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九章 家花可靠/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美少年下课后没有回宿舍,和发小大李邓少同学结伴开车回家,他们五一假前在学校的日子多,回家的日子少,这个周末没什么事,也该轮到他们回家休息放松。

燕行下午也没去上课,等到舅公们的回讯,坐在车里用笔记本工作,到快下课时又去医学部教学楼接小萝莉送她回宿舍。

到学霸楼,小萝莉下车上楼,他也默默的跟着上楼,到四楼,小女生气乎乎的转身插腰瞪眼:“喂喂,你究竟想干什么?”

燕行心里有点怂,生怕小萝莉飞脚踹人,表面上一本正经的答:“跟你商量细节问题啊,有备无患。”

搓手,捏指骨,乐韵气得磨牙槽,好想打死燕人啊,可是,打上周那天帮他拔除大部分毒素,一直阻碍他修行的束缚影响变得极小,大概就是人所说的厚积薄发,他的修为发生质的变化,进步惊人,目测她现在真的打不过他了。

帮他拔毒的成果就是他修为大进,自我评估无法跟他抗衡,乐韵憋屈死了,这是不是就是搬石头砸自己脚?没除毒之前,她轻轻松松就能辗压他,现在想收拾他太难,为了不让他发觉她现在奈何不了他,她只能忍着不出手。

恼得牙痒痒,开门,还用力将门向后摔想砸燕人个眼冒金星,可惜那家伙太机灵,伸手抓着门,根本没撞着。

小萝莉火气很大,燕行不敢惹她,关死门,顺手开灯,抱出电脑,老老实实的坐在堆书本的旁边,等着跟她商量去Z省的路线问题,如果不提前知道路线,他队里的人也没有侦察目标。

看到一副小绵羊相的燕帅哥,乐韵有再大的火也烧不起来,先淘米煮饭,再坐到燕帅哥身边,跟他说自己选中的路线,她原本计划独行,有好几个方案随意可选,现在有燕帅哥,自驾车行,只能在进Z省有限的路线中选择。

燕行是当跟班的,由小萝莉做主,她说走条路线就走哪,他所能做的就是建议在哪个地方走哪比较好,在路途哪里停留补给最安全。

拟定路线,他老实的收起电脑,准备走人,就算再想留下,这个节骨眼上他也不敢耍赖,怕小萝莉反悔不让他陪同去挖虫草。

“不吃晚饭了?”乐韵问了一句,她有时气来了特别想掐死燕某人,气消了想到甩父不疼爷奶不爱,也怪可怜的,又不忍心他孤孤单单的去吃食堂。

“想吃。”燕行眼睛一亮,他很想很想吃啊,就是怕她不高兴。

“没有特别的好菜。”

“能吃饱就行。”

“要洗碗。”

“我洗碗。”

“乖一点。”看到燕帅哥龙目流淌着欢喜,乐韵装老成的嘱咐一句,起身去找菜做晚饭。

被个小小的小孩子将自己当小孩子,燕行耳尖热了起来,心中却是特别欢喜,将装电脑的背包放在挨门口的墙角,坐到饭桌旁,美滋滋的欣赏小萝莉在厨房有条不乱的忙活。

这个立夏,有人关心,有人陪,是个幸福的日子。

乐韵为了让自己长高,每天吃鱼,不停的换花样,晚上也没例外,做清蒸鱼,一个卤肉,两个青菜,简单而清淡。

能和小萝莉单独吃晚餐,燕行心情美美的,将鱼头夹给小萝莉,还将鱼刺全挑干净,将鱼肉块夹给她,他自己只吃鱼尾巴和骨头上的残留肉,当然他也很幸福,卤肉大部分全进他的胃。

不做饭的人洗碗,他很积极的当刷碗工,其实,就算小萝莉不说饭后要洗碗,他也会抢着刷碗。

收拾整齐厨房,为了小萝莉的名声,燕行没好意思留在女生宿舍陪她看书,麻溜的回自己宿舍,暗搓搓的计划着明天去采购的和小萝莉在路上吃的干粮。

燕帅哥走后,乐韵愣了愣神,总感觉的燕人情绪跟以前相比,现在很容易产生波动,在岩洞里救起他到在青大再逢,他的情绪都是极为镇定淡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整个人好像都发生了改变,变得更有人情味,以前冷艳的像不食人间烟火,现在越来越像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搞不懂那家伙究竟经历了什么所以发生改变,想了想便不纠结,自己努力啃书本,看书到十点半,回空间打理空间作物,再按时打坐休息。

次日,周六。

当青大的学生大多还在跟被窝君相亲相爱时,乐小同学已带着背包抵达校南门餐的大酒店,帮杨土壕针炙。

做完针炙,乐韵将带来的当回礼的面包和饺子给杨土壕:“大哥哥,你来京这么久,我都没能请你吃饭,这是我自制的药膳,你带回去尝尝,一次性不要吃太多。出于我个人的原因,我不送你去机场,预祝你一路顺风。”

“小妹妹你太客气了,你自己外出也注意安全,谢谢你送的好吃的,上次给我的面包好吃极了。”杨炫看到吃的,眼神像星辰闪闪发光,小女孩自制的面包让人恨不得咬掉舌头吞下去,他吃遍Y南美食,从没吃到那么风味独特的烤面包。

乐韵要赶去送师母,没有再逗留,和杨土壕挥爪子道别,反正他还需要来京针炙,等她什么时候解决掉麻烦再招待他也不迟。

杨炫送小朋友出客房,等她进电梯间下楼,再回房,立即着手收拾行装,等过了半个钟,冲个澡,清清爽爽,退房,打的去机场赶飞机回Y南省。

从大酒店返回学校的乐小同学,直接去教职工生活区,到师母家吃早餐,吃完早餐,教授帮师母将行李箱搬下楼。

去欧洲的艺术团是下午的飞机,王师母要去团里碰到的地方集合,上午就要过去,只由老万俟送,她才不舍得让小学生跑来跑去。

教授扛着行李箱先下楼,乐韵和师母落在后面,悄悄的给师母一袋药丸子:“师母,您上飞机前吃一颗,其他的放行李箱托运,到了外面如果精神不好或者感觉吃错东西不舒服就吃一颗,不要告诉我导师哒,教授知道了又会逮住我问我要样品拿去研究药理药方。”

“乖孩子,我的贴心小宝贝哟,能不能告诉师母,这是什么药?”王师母接过一袋装有几棵白色药丸子的袋子塞手提包包里,搂过粉嫩的小宝贝搂在怀里,恨不得将小家伙搓成个小面团子塞口袋里带着一起出去玩。

“我按古方制出来的养身丸,有解毒功能,可以解一般的食物中毒或无名肿毒,也可以当饭吃,吃一颗大概一个周期内不吃东西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师母不怎么喜欢西餐,您每隔个几天吃颗药丸子,少吃点西餐也不怕没精神。”

“我的小棉袄是天才啊,不要告诉你导师,他知道了绝对会追着你想挖药方研究的。”

“嗯嗯,只要没有曝露出去,坚决不说。”

“这就对喽,小棉袄在学校认真看书,提前完成学业,我们娘俩去环游世界。”

有个总想拐自己去玩的师母,乐韵也是醉了,黏着师母下楼,看到导师已坐进驾驶室,抱着师母的小柳腰撒娇:“师母,您老在外面除了吃好喝好睡好,记得要想您的小学生啊,我也会想您的,还有啊,虽然说家花不如野花香,但是家花可靠,您千万别被外面姹紫嫣红的野花迷了眼呀。”

王师母听到前面的嘱咐挺开心的,听到后面一段,化了淡妆的俏面变色,含怒发飙:“老万俟,你都教了我小棉袄什么乱七八糟的?”

“娘子,冤枉啊,我每次去小乐乐那里你也有去啊,我从没教小乐乐乱七八糟的。”万俟教授直喊冤,小乐乐说的话也是他想说的,不过,他是不敢那么光明正大的嘱咐他家娘子在外不要被乱花眯眼忘记他。

师母发飙,乐韵搂着师母的腰,轻轻的蹭呀蹭,笑嘻嘻的解释:“师母,不是教授教的,是我自己担心,欧洲很多小鲜肉小帅哥哪,我是怕您被有蓝眼睛的漂亮小姑娘迷住忘了您小学生我啦,人不是说十八姑娘一朵花,您小学生就算还是花骨朵,也是花啊,家花是指您小学生,外面那些小女孩通通是野花。”

王师母的心瞬间被治愈:“我的小棉袄最贴心了,外面的花再漂亮也比不上小乐乐,师母才看不上外面的小花朵,跟乐乐比,外面的野花顶多是喇嘛花,小乐乐是最美丽的月季花。访问结束师母就会回来,乐乐做有什么好吃的记得帮师母留一份啊。”

万俟教授放心了,小乐乐说一句顶他说十句,果然有个可爱小学生比什么都强,有小乐乐在,他家夫人在外也不可能流连忘返。

乐韵嗯嗯的点头如小鸡仔啄米。

王师母怜爱的捏捏小学生的粉脸蛋,恋恋不舍的上车,万俟教授赶紧开车跑路,免得夫人舍不得小学生半天不肯去集合。

当车跑出青大,汇进车流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赶至集合地,万俟教授帮夫人提行李送她进艺术团大本营,然后再开车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