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七章 曝露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一假是国家假日,乐爸作坊照例休五一假,他回家和周秋凤过节。

到五一时节,乡下的红薯也到了移栽的季节,九稻乡里育薯苗早点儿的都在五一前后几天移栽第一批苗,如果苗不够,可以等第二批。

周秋凤在家也陆续栽种了些,当乐清回家,夫妻俩下地栽红薯苗,只用一天半便将地全给种满,有空就给玉米追肥。

因为肚子越来越大,周秋凤一般尽量不外出,再加上本年南方气温一直处于微寒时段,早晚都要穿薄外套,白天暖和一些,基本仍然是长袖春装,也能遮掩一下。

乐父和周秋凤的日子过得滋润,放假时每天跟在京中的姑娘通电话,也知道她参加校运会夺冠,知晓她五一当天要去她师母家玩,姑娘过得好,他们也没那么牵挂。

5月2号,乐爸没有去上班,他放假前向武老板告了假,2号陪老婆去县城检查身体,既然要去县城,夫妻两也起得极早,到街上搭乘早班车进城。

夫妻俩到县城没有立即去妇保院,先打小车去民政部门计生办办准生证,当初他们结婚时根本没想到还会生孩子,压根没把准生证那事儿放心上,如今快要生宝宝,准生证是必须要办的,办了准生证将来才好上户口。

周秋凤一个人跑县城做检查时也不是仅只检查,将办准生证的流程都问得清清楚楚,暗中也早把各种手续资料跑齐,现在就差到县计办生盖章一道手续。

手续齐全,男方又是残疾人士,在办某些手续时也能得到些许照顾,当夫妻俩到对应窗口将资料递上去,经过工作人员审核无误,盖章生效,当场发放准生证。

拿到准生证,夫妻马不停蹄的去妇保院。

其实,有自家小棉袄看过,根本不需要检查,主要是为了孩子将来上学以及打预防针等等的事,所以周秋凤才到妇保院建立档案,按期检查,正常的定期检查也比较快。

乐爸第一次陪老婆做体检,特别紧张,再加上他还拐着拐杖,是残疾人员,闹得还要医护人员担心他安抚他,弄得周秋凤特别的无语。

从妇保院出来,乐爸也松了一口气,陪老婆去街上逛,因为是第一次夫妻结伴逛街,周秋凤有种初恋似的羞涩感,买了很多东西,有男士衣服,也有宝宝衣服用品。

小两口逛到差不多到班车回乡的时间赶回车站搭乘一点半的班车回乡,到乡街上又买肉和鱼,再坐自家小三轮回村。

回到乐家还早着呢,小两口往屋里搬东西,刚搬完物品将车停妥,柳嫂子拧着一箱东西来乐家。

“秋凤,你上次说叫我帮你留些鸡蛋鸭蛋,我帮你拧来了,话说,你不是养了鸡鸭,还嫌蛋少?”柳嫂子提着装矿泉水用的箱子,嗓门特别的亮。

“自家吃是够啊,我是想凑多点寄去首都,小乐乐快要长尾巴了。柳嫂子,有多少个蛋?”

“是这样啊,难怪你还要买土鸡蛋,这里两版鸡蛋一版鸭蛋,一个价就行了,全部一块一个。”

“那怎么行?鸭蛋最低也得一块五。”周秋凤回身去屋里取钱。

柳嫂子看着周秋凤走路,若有所思,等周秋凤拿来钱包,她盯着她鼓起的肚子和圆润的腰,围着人转了一圈,终于还是没管住好奇:“我说秋凤,你这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普通发胖的样子啊,你老实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秋凤数钱,抿着唇笑,就是不说话。

周秋凤抿着唇笑得特别的……奇怪,柳嫂子盯着她肚子左看右看好,看了几眼,猛的倒吸了一口气:“秋凤,你……你该不会是有了?!”

“柳嫂子,瞧你吓成什么样子,我不就是怀了孩子吗。”被柳嫂子说破,周秋凤也知道瞒不下去,怕柳嫂子大声嚷嚷,无奈的将柳嫂子拉进屋。

“你真的怀上了?”柳嫂子几乎怀疑自己眼睛和耳朵,秋凤能怀孕,那么以前周秋凤和李小东又为什么多年没孩子?难不成有问题的其实是李小东?

“你看看我肚子,哪还能假得了。”

“真怀上了?那以前又是怎么回事?我……没别的意思啊,我就是觉得你这些年的委屈好像白受了。”柳嫂子摸周秋凤的肚子,忍不住为她气愤,秋凤能生,说明是李小东的问题,周秋凤帮那男人背了黑锅啊。

“以前啊只能说是我倒霉,摊上李小东那个窝囊男人,也幸好没有孩子,如果有孩子,离婚舍不得,不离又苦了自己。”

“也是。秋凤,你现在又算是苦尽甘来了。只是……你跟乐乐是怎么说的?”

“乐乐知道啊,我刚怀上的时候就问了乐乐的意思,乐乐很开心有弟弟妹妹,寒假回来还费心费力的帮我制作一些吃食,让我增加营养,过年拜年为了不让我喝酒,还是乐乐帮我遮掩过去的。”

“乐乐是个心好的姑娘,将来必有福报,秋凤,你终于熬出了头,可见老天是公平的。”

“是啊,我以为以后可能要当叫化子,没想到还能有个家。”周秋凤眼里有温热的水在打转。

“好啦好啦,怀上了就好,别说那些不开心的,等生的时候应该要办酒吧?鸡鸭肯定还要买,猪要不要?要猪的话,我家那头先不卖,帮你们留着。”

“酒肯定是要办一办的,大办小办还没商定,鸡鸭猪都帮我留着。”

“行,什么时候要什么时候说一声。肚子这么大,你也注意些,别下地下田了,养胎要紧。”

“多谢,我会注意的。”

周秋凤分得清谁真心谁假意,所以与柳嫂子是铁杆姐妹邻居,数好钱给柳嫂子,又问了一句:“你妈好些没有?”

柳嫂子娘家妈妈前几天跌到水沟里,幸好发现得早,送医及时给抢救回来,但可能会瘫痪。

“还在医院观察,每天上千的费用,我弟弟打电话说钱又不够,现在银行也快下班了,来不及,我明天还得去帮转钱应急。”

“住院是个烧钱的事儿,”周秋凤顿了顿:“如果手头紧,跟我说一声,我和乐清手头还有点,你先拿去应急。”她知道柳嫂子的家情况,程家建了房子,又送孩子读书,手头也没多少积蓄。

“你们有姑娘在首都读大学,哪能借你们的。”柳嫂子十分感激周秋凤的雪中送炭,不管借不借,有那份心就是好的。

“别人我不说,对你我没什么好瞒的,乐乐自己有奖学金,还跑去买古懂买到个宝转手赚了十几万,已经不用我和乐清操心学费和生活费用,还怕我舍不得花钱,给几万补贴家用,你手头紧不用客气,太多不敢说,三五万还是有的。”

柳嫂子怔了一下,重重点头:“秋凤,我记着了,如果我妈那边还缺钱,我来你这拿钱,终归是我妈啊,就算以前看不起我,我还是狠不下心不救她。”

“自己的父母,哪能狠得下心啊。”

“是啊,就算明知道她重男轻女,把我当外人,可她生我养大了我,总不能看着她死,何况我弟对我不错,我不帮也对不起我弟。”

“不就是这个理,救你妈也是帮你弟弟……”

两人站在屋门口聊一阵家常,柳嫂子还要去收鸭子,先家去了。

等柳嫂子走了,乐爸才从放冰箱的房间冒头,不是他想偷听,而是女人家谈家常,他跑出来会让人尴尬。

“乐大哥,我没跟你商量钱的事,你是不是恼了,所以藏着不出来?”看到蹑手蹑脚走出来的乐清,周秋凤开玩笑的问。

“哪有,我是怕我出来你们就不谈了。小凤,德哥家手头很紧?”

“他们家孩子花销大,家里开支也大,大概也就三两万的存款。”

“他们需要钱,你做主就行了,能帮多少就帮多少吧。”

“我会的,听说老刘七家今年运气也不咋的,好像撞了人,可能要赔几十万。”

“天,要赔几十万?他们有那么多钱?”老刘七家就是乐家隔壁屋的,以前在外打工,两年前在县里买套房子就近送孩子在县里读书,所以也没回来住,老刘的父母还住老屋,只偶尔来帮儿子管管房子。

“听说撞的是老人和小孩,所以说买车也不是什么好事,怪让人担心的。”

“也是,幸好乐乐不喜欢车,我们能放心一些……”

夫妻俩说家长里短的闲话,做每天必重复的琐碎小事。

柳嫂子把家务事打理得井井有条,晚上一家人吃饭时也将周秋凤怀孕的事说给公公和男人听。

程五和程有德最初一百个不信,后来得到证实,父子俩的表情也特别的惊讶,人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当年周秋凤嫁去李家一直没孩子,李家宣传得几个村都知道周秋凤不能生,后来周秋凤离婚回家,也更证实不能生养的传闻,谁能想到她嫁给乐清竟然就怀上孩子。

一家人感慨一番,也由衷为乐家高兴,乐清他爹与乐清爷爷父子俩曾经以善与人,乐家又经过苦难,如今总算出头有日。

第二日,柳嫂子赶往乡街给娘家弟弟转去一笔钱,又值街日,遇上熟人们在一块说话说周秋凤最近很久没摆摊卖菜卖山货,她嘴快,立即就答上了:“周秋凤怀着孕,挺着个大肚子,不方便出街,没生之前肯定是没功夫摆摊的。”

“你说周秋凤怀上了?”赵嫂子也在,听说周秋凤怀宝宝了,大吃一惊。

“对啊,都快六个月了,你们不会真的以为周秋凤是发胖吧?发胖哪有只胖肚子的。”

“这么说是真的了?”村里的妇女们纷纷七嘴八舌的问,当从柳嫂子处得到确认,都呆了。

柳嫂子跟村人们说几句话便忙自己的去了,赵嫂子和几个妇女特别吃惊,于是,跟人说话说着说着就免不了说“知道不,周秋凤怀孕了”,那么一来,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的就传了出去。

周嫂也在街上摆摊卖家里种的菜,当三五个人涌来,以为生意来了,谁知对方劈头就问:“刘桐,听说周秋凤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啊?”

“什……什么?秋凤怀……怀孕了?”周嫂吓了一大跳,都口吃了。

“噫,你是周秋凤亲嫂子,你不会不知道周秋凤怀孕吧?”

“不可能啊,住的那么近,连亲嫂子都不知道,太荒唐了是不是。”

几个村人才不相信,看周嫂一副面红耳赤的模样也就不再问,又呼啦啦的散开。

周嫂像傻子似的傻不拉叽的看着那几个村妇走开,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变化不停,没什么心思做生意,捱到十点半实在耐不住,收摊匆匆回家。

刚到村里,就见周满奶奶急冲冲的向周家那个方向跑,估计也是听到周秋凤怀孩子的消息跑去求证,她怕被满婶娘逮住问,没敢快走,跟在后面。

周满奶奶是听赶集回来的人说周秋凤怀孕的消息,急三火四的就跑向乐家,她体力还不错,一口气就跑到乐清家附近,隔着还有点远,看到门开着,大着嗓门喊:“秋凤秋凤秋凤-”

家里青菜多,周秋凤没拿去买,隔段时间烫一批晾晒做干菜,上午又摘回来些用开水烫了在二楼阳台晾,听到满婶娘叫自己,一边大声的应了,一边下楼。

周满奶奶颠颠的跑到乐清家屋檐下,看到周秋凤挺着个大肚子从堂屋出来,眼睛瞪得老大,一手扶着腰一手扶墙:“秋凤,你肚子里的有几个月了?”

听到满婶子的话,周秋凤就知柳嫂子帮她把怀孕的事宣扬出去了,也没恼,反正纸包不住火,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也瞒不了多久的。

“我肚子里的宝宝有六个月了,满婶娘,您进来坐。”看到满婶扶着腰,周秋凤上去搀扶。

周满奶奶先是张着嘴,过了一下才啊的啊出声:“六……六个月了?呵呵呵,怀上了就好,怀上了就好啊,”当被扶住,顿时紧张了:“别别别,你顾着你自己,我不用你扶,你是双身子,千万别摔着啊。”

“我身子结实着呢,没那么没用。”周秋凤搀扶住跑得都出了汗的长辈。

“呵呵呵,秋凤,你们瞒得可真紧啊。”亲眼见到周秋凤的大肚子,周满奶奶总算相信传言是真的。

“小乐乐说村里也有心术不正的人,知道我怀了孩子有可能跑来故意气我,所以我就没有特意告诉长辈,让满婶娘担心了,很是对不住。”

“没事没事,咱叔侄之间说什么对不住就见外了,你怀上了就好啊,你娘知道不?我们娘俩先说说话……”

周秋凤扶满婶娘进堂屋坐下,叔侄娘俩坐着说话,一个问长问短,一个答。

周嫂跟在满婶娘后面,当满婶娘跑到乐家屋檐下,她赶紧在乐家前的园子篱笆旁站一站,免得满婶娘和周秋凤看见自己。

她站在篱笆下,离乐家也就几米远,自然听到满婶娘和周秋凤的说话声,当周秋凤亲口承认怀孕六个月,像挨雷劈似的,周嫂张着嘴说不出话。

她自己也不知脑子在想什么,听到摩托车声鸣叫声才从失神状态回神,扭头看,发现竟是周哥坐着摩托车回来,周嫂吓了一跳,忙忙往家走。

周哥远远的就看见老婆站在乐清家园旁爬满南瓜藤的篱笆下也不知在干什么,看到她回头看到自己小跑回家,心头更加怀疑她的举动鬼祟可疑。

他坐摩托,速度快,先一步到家外,将车停在门外路上,搬着一袋石灰进屋,看到在堂坐着的老娘戴着老花镜在绣花,叫了一声,放下袋子。

周奶奶只看一眼儿子又低头忙自己的,周哥拍去身上沾到的石灰,看到老婆进来,语气有点冲:“刘桐,你鬼鬼祟祟的站在乐清家篱笆底下什么?”

周哥脸色不好,周嫂便知他看到自己了,赶紧澄清:“我看到有人进乐家,背影像满婶娘,所以张望了几下。”

“满婶娘到乐清去有什么好奇怪的,用得着那么躲躲藏藏像做贼似的?”

“……”周嫂张了张嘴,说不出什么话来,放下背篓子,心里太憋屈,极度不甘心,闷闷的说话:“我今天在街上听人说秋凤怀孕了,妈,是不是真有这回事儿?”

周哥一听,心里头有点发紧,谁那么大嘴巴把小凤怀宝宝的事给说出去了?

周奶奶抬起头,定定的看儿媳妇一眼,不惊不燥:“你是希望小凤怀孕,还是不希望小凤怀孕?”

“……”周嫂被反问的一瞬间的迟钝,愣了愣,挤出一堆笑:“当然是希望小凤怀孕啊,小凤怀了孩子,说明是李家人对不住小凤,不是小凤有问题没能力为李家延续香火。”

“那你下次遇见李家人可以挺直腰杆跟他们骂架说不是周家姑娘不能生,是李家的种不行,骂李家个狗血喷头,以后别人也就不敢再笑你有个不能生养的小姑子,不敢笑你一辈子都没机会当舅妈。”

周奶奶很平静的支招:“你还能跟李家骂架说感谢李家逼小凤离婚,不离婚的话,小凤在李家一辈子都要背上不能生养的骂名。”

周嫂嘴巴张得老大,开开合合几下,才能发出声音:“妈,你……你早就知道小凤怀孕了?”

“我是小凤的妈,我要是连自己姑娘怀孩子都不知道,我还配当妈?”周奶奶哧笑一声,又低头刺绣,她的小外孙再过几个月就要出生,给小孩子做虎头鞋和围衣的布料上的花都没绣好,谁也别打挠她,她忙。

婆婆承认早就知周秋凤怀孕的事,周嫂望向男人:“夏龙,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小凤怀孕了?就瞒着我一个人?”

“瞒什么瞒,小凤肚子那么大,我一个大男人都觉得不像是发胖,你是过来人都看不出来,只能说你根本没上心。”

周哥冷哼哼的怼回去:“你什么时候把在背后说人闲话的功夫用一点关心家里的事家里的人,也就不会什么事都需要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才知道。”

周嫂被怼对满心委屈,周夏龙是说她不关心小姑子?又指责她不顾家,她又理亏,不能反驳,低头进厨房去淘米煮饭。

吴嫂子去赶趟街,准备回家时听到赵嫂子和几个媳妇在热烈的议论什么,也挤过去凑热闹:“你们在说什么,这么热闹?”

赵嫂子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哈哈的:“我们在说乐清老婆怀孕的事儿。”

“乐清老婆?周秋凤老表怀孕了?他兄弟媳妇你在逗人玩吧?”吴嫂子听到乐清老婆四个字,神经就处于特别亢奋状,思路也特别清晰,听说周秋凤怀孕,像听了天大的笑话。

“噗,是不是逗人玩,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过年之后这些月秋凤的腰一圈一圈的变粗,都说是发胖,呵呵,人家是怀孕,哪是什么发胖。走了走了,都晌午了,回家了啊。”

赵嫂子招呼一下同村妇女们,提着自己的东西叮叮咚咚的走人。

聊天的几个人也笑着边走边说话。

吴嫂子好似被雷劈到,脑子里“嗡嗡”发响,周秋凤怀孕了?周秋凤不是不能生孩子啊,怎么可能怀得上?

她无论怎样都不相信听到的消息,愣愣的站了一下,也快步往村子里方向走,走得特别急,追上赵嫂子几个,到村子里不同路,便一个一个的各回各家。

吴嫂子跟赵嫂子岔路之后走周秋凤家门旁那条路,走到快到乐家门前菜园子,看到周满奶奶从乐家出来,周秋凤在后面送,避无可避,装作很平静的样子往前走。

周满奶奶准备回家,看到张科老婆,嫌弃的很,张科老婆老往乐家门前屋后晃,不过就是想瘆人眼,自乐家姑娘考上首都一流大学,张婧只考个三等学校,姓吴的没怎么往乐家门前走,当秋凤嫁去乐家,姓吴的更加不好意思,经过的次数更少,今天估计也是听到什么风声特意来探情况。

想想转过身,拉着侄女又一顿嘱咐:“秋凤啊,你是双身子的人,一定要多多注意安全,肚子都这么大了,田啊地啊叫夏龙帮你管管,你啊就只管在家喂喂鸡喂喂鸭。村里有些人心眼不好,总爱搬弄事非,更见不到你和乐清好,无论说什么你就当她在放屁,别放心上,放宽心,好好养胎才是头等大事。”

“婶娘,谁忠谁奸我心里有数,你尽管放心好了。”周秋凤也看到吴嫂子在远处,明白满婶娘讨厌吴嫂子,所以故意嘱咐自己是气吴嫂子的,爽朗的答应下来。

周满奶奶满意了,笑咪咪的回家,与张科老婆快要迎面而过时,昂着下巴,神气的当没看见张科老婆,听到姓吴的叫了声“满婶娘”,淡淡的应声:“哦,是张科家的啊,很久没见你走这边的路啊。”

张科老婆就是个搅屎棍,最爱嚼舌根,当初在背后里说秋凤是不能下蛋的母鸡说得最狠,在背后说乐清残废什么的,总想踩乐家和周秋凤几脚。

周满奶奶嘱咐周秋凤的话,吴嫂子听得清楚,被周满奶奶指槐骂桑也只能在心里回骂,挨得近了还是要打个招呼,当作没听懂周满奶奶话里有话的话:“这边不顺路嘛,只有有事要经过才走一走。”

周满奶奶没跟她扯闲话,大摆大摇的走过去。

吴嫂子背着手提包,还提有一袋赶街买的东西,看到周秋凤目送周满奶奶,走过去,挤出笑容问:“秋凤,听说你怀上了?是真的吧。”

“吴嫂子消息挺灵的,我怀宝宝好几个月了。”周秋凤笑意浮上脸,那是真心实意的笑。

吴嫂笑容深深:“乐家人丁单薄,没亲没故的,你为乐家延续香火,可是乐家大功臣,乐家死去的长辈知道了肯定也会笑醒。”

“吴嫂子这话说得好没道理,乐家怎么会没亲没故?乐清爸和周满叔是结拜的兄弟,那就是亲,乐清和程家兄弟,和张破锣,刘路和我哥也是肝胆相照的至交朋友,还有同村这么多人,跟乐乐爷爷奶奶都是旧识,乐家在村里有亲有故,吴嫂子说乐家无亲无故,聪明人听了都知道你有意离间村人邻里之间的关系,不明白的人还以为乐家瞧不起同村邻居们呢。”

被周秋凤呛了回来,吴嫂子掩饰的咳嗽一声,讪笑:“秋凤老表,你怀着孩子珍贵的紧,你小心些,别摔了。我也不敢多陪你说话免得累得弄出什么好歹来,我先回家忙了。”

“多谢吴嫂子关心,我这胎稳得很,孩子健健康康,发育良好,只要别人不故意推我或者来打我,我和孩子都不会有意外,谁要是眼红我想害我,我也不是好相与的,谁死谁生还不一定呢,吴嫂子尽管放心,不用担心我摔了跌了。”

周秋凤似笑非笑的看着吴嫂子,老夹枪夹棍的诅咒她摔了发生意外,真当她好欺负不成?以前吴嫂子背后说她是下不出蛋的母鸡,她不跟人计较,现在还明里暗里拿话刺她咒她流产,呵呵,用乐乐的话说就是“姓吴的算老几呀,凭什么要惯着她?”,该呛回去就呛回去,用不着给面子。

“看你说的,我哪有不好的意思啊,我就是刀子嘴,说话有时不留意容易让人觉得不好听。得了,我回家去了,免得被人以为我想对做什么。”

吴嫂子被周秋凤硬梆梆的话给呛得面上挂不住,自嘲的解释一句,提着东西转身就走,一路没回头望,也没看周家,等过了乐家和周家的屋子到另一条路上,一张脸青铁,周秋凤竟然真的怀孕了!

如果没看见周秋凤挺着大肚子的模样,她肯定还会当别人开玩笑,亲眼见过了周秋凤隆起的肚皮,假不了。

周秋凤嫁给乐清本来就让她不舒服,现在周秋凤还怀了乐清的种,吴嫂子心里比吃了苍蝇还难受,黑着脸穿过几户人家,回到家扔下东西,恨恨的骂:“不下蛋的母鸡得意什么,指不定是个死胎,不死生出个傻子,最好祝她摔了跌了把肚子里的球给掉了……”

骂了几句,突然又笑起来,周秋凤是怀孕了,现在是值得高兴,等乐韵回来就有戏看了,乐家老死鬼们早立有合同将乐家家产全由乐韵继承,周秋凤生个孩子除非不要乐家一针一线,否则就要打官司。

乐韵可不是省油的灯,从小谁抢她的东西她敢跟人拼命,现在多个人抢家产,还不是一个妈肚子里爬出来的,乐韵不闹得天翻地覆才怪。

想到乐韵回来乐家说不得会鸡犬不宁,吴嫂子心情舒坦多了,哼着小曲去做饭,哼,让周秋凤先乐着,将来有她们哭的。

周秋凤看吴嫂子脸色难看的走了,懒得关心那种人会怎么样,回屋去做自己的活。

乐爸傍晚下班回到村里被等着的周村长逮住捉回周家好一顿训话,他被训得一头懵,末了周村长看他那笨头笨脑的样子气不过,一巴掌呼他脑门上,把他赶回家。

被呼了一巴掌的乐爸,逃回家里停好车,当看到老婆,摸摸脑门还一脸心有余悸:“小凤,我刚被周满叔抓住好一顿骂,说如果不保护好妻儿就打折我的腿,我都被骂糊涂了。”

周秋凤好气又好笑:“乐大哥,我怀宝宝的事曝露了,满婶娘还跑来看我,满叔要是说什么你答应着就是了。”

“哦哦,瞒不住了啊,田里地里你不要去,免得有人使坏,在家管管前园后园就行了。”

听说瞒不住了,乐爸一脸纠结,谁大嘴巴给说出去了啊?

“知道知道……”周秋凤应了,怕他又没完没了的说一大堆,让他去烧火。

老婆有令,乐爸屁颠屁颠的去厨房。

乐家小两口关上门乐呵呵的过日子,而周秋凤怀孕的消息就从晚上村人饭桌上流传,也变成一桩大新闻,不用三天就传遍满村,说李家不行的闲话也像当初说周秋凤不能生养的闲话一样传得满城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