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一章 怜惜(四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乐小同学安心当好学生时,燕少正呆在T市一家生产军工品的钢铁工厂的锅炉和煅造车间里和一群技术人员过着汗浃背的艰苦生活。

他周日回趟驻军地后即秘密离开,带着小萝莉给的图纸马不停蹄的赶到T市军工厂,因提前有沟通,厂里有准备,当燕少到达,技术人员立即着手上工,一群人以万分热情投入材料融合实验。

每一份新型产品的实验过程总充满着未知数,就算技术人员们有丰富的生产、实验经验,实验时也避免不了失败。

失败了,总结经验再纠正,再失败再纠正,在反反复复失败与纠正之中度过了一夜一天,失败N次之后,到周三的下午终于实验成功。

一群技术员连欢呼都来不及,带着第一次成功的样品拿去做试验,当一系列的测试实验下来,技术人员沸腾了。

如果不是因为强制性的要求他们休息,一群技术狂只怕会立马又投入车间,被强迫着休息一晚,周四技术疯子们以万分急迫的心情再次进车间,试着制造第一份成品产品。

因为有实验成功了,掌握精确的数据和步骤细节,制作的第一份成品也是成功的,燕少拿着第一份成品马不停蹄的回京。

他紧赶慢赶的赶回京已经快中午,也顾不得吃饭,继续赶往青大,几经辗转,到下午一点半才回到大京大附近的地铁站。

从地下地铁站钻出来,有终于见天日的感觉,因为有没有车,步行进校再乘环校公交车进青大,到宿舍区下车,再次步行跑向学霸楼。

跑步前进,爬楼,一身风尘仆仆的站在小萝莉宿舍的那扇红色的门前,燕行心头莫明的宁静,也有一分小激动,轻轻的敲门。

乐韵以左手小手指单指撑地,以一个高难度的姿势在练功,一边练功一边扫描书本,几乎达到身神合一之境,当被声音干挠,有两秒钟反应不过来,愣愣神,一个鹞子翻身轻盈的翻落于地,光着脚丫子去开门。

打开门,嗯?

门口站着个穿墨色西装,背着个背包的帅哥,衣着整洁,却带着铁焰气息,鬼斧神工雕刻的玉颜未改,唯有白晳光洁的皮肤有些干巴巴的感觉,还有点红,像跑高原曝晒过的模样。

上看下看,乐韵将门口曾经俊得天神人怒、现在仍然是美男子的帅哥打量两眼,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燕人,别告诉我你刚从钢铁厂回来。”

当门开后露出小萝莉那张圆润白嫩的脸蛋,燕行原本有些疲态的眼神瞬间迸出光彩,不顾不管的咧开嘴的笑开眼,当听到她甜脆软糯的独特嗓音,他耳尖微微泛红,小声的应“嗯”。

燕人傻愣愣的样子蠢萌蠢萌的,乐韵都懒得吐槽他,转身,没关门,将门缝留着,就一个意思:爱进不进。

燕行心头漾荡,大脑有点反应迟钝,但是动作可不慢,小萝莉不堵门,他比泥鳅还滑溜的哧溜蹿进女生宿舍,还利索的将门掩死,脚踏小萝莉的地盘,他那有点忐忑不安稳的心呀总算平静了。

也在这时才发现小萝莉赤着脚丫子,那双玉足纤巧细腻,粉嫩粉嫩的,脚趾指甲也是粉色的,她光着小脚丫走路,轻巧的像只轻轻走动的小猫儿,可爱得不得了。

他不由自主的盯着小萝莉的脚丫子看,小萝莉走到写字桌边趿上绒毛拖鞋,转身又走向厨房的方向,他又盯着她的背景看,看她走到小冰箱开门找东西,心头一荡,小萝莉是给他找吃的吧?

瞬间的,燕行激动了,迈着逆天的大长腿三步作两步到饭桌旁坐下,摘下背包放一边,当个安静的美男子。

乐韵真不想管燕某人有没吃东西,饿不饿,可他那副风尘仆仆、饥肠辘辘的样子很刺眼,再想到他母亲早逝,父不疼爷爷奶奶不爱,哪怕每次历经生死归来除了军营和太外祖家竟然无家可归,也没人给他做点热饭,孑然一然,冷暖自顾,也怪可怜的,所以还是忍不住疼惜他三秒。

有个体贴的美少年哥哥是非常幸福的,他知道她懒得下楼去买菜,他早上赶早去帮买菜,让她安心看书学习,因美少年哥哥早上刚买了菜,冰箱里塞得很满,乐韵找出青菜和精肉、猪肝进小厨房,切出一块猪肝和精肉,其他的再放冰箱,再洗青菜和肉、猪肝,热锅做面条,在等水开的功夫去卧室拿一袋包子用烤箱加热。

瘦肉猪肝面条用时十分钟才出锅,还有四个榆钱拌面粉做的包子。

当小萝莉端上一大碗香喷喷的面条,燕行感动的心窝子发烫,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啊,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受到这样的待遇了。

数天来都呆在高温环境里,也没好睡好,终于有一顿像样的面条,他顾不得汤热烫嘴,抓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将起来,狼吞虎咽的吃掉小半碗面,稳住了胃,夹只包子抓在手里,吃几口包子吃几口面。

一连吃掉三只包子,燕行抓起最后一只像绿翡翠石雕刻成的碧青色包子,发现小萝莉安静的看着自己,耳尖又滚烫起来,羞涩的垂下眼睑,小口小口的啃吃好吃的包子。

“贺小笼包,在外面再忙也要吃饭,年青时三天两头不吃东西当时没事,等将来年纪大了总有一天身体会连本带利的收取利息的。”

燕帅哥像一个月没吃东西似的,吃相凶残,乐韵忍着没说,等他快吃饱了忍不住说教,那些年青时代总认为自己年青有本钱提前透支身体的人将来总有一天要为此付出代价。

燕行被小萝莉盯得很难为情,乍然听到她说教的话,眼眶骤然发热,他有好多年没听过这么让人窝心的说教了,小时候无论做什么总有长辈再三叮咛,当日益成熟稳重,在长辈们面前不会再露出任何负面情绪,也能独挡一面,长辈们也放他飞翔,渐渐的不再当他是小孩子总耳提面令的叮嘱这样那样。

多少年过去,没想到还有个比他年小十几岁的小孩子化身说教客,告戒他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这一刻,燕行所有的坚强像山坍塌,冲动的想流泪,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同样也是有血有肉的凡夫俗子,也会累也会难过也会孤单也需要关心需要温暖,可是,失去了妈妈和外婆后再没了家,他已经跟孤儿没两样,孑然一身,只能坚强,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空,遮住自己孤寂的心。

他也恍然明白为什么他总想往小萝莉身边凑,大概就是因为她总是在不经意触碰到他心灵最深处的那根神经,唤醒他对家对被关爱的渴求。

“嗯。”他怕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被小萝莉发觉,努力的抑住心酸与窝心的复杂情绪,轻嗯一声,赶紧低头吃面。

乐韵本来还想多说燕帅哥几句的,结果他乖得像只小绵羊,她都不好意思数落他的不是,她觉得吧,燕帅哥和柳帅哥之所以老想蹭饭,一半原因是他们是吃货,一半原因可能也跟她本身有关,两只帅哥来蹭饭时她虽然有凶他们,大多时候还是狠不心将他们扫地出门,所以等于是她纵容出来的习惯。

想想自己惯得两只帅哥越来越不怕她翻脸,她心头有点抑郁,幽幽的瞪眼埋头跟食物奋战的燕某人,决定眼不见为净,站起来去自己看书的地方坐下,抱起书本继续扫描。

小萝莉忽然走了,燕行微微一怔,偏头,看到她又去看书了,刚提起的心又放下,继续吃小萝莉给自己做的爱心餐,面很好吃,他舍不得一下子吃完,像一根一根的在数似的慢慢吃,吃完最后一根面条,找配料吃,最后把汤也喝得一滴不剩,自己刷盘子刷碗。

刷完碗搞好厨房卫生,小萝莉还在静静的看书,他也没吱声,提起自己的背包,轻手轻脚的坐到小萝莉码成堆的书墙旁边坐地板面上,安静的陪她看书。

“贺小笼包,有事就说。”有个超级大灯泡在旁,乐韵想当看不见都难,捧着书本,好整以暇的等着他解释急三火四跑来找她的原因。

小萝莉主动问,燕行赶紧打开背包,提出一只袋子,再捧出一只金灿灿的单柄奶锅:“小萝莉,这个是用你制药炉药材料做出来的产品,你看看合不合要求。”

迷你型单柄奶锅外形挺美观,柄也有弧形,还没来得及用隔热材料包柄,全是原色,很薄,色泽比黄铜色更明亮,比鎏金色更明灿,比黄金色还厚重,给人稳的感觉。

“失败了多少次?”燕帅哥在门口时乐韵就闻到他身边沾着的金属味,也扫描到他背包里的藏着的金属锅,所以并不意外,顺手提起来掂了掂,嗯,还挺掂手的。

“大概……有三十来次。”燕行顿了顿才回应,原谅他说谎了,其实他们共实验七十余次才成功。

“嗯,虽然说失败次数多了点,好歹成果强差人意。”

“那,究竟是合格还是不合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