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二章 我能笑一周/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少与小萝莉拟定好入Z省路线,回宿舍便通知队里人去提前侦察,自己则加班加点,安排自己手头的工作。

周六上午忙到半上午才开车外出采购所需,逛一圈回来仍从西门进学校,行驶一段路看到路上有个婀娜多姿的背影觉得眼熟,他并没有减速,保持平稳车速而行,当近在咫尺,燕行才恍然,原来是医学部的某位。

从后视镜看到某女生的脸,赫然发现那张脸十分阴沉,不由诧然,那位不会是又受到什么打击了吧?

他脑子里闪过一个人名:王文昊。如果某女生受到打击以至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必定跟昊少有关。

据消息,昊少数次带王女生去京中上流圈子里露脸,大有像是要确定为情侣的架式,而且王局家人也没有反对,所以就连周信生日宴那天王太太都带了儿子和某女生同行。

贵圈里的人以为王局父亲仰老生辰那天,昊少肯定也会邀请某位美女,然而不知什么原因,那天并不见昊少带去参加过宴会的女伴,甚至被人问及时王太太说青大的某位女高材生并不是她儿子女朋友,她儿子是受人所托关照青大王系花,所以她儿子才带人去参加宴会让人露露脸,为免让姑娘难堪,被误以是她儿子女朋友时因她们也不好否认。

不得不说,逆转太快,让不知内幕的人懵圈。

燕行看到王系花的脸色不佳,暗搓搓的猜着估计是她被昊少冷落,感觉到不妙,心情不美丽,所以脸色很差。

自然,他也懒得研究某女生的脸色有几分臭,开轩悠悠的回宿舍,在楼下整理自己采购到的物品,全部理妥当,再上楼收拾自己的随身物品。

王紫嫣满怀欣喜去京大,结果遇上两个搅屎棍,将自己弄得灰头土脸,一路出京大便直接回青大,越想越恼,越想越恨,她没得罪那胖子吧,死胖子为什么跟她过不去要当昊少的面落她的脸面?

没有人提携想要融进京城上流社会难如登天,她寸步难行之际总算有个昊少愿意借她东风,结果才刚开始,仍然被跟乐韵有关系的人给搅浑,她进京中贵族圈的路怎么就那么艰难?

乐韵是个扫把星!

原本只是恨死死胖子,恨着恨着,王紫嫣把乐韵也恨上了,都是乐韵的错,如果没有乐韵那个人存在,相信她做什么都能顺风顺水。

愤恨刺心,将路面当姓乐的踩,就算有车经过也没怎么留意,看到车子超前,阴郁的瞟一眼,低头走自己的路。

回宿舍时经过一个食堂,王紫嫣没什么食欲,直接回宿舍,努力看书,乐韵能越级考试,她也要努力,不能赶超乐韵,至少也要成为药剂系第一,就凭着那点信念,坚持看书学习到晚上熄灯时。

周日,王紫嫣起五更爬半夜,赶最早一趟地铁去市里一环二环中心地带逛街。

在王系花摸黑起床时,燕大校神清气爽的起早,提着随身行李下楼将背包塞进车里,换上军用车牌,开到学霸楼接小萝莉。

乐韵抓紧时间在出发前一天扫描了好几本书,晚上才整顿自己宿舍的物品和行李,一夜好梦,养足精神。

当她扛着大包小包下楼,看到燕帅哥在等自己,将行李塞后座,自己带只小背包爬进副驾座。

看到小萝莉乖巧温柔的样子,燕行心里一片柔软,开车出发,一边走一边问想去哪吃早餐,小萝莉不挑食,开车出校门后在外面搓一顿,才大摇大摆的开着猎豹汇进大街上的车流里。

两人在大街小巷一顿兜转,三个小时后回到驻军区,燕少将车开回旅部的医务楼停,由候着的兄弟们帮换车牌和往里车里装物品,他和小萝莉各去一间病房换衣服。

男士换衣服快,燕行换好衣服在车旁等小萝莉,看到她将原本的裙子装换成休闲上衣配牛仔裤,默默的抿唇,小萝莉发育得太好,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掩盖不住大胸,他忍着想将小萝莉藏起来的欲望,从队友手里提过工具袋子,掏出一顶假发给小萝莉戴起来。

原本头发短得像男生的小女生戴上一顶披肩长发的假发,立即变成温婉可人的小淑女,甜美得像枝头水灵灵的小樱桃。

小萝莉原本就粉嫩可人,戴上假发更甜美诱人,燕行纳闷得抓墙,小萝莉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瞅瞅那样子实在是太惹人怜爱,他又翻工具袋子,找出深蓝色的一顶太阳帽扣小萝莉脑顶,再给她口罩,自己也戴上口罩和墨镜,遮住大半脸。

出行一次搞得像做贼,乐韵默默的忍了,戴上口罩爬进后座,燕行也进后座,黑九看了半天队长和小萝莉的表情,忍着没笑,坐驾驶室当司机。

当黑九开车跑远了,赤十四神十六“哈哈”狂笑,赤十四还蹦了两下:“十六神,看到队长表情没?队长脸都黑了。”

“小萝莉无论怎么扮都那么粉嫩甜美,队长即要保护小萝莉人身安全还要防色狼诱骗小萝莉,想必一定很心塞。”同情贴身保护小萝莉的队长啊,天天面对那么可爱水灵的小萝莉,即当保镖还要防止恶狼拐骗未成人,队长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想到队长的黑脸,我能笑一周,队长当初面对我们,动不动就黑着脸罚负重跑青蛙跳俯卧撑,现在遇着个即不能凶不能骂更不能打不能罚,还得小心保护的人,终于让他无可奈何,哈哈哈,现世报啊。”

赤十四笑得舒心,神十六暗中为队长放了一串鞭炮,当年队长太凶残,他们只能接受残无人道的惩罚,害他们好长时间看到队长的脸就有心理阴影,如今队长也终于能尝到他们当初的那种心情,喜大普奔啊。

这头两人在幸灾乐祸,那头,黑九开着车在驻军区里绕了一圈,从另一个侧门出驻军地,从一条小路兜风,绕京城小半圈后到一个地主,他下车,让队长自己开车离京。

当队长的车走运,黑九站在路边摸着下巴嘿嘿奸笑,笑够了,独自漫步,侦察一番确定没什么尾巴,乘坐来接他的车回驻军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