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三章 是个硬骨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九半道上接到队长转来的“神秘礼物”直奔回驻军区,兴奋的开着车至旅部的医务楼,赤十四和神十六洛七早已等候已久,等吉普车停稳便上去帮搬“礼物”,四人将还晕迷不醒的人类两脚兽连同行李一起提上医务楼二楼,进金廿二住的病房。

“十四,队长说这个人看着有点面熟,怀疑跟我们是同类,所以你可别阴沟里翻船。”红肆蠢蠢欲动,黑九忍不住提醒他别乱来。

“噫,队长说面熟?”这下,几个兵王顿时无比严肃的打量提溜回的“礼物”,他们看着并无熟悉感。

“先看看小萝莉同学缴获的战利品。”黑九招呼队友们,一边戴手套。

哥们立即先把人类两脚兽先扔一边,看看都有什么,当把背包里的东西一一摆出来,几个兵哥都惊讶了。

“这不是沙漠之鹰?”

“看着像俄式AK-47的新研发品?”

哥们惊讶的打量武器,并着手组装拆成零部件的黑家伙,组装起来,果然是俄式AK-47的新变种狙击枪。

给黑家伙拍照,记录下详细资料,将人类两脚兽也提到一边,让他和他的背包武器等物品一起拍照,特别给他的脸做了特写。

拍到脸照,哥们五个立即上网查资料,公安户籍记录的资料很简单,两脚兽是J省籍人,姓李,李武功,四十三周岁又三个月。

哥五个看看资料,眼角骤抽,李姓乃天朝第一姓,人口众多,姓李也足为奇,但是,资料太简单。

“叫柳队过来帮查查秘密档案。”

于是,哥们一致愉快的决定找柳队长,柳队长最爱的事情就是翻人老底,跟网络有关、又不想惊动某些部门的情况下找柳队最合适。

柳少被抓着工作,每天累死累活的拼命,收到好兄弟队里的呼叫找他在他最喜欢的领域发光发热,顿时兴奋了,抱着电脑就开溜。

他是以奔跑的速度奔跑到旅部医务楼,高高兴兴的爬上二楼冲进病房,兴高采烈的嚷嚷:“呼,你们终于想起本大神了啊,赶紧说说有啥需要本神帮忙的地方?”

“柳队,小萝莉又活捉一只渣,我们队长看着面熟,请你这位高人出马,在不惊动某些地方的情况秘密查查档案,不是户籍档案。”

“啥,又有人暗杀小美女?”柳向阳腾的冲向几个青年帅兵哥:“渣渣在哪,让本大神瞅瞅是何方神圣。”

红肆等人还没查清两脚兽底细也没问口供,人丢地板上躺着,当柳队冲过来,他们指指地板上的某只,意思就是:呶,人在那,你尽情欣赏。

柳向阳冲到几个兵仔身边,看到扔一边的渣,仔细的看脸,还给渣做检查,脸也露出少有的严肃:“摸手掌与肌肉,观察他的许多细微之处确实跟我们这类人有同感。”

常年接受训练的人与健身类的人也不同,有很细微之处只有最精于内行的人才看得出来,他们是专搞侦察的专业人才,研究对比过各类人的各种特征,能察觉到被皮肤掩盖住的那种老茧以及关节等等的细微异样。

“所以才要请柳队出马。”

“嗯嗯,我查查他老底,看看能不能查到点什么。”

柳向阳伸脚勾来一把椅子坐下,打开电脑上工,户籍不用查,那么用扫描脸型图像与姓名查另外一些部门的资料。

他飞快的敲击笔记本健盘,饶是红肆等人都略懂点电脑技术都看得眼花缭乱,最后干脆不盯着看。

过了约半个钟,辛苦付出有了回报,柳向阳成功弄回一份资料,转移,再完美的将自己摘除出来。

“果然是同类人,显示去年已退役。”

“不对啊,贡献到这个年龄只能是转业,不可能直接退役,除非犯了错误,要不然就会直接工作到退休。”

“没有犯错的档案记录,我去的是最真实的档案处,只可能是另外原因。”

“问问呗。”

“正有此意。”

要问供,哥们几个行动起来,摆好桌椅,红大校居中坐,一边坐着柳少一边是神十六。

“让那家伙醒来的东西在他衣服口袋里。”

黑九一边解说一边和洛七将两脚兽扶起来摁红肆面前的板凳上坐着,洛七麻溜的从两脚兽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只小袋子,里面有点药粉。

几个兵哥表情特别的欢快,小萝莉还真会玩,把人兽药晕,省事又省力。

洛七将两脚人兽的嘴撬开,倒药粉进去再给他嘴里冲点水,让他把药吞下去,和队友们乐呵呵的观察。

两脚人兽吞下药粉最初没什么反应,过了约七八分钟,那好似沉睡的脸有像从深睡中醒来的迹像,很快便呼吸加快,昏昏沉沉的睁开眼。

那双眼睛最初没什么光彩,很迷茫,很暗淡,他甩了甩头,眼神越来越来清明,先动了动手,发现戴着手铐,低头定定的观察,转头望向摁着自己肩膀的两人,又望向对面坐着的穿迷彩服的年青面孔,微微眯眼,说出来的话带着质问口气:“你们是什么人?”

赤十四好整以暇的盯着两脚兽,那人果然很老辣,醒来时看到他们竟然没有半点意外,也没有半丝紧张感,镇定得像在家一样,估计是确定他们是军人,不会把他怎样。

“李武功,你功夫应该不错吧?”柳向阳抱着电脑,兴致勃勃的问话。

“你,是谁?”被人叫真名,李武功直视前方的迷彩服青年,眼神凌利,身上暴发出强势的悍气。

“论职务,比你退役时的级别还要高两阶。”柳向阳顶着张阳光帅气的脸:“你记得我这张脸不是么,毕竟我去过你所在的那里多次,想必你也没料到会以这种方式碰面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武功没有一丝迟疑,坚定的摇头:“你们究竟什么意思?”

“那得先问问你什么意思,乐韵小姑娘还没满十六周岁,还是个小小孩子,而你,跟踪暗杀一个小孩子,你是几个意思?”赤十四仰仰下巴,心中了悟,难怪那只人兽见到他们一点也不震惊,原来他认得柳队长。

“我什么时候暗杀小孩子了?”李武轼义正严辞的反问。

“你没暗杀乐韵小萝莉啊,那你跟着小姑娘做什么?”

“我受人所托,秘密保护小姑娘,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李武功直视迷彩青年的眼睛,脸上眼中是浩然正气。

“特么的,竟敢在哥面前装。”黑九一抬手,一巴掌扇两脚人兽脸上。

那一巴掌扫下去,手脚被铐的家伙向一边一偏,砰的倒地,还绊得椅子翻倒。

原本洛七如果扶一扶,李某人是不会倒的,可他机灵的很,没扶,而且还灵敏的退开两步,让李某人给摔下去。

李被暗箭所伤,又被乐同学点穴丢着,还被灌了药,四天没见水米,本身其实很虚,再一摔,摔得他头晕脑胀,半晌都动不了。

黑九可不会怜香惜玉,何况那人也不是美女,他不顾人兽痛得头冒虚汗,慢吞吞的扶正椅子,将呲牙咧嘴的两脚兽提起来又放椅子上坐着。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曾经精忠报国,默默贡献青春的老人?”被摔了一下,全身剧痛,李武功没有叫痛,挺直腰杆,气势不弱半分。

“看来你还是没醒悟。”黑九抬手,抓着两脚兽的胳膊一提,“咔吧”一下将人提得脱臼。

肩头被牵到,后背肩胛传来撕裂的疼痛,李武功痛得虚汗泠泠,一张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惨白如纸。

黑九手摁在李某人脱臼的肩膀上,声音淡淡的:“再说一遍你为什么跟踪乐韵小姑娘?”

“受人所托,密秘保护小姑娘。”李武功痛得肌肉都在颤抖,没有哼声。

“人说不见棺材不掉泪,你是见了棺材都不掉泪。”黑九另一手一伸,抓住李某人的另一条胳膊又一扭,咔嚓,又把他另一手整脱臼。

李武功痛得肌肉颤抖,抽搐,仍没有发出任何痛叫。

“知道为什么对你动武吗?”渣儿疼得几乎连坐都快坐不稳,赤十四慢悠悠的问,好像在问人天气好不好似的轻淡描写。

李武功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不知道。”

“是个硬骨头,可惜是非不分啊。”赤十四笑笑:“黑九,你自己告诉他,免得他死了还是糊涂鬼。”

“不妨告诉你,真正受命秘密保护乐韵小姑娘的人就在你身边,你跟踪暗杀为国民做出杰出贡献的一个未成年人,还在保护小姑娘的真主儿面前说你是密秘保护小姑娘,呵呵呵,你们当我们兄弟们全都是吃干饭的?你当我们跟你一样傻?”

黑九伸伸胳膊,笑容冰冷:“国际杀手想杀小姑娘,我们还能理解,毕竟小姑娘拔了几个钉子,人家对小姑娘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而你也曾身穿橄榄绿,竟沦落到谋杀自己国家未来栋梁之材,事败被擒还敢狡辩,我没一巴掌呼死你已经手下留情了。”

李武功微不可察的眯了眯眼儿以仔细观察对面几人的表情,看他们皆是一副淡定的模样,仍然坚执否认自己的动机:“正因为我曾身穿橄榄绿,所以我不会说谎。”

柳向阳抱着本本,时刻观察李某人的微表情,看到他那副死不悔改的模样,惋惜的摇头:“不用问了,这人又被洗脑,他没有悔改之心,也用不着试图挽救,对了,小行行呢?这个人在哪捉到的,送这个来时小美女有没露面?”

“小美女前几天去了上方公园,回来时就多了这个猎物,因为医院江湖告急,我们队长护送小美女去支援前线去了。”

“迟了一步啊,”柳向阳捂脑门子:“如果小美女还没露面,让她再宅几天,给我们点时间去查,医院人多嘴杂,小美女去了那里难免被人宣扬出去,小美女毫发无损,这个人的幕后主使必定猜到可能失败,会立即处理一些人和线索,跟这个人接触过的人只怕首先就会遭殃或者被转移,查起来难度会增大。”

“没关系,我们立即着手查,知道这个家伙的家底查起来也方便,只要查查他退役前与退役后所接触的人就知,他的家人与朋友也会纳入监视中。”

“那么,小美女有没说这个人怎么处理?”

“小美女的意思就是如果这家伙迷途知返,帮他医治琵琶骨伤,保住他的胳膊,如果这家伙一条路走到黑,反正是实验品,伤也不用医,胳膊废了就废了,不会影响肝啊肺啊那些零部件。”

“这家伙受伤了?伤在哪?”柳向阳异常激动,兴致勃勃的打量某位,除了黑某人弄的,他没看出他哪有伤啊。

“他的琵琶骨被小美女用利器戳穿,又用药帮包扎伤口防止感染。”

“果然是个小魔女,幸好哥我聪明,从没得罪小美女。得了,哥没啥好说的,哥还有工作要做,哥我忙得连撒尿都没空还来看你们问口供,哥多么的不容易。”柳向阳后背一阵发麻,小美女那个小魔头动不动就戳人琵琶骨,好凶残!

赤十四兄弟几个:“……”柳队说得好像跟真的似的,如果他们是第一次听到他碎碎念的内容十有八九也是信了。

黑九和队友们都没拆柳队的台,他伸出五指掐住李某人的下巴,拿他的衣服塞住嘴并包住脸,伸出孔武有力的手臂一捞将人夹腋窝下,像夹着根木头似的轻松:“这货我拎走了。”

“嗯嗯,先丢暗室里关着吧。”赤十四和神十六几个也赞同,竟然跟他们曾是同类人,依年龄论还是前辈,那么就没必要再浪费时间问口供,先关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让他精神崩溃再催眠才会有效。

李武功被堵了嘴蒙住脸,发不出声,也动不了,他全身剧痛,连神经都是巨疼巨疼的抽疼。

黑九夹着个人,轻松无压力的迈着大步儿,锵铿下楼,将人塞车子里运去队里的私人地盘关押。

赤十四和神十六洛七金廿二叽叽咕咕一阵,抽调队里没任务的人秘密去查李某人的人脉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