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二章 针炙(1/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讲真,燕少并不知新产品的材料合成效果要达到哪个级别的效果,所以嘛心里也没多少底。

乐韵拿着奶锅来回晃动:“九分满意吧,材料融合能准确的达到生产流程要求的话它的颜色比现在的色泽还要晶灿,在明光下有毫光万道的耀眼感,内部结构也更稳定,更耐热。建议技术工正式生产时在熔炼紫铜那步延长半个钟才添加其他材料进行融合,另外每当紫铜加十斤的量追加半两黄金,成果比现在应该要好一点。”

“我过会再跟技术员们沟通,模具师已经在着手设计模具,他们说尽量会赶在七月前将药炉铸造出来。”

“嗯。能赶得上我六月底七月初的炼药时间最好,赶不上的话请他们努力研究吧。”

燕行沉默一下,恋恋不舍的拖过背包:“小萝莉,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宿舍了啊。”

“不急,反正一身臭味,不如干脆坐等半小时消化一阵再扒光衣服躺尸,我帮你扎针,也免得还要另约时间叫你过来针炙。”燕人难得的竟然那么识相不赖地蹭饭,乐韵忍不住多瞅他几眼,这是不是就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我不臭的,昨天有洗澡。”被小萝莉说一身臭味,燕行脸上又发烫,下意识的举起手闻闻腋窝有没味,虽然有点汗味,但是真的还没达到让人讨厌的臭的程度。

“昨天有洗,今天没洗,一身的火焰味和钢铁味儿,闻味道就能猜出是钢铁厂工人。”

“要不我回宿舍洗洗再来。”小萝莉鼻子太灵敏,燕行郁郁的撇撇嘴,明明他才是被队友们说有洁癖的那个人,怎么现在总是被嫌弃。

“用不着那么麻烦,等下扎针时你还会出身臭汗,就算洗了再来也等于白洗。”

“小萝莉,你能不能别总是……让我栽面儿。”每次都挨小萝莉说得他都要怀疑人生,简直不能更心塞。

“觉得栽面儿不舒服的话你大可摔门而去。”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明明没道理,还说什么好男不跟女斗,自欺欺人。”

“小萝莉,你就不能不怼我?”

“不能,你有错还不怼你等于是纵容你的坏毛病。”

“我没坏毛病,不抽烟不喝酒不嫖不赌,热爱工作热爱国家热爱朋友,脾气好身体好颜值好,明明是个新好青年。”

“贺小笼包,说这话你脸红不?”有个人超自恋,乐韵乐了:“颜值好倒是实话,你那张脸确实无可挑剔,身体嘛,顶着个被毒得满目疮痍随时有可能爆发的破壳,你还说好?你说身材好的可信度要比身体好高一千倍。”

“人没毒死,别人又不知道,就算外表光鲜,别人也当我身体好。就算身体不好,我也是颜值好脾气好的新好青年。”

“拉倒吧,自控力差,厚脸皮,傲娇又自恋,像个别扭的熊孩子,还小鸡肚肠,为蹭吃的没节操没下限,毛病一大堆,你还好意思说是新好青年,像你这样的新好青年街上一抓一大把。”

被批得一无是处,燕行幽幽的瞅着小萝莉:“我真那么差劲?”

“差不多吧,还有些缺点暂时还不太确定该说是缺点还是优点。”

小萝莉总是泼冷水,燕行恼得很,不敢朝小萝莉丢眼刀子,只能朝空气甩眼刀子出气。

帅哥在跟空气生气,乐韵摇头,说他傲娇还不开心,他自己做的是傲娇的事,他不敢怼她,只能怂怂的生闷气。

她也不跟他斗嘴,抱着书本啃,啃了半个来钟的书,给燕帅哥消食的时间也足够,起身去卧室拿医用工具。

当小萝莉又不跟自己说话了,燕行拿出手机编信息,将小萝莉对药炉材料熔炼新建议发给技工,然后当空气,其实,很多时候他宁愿被小萝莉怼他,有人怼有人跟自己说话,至少不那么孤寂。

瞧得小萝莉去卧房,也猜到是要给自己扎针了,默默的上趟洗手间,回头又坐下解衣扣皮带,脱去上衣露出膀子,见小萝莉放下医用工具转身又去厨房,他抓紧时间趁机褪去裤子,把自己扒光躺尸,拿衣服盖在腰间。

去厨房拿个碗的工夫燕帅哥已躺成一条虫,乐韵闷笑着走到他旁边坐下,拿出医用工具,将提炼出来的药汁用注射器吸取搭配,配成一碗浓浓的绿色药汤,又找出药丸子弄碎几颗放药汤里调匀,另外拿出十颗药丸子,叫燕帅哥起身服药。

躺成一条人虫的燕行听说要吃药,一个仰身坐起来,当瞄到小萝莉手里一堆圆溜溜的药丸子,眼神晃亮晃亮的:“小萝莉,是不是都是给我的?”

“一次全吃下去,再喝一碗药汤,还有,离我的书远点,免得流汗淌了地板弄湿我的教材书本。”乐韵将小爪子里的药递给见药丸子像见到宝似的燕某人,内心也是深深的醉了,燕人当药丸子是糖豆不成,要他吃药还那么高兴,毛病。

“嗯嗯。”燕行边点头边将药丸子全转移到手心里,抓着往嘴里塞,一把香喷喷的药丸子只分三次就干掉了,端起碧绿色的药汁一饮而尽。

他记得小萝莉的嘱咐,挪挪身,挪得远离书本又躺成一条虫,刚吃药丸子时感觉香气满喉,温沁入心,当喝下一碗药汁,感觉胃里暖了起来,仅只躺下不到三分钟,胃部像着火般烧起来。

胃烧起来,滚烫的感觉漫向四肢百骸,燕行只觉如置火焰里,甚至感觉比在钢材厂的锅炉房还要热,心口烫炙得吓人。

“小萝莉,热。”身心好像燃烧起来,他想喝水。

“热就对了,忍着。”乐韵拿起针套到燕帅哥身边将他遮腰的衣服拿开,居高临下的观察药效反应。

燕行闭上眼睛,极力忍着火焚般的火灼火烧的感。

乐韵盯着燕帅哥,用眼睛特异功能扫描药效发挥作用的速度和力量大小,看药力冲向燕人的经脉,看他因药力太浑厚而烧得全身皮肤呈赤红。

因为灼烧感越来越猛,燕行被灼得汗流如泉,哪怕小腹像要爆炸似的,烧得意识都快模糊不清也没哼半声。

观看药力已遍布燕人前胸和腹部各处,乐韵果断出手,双手连发,金银针化成流星,接二连三的刺在燕帅哥前胸、小腹、和手臂、脚上,银针金针林立,像仙人掌面上的刺。

扔出最后一把针,蹲下身点燕某人穴道,迫使毒快速沿她划定的路线退,当将丹田附近和心脏附近的毒全部逼走,立即金针封穴,将他的心脏和丹田区域保护起来。

随着金针银针引毒至经络路线,燕大校手心与脚心刺着的银针四周渗出血丝,先是暗红色的血,过了一阵便是青黑色的水汁,丝丝缕缕的青黑汁被汗水稀释,像颜料涂在手心脚心,还有股奇怪的酸腥味。

逼毒是需要时间的,乐小同学又坐下看书,让燕帅哥流血流汗。

燕行感觉被热量快烧爆炸时,随着身上一阵阵的微痛,那种凶猛的像要焚化肉体的灼热感弱化不少,然后他清晰的感应到有一股滚烫的热流冲向手与脚,很快闻到血的味道。

臭!

他总算明白小萝莉之前说扎针后会一身臭汗是什么意思了,真的是臭汗,连他自己都闻到酸酸腥腥的汗味,可想而知当小萝莉闻着该有多刺鼻。

汗味儿和血味儿冲进鼻子,燕行羞耻的耳朵又灼烫起来,偷偷启开一条眼缝,看到小萝莉竟然又在看书,赶紧观察自己,猛然发现自己隐私部位竟然支起帐蓬,当时羞愤欲绝,好好的怎么变这样?这样子被小萝莉看见还不得认为他是臭不要脸的流氓。

看,看,看!

他盯着自己看,努力的想让自己恢复正常,发现怎么平静都没用,自家老二就是不肯服软,急得一颗心似热锅上的蚂蚁,越急越无法静心,一时无神无主。

正当他暗中压抑自己时,听到一侧传来如画眉鸟似的脆音:“贺小笼包,心浮气燥会令药效打折扣的,安静的躺着,或者也可以睡觉。”

被小萝莉发觉自己气血不稳,燕行羞的无地自容,也不敢偷瞄小萝莉是不是看到了自己无法见人的窘态,干脆闭上眼睛装死。

时间流逝,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转眼又过去一个钟,帅气燕大校手心脚心的青黑色水汁还没停止,两个钟过去,青黑色血液渗得更缓慢,三个钟过去,燕大校不再流汗,青黑色的血线也更弱。

时至五点,乐小同学淘米煮饭。

到五点半,燕大校手心脚心不再渗青黑色,血液变成鲜红,他身上有层汗迹,头发也湿了。

毒被拔得差不多,乐小同学收金银针,将二百多枚针取回丢进消毒用的烧杯里浸泡,将医用工具送回卧室:“燕人,卫生间借你用,自己打扫卫生。”

从全身火灼火灼的到慢慢正常,燕行熬过考验,当小萝莉拔针时有种终于解放的庆幸感,听到小萝莉大方的让他用卫生间,激动的心怦怦跳,小萝莉对他越来越宽容了,也越来越关心啦!

就算看不见自己的样子,他也能猜到有多狼狈,出了那么多臭汗,一身臭哄哄伙黏糊糊的,就这样回去,路上遇到学生肯定会把人熏晕,想想都觉得丢人。

“我一会儿就打扫卫生。”他飞快的应一声,听到小萝莉脚步声进卧室才睁开眼,一瞅,自家不安分的老二不知什么时候老实了。

嗯?!

他脑子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完全搞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几个钟以前自己会竖大旗,现在又风平浪静。

饶是自己身上的零部件不作乱,想到之前小萝莉可能有看到自己少儿不宜的反应,脸又可耻的发烫。

再瞅身边,地面淌了一片水渍,有血的颜色也有像颜料一样的颜色,染得地板成彩色,汗水和血液水只差一点儿就要流到小萝莉放书本的地方,也可见小萝莉有先见之明,让他挪远些才让书本免去遭水灾的劫难。

水渍中间有人躺过的痕迹,再看身上像鼻涕虫爬过涂得亮晶晶的。

好丢人。

燕行羞得面红耳赤,一个仰身跳起来,抓起衣服冲进小萝莉宿舍的卫生间冲洗,他没空胡思乱想,快速的将自己从头到脚洗刷一遍,穿上衣服,又麻利的洗干净内裤,先张望一下,小萝莉不在小客厅,他飞奔而出,找到一只袋子装起裤子塞进背包里。

偷偷摸摸的藏好私人贴身小裤子,二话不说,飞跑着冲往阳台找到拖把又急冲冲的回客厅,顶着张发热的脸擦地板。

小客厅里淌的水渍也是黏糊糊的,他拖了一次又一次,耐心的拖擦,洗了四次拖把才把地面拖干净,又用清洁剂刷一遍,再用干抹布吸水,将地面整得干净干爽,清洗拖把。

帮燕帅哥针炙完,乐小同学也没闲着,找出菜下厨房做晚饭。

美少年放学后耽误了点时间,回到学霸楼直奔四楼,打开门听到水响声和从厨房传出炒菜的动静,举目一瞅,发现小乐乐洗手间的燕大校,整个人有点不太好,那家伙怎么又来了?

“小晁,回来了啊。”燕行在洗拖把,听到门旋动声伸出头,看到美丽清雅的少年,友好的打招呼。

我去,什么叫“回来了啊”?晁宇博特别抑郁,这是小乐乐的地盘,燕少那语气怎么听都觉得怪异。

“燕少找小乐乐有什么大事?”心情不郁,美少年掩门,将斜背的包摘下来,走到饭桌旁坐下。

“给小萝莉送份东西来。”面对小萝莉,燕行总情不自禁的怂,面对晁家哥儿能应对自如,很平静的关水头,拧干拖把的水,提去阳台晾,回头又洗了手,不动声色的陪晁少坐着吸空气。

燕帅哥厚脸皮的又蹭饭,乐韵已见怪不怪,没赶他走。

燕行有自知之明,喜滋滋的搓一顿,抢着刷碗,也没好意思学晁少陪小萝莉看书,他先回宿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