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八章 我全程陪同/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秋凤怀宝宝的事一曝光,村里的女人们都跑乐家瞅稀奇,一向清冷的乐家一度热闹起来。

乐小同学并不知道新妈妈怀孕的事已经传得满村风雨,她在忙着期中考试,每天都在赶场子,赶了这一趟赶那趟,有时甚至一天有六七科。

在青大学生们忙碌的期中考试里,日子就那么一天一天过去,转眼就到5月5日,当天也是一年的立夏之日。

首都的气候就是那样,人们还没感觉到春天就到夏天,真论起来,立夏之初更像南方的春天。

每年季节到立夏前气温也一天一天的暖和,就是少雨,而南方自立春之后一直阴雨时期多。

这天首都的天气也是天高云清,阳光明媚,适合出行,街上与名胜之地也到处人山人海。

立夏,二十四节气之一,习俗要吃蛋,有俗语说“立夏不吃蛋莫在世上站”,“立夏吃个蛋力气长一万”。

因为立夏,乐韵考上午的最后一科几乎是以全力而为,把手速提高到了最大极限,得以在四十五分以内做完二个半小时才能完成的题量,交卷,风风火火的冲回学霸楼,火速做午饭。

乐同学提早交卷跑路,还有个人——燕少也提早早退了,他提前十分钟早退,开车溜到学霸宿舍楼,等得好几分钟都没等到小萝莉回来,反而等到晁家哥儿悠悠回舍。

本着熟人好说话的原则,燕行先一步下车,跑东楼梯前等着,看到贵气少年步步生莲的行至,愉快的打招呼:“小晁,下课了啊?小萝莉今天有没考试?”

“我家小乐乐天天在东奔西跑的跑考场,燕少有什么事跟我说吧。”晁宇博提着自己的手提包和水杯,随意一站,站成一棵挺拔清傲的小青松。

“我要说的是与药材有关的事,只能亲自跟小萝莉商量,我等了会儿没见她,我上楼去看看她有没回来。”

晁家哥儿又不想让自己见小萝莉,燕行当作不知道他的潜意思,潇洒利落的转身,迈着大长腿举步登楼梯。

厚脸皮!

燕少一言不合就上楼,晁宇博暗暗的磨牙,他忽然间就想找机会在乐乐面前给燕少上上眼药,免得那家伙仗着颜值高脸皮厚老跑来蹭饭。

心里有个小人苏醒,美少年也没阻拦燕少,慢吞吞的拾级而上,到四楼,看到燕少站在乐乐宿舍外,暗中哼哼,不是很脸厚么,怎么没胆敲门?那么牛又怎样,到乐乐面前还不得怂。

“燕少怎么不敲门?”有本事跑来刷脸,咋就没种光明正大的敲门?

“这不有小晁你吗,我跟你进去,万一小萝莉在忙,我敲门会打扰她。”燕行顶着张惊艳环宇的仙姿玉容,一派为人着想的好人相。

晁宇博想呵燕某人一脸唾沫,不敢敲就是不敢,说得那么堂皇冠冕干什么?

本着为保持乐乐心目中最美哥哥的美好形象,他没怼燕少,慢条斯理的拿出宿舍钥匙开门,进宿舍,看到在小厨房忙活的小身影,心中春暖花开:“乐乐,我回来喽。”

他等燕少进宿舍,再将门虚掩上,等会万俟教授会来,留着门就行了。

“晁哥哥,你后面有个小尾巴?你怎么不踹他几脚将人踢飞。”乐韵闻到属于燕某人的特有体味,想跳脚,那只帅哥老跑来当小尾巴,是太久没挨骂了是不是?

“嗯。燕大校说有事找你。”晁宇博心里舒坦了,小乐乐不待见燕少哪,他也不待见燕大校。

“小萝莉,别踹我,我有事找你,就是有关药材的事。”小萝莉语气满满的是嫌弃,燕行赶紧声明自己来因,免得被晁家小公主扫地出门。

“早不来迟不来,偏今天来,哼,不要以为别人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不用燕某人说哪样药材,乐韵也知道他说的是虫草的事,他早不来晚不来,偏立夏才来,分明是打着幌子想赖她过节。

被说中心事,燕行窘窘的,为了能赖在女生宿舍和小萝莉过节,三步作两步跑饭桌前占个位置,他不走,哪怕小晁踹他也不走。

燕少是有缺乏关爱,所以才无所不用其时总往乐乐身边凑?美少年叹口气,也不嫌弃燕大校,将包和水杯放写字桌上,去小厨房看看需不需要自己帮忙。

小萝莉没说不许自己留,晁小公主也说自己,燕行放心了,乐滋滋的等着午餐,脸什么的可以不用,只要能有人收留过节就好。

“奇怪,燕人,你来了,柳帅哥竟然没来?”过了几分钟,乐韵后知后觉的发现跟燕帅哥身边少了那个形影不离的柳帅哥。

“向阳今天早上就旷课回家陪老爷子过立夏去了,就我没家可归。”柳某人因为最近老是成为留守的一个,心情郁闷,扔下他跑了,所以他形影单吊,孤苦令仃。

“燕大校,你太姥姥一定很希望你回家的。”有个人装可怜博同情,美少年慢悠悠的接过话,泼去一盆冷水,说什么无家可归,燕少一直都是以贺家为家的好不。

燕行郁郁的朝晁少的后背丢个眼刀子,晁少不说话,没人当他是哑巴。

美少年将装可怜的燕少怼得没话可说,笑咪咪的帮可爱妹子拿碗筷和端菜。

万俟教授下课后去艺术系接到夫人,欢欢喜喜的奔小学生宿舍楼,一对老夫妻开开心心的爬上四楼,推门进女生宿舍,闻着那丝丝香味,心情美得要上天,有个贴心的好学生就是幸福,逢年过节会孝敬自己吃的,这样的生活给个省长都不会换。

待看到俊美不凡的青年大校,万俟教授想挥拳头,为什么燕家小子又在啊?他是把他小学生宿舍当他家了不成?

老教授暗中挥了下胳膊的当儿,看到小学生探出头叫“导师”“师母”,立马乐呵呵扶扶人去座,也暂时不计较燕家小子老往自己小学生面前凑的事儿。

乐韵头一天准备好部分吃食,中午也不用做太多,只炒了四个现炒的菜,其他的菜和饺子、荷叶烧鸡都是热一热就好,全部搬上桌。

立夏要吃蛋,有一个水煮蛋,白嫩嫩的鸡蛋贴有菜叶,点缀成卡通画,可爱的让人不舍得吃。

王师母将自己分到的一只鸡蛋放碗里,怎么也舍不得下口,愣是留到最后才忍痛吃掉它。

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四个节,难得遇上立夏有小学生陪,万俟教授和王师母也是珍惜得很,老少说话到只有半个钟要上课才离开。

燕行等一对老夫妻和晁家哥儿的脚步走远,他还悄悄的探头去望望,确认他们都去上课去了才退回。

燕帅哥偷偷摸摸的,乐韵都想揍他一顿:“又不是什么天大的机密事,你用得着那么神秘?”

“很重要啊,被你晁哥哥听到,估计又要担心你的安全问题。”燕行一脸认真:“小萝莉,你预计什么时候去Z省?贺家安排的挖虫地点是曲市地区那边,你定下出发日程,我舅舅们安排运送需要的物资和陪同人员。”

“我师母明天要随团去欧洲,我明天送师母出发,后天就准备出发Z省,你们把安排碰面的地方、日期和接应的人员告诉我,我到Z省后去地头汇合。”

“小萝莉,这次Z省行,除了贺家安排的其他人,为了你的安全,我全程陪同,你准备坐飞机还是坐高铁,或者是自驾车?”

“你要跟着?你在进修好吗,我一失踪你也跟着不在学校,傻子都能猜到你可能跟我同流合污,呸呸,用错词了,是你跟着我玩水游水去了。”乐韵差点想插腰骂人,到哪都要跟着她,还能不能让她愉快的收集药材了?

“Z省不比其他地方,每年挖虫草时节常有斗架的情况,一旦一直在暗对你虎视眈眈的人知道你去Z省,想下手容易多了,我必须随行保护你的人身安全,你不想看到我这张脸,我可以化妆。”

“……”乐韵气闷的跺跺脚,心窝子里都是火:“算了,你爱去就去吧,反正你要跟着当小尾巴,自驾车好了,后天再告诉你走哪条路线,我要考试去了,你麻溜的给我闪远些,别在我眼前晃。”

“嗯,我不碍你眼。”小萝莉气鼓鼓的,燕行立即飞快的闪身躲去她身后,不在她眼前晃。

有个帅哥总是厚脸皮不要节操故意曲解自己的意思,乐韵懒得跟他理论,背起自己的包,风风火火的关门下楼。

燕少机灵的当司机,将小萝莉送去医学部教学楼,等全校上课,他将车开到离保卫科很近的地方,打电话给队里的兄弟们,让他们预先定下的人员准备随贺家物资去Z省,再打电话给舅公舅舅们,告诉他们小萝莉将出发,请预先安排的人早点起程先去地头等候。

贺家早在提前一个月前就将物资准备到位,除了负责送物资的人还有一支人马是去虫草区收购虫草的收购队,负责安排调度的贺祺礼吩咐下去,贺家早有准备的人火速收拾行李,根本没等第二天,三个小时后就带着物资开往Z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