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六章 践约(2/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魏女士分别之后,乐韵抱着点心边走边吃,沿着街走到差不到到街的三分之二的地方的,直奔一家幡帘上写有“吉祥”的茶楼。

茶楼是古修姬家所有,门口站着吉少的护卫吉一,他看到小女孩优哉悠哉的晃过来,忍不住想扶额,小姑娘忒的会享受生活了!

要知道他们家少主,哦,确切的说打小姑娘那天在三味轩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说出“碧云丹”,她在古修家族或门派中的身价再次爆升一个台阶,在京中的众家少主或少爷都给她下帖,想预约小姑娘五一假期赏景喝茶游山玩水,然而她又失踪,任凭众家暗中思揣。

待小姑娘再冒出水面,竟然第一个就约姬家以诺去年的约,莫说他们,就是老家主们听报都欢欣鼓舞,严加嘱咐他们这些人务必礼敬小姑娘,万万不可怠慢了人家。

讲真,吉一和兄弟们很想“嘤嘤嘤”的暴哭三天,就凭小姑娘仙医门人的身份,你说谁敢不礼敬她?哪怕嫉妒她,也不会明面上怠慢她呀。

心思就那么辗转间,小姑娘已近在眼前,吉一微微弯腰:“欢迎光临,我们少爷在楼上恭候小美女。”

“让你们久等了。”乐韵第一时时间就感觉吉少主的贴身侍卫的态度比起以前又有有点变化,好像更……恭敬。

“我们少主也刚到没多久。”吉一谦虚的引小姑娘进茶楼。

在信息闭塞的年代,茶楼曾是最热闹的地方,在网络信息时代,茶楼则成为洗涤心灵的安静之所。

姬家的茶楼也与街上老式茶楼一样朱明皇朝时期的砖木结构,沿着厚重的、褪色的松木板楼梯上二楼,看到的是粉墙木窗,那些雕花精美的木窗糊着纸和纱布,墙上还有文人雅客的即兴之作,古雅的韵味历久弥新。

吉一引尊贵的小客人走到画有荷花的雅座间,轻扣门三响,门从内而开,吉三吉四守在门内两侧口,恭身请小姑娘入内。

雅室很清雅,进门有屏门挡隔,屏风之后就是雅座,有放茶具的小茶水柜子和琴架、挂衣服的架子,花瓶盆景,在近窗的地方摆有一张小茶几,茶几两侧铺席子,席上又铺厚地毯。

在主人座方,吉少以古礼跪坐席子上,当听到脚步声时就侧首而望,看到紫色春装裙的小女孩进来,英武俊气的面孔满是笑容:“小美女,上午好哟。”

“吉少,都快中午了好么。”转过屏风,乐韵看到跪坐的吉少清俊英气的面孔,忍不住眼皮微颤,那家伙还真是帅气!

“快中午最好了,喝了茶就去吃饭正合适。”吉少笑盈盈的挺直腰,做个请坐的手势。

“没见你们,一个个请我吃饭请得那么勤,土壕家族就是不一样,总嫌钱没地方花。”

乐韵走到面对主人方的席子后方脱鞋子,感谢她的好体质所以没有香港脚,偌是有脚气,就凭这种古式坐姿,有脚气的话一脱鞋还不得把人全熏跑。

脱了鞋子,走上席子,到茶几旁也跪坐,坐得端端正正,不歪不斜,把面前的背包摘下来放一边。

小女孩抱怨他们送请帖太殷,吉少矜贵的微笑,古武世家门派的镇宅之宝们哪个不对碧云丹心动?谁也不想落后,哪有不急的嘛。

吉一陪小客人上楼前也通知茶童们上茶,他跟进雅室,立在小姑娘身后随时为小姑娘服务,吉二吉三仍守在门边。

茶童也紧跟而至,端来点心和茶具,煮茶水的小泥炉,茶果有四喜干果和四碟点心,茶是本年新茶明前紫阳毛尖。

点心的香味,茶的甘冽,两两相配,恰到好处。

茶童献上点心和茶,轻手轻脚的退出雅室,吉三吉四掩拢门,吉一接手泡茶工作,为少主和小姑娘续茶。

慢悠悠的喝了三杯茶,乐韵表示累觉不爱,她之前在四海来客茶楼也喝好几杯茶,现在又装风雅,小肚子里装的全是水,如果拍一拍估计能听到水响。

“吉少,天气如此美好,我们也谈点愉快的事,你去年约我有啥事?至于踏青什么的就算了,我最近频频遭受暗杀,外出赏景万一又遭受追踪暗杀会影响我的好心情。”

小姑娘又遭暗杀?吉一几个微微动了动眼皮,有可能仙医门人的出现已危险到某些人或门派,以致有些人坐不住频频出手。

“小美女又遭刺杀?”吉少惊讶,是哪个门派容不得仙医门人重现江湖?

“嗯,前几天去西效找几种药材又遭两起暗杀,依这种频繁的暗杀次数,我琢磨着我要是约一群朋友去踏青,没准人家会高高兴兴的送我一份大礼来个一锅端。”

“是古武古修门派还是普通刺杀?”

“两样都有。”

“小美女,看来有人嫉妒你了。”吉少扶额,小女孩儿失踪不过一周左右便遭两起暗杀,说明想要她命的人对她恨不能除而后快。

“我天生就是拉仇恨的体质,总莫明其妙的招来嫉恨。”乐韵耸耸肩表示无辜,你说她得罪谁了,小时特招张婧母女恨,读书时遭同学恨,对她的嫉恨总是来得没头没脑。

“小美女,没啥好说的,谁刺杀你通通毒死。”吉少觉得幽灵手老前辈的话是极不错的,全部毒事,一了百了。

“嗯嗯,我也是那样想的,谁想动我我就不客气的干掉他,拿来当实验品试验化尸粉的威力。”

吉少做个捂眼的动作:“小美女,哪天我一不小心得罪你,求手下留情,千万别冲我撒那种能把尸体化成水的东西,更不要毁我这英俊有型的俊脸,我还要靠它找媳妇儿呢。”

四护卫:“……”囧,少主又刷新了他们的三观。

“这个可以,我帮你留着你的脸,只把脖子以下的肉全部化成为水,一个脑袋连着骨头的骷髅想想也挺美丽的。”

“太狠了,我需要喝杯茶压压惊。”吉少后背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小姑娘还真是凶悍,她不觉画面血腥,他一个大男人想着都觉瘆人。

小女生眉眼清亮,笑容灿灿,吉少吃了一杯茶,示意吉二呈物,吉二收到指示,小跑去柜头那里抱出一只用红色丝绸包裹的包裹,在少主身侧跪坐下去,把茶点移到一边,将包裹打开,取木盒子一一呈放在少主面前的桌几上。

共一大两小的三只檀色木盒子,用橡树所制,就算不是顶级名贵木材,造型考究,雕刻细密花纹。

吉少亲自打开盒子,一只盒子装有四条金条,一只盒子装有一只工艺精湛的纯金镶宝石的壶,最大的盒子是一套精美的粉色芙蓉石材质的茶具,一壶配四只茶杯。

“古罗马图拉真时期的酒壶,古锡兰芙蓉石茶具?”乐韵讶然,姬家少主带来的东西是真正的古珍,那只纯金壶是古罗马最辉煌时期的工艺品,工艺精美精湛,黄金时期的古罗马艺术最富想力和创造力,创造出无数雕刻瑰宝,至今都令人叹服;茶具是精品芙蓉石所打造。

最好的芙蓉石出自古锡兰国,粉色芙蓉石就算在古锡兰国也是十分罕见的材料,其他国家纵然有也芙蓉石,质地也没有那么纯正。

“小美女果然是有火眼金眼的古懂行家。”吉少再次为小女孩儿的学识所折服,不拿在手里看,仅扫一眼就准确认出藏品来历,这份功底只怕是连古藏家都望尘莫及。

他将盒子一一推到小女孩所对的茶几一边:“这是姬家藏品之一,拿此作求诊诊金。”

“需要求诊的人呢?”乐韵瞅着茶具,眼中星光璀璨,古珍哇,灵气很浓,看在它的份上,姬家的求诊,接了!

“还在家族居地秦省。”吉少略感为难的答。

乐韵微微扬眼:“你通知人进京,在五月初的节假日这段时间我在京中,过后又会外出寻药,想找我也找不着。”

“这个,能否劳驾小美女哪天有空移驾秦省姬家居地出个诊?出行安全与车马费由姬家负责。”吉少迟疑一下才不太好意思的提出请人出诊的要求。

“需要求诊的人该不会是姬家的镇宅之宝类的长辈吧?”

“正是。”小美女猜到了,吉少也就不隐瞒,坦言相告:“需要求诊的是姬家一位元老级长辈,因是镇宅之宝,不宜远行更不宜被人所知,想劳请小美女移驾去秦省看诊。”

“这个就有点困难了,”乐韵为难的摊手:“我今年到九月行程都安排得很满,秦省又不在我行程所经之地,我匀不出时间特意跑秦地,姬家等得,等到今年九月下旬我走一趟,如果姬家长辈等不得,请另寻高明,莫因此耽误了求医的最佳时机。”

“姬家前辈于多年前便抱恙在身,不差这几个月,等小美女忙完再去姬家也不迟。”

“你们不急,这个诊我接了,我喜欢这套茶具,如果看诊之后我无能为力,你们收集药材,我帮你们炼炉药,茶具当是我的辛苦费,先讲好啊,不是像碧云丹类的高级丹药,只能帮炼炉中等级别的药,像碧云丹类的丹药太耗心力,茶具还不足以抵辛苦费。”

“小美女尽管放心,求诊诊金是请小美女出诊的诊金,不管小美女能不能医好本家的前辈都不用退的,如果能医好本家前辈,诊金不够再补,”吉少笑盈盈的:“小美女,能不能问问需要什么样的奇珍异宝才能请得动你帮炼制碧云丹?”

“碧云丹是高级丹药中的中等难度的丹药,不算顶级难的丹,但步骤最繁琐,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所以要请我炼碧云丹只能是与南海千年碧玉凤尾竹媲美的即能入药又是奇珍的宝贝,一般奇珍异宝打动不了我的。”

“那么,如果是五千年左右的犀牛角,殷商时期的青铜器和陶品,姬周时期甲骨文,刘汉时期的纸书《春秋》,千年太岁,夜明珠,能否让小美女动心?”

姬少说一样,乐韵眨巴一下眼睛,等他说完,两眼水汪汪:“吉少,是全部还是其中一二样?如果是全部,犀牛角是白犀牛角,纸书是原版的,在主家自己有丹方和药材的前提下可以考虑,主家没丹方和药材,四两棉花-免谈。”

吉少内心滴了一滴汗:“小美女,五千年犀牛角还比不得凤尾竹珍贵?”

“当然,”乐韵认真的点头:“两者没有可比性,犀牛不可能活五千年,真有活千年的犀牛你们家族前辈也不可能捕捉得到,你说的五千年是指从前辈们手中流存下来存世五千年的犀角,那样的犀角固然珍贵,却远不及从上古时期繁衍到现在的碧玉凤尾竹,毕竟凤尾竹是活物,真正的活了千年的珍宝,它的灵性比犀角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看来,我家的筹码还不够。”就算不想承认,吉少也得不承认小女孩说对了,姬家的犀角确实是收藏几千年的犀角,不是活了五千年的犀牛角。

“确实。如果是五千年的麒麟角或者是蛟龙角,那么就够了。”

“那种东西已不属异宝了吧。”

“麒麟角是灵物,超脱于世俗之宝外,蛟龙角还在异宝之例,五百年为蛟,蛟龙还是能找到的。”

“小美女知道谁家有蛟龙角?”

“我不知谁家藏有蛟龙角,我知道哪有即将化蛟的蟒,但是我不会去伤害它,人修行是为长生,蛟龙修行同样是为长生,万物有灵,灵物不伤人兽,人见宝起异心,滥杀灵物者必遭天谴。”

“我知道谁家蛟龙角,可惜人家不会匀给我。”吉少摸摸下巴:“小美女,如果在我说的基础上再加金银珠宝一车,羊脂玉石、翡翠玉石饰品各百斤,筹码可够?”

“金银珠宝不过是世俗之物。”

“再加一部我姬氏先祖所著《易经》呢?”

“哪朝的抄本?”

“大约是刘汉东朝时期,手抄纸本。”

“也就是造纸术成熟后的抄本,纸书固然珍贵,不过仍不及纸未现前的简书。倘若主家有丹方和药材,可以接受委托炼药,主家没有丹方,免谈。”

“如是残方呢?”

“免谈。”乐韵坚定的拒绝:“不管是残方还是没药方,一律免谈,我可不想当活雷锋,除非他家存有某样举世罕见的宝贝,讲真,这世界上真正让我见之痴狂的宝贝并不多,姬家能让我心甘情愿帮补药方,除非是藏有古时九鼎中的某一鼎,姬家有九鼎中的某一鼎也不会换取一张药方,毕竟鼎能代代相传,一炉碧云丹不会超过三十六颗,不过是能换来十来位人的百年阳寿,怎么算都不合算。”

“九鼎,姬家是没有的,与四羊方尊同时代的青铜鼎倒还有三几尊,姬家舍一只青铜鼎出来请小美女补药方,能否考虑?”

“除非那只鼎能当药炉,还能甚得我心,需要修补的药方所缺失的药材又限制在十味以内还可,超过十味,免提。”

对于吉少开出的筹码,乐韵不为所动,碧云丹在很久以前的修仙门派中算是鸡肋一样的丹药,高等古修者是不屑吃的,历经几百年之后的现代环境大变样,修仙修武艰难,对于古修古武门派来说碧云丹却是极为重要的丹药,三颗丹药能换一人百年寿,谁家老古懂吃一份丹药能威慑百年,保家族百年荣昌,一炉药几十颗差不多能换家庭千年安稳,相对而言,舍一只青铜鼎和数样珍宝换取碧云丹和药方却是极为划算的。

“小美女,不妨这样如何,等九月小美女去姬家出诊时顺便亲自去看看姬家收藏之物和药方再论?”

“这倒不错,反正我接了诊要走一趟姬家,看过实物和药方再论也不迟。”

“如此,姬氏家族上下打舍以待。”

“好说。”

乐韵眉飞色舞的收诊金,金条么,以后肯定会是小狐狸的粮食,茶具和金壶上的灵气被空间吸收之后就是她的藏品。

她的包装不下三只盒子,干脆不塞背包,把盒子全盖起来,又用包裹包扎成一个包裹。

小女孩子松了口,吉少暗中松开口,家中长辈让他不计代价求得仙医门人帮修补药方和帮炼药,就算现在小姑娘并没有答应却也有了可以商量的余地,也总算不负长辈所托。

吉家少主的四大金刚一直都是安静的做自己的事,当少主和仙医门小姑娘谈交易,他们就算目不斜视,那耳朵可是竖得很高,待听到小姑娘稍稍松口,他们暗中也是大大的吁了口气,吉家应该是最先跟小姑娘谈请她帮制药的古修家族,有他们珠宝在前,其他家族开的价如果比他们差,小姑娘必定不会舍他们而选其他人,除非别家开价远远超过他们能打动小姑娘,不过,那也没关系啊,小姑娘要九月才去姬家,姬家还可以再增筹码。

桌面的盒子移走,吉一又泡茶,茶叶换成明前龙井。

再喝了几杯茶,吉少送小姑娘离去,他们想请小姑娘吃饭,然小美女中午有饭局,他们也不好让她毁约,愉快的结束茶约,让小姑娘去赴饭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