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八章 受打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高校学生伙说周末就个幸福的日子,可以睡个懒觉,可以去压压马路,或者与好基友去疯一把,每个周末就是学生们的节日。

对王系花来说这个周末也是很令人期待的,她不动声色的等昊少给她一个惊喜。

周六,昊少没表示,她也按兵不动。

周日,王紫嫣谢绝舍友们相约去逛街的邀请,在宿舍里看书,到中午去校内餐馆吃饭,回到宿舍做全身搽油保养,再做面膜,力保将皮肤养得水嫩光滑,穿晚礼服能彰显皮肤白嫩有光泽还富有弹性。

到下午三点,细心的化妆。

精妆打扮一番已是将近五点,可手机仍然没有一点音讯,王紫嫣都快坐不了,昊少真想给她来个惊喜也应该差不多了啊。

去参加晚宴肯定还要去化妆店做个简单的头发,少说也要半个来钟,五点半左右出发合适,如果拖到六点后才出发万一在路上堵一下车到达王家时晚宴都开始了让人多难为情。

心里急也没办法,耐着性子看书,到五点半仍然没有等到什么消息,她哪还看得进书,看手机昊少的QQ和微信都在线,就是没信息。

等啊等,从五点半到六点,昊少的头像就像沉睡的大山,默默无言。

六点,外头黑色如雾,灯如星灿。

王紫嫣的心一点一点的凉了下去,就算再不愿直面现实,也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昊少从一开始就压根儿没准备邀请她去王家。

王局父亲也就是昊少的爷爷,老爷子生日也是王家重要的家宴,昊少不带她去他爷爷的寿宴也说明他并没有将她视为正式交往的女朋友,所以不会带去见家里最有话权的老爷子。

明白昊少不带她回王家的潜意思,从原本的期待到失望,王紫嫣心口闷闷的,堵得发慌,为什么乐韵什么都没做就能入晁会长的眼,受到晁家老少的青睐,还能轻轻松松的得到京中贵圈权贵们的另眼相看?

论才华,她自信不太差,就算她在高考时没有名列前三甲,她在药剂学上的领悟绝不弱,这一点医学部药剂学教授讲师们都可为证,甚至教授们都说她在药剂学上的天赋与之前药剂系的乐副会长不分上下。

在其他方面也同样不弱,她不是读死书的人,体育达到良以上,也学过钢琴、古琴、舞蹈,还积极参加社团活动,全方面的发展。

而乐韵呢,不上专业课,不上体育课,不参加社团,不参加学生班干会议和活动,一个学期去课堂的次数用手指就能数过来,为什么老师们对乐韵不仅没有讨厌,还赞赏有加,还把人拿来当励志教材。

论长相,她身高一米七几,身高达到标准,要脸有脸,要胸有胸,要身高有身高,而乐韵除了胸有料,没其他优点,那么矮小等于是个三等残废,为什么贵圈里的青年们都围着乐韵转?

想起在三味轩见过的那群俊美不凡气宇轩昂的青年俊杰连正眼都没给自己,只一味明显的向乐韵献殷勤,又想起学生会众人对乐韵的态度和对自己态度的比较,王紫嫣越想越不甘,她哪点不及乐韵,怎么就入不了那些权少贵少的眼?

越想越气闷,胸口像压着石头似的,郁结于心,看什么都不顺眼,摸摸脸,想到自己像个傻子似的白忙一场,一气之下丢开手机,爬下床铺洗妆,把自己精心化了一个钟才描画好的妆洗得干干净净,拿了钱包,气冲冲的去找地方吃饭。

就算心情很郁闷,不是独自呆着的时候王紫嫣还是懂得收敛自己的情绪,没把自己的不快乐表现在脸上,以一惯温婉端庄大气的一面示人。

她不想在宿舍食堂用餐,特意乘环校公交车到教职工附近的路段下车,步行去职工食堂,刚到食堂门口竟看到一个熟人-王煜哲王学长,王学长应该将车停在自行车之外围,他正穿过成片的自行车走向食堂。

看到王学长,王紫嫣快步小跑想追上去打个招呼,她不知道去年那回她想找晁会长问要王学长联系号码时王学长有没在在乐韵宿舍,但后来她有遇到王学长几次,他对她也并没有露出讨厌与不喜的意思。

她觉得也许那次王学长可能不在四楼女生宿舍,所以王学长并不知道她撒谎的事,其实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她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问别人要他的联系方式,又没有诽谤他。

她刚跑几步,听到王学长朗朗笑语:“小晁,你竟然也跑来吃食堂?”

王紫嫣顿时不跑了,向前方张望,也就在她不留神的功夫漏掉观看四周,所以也不知什么时候晁会长竟然从路另一侧的自行车和摩托电瓶车中穿过到了食堂门口,王学长看到美艳颀长的少年会长笑着调侃他。

美少年绕过车辆刚到食堂门口外,看到斯文俊气的王学长,笑盈盈的侧首:“王学长,我不来食堂吃饭我能去哪吃?”

“你有妹妹,当然是去你妹妹宿舍吃美食啊。”王煜哲快走几步,与美少年会长一起并肩而行。

“我妹妹还没回来。”

“也是,周末你来食堂就说明你妹妹肯定没在学校。话说,你妹子今天真不去昊少家?”

“我妹妹一直在忙着研究药,听说累得变国宝瘫了,我母上大人都没去王家,亲自下厨房给贴身小棉袄做拿手好菜。快些吧,大李在食堂等着呢。”

“那家伙也真没去啊,你们都不去,昊少还不得郁闷死。”

“太忙了,我和大李萧哥这段时间都没去谁家宴会,今天没去王家昊少定能理解的。”

美少年优雅的笑笑,和王学长进食堂后拾级登梯去二楼。

王紫嫣落后王学长和晁会长几步,听他们两人说话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他们有机会在贵圈走动都不愿去,她想去贵圈露露脸都需要争取,有时就算竭尽全力也争取不到机会,怎么就这么不公平?

在宿舍已积得一肚子闷气,无形中又受一次打击,心里更加悒郁难消,也不想再去跟王学长打招呼,去一楼吃小吃或面食之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