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七章 践约(3/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董不上工作的时间常有约,打球,喝茶,有时一个周都难得着家,这个周末他推了约,与李总唐总钱总季老研究他们的翡翠。

季老钱总押运石头去G东开料,因是自驾车,加上路宿、堵车等共用两天多的时间才到目的,开料用去一天,共用去四天。

去时由托运公司承运,回来仍然由原班人马押运,同样用了两天多,于周五傍晚抵京,回京后先将石头运至周董山顶别墅,周六,五位大佬围着一堆料琢磨。

周日上午,五位大佬又研究小半天,到半上午风风火火的赶往酒店,他们在季老钱总开料完毕踏上归程时先与小姑娘预约吃饭,直至周六才收到回应,五人选好酒店提前订座。

五位翡翠玉石玩家赶到预订座的大酒店刚至十一点,到预订包厢,再次与服务员确定中午的菜色和饭后饭前水果再让服务员们准备茶点。

五人也没等多久,刚喝半壶茶便接到前台通知说小姑娘到了,五大佬兴奋的像小伙子似的,赶紧的整理仪容,等得不到五分钟,英俊帅气的领班侍者将小姑娘引上楼层,护送至包厢。

“哎哟,小姑娘又漂亮了啊。”

“小美女,你提着什么宝贝?”

看到粉粉嫩嫩的小女孩子走进来,五位大佬眼前一亮,小女生穿紫色春装,俏皮可爱,一边肩头挂个背包,一手拧个包裹,模样儿非常有趣。

“您们这些土壕个个容光焕发,是不是捡钱了?”

乐韵往内一瞅,哎呀妈哟,那五个土壕的脸都笑成太阳,明晃晃的晃人眼哪,不用猜,让他们那么兴奋愉悦的原因必定来自那块大石头。

“哈哈,是捡到钱了。”季老爽朗的笑起来:“财星小姑娘快来,我们来聊聊那块巨无霸。”

钱总李总唐总周董也笑容可掬,眼角的鱼纹尾一荡一荡的漾动。

乐韵在侍者陪同下走到包厢里的圆桌旁,在他照料之下入座,向他表示感谢,将背包挂椅背上,包裹放脚边。

侍者帮小姑娘冲一杯茶,出去通知侍者给客人上菜。

小姑娘坐在季老和周董之间,钱总李总唐总站起来围到季老和周董身边,季老将电脑放到小女孩子面前,给她看巨无霸翡翠原石在开料时拍的图片。

为保证利用率,季老按小女生图纸所示,让专业人员在指定的一个面给巨无霸原石解去一层壳皮,露出的颜色是几条条带绿色组成一个层,一层又一层,排列匀均。

开料时把一个巨无霸切成无数薄片,又开出手镯料。

“小姑娘,帝王绿手镯共有四十三条,飘绿手镯共有五百十一条。”

季老将开出的手镯料如实相告,小姑娘当初说的是保守数字,他们和开料师傅共同研究开料方案,根据天然优势因材取料,最大程度的保证利用率,开出四十多余帝五绿手镯,五百余飘绿手镯。

“恭喜发财。”乐韵笑嘻嘻的道贺。

“托小姑娘的福,小姑娘一定是财神爷身边的善财童子下界。”

“小姑娘有双火眼金眼,好厉害。”

“多亏小姑娘慧眼识翠,我们也沾光。”

唐总几个乐呵呵的,按开出来的手镯料分,就算将回赠小姑娘的那部分扣除,他们一个人还可得八条帝五绿手镯,一百来条飘绿手镯,不算其他的,就仅只帝王绿手镯就能回本一亿投姿。

一群人夸自己,乐韵咧着嘴笑,与五大壕讨论开手镯后的料做什么首饰。

很快侍者们送来午餐,五大壕和小女生将电脑移走,唐总李总钱总也入座,等侍者摆好餐,边吃边聊。

五大佬很壕,点的是海鲜大餐,最著名的四大海味一样不缺,还有一味是特订的蓝龙虾,巨大的虾子整只装在盘子里,能想像出它活着时举着一对钳子耀武扬威的形象有多嚣张。

周董与小姑娘曾同桌用餐,算是比较了解小姑娘的口味,很亲切的帮小女孩布菜,帮她夹蟹肉,亲自用刀将龙虾分段,剥去壳,夹给小女孩吃。

都是翡翠玉石爱好者,聊得起来,饭桌气氛很好,五大佬想请小女孩在翡翠公盘时请她去帮掌眼,因为她说那段时间太忙匀不出时间,他们便不强人所难。

美美的搓了一顿海鲜大餐,喝饭后茶,又聊近一个多小时才愉快的结束饭局,讲真,季老等人其实还意犹未尽,再聊个三五个钟都不会觉腻,主要是小姑娘与人约好喝下午茶,他们才依依不舍的先结束话题。

乐小同学吃饱喝足后在街上晃一圈,晃到二点半才去赴茶约,与她有约的是华家少主华江南。

华少下午二点后就到茶楼,也是华家在京中的茶楼,与轩辕家的“四海来客”在同一条街上,他们家的茶楼靠近街头或叫街尾的一端,轩辕家茶楼靠街中位置。

再回到茶街,乐韵迈着小短腿得哒得哒的奔到华家的“水木清华”茶馆,看到华家少主身边的保镖在等自己,远远的露齿一笑,昂首挺胸的直冲茶馆门楼。

华一奉令等在门口,看到蹦跶过来的小姑娘,内心那叫个好笑,小姑娘独自出行就跟初离母亲的小鹿子,蹦蹦跳跳,活泼可爱。

待小姑娘一溜烟儿的蹿到近前,恭身请小贵客进茶楼:“小美女,我家少主在楼上恭候大架。”

“有劳久等了。”乐韵大大方方的走前面,悠哉优哉的晃进茶楼。

古武古修家族传承千百年传承不断,几乎都是底蕴深厚的世家,不缺钱,所以他们的茶楼都保持老样子,没有翻新,也没有标新立异,从而客源大多是怀旧的那类老人们和好奇的游客。

下午是喝茶的好时节,茶馆大堂里有四五成客,即不喧哗也不冷清,气氛刚好。

华少在雅座等小姑娘,雅间门也开着,华二华三俩立在门内和门外,当看到华一引小姑娘过来,轻声通报给少主知晓。

华家主人待客的私人雅座也是保持着坐式的老规矩,地面铺席子,以团蒲为坐垫,华家少主要接待客人,茶点和茶炉等已一一搬进茶室,万事俱备。

坐在主人方的华少主,不用人报告也知小姑娘来了,站起身,穿鞋立在席外以欢迎小朋友。

真正论起来,今天才是他和小姑娘第一次正式见面,上次去晁家茶会,他为了不致于让别人察觉他其实还没跟小姑娘单独会过面,没有像霍十少和陈少那样与小姑娘认识,在三味轩亦是。

小姑娘今天来赴的约也是小姑娘去年接受华家邀请的约。

华少整好西装衣角,不到一分钟,华二华三便躬身向客人问好,小姑娘在华一的护陪下一脚迈进雅室。

“欢迎小美女光临!”看到水灵小女孩进来,华少笑着迎向前:“正式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华江南,在华家兄妹中总排行第十六,谨代华氏长辈们欢迎小美女到华家茶楼做客。”

面如冠玉的青年有一双威风凌凌的虎目,微微笑,笑意在眼中漾开,掩去严厉与冷厉,多了份温雅,翩翩公子,姿容丰仪。

“久仰。”乐韵入乡随俗的拱拱手,忍不住又呲牙:“古武家古修家族的青年后起之秀个个都是美男子,这年代本来就是男多女少,你们还在比赛似的往俊字方面长,让别的男孩子怎么活哟。”

小姑娘进了茶室,华一与华三也进内,将门掩闭,华二仍立门内,由华一华三去服侍少主和小客人。

“我们再美也美不过小美女的哥哥,所以我们是不怕走出去挨其他男孩子们扔臭鸡蛋的。”华少笑着侧身,做个请小姑娘往内走的手势,引客人入座。

走到席子外,脱鞋,乐韵举着穿白祙子的小脚丫走到团蒲前再坐下去,以打坐的姿势盘坐,将随身带着的包裹放席子上。

华少坐回主人座。

华一华三按古礼,先端水和帕子给客人和主人净手,再冲泡茶,呈给小客人和少主,又端上点心和水果盘、瓜子、干果。

喝个茶还那么麻烦,乐韵表示头痛,幸好她也知道华家那么做是表示对客人的欢迎和尊敬,也是第一次来才有的礼节,如果每次都那么麻烦,她铁定会跑得远远的,坚决不会单独跑华家做客或者跟华少见面。

华家居A省名山黟山,茶叶也是黟山名产,经历云雾霜雪洗礼的茶树所产茶叶带着黟山独有的韵味。

喝了一巡茶,言归正传,华一将放茶柜边蒙有布的一只箱子抱到少主身边,打开盖子,从箱子里往外取盒子,一一递给少主,共取出六只盒子,四只盒子属中号型,两只略小一点儿。

华少将楠木盒子打开摆在桌面,六只楠木盒子里以丝绸垫铺底,小盒子一只装有一个玉石榴,那只玉石榴果顶端像石榴剥去一块皮,露出红宝石似的籽,栩栩如生;一只盒子装一块印有飞鸟状的石头;

大盒子一盒装有文房四宝中的砚、黑、笔;一盒盛放一棵尺高的红珊瑚,一盒装有一只塞有软木塞盖子的玉瓶;一盒装有根块状药材。

乐韵眼睛扫描过去,边看边咂舌,乖乖,不得了,华少出手真阔绰,翡翠玉石榴,飞鸟化石,二百年的古井贡酒,海底红珊瑚,百年生毫白芍,还有一块八百多年的歙砚、百余年的老徵墨。

除去药材,每样都是珍贵藏品,尤其是装酒的那只壶,是以温玉雕制,能保住壳里的酒几百年不变质,瓶和酒是稀罕物。

华少将盒子摆放整齐,正襟危坐,说明用途:“小美女,这些是华家求医诊金,华家请小美女为华家出一次诊,诊金尚不足定当补齐。”

“华少,诊金开得很高,不说别的,那块化石和红珊瑚已是价值不俗,敢问是几人求医?”乐韵最中意的是化石和酒壶,飞鸟化石是块画眉鸟的化石,满满的是灵气;酒壶是温玉,拿来装珍贵的药最是合适。

“这……”华少被问得有些汗颜:“小美女,这个我真不好说,有可能是华家几十人,也有可能是几人。”

“几十人?你别吓我,我胆子很小的。”乐韵瞪圆了眼,几十人是什么概念?难不成是遗传病?

“抱歉,让小美女受惊了,”华少深感歉意的笑笑,语气也掩不住伤感:“华家求医是为血脉传承,小美女想必比别人更清楚遗传基因,一般来说男孩子遗传到父亲基因多一些,女孩子遗传到母亲的基因多一些,像我们这样的家族,有些东西是需要血脉才能传承下去,所以传承还是以男子为根本。

华氏嫡系自约前十一代开始逐渐男女失衡,男少女多,尤其是最近五代最为明显,平均男女比例将近一比五,华家偿试过多种方法挽救,收效式微,为保血脉传承不断不得不选择亲上作亲,每隔几代即让外嫁女的女儿回嫁华家,以保证血脉不至日益稀薄。

即使这样仍然没有改善男女出生比例,反而又添近亲结婚的危害,到我这代男女比例大概是一比八,同宗同族男女共一百余,仅只二十余男儿,其中三个有痴傻之症,另有七八个姿质平平,难以继承华家家传。

华家请小美女出诊,为华家诊断看看究竟是何种原因导致男少女多,所以我说求诊的有可能是几十人。”

“我的天!”乐韵抱头:“虽说男女体质对生男生女有一定的影响,可不致于成为主要原因,生男生女大体上是顺其自然,就算用科学方法改善也是有个别能生效。我看华少和你身边的青年帅哥身体各方面都很好,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将来生男还是生女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华家也知生男生女是顺其自然的结果,还是想请小美女出诊帮华氏长辈夫妻们诊断一回,看是夫妻体质不合所致,还是天意如此。”

“好吧,华家的这个诊也挺有挑战性的,我接了,”乐韵揉后脑勺:“我最近忙,所以不可能特意去A省华家看诊,恰好五六月我要外出寻药,路线途经A省相邻的省份,等我回来时路过A省去趟华家,预计在六月下旬那段时间,华少先知会华家需要看诊的人也提前做一下安排,到那段时间能随时回华家居地一二日。”

“江南谨代华氏全族多谢小美女!”小女孩同意接诊,华江南欣然大喜,这世间如还有人能找出华氏男女失衡原因非仙医门人莫属,倘若小姑娘不接诊,华家仍然还会再次求诊,那样的话不是心疼需要加筹码,而是担心可能会招人厌烦。

华家三位贴身护卫亦喜形于色,小姑娘愿去华家看诊,华家上下也多了一分希望。

求诊成功,华一华二和少主收盒子,将六个盒子又盖起来,再放回木箱子里,将箱子用布包起来,提到小姑娘身边,小姑娘接了诊,诊金就是她的啦。

移走装诊金的盒子,擦拭茶几,华一又煮新茶。

一盏片茶,茶叶无芽无梗。

茶气腾腾,如黟山的雾。

华少端起白瓷茶盏:“小美女,感激的话我不多说,江南便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小美女去华家之日,华家再设宴为小美女接风洗尘。”

“不客气。”华家少主一口饮尽一盏茶,以示先干为敬,乐韵也没矫情,领受他的心意,痛痛快快的喝了一杯。

“爽快,小美女有什么事用得到江南的地方不用客气,江南在京中也无其他事,算是闲人一个,大事不能胜任,跑跑腿的事想必还是能胜任一二的。”

“噗,我可不敢使唤华少主,身边有个美男子当牛马的话,被美女们看到我担心被眼刀子戳得体无完肤。”

“哪能,我这张脸比起燕少可是丑得不是一点半点,是差着好几个层次。”

“我这张大众脸都能被称小美女,华少主的美貌虽说不及燕帅哥,好歹也是能挤进前十之例的美男子,谦虚会等于骄傲。”

“能排进美男榜前十,我想我的尾巴能翘上天去,我明天要去另几位还没排位的美男子家走走,趁早炫耀一下。”

“你去吧,被打死不要找我,打残了的话,诊金准备的丰厚点,可以找我看诊。”

“哎哟,小美女,不要提诊金嘛,我们这么熟了,提诊金多伤感情……”

华少心中的石头从进京就悬着,今天小姑娘接了诊,它也终于落地,心头压力尽去,甚是轻松,愉快的陪小女孩喝茶。

茶过三巡,吃了各色点心和果子,乐小同学谢绝华少挽留吃晚饭的好意,告辞回晁家,她答应晚上回家吃晚饭,不能食言,更重要的是如果她没有回家吃晚饭,晁爸爸晁妈妈也不好不去参加王某局的家宴。

小姑娘有背包有个包裹,又多出一份华家的诊金箱子,东西有点多,华少想和贴身护卫开车送她回晁二爷家,她谢绝了,自己打的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