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四章 有约/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从医院离开已差不多十点半,街上灯火辉煌,热闹非凡,别人赏街赏景,他赏小萝莉的睡颜。

小萝莉睡得香甜,他怕颠着她,将车开得极慢,等他一拖三缓的到达晁二爷的别墅楼外差几分到十二点,看着晁二爷家亮着的灯,有点点的小尴尬,他只顾着想享受和小萝莉独处的宁静,却忽略晁家人的心情。

小萝莉还没醒来,燕行也没叫她,先轻轻的下车,将没有上锁的栅栏门推开,再上车将车开进晁二爷家的院子。

晁二夫妻和胡叔方妈妈知道小粉团子要回来都没睡,一直等啊等,当终于听到楼下有车行声和开栅栏门响,都跑出二楼到楼梯上看,看到一部车往院里开来猜着是燕大校送他们家小姑娘回来了,叮叮咚咚的下楼。

他们跑到楼下,燕少的车也开到别墅楼下。

燕行停车后快速出驾驶室绕过车头开副驾座的车,轻手轻脚的将睡得沉稳的小萝莉抱起来走向小跑过来的晁家人。

晁二夫妻看到燕大校抱出小团子,心都揪起来了,急急的问:“我们小乐乐怎么啦?”

“小萝莉做完手术太累,上车就睡着了,我怕吵醒她,开车有点慢,让晁董晁二夫久等了,我送她上楼吧。”燕行抱着怀里软软香香的小萝莉,万分舍不得交给晁二爷,想自己送去晁二爷家。

“把小团子给我。”晁盛安小跑几步到燕大校面前伸出手,他们老晁的小姑娘卧房哪能让别的男士窥视,就算燕大校是军人也不行。

燕行恋恋不舍的将怀里的白嫩小萝莉交给晁二爷,看到晁二爷温柔的抱过小萝莉搂在怀里,特别嫉妒,很想去抢过来。

晁二夫人落了两小步,到丈夫身边揉揉小粉团子的脑袋,跟丈夫一起送小粉团子回家:“安,你走慢点啊,别晃着小团子。”

“我懂得。”晁盛安第一次有了当伯父的切身体验,心头特别开心,小乐乐好轻,像阿福小时候一样,软软的,娇嫩可爱。

小阿福年满十岁后长得快,他和夫人抱着只能走几步,到十岁来时也几乎不让他抱,所以抱闺女的滋味都成回忆,今天终于又能重温当长辈的幸福感。

胡叔礼貌的向燕少微微弯腰问好:“燕少,请问我们小姑娘有没有行李?”

“有的,很多件,都是药材类的。”晁二夫妻抱走小萝莉,燕行心里再郁闷再嫉妒也只能忍着,走向车子去帮搬行李。

方妈妈胡叔快步跟上,和燕大校七手八脚的拧下来些袋子,胡叔抱一只大袋子小跑去开一楼的大厅旁的小门,将东西搬进屋。

燕行帮拎重的两袋泥土,将袋子全搬回一楼,自己回驻军部。

胡叔送燕少出院子,锁上栅栏门,再回头和老伴搬行李,部分搬去厨房,再去拿来筐子篮子,帮四姑娘将药材全倒出来透气。

将药材凉晾着,一对老夫妻上二楼准备休息。

晁二爷抱着个小粉团子心情美好,从一楼爬二楼,又从二楼爬到跃层二楼,就算有点微微气喘也没觉累,和夫人将小粉团子送回她的卧房,他是男士,将小家伙放平躺下先出去,由夫人照顾小粉团子。

小乐乐在家都是撒欢卖萌,晁二夫人第一次见小家伙累得睡得人事不知,心疼得不得了,给宝贝疙瘩摘掉抱面前的背包脱去小外套和鞋袜,再去打温水帮擦脸洗脚才让小家伙安安稳稳的睡。

她细心温和的照料着小孩子,小家伙也给面子,乖乖的,也没有动拳脚揍人,只有在被擦脸时本能的想将脸藏起来。

将小家伙侍候着睡好,晁二夫人将毛巾洗净晾晒,洗手出卧房,到外面看到丈夫,柔声浅笑:“安,你怎么还没去睡?”

“我等着你呢,是不是小乐乐不乖?”晁盛安搂住夫人的腰,扶着缓步下楼。

“没啊,小团子乖得很,我帮她洗脚都没醒,睡得很安稳。”

“睡稳了就好。”

晁二爷放心了,小乐乐睡得安稳,他们也能睡踏实。

胡叔方妈看到二爷和二夫人下楼,猜着四姑娘必定也睡稳实了,等二夫人和二爷去休息,他们关上客厅的灯也去睡觉。

这一夜,晁二夫妻睡得很踏实,早上早早醒来等着小粉团子起床。

乐韵一觉醒来,最初看着黑乎乎的空气还有点摸头不知痒处,愣了几十秒才想起自己经过了啥,也知道自己在晁二伯家,立即爬起来换套衣服回空间打坐,完成晨修再练身骨,等天微亮,风风火火的跑去打理因昨晚没回空间没有采摘的作物,忙到六点半,急急忙忙的刷牙洗脸下楼。

小不点一蹦一跳的蹦下楼,晁二夫妻看她小脸红润,气色非常好,他们也真正的放心,拉着小家伙吃早餐。

早餐后,晁二夫妻又去公司,胡叔方妈带着家佣们全员出动开车去采购。

乐小同学溜到一楼厨房,用真空机打包几样药材,其他的剁成段,将放自己堆石头间的锅呀桶呀搬进厨房又开始制药大业。

外出采购的人员几乎都挨近十一点半才陆续归来,车先扔院子外,吃了午饭才搬物品,除了吃的食材,还弄回来两口大陶缸两口小缸,桶、盆,百来斤生石灰,几十箱鸭、鸡蛋、稻糠、稻草。

方妈带着人洗洗涮涮,将缸啊盆啊桶洗得干干净净,大缸摆在屋檐下。

晁二夫妻在周一时提前跟银行预约取现,中午就去银行提现金,共三只大密码箱加一只小箱子,当两人带着巨款回到家看到的就是一群人正在清洗禽蛋,那画面特别喜感。

胡叔帮二爷搬钱箱子上二楼送回四姑娘卧室,然后再下楼;晁二夫妻俩也加入洗涮大业。

禽蛋太多,一群人忙到傍晚还有几箱没洗完,当晁一晁三夫妻赶别墅也二话没说,撸起袖子干活。

晁家哥儿因为学校的事忙,周末不回家,晁二姑娘快吃饭时才姗姗到家,看到长辈们在一楼忙也跑去张望,看了看没干活,溜去厨房蹂躏小粉团子,惨遭轰赶后才帮忙干活。

乐韵呆在厨房一边熬药一边做榆钱饺子,下午又做榆钱煎饼,忙到吃饭时才歇歇,饭后继续忙自己的活。

晁家老少们饭后继续清洗鸭蛋,将余下的七八箱鸭蛋刷干净,欢欢乐乐的吃一顿榆钱饺子夜宵,接受小不点让早睡的建议,心情美美的去睡觉。

没有旁人在旁看,乐韵关上门从空间里搬出榆钱制做榆钱饺子和煎饺,晚上制做的药膳都藏空间。

第二天是周六,老爷子老太太也赶早到晁二家,成功赶上早饭,一家老少们搓一顿,兴高采烈的下楼制做皮蛋。

实际上,老少爷们全是凑热闹的,顶多帮跑跑腿,可架不住他们热情参与啊,乐韵只好由着大家折腾,她配料冲生石灰水,和腌制皮蛋的料泥。

老爷子们在大缸小缸里里铺上一层稻草垫底,等料泥做好,个个戴上厚手套,拿鸡蛋鸭蛋放料泥里浸泡,等裹一层泥料后拿出来再在另一个原料里裹一层特制的原料,然后再裹一层糠屑放进大缸里。

男男女女们都参与制作,一拨人腌鸡蛋一拨人腌鸭蛋,大家齐心协力力量大,不到中午就将大小缸给装满,最后还有一些裹了料泥的蛋没地方放,又跑去买回两口小缸和两箱蛋,干脆将泥料全部裹完。

蛋入了缸,再用薄尼龙纸密封存储,如果温度合适,大概十来天可出缸,如果冬天温底偏低,需要一个月以上。

劳动让人心情愉悦,老爷子老太太们亲手参与制作皮蛋工程无比开心,跟小孩子似的跑去厨房问小粉团子原料等问题,因为他们频频堵厨房,严重的影响工作,在制药和制做药膳饺子的小粉团子不客气的将人关在门外,一群老少爷们上蹿下跳,不满的嚷嚷,最后被一句“再来添乱就不做好吃的”给成功威胁到,赶紧闪得远远的。

小粉团子在制药,老爷子们也没想着要打扰她,就是怕她闷跑去闹腾,她真忙起来,他们也不会真的跑去影响她干正经大事儿,自己找乐子。

乐韵呆在一楼厨房因不能老用空间材料,白天只制成一些烤面包,等晚上大家都睡了又疯狂做药膳,忙到快天亮时收工,她的药熬了两夜和两个白天也快差不多。

不过,仍然拖到天色将明时才到火候,她也没空再顾其他,不停的调和药膏,搓药丸子,那么一忙,忙到过了饭点都没搞定,一直忙到近八点半才将最后一锅药膏制成药丸子。

晁家老少们等到早饭点没见小家伙开门,猜着她的药大概出炉了,也不知道要几时才完功,先吃早饭,当他们眼巴巴的等到八点,忙了一夜的小不点儿终于冒头,老少们赶紧拖人去吃早点,将她喂得饱饱的,才放她去收拾她的工具。

乐韵回到一楼麻利的收拾自己制药的锅碗瓢盆,又搬去放翡翠原石的杂物间存放,再把凉却的药丸子分门别类的装起来,回卧室洗个澡,看时间差不多了,打包两包药丸子装背包下楼,步行出别野到外面等燕帅哥。

她昨天发信息给燕某人叫他今天过来一趟,以那家伙没事都爱往她身边凑的作风,叫他九点左右来,他估计八点左右就会到。

果不然所料,当她步行到快到别墅区的大门口时就看到一部猎豹悠然而来,虽然挂的不是军用车牌,那部车却是再眼熟不过。

燕少周四晚护送小萝莉回晁二爷家返回驻军区找兄弟们,也得悉自己的直觉感觉面熟的家伙是谁后对于赤十四几个对渣渣的处理方式没啥意见,研究分析柳某人破译某人手机后得来的一些东西。

周五他也不回学校,呆在驻军区和柳某人当拼命十三郎,当周六晚上收到小萝莉叫他周日上午去晁二爷别墅一趟的消息,暗中激动半宿,早上大清早的起床,抛下难兄难弟自己到外面吃早餐,然后去找小萝莉。

他其实早就到附近,故意去溜跶一小圈到快到八点半才去别墅,结果刚进别墅门就看到穿红色春装的小萝莉,赶紧先掉头,再倒退七八米去接漂漂亮亮的小女孩子。

燕帅哥来了,乐韵轻盈的爬上副驾座,告诉燕某人送她去哪。

“小萝莉,你跟谁有约啊?”小萝莉报的地址是离美食胡同不远的茶街的“四海来客”茶楼,那家茶楼和三味轩都是轩辕家的。

“嗯,约了人喝茶。”乐韵顶着张笑嘻嘻的脸,从背包里掏出一包用红色袋子装着的药丸子给燕某人:“这个交给你好哥们柳帅哥给他心上人妈妈送去,仍然是睡前吃,一天一颗,记得要告诉田军嫂最开始几天可能容易起夜,自己注意安全,白天上午多喝点白开水,总体上论一天比平日多喝个一斤左右的水就行了,也不用喝太多。”

“又是给田姨的啊。”燕行将袋子提走放自己座椅后的风兜子袋子里,心里老嫉妒了,小萝莉对田军嫂的事很上心,怎么就从没对他的事也上心点。

“我去年说给你的某种药也早就配好了,没给你而已,就你这破身体,又是个管不住嘴的,怕你回你流氓父亲家被人弄点掺了料的好吃的一哄就把你的小命给整没了。”燕帅哥语气幽怨,乐韵没好气的翻他个白眼,那家伙越来越……奇怪,感觉像个别扭的熊孩子。

“我……”燕行被说得脸有点发烫,他不就是不认识像马蹄的魔芋咬了一口嘛,小萝莉干吗老说他的糗事啊?

转而又心生欢喜,小萝莉帮他把药配好了不给他是担心他被害哪,说明对他的事也很上心。

他正纠结着,小萝莉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只档案袋子递来,他心知肚明那就是小萝莉说的要找工厂打造的药炉图纸,忙将东西放自己背包里,心情也瞬间大好,喜滋滋的送小萝莉去茶楼赴约,赶到地头被小萝莉轰走也没恼,带着给田军嫂的药和药炉图纸回驻军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