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九章 宴(2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小同学喝了下午茶回到晁家已是快五点,晁家老少们见小粉团子提着大包小包顿时笑成一团,她不说是什么,他们也一致不问,抓着小家伙好一顿疼。

三妯娌捏小粉团子玩得太开心,最后晁大夫人晁三夫人决定不去参加劳么子的宴会,妯娌仨将小团子塞给老爷子老太太,全系上围裙下厨展示厨艺,诠释女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完美名词。

自家夫人下厨去了也让晁一晁三哥俩无比……忧伤,他们吃不到家里的美食就算了,最难过的是他们太太有理由不去参加王局家的晚宴,他们躲不了啊。

讲真,他们也不想参加什么宴会,呆家里多自由多惬意,可王局父子俩都给他们发帖,他们若不去就不太合适。

这个时候,晁一晁三挺羡慕晁二,晁二从商不从政,所以晁二可以不去,而他们和王局都是从政的,算是同仁,经常打交道,少不了人情往来。

就算心里有一万个不想去参加宴会,晁一晁三捱到六点半也不得不把自己收拾得人模人样的出发,兄弟俩同行,一辆车就够了,由在晁二家做工的李叔开车送两位爷赴宴。

王局家在酒店设宴,离晁二爷住的别墅区不是很远,如果交通畅通不到二十分钟的车,因此晁一晁三拖到六点半后才出发也不怕迟到。

周日交通比较拥挤,车在路上消耗不少时间,晁一晁三兄弟俩到达王局办宴的酒店也还不到七点,晚宴七点半开始,他们到达的点儿恰是比较合适的时间。

酒店有侍者在门口引领客人,晁一晁三沿着指引乘电梯上楼到王局订的宴厅,厅内厅外都有侍者迎接客人。

王局的父亲王仰,因在国部任要职的王姓人多,王仰老爷子人称仰老,现是副国级干部,已年届七十一,头发也掺杂几根白发。

仰老坐在主人席位,王局和王太太昊少陪在老爷子身侧招待客人,王家同族和亲戚也在宴席上帮衬着,酒店的司礼带着助手在旁,他们的职责是引一些的安排座席的客人们入座,以免客人找不着席。

因父子皆是高干,不宜太铺张浪费,寿宴预设三十桌。

受邀请的客人们怕堵车赶不上宴会尴尬,都来得早,差不多到四分之三,有预留座的都在主人给自己安排的桌席,没有安排座的人自己择席而坐,与相邻的人低声攀谈。

当英俊儒雅的晁家两位爷进宴厅,一直在暗中关注门口的客人们看到只有晁书记和晁部长,几乎都下意识的怀疑是自己眼神不好,特意瞅两俊身后,没错,晁家三俊只来了兄弟俩。

晁小姑娘没来,他们可以理解,为什么连晁家二俊的夫人们也没来?

想不明白的客人暗暗的观看主人席那边。

王局父子们看到只有晁家三俊中的双俊时也不禁愣了愣,王文昊心头直犯嘀咕,难不成是因为乐同学和青大王系花关系一般,又曾见他和王系花在一起以为他和王系花是男女朋友,她跟晁家夫人们说了什么让晁家三位夫人们心里膈应,所以也不来他家了?

王局也只心头不解为何晁书记和晁部长都只身前来,看到两俊走来,代表父亲上前欢迎,握了手,请客人去父亲相见。

寿星为大,晁一晁三兄弟向老爷子致上祝寿词,将携带的小礼物呈送给主人,京中权贵们家办宴不收礼金,赴宴的客人们不用给红包,可以带点小礼品代表一下心意就好。

“令尊令堂可好?”仰老等儿子儿媳收了礼,笑呵呵的问候晁家的老爷子老太太。

“家父家母身体健康,有劳仰老挂齿。有些日子没见仰老,您老越发的精神了。”晁盛国接过王家孙子递来的茶,向仰老表示感谢。

“老喽,我这都是一把年纪半截入土的人,稍稍活动一下胳膊腿儿都酸疼酸疼的,比不得你们这些年青人正是风华茂盛,精力无穷。”

“您老老当益壮,如松柏正茂呢。”晁盛辉笑回一句,眼角瞧到有客人来了,笑咪咪的:“仰老有贵客来了,我们兄弟就不耽误仰老和王局招待贵客啦。”

王局也看到了晁部长嘴里的贵客-吴老,确实要招待一下,让儿子陪晁家两俊去座席。

晁一晁三也没推脱,随王家孙子昊少去席位。

吴老带着一个贴身保镖,走进王家宴厅看到晁家兄弟在与仰老说话,不动声色的往前走,看到晁家兄弟去席位,他不急不缓的去向王家寿星打招呼。

王太太看到吴老和一个中年随同,心中诧异,吴老这次竟然没有带乐家千金?要知道以前但凡是私人宴会,吴老去参加的话一般会带乐家千金出席,就像贵圈里人都知乐家千金堂妹肖想晁家哥儿竟然对晁家哥儿用药的事暴发后吴老仍然还带乐千金去晁家便知吴老有多宠爱乐千金,这次来王家竟然没带乐千金倒让人奇怪。

仰老见着吴老,站起来与客人握手,寒暄几分钟才让儿子送吴老去席面上入座。

晁家兄弟到安排的席位就坐,王局给晁安排的座席时为了不出现厚此薄彼,特意将晁书记与晁部长的席位安排在相邻的两桌。

晁一一桌仍然是市长、市委书记几位的席位,如果都携夫人恰好能坐满一桌,而王市长、贺副市长、罗书记也都到了,就差晁书记夫妻的位,因晁大夫人没参加,晁一坐下后还空一席。

同样,晁三坐的席位是与贺家贺祺书夫妻一桌,还有一位是晁家的老世交李擎云擎老,晁一的岳父杨老,晁二的岳父母周老和夫人,也全是认识的人,他坐下,身边也空出一席。

晁三刚坐下,贺部长笑盈盈的问:“晁部长,小医生这些日子在忙什么?”

提到老晁家的小姑娘,晁盛辉脸上的笑容都快堆不下:“我们家小家伙前些日子跑山里去研究植物,周四傍晚才钻出山,刚冒头就被贺部长的外甥燕小子给请去医院救场,深更半夜才回家,只睡半宿又抓紧时间爬进厨房忙着研制药,到今天早上才忙完,将药送走又去帮以前有约的人看诊,一连忙了数天都没休息,傍晚终于回到家累成熊猫瘫,可把老太太老爷子担心坏了,我拙荆和她妯娌也心疼小棉袄,亲自下厨房给小家伙做补品补身体,这不连晚宴都没来。”

与晁书记同桌的罗书记原本也想问晁家小姑娘,听到贺部长问了,他也就没言语,和大家一起听晁部长的答案,当到晁部长的解说,大家恍然大悟,难怪晁书记夫人和晁部长夫人都没来,原来是心疼小姑娘在家做好吃的哄小孩子。

听说小医生被贺家外孙请去医院帮做手术,贺部长想捂脸,小龙宝老跑去请小医生帮忙,早晚有一天会招晁家众怒的。

“辛苦小医生了,小医生小小年纪心怀仁心为患者不辞劳苦奔波,不计报酬,无私贡献,当真是英雄出少年,无愧于女中豪杰。至于我家小龙宝那孩子老是去麻烦小医生着实让贺家老少汗颜,晁部长看他不顺眼尽管动手揍,倘若晁家没趁手的藤条或棍子,改天我回家叫小子们准备几样送去晁家备用。”

听到贺部长让晁三揍贺家外孙燕行,杨老擎老周老笑得合不拢嘴,周老夫人抿着嘴,眼睛都快眯成线,博哥儿的妹妹是个招人疼的小宝贝,他们都想揣口袋里捂着疼爱,贺家外孙老请小粉团子去看诊,确实该打。

晁盛辉一本正经的点头:“贺部长的建议极好,下次燕小子再找我家的小不点去帮忙累得晕倒才送回来,老晁家就挥藤条揍燕小子,打他个屁股开花,还可以考虑撒几把胡椒粉或者辣椒粉。”

“晁部长,你赢了,你撒辣椒粉的时候记得叫我一声,我拉上家里的老老少少组队旁观。”

贺部长一句话把同座的人都逗乐了。

“哟,燕小子真是你们家亲外孙么?”

“燕小子听到一定伤心到怀疑人生。”

“可怜贺家外孙啊。……”

杨老几个特别同情贺家外孙燕小子,那孩子摊上这样一个舅舅也是醉了。

贺部长夫妻笑咪咪的听着大家一边倒的同情小龙宝,他们才不会说小龙宝不怕揍,小龙宝皮粗肉糙,一般的藤条打上去顶多留点淤青,想打得他皮开肉绽,除非得特制的那种带倒刺的藤条。

昊少将晁家两位爷送去席面上又回长辈身边,他只听到晁部长和贺部长讨论晁家小姑娘的那个话题,等没客人时悄悄的把自己从晁家人那里听来的话告诉长辈。

仰老和王局听说晁家小姑娘累坏了,晁家三妯娌在家哄孩子,所以晁一和晁三夫人才没来王家,心里也得以释怀了。

吴老之后又陆续有客人抵达,能来的在开席前全部到场,半点时分准时开席,九点半结束。

因为没有特殊客人,仰老的生日宴也没出现什么惊艳的插曲,平淡的开场,平静的散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