满是笑容,这个样子,他说请她去支援医院应该不会打他吧?

偷瞄好几眼,他试着打商量:“小萝莉,能不能帮个忙?”

嗖,听燕某人说帮忙,乐韵汗毛唰唰倒竖,据以往经验分析他找她帮忙百分百不是什么好事,肯定又是哪个角落里的军人或者什么重要人员又受伤了或重病需要找她救命。

“先说说看是什么事。”嗯嗯,先说说是什么事,高兴的话就帮,不开心不帮。

小萝莉不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燕行心里也没什么底:“你大师哥的医院接收到一个重伤濒死的二级警监,医院请驻军区寻找你去支援救场。”

“警监,就是人民警C?”乐韵不懂警职职业划分。

“是的,二级警监大概相当于大校或上校,那位是在执行任务时因事发现场突发大爆炸受伤,脑袋上扎着一块钢片,无人敢手术。”

“这个忙我可以去瞅瞅,医院专家都不敢手术,我也不一定能帮得上忙,帮不了不能怨我。”有职业操守的警C和兵哥哥一样都是最可爱最可敬的人,他们维护社会治安稳定,还是工伤,需要她贡献力量的时候她哪能无动于衷。

“你肯去帮看诊就是最好的,如果确实回天乏术,内卫部仍然感激你的支援。”燕行满心激动,小萝莉同意了呐!

路上车辆较少,他一手掌方向盘,一手拿手机给金廿二打电话,通知他已接到小萝莉,再让金联系队里的队友派人在他去医院的路上等着提走小萝莉送他们的“神秘礼物”。

打完电话,在保证保持平稳的情况下飙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驻军区作息时间准,傍晚五点半结束下午训练去吃晚餐,已到晚饭时间,赤十四和神十六带回晚饭,金廿二在吃饭时手机也是放在活动桌几上,免得错过联系。

当联系手机响起来,他下意识的就抓过来接听,收到队长指示,连饭也顾不得吃第一时间回医院那边的消息,通知他们说队长接到小医生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预计两小时以后才可能到达;然后再呼叫队友,看庄小满或江一江二黑九几个谁离队长最近去路上接队长带回来的礼物。

金廿二打完电话见赤十四兴奋的望着自己,汗哒哒的流了一滴冷汗:“不要瞅我,队长说小萝莉又活捉一只两脚人兽,极为特殊,让我们连夜问口供,哦,还有,那家伙琵琶骨被利器穿透,还得先准一些药备用。”

“哇,太好了,又有玩具啦。”赤十四笑嘻嘻地搓手,有玩具好啊,多多益善。

神十六金廿二瞅瞅笑得眸子发亮的赤十四,默默的低头吃饭,嗯嗯,赤十四自伤了眼之后已完全黑化,不能跟黑化的人讲道理,只能祈祷玩具们心理承受力强大点,能经受住折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