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五章 践约(1/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小同学赶走想当小尾巴的燕帅哥,快快乐乐的做自己的事,当背着包包进茶楼,有茶童迎来招待,她说明与一位魏女士有预约,由茶童陪同上二楼雅座。

魏秋梦不到九点就已先到茶楼,在预订的雅间里等小姑娘,她也没带别人,仍然一个人来见小女孩子。

当茶童将小姑娘送来,魏秋梦看到多月不见的女孩儿也倍觉惊艳,小姑娘人白肤嫩,穿件专为甜美女生设计的系列服装更显清纯可爱。

“小同学越来越水灵,难怪周夫人第一次见你就想抢去当模特儿。”想到周董夫人赞不绝口的夸赞某个小姑娘的话,她也越看越喜爱,她也想抢小女孩子当模特儿给店里打广告了。

乐韵一脚踏进雅座室看到魏女士被震撼了一下,魏女士面相没有什么改变,然而精神面貌却与第一次见面时大有不同,去年第一次见魏女士时她是个优雅贵气的女士,也有女强人的那种犀利干练,而今,大概是因为想要一个孩子的愿意有了希望,她身上有种莫明的宽容平和仁爱的感觉,那是在伟大母亲身上才能出现的光辉。

希望,能造就一个伟人。

希望让魏女士的灵魂都发生了改变,那种自信温和的光辉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让她整个人都带着光环。

毫无疑问的,魏女士已经提早进入母亲的角色,有了要当母亲的那种母性光辉,那样的美丽,除了同样是爱孩子的母亲的一类人,无人可比拟。

就算年少,乐韵都感受到魏女士的母爱之温柔,不得为之感慨,母亲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对孩子的爱,当然是无私的母亲,而不是指为利益而用孩子达到自己目的的女人。

“快消受不起老是被人捉着试衣服的福份了。”

她也仅只感慨一下便言传正传,听魏女士提及周夫人想让当模特儿的事仍心有余悸,幸好周夫人放弃了,要不然她得费好多口水辞谢。

“说来遗憾,周董生日宴那天我去江南与原料供货商商谈合作事宜没在京,也错过与小同学碰面的机会。”甜美娇小的小女孩走进雅间,魏秋梦站起来,先站到一张椅子后方把椅子拉出来等小女孩过来入座。

做为一个一向不喜欢装淑女的人,乐韵可没娇柔做作,也没因为魏女士亲自给自己移座椅就受宠若惊,走过去坐下说了声“谢谢”,在她看来魏女士的做法是以对医生、对一个小孩子的爱护,没有什么不妥。

等魏女士入座,茶童去取点心,提热水泡茶,帮客人冲好茶,茶童退出雅座,让客人们自己喝茶聊天。

魏秋梦陪小女孩喝茶,吃小点心,看着小女孩子小口小口的吃糕点,心头越发喜欢,如果她能生个女儿,想必也会像小女孩子这样可爱娇美。

当小女孩儿吃了几块糕点擦拭嘴巴后望过来,她忍不住有点紧张,肌肉也绷紧。

女士明显有紧张感,乐韵也猜到原因,装作没看出来,眨了眨眼睛:“请魏女士伸手给我再帮你号个脉。”

魏秋梦将衣袖捋高一点儿,将手伸出去给小姑娘看诊,心头越发忐忑,虽然这些个月她有自我保养,但是还是怕误食什么东西伤害到子宫。

魏女士表面波澜不惊,呼吸与手肌肉都有微微变化,乐韵知道她很紧张,细声安抚她的情绪:“不必紧张,你保养得很好,原本薄而脆弱的子宫壁也有在向好的方面发展的迹像。我号脉是要记下你服药前的脉案,等你服药之后我仍然要再号脉,以确定你的体质对药吸收的能力强弱。”

看到魏女士时,乐小同学只用眼睛功能扫视一眼便对女士的状况了如指掌,再号脉也是在增加自己以诊脉看病的经验与感悟。

听说自己保养的方式没问题,魏秋梦心中的忐忑不安才真正的消散,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又有点不好意思:“让小同学见笑了。”

“没什么难为情的,每个想要当母亲的女性大概总是惴惴不安,生怕自己一丁点儿的失误伤害到孩子。”凤婶就是如此,凤婶想要当妈妈,想要个孩子,怀着宝宝时做什么事都下意识的先护肚子,保护孩子。

“小同学很了解希望当母亲的女人心情。”魏秋梦感激的笑了一下,小女孩儿还那么小竟然能理解想当妈妈的女人那种急迫又紧张的心态。

“我身边也有跟魏女士差不多的伟大母亲,所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想到自己家的新妈妈,乐韵心都暖了起来,凤婶一直想生孩子却一直怀不上,当怀上孩子,那种摸着肚子小心翼翼又满怀欢喜的样子比太阳光还温暖人心。

给魏女士号完脉,翻背包,将制好的药丸子拿出来放茶几上:“这是我研制出的第一剂药,主要用于排毒,修补受损伤的子宫,你每晚睡前吃一颗,白天稍稍多喝点白开水方便排毒,雪碧可乐的饮料一定要严禁饮用,牛奶也禁喝,就喝白开水合适,海鲜也少吃点,不是禁吃,少吃点就行了。

服药时到来月事的时候停药,等月事干净三天左右再继续吃,至于房事并无特殊禁忌,反正只要不过度没什么损伤,双方能克制得住的话,服药的头一个月忌一下房事也行。

这副药主要清除养育孩子的育婴摇篮里不好的东西,主旨在排毒,如果服药后七天后出现有来月事的表现是正常的,按理血量不会太多,以你的体质如果没有外部原因不会出现类似流产才有的大出血现象,一旦有出现不正常的情况记得联系我,或者去医院检查,直接联系我找不到我的话,你找柳帅哥或者找我晁哥哥家的人,他们能通过其他渠道找我。

按你的身体状况,如果没有异像,服完这副药也能将你身体内久积的其他食物等留下的残积物毒素清理的差不多,也有利于备孕,季节很快又是夏季,易疲劳,你自己注意劳逸结合,莫累过度,打好底子才有备无患。”

“我一定依小同学说的做。”魏秋梦眼神炙亮,紧紧的捂住小女孩子给自己的袋子,像护着宝贝似的,一张脸容光焕发。

乐韵望着魏女士笑,吃了块糕点,看至女士也不知想到哪去了,眼神有点放空的样子,笑咪咪的问出一个好似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魏女士喜不喜欢榆钱的味道?如果不讨厌,可以去收购一些榆钱做点养生餐,适量的吃榆钱对你的肠胃也有利。”

小女孩突然转换话题,魏秋梦有点转过不弯,迟钝了一下,有点惊疑的问:“小同学说的是榆钱?就是街边生长的那种开花像铜钱串串的榆钱吧?”

“对,就是那种榆钱,”魏女士偶尔也有点脱线的迹像,乐韵看得非常开心:“你不讨厌榆钱的话,做榆钱饭或榆钱面吃,拿榆钱冲开水喝都行。”

“唔,我挺喜欢榆钱的味道,小时候最爱摘榆钱生吃。”小女孩子圆圆的脸上满是明灿灿的笑容,魏秋梦被看得老脸一热,竟有点自己是智障的感觉。

“嗯,喜欢就去市场上购点改善一下胃口,这个季节榆钱正当季。对了,我还有约,所以我不跟魏女士促膝长谈了,糕点挺好吃,我打包带走啦。”

魏女士神情欢喜,想必也想独自激动一番,乐韵十分体贴的给她空间,利落的摸出一只干净的袋子将糕点倒进去装来抱在手里,塞一块在嘴里,跟魏女士挥爪子道别。

小女孩子毫不做作的将点心给装起来抱着啃,魏秋梦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忍得有点辛苦,送小女孩子出雅室,再折回,也顾不得坐,激动的打开小女孩给自己的袋子,满满一包的绿色药丸子,像一个个绿色的鹌鹑蛋,浓郁的香味弥散出来,沁人沁心。

郁郁香气入鼻,入心。

这一刻,魏秋梦不再是京市女强人,只是个想要个孩子的普通女人,看着药丸子,痴痴的傻笑,吃完这些药,很快就会有宝宝,她也会是个幸福的妈妈。

笑着笑着眼角泛出眼泪,生孩子的梦想藏在心头二十几年,也折腾了她二十几年,当她终于放下时希望却又降临,她的人生再次有新目标和期待。

有人说过“正义只会迟到,不会永远缺席”,属于她的正义迟到多年,终归还是来了。

眼泪流下来,滴到茶几下,砸出啪的一声细响,也击碎她纷乱的思绪,她抬起手抹脸,将湿湿的泪擦去,迟来的正义已经来了,她给那个人最好的报复就是生个健康的孩子,风风光光的办酒席,还要请那家人来看她的幸福,然后再暗中讨回公道。

现在,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按小女孩子的话吃药,保养身体。

魏秋梦低头,将凝聚着自己希望的袋子又仔细的密封起,放进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镜子和化妆品,修补了一下妆,姿容端庄,优雅的结帐,回家。

------题外话------

如果没意外,偶今天雄起爆更,说不定有三更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