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三章 巧遇/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修行是件寂寞的事,对古修家族来说最不怕的就是等待与寂寞,在京中的古武古修家族的青年后辈们打到晁家茶会露出个脸,此后各自呆在自己的地盘上修炼,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低调的像从来没有那一群人似的。

姜少在清修的时间里也越发郁闷,打茶会之后,小美女就没给他寄药膳,他天天吃的是自家制品,感觉……越来越乏味。

吃了那么长时间的美味药膳,再天天吃自家菜,就像吃山珍海味吃得正爽,猛然没了,改而吃焯水青菜,那反差他本身不介意,然而胃和嘴巴在闹意见。

他不好意思联络小美女,问她什么时候再给自己药膳,忍了一段时间,实在忍不住,恰巧家族那边有新消息,决定去三味轩搓一顿改善一下生活。

姜少带着贴身护卫姜一到达二味轩餐馆时,已是七点半,差不多是早上高峰的尾巴时段,吃早餐的人有些打包带走,店里约有一半座有客人。

刷脸机阿福看到姜少溜去后厨房报告给少主又溜回门口帮打打杂儿观察门外街上附近来往有哪些脸孔。

姜一随少主进三味轩,找到比较靠近后厨那边的桌子入座,点了餐,等侍者去通传,他帮少主倒杯白开水,坐等猪肉炖粉条。

宣家的青年很快送上免费豆浆,少主不喝饮料类的东西,姜一美美的喝手磨豆浆增加营养。

王紫嫣大清早的从学校出发,乘地铁换公交车,跟上班族们挤了二个来钟总算赶到处处飘香的美食胡同。

街上人来人往,青年人大多匆匆忙忙,老年人慢悠悠的走路煅练或漫步出行,每个早餐铺子前都很热闹,各种各样的美食香味弥久不散。

观看一阵,王紫嫣沿着街头一端向另一端慢走,走到差不多到街中段位,踩着七寸高的高跟鞋,莲步轻移,移到香气袅袅的三味轩餐馆前,温温婉婉的进馆。

嗯?刷脸机阿福看到穿白色连身旗袍的长发美女,感觉有点眼熟,过了短短瞬间,想起来了,这不是上个月少主接待仙医门小姑娘那天跑来店里问东问西的女子吗?

将人对号入座,阿福又多打量女子一眼,外相70分,气质……气质只能评60分,别怪他评分低,而是女青年虽然举止端庄、温婉大度,然而眼里贴了眼瞳,仍然能感觉缺乏灵气和纯粹。

要论眼之美,古修古武家的少爷小姐们眼神都具有一定的灵透或空灵感,最纯粹最纯净的当属仙医门人,小姑娘有双清透见底的眼睛,用幽灵手老前辈的话说小姑娘的眼睛是最干净的照心镜子,他日小家伙修到他那辈人的境界,不用动手,用眼睛能伤敌。

眼睛是心灵之窗,看眼睛就能看清很多人的本性,现在就算很多女性用美瞳遮眼,古武古修家的人仍然能窥破美瞳所掩盖的一些真相。

阿福退回店内,时刻暗中关注女青年有何异动。

以轻灵优雅之姿翩然进餐馆,王紫嫣快速扫视环境,三味轩馆内并无什么新奇之处,反而显得像时光还停留在六七十年代,墙壁、桌椅朴素到寒酸的层次,不过,里面气氛很好,没有大声喧华,就算有人在说话也是低声细语。

那样宁静的气氛一般只书屋或上档次的咖啡屋才会有,在个小餐馆也有那么宁静美好的一面,无疑让人用餐会感到轻松愉快。

隐约的,王紫嫣也明白为什么三味轩那么受欢迎,大概就是环境好,就算它不打广告,很多人尝了三味轩的猪肉炖粉条便忍不住在网络平台帮它免费推送,还好评如潮。

扫视一眼,看到占据一桌的两位气度不凡的俊男子,心头骤然一喜,那位有着丹凤眼、看起来沉稳内敛的俊男不就是那天在三味轩门口人群中的其中之一?

那天傍晚,在三味轩门口的一群俊美青年个个西装鞋履,今天瘦高的青年穿白衬衣,上衣有两颗扣子没扣,微微敝开的领口间露出精致性感的喉结,配上他那张英俊的脸,有禁欲气息,店里的数位女性频频偷看青年。

巧遇到熟面孔,王紫嫣暗中心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第一次来就遇上一位,天助人也!

为了不让人看出自己的来意,装作思考的样子,又多打量几遍店里的角落,慢慢的向后厨位置走,边走边寻找合适的位置,不着痕迹的走到只有两人的一桌,温温柔柔的低声问:“请问我可以拼个桌吗?”

姜少面对着门的方位,将女青年走来的过程都收之于眼底,看到她走到近前,连眼皮都没拉动,如果他记忆没衰退到记不住人的程度,走来的女生就是小美女到三味轩吃猪肉炖粉条的那天出现过的人,好似跟小美女是同校,小美女没请人进店,只能说跟人不熟。

少主那是何等高贵,自然不会跟杂闲人员说话的,姜一担起自己的职责,悄悄的观察少主的表情,发现少主微不可察的微微颔首,顿然明白过来,声音淡淡的:“你随意。”

“谢谢。”俊青年没有拒绝自己拼桌,王紫嫣恰到好处的露出感激之色,拉出椅子,坐在俊美青年的对面。

宣家的侍者看到女青年在姜少面前落座,默默的为美女点了根腊,姜少是出名的冷漠男,美女想泡姜少,呵呵,这不是上赶着找灰碰。

当然,他们就在心里乐呵,一个青年赶紧上前站到女青年身边准备去问客人要吃点什么,却看到少主带着两个端有早餐的贴身护卫出来了,忙麻溜的走到姜少右侧那边,将椅子拉开,等着少主过来。

宣少带着临时充当小二的宣一宣二到前堂,看到姜少对面坐的美女,讶然的眨了眨越发清透的大眼睛,他记忆力超好,他记得那位是跟燕少认识的某位京少的女伴,今天咋一个人来了?

不过,他是懒得管人家的私事,顶着张清丽秀美的脸,悠哉优哉的走到姜少一桌,四平八稳的落座,笑盈盈的以手支桌托腮:“姜少,今天的猪肉炖粉条是本少的杰作,咋样,有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宣少来时,姜少侧目而望,看到姿容秀美如画般的美青年徐徐走来,心中暗骂了句妖孽!这才多久没见宣少修为又精进不少,甚至可能宣少又突破了,所以宣少给人的感觉更加深不可测,无法探触修为境界。

宣少太妖孽,姜少决定不跟那小子比,免得气坏自己,懒懒的斜目:“受宠若惊是没有的,意外倒是有些,即是宣少亲手下厨洗手作羹汤,我可得好好品尝。”

“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当然,提了本少也未必听得进,对于厨艺,我只服小美女。”

“说了等于白说。”姜少看向猪肉炖粉条,外相极好,与三味轩大厨房的杰作并无二样,心中也多了份期待。

宣一宣二在摆餐食,宣家小二也帮忙将桌上的茶壶移开一边,等他们摆好餐食,才礼貌的问女青年想吃什么。

宣少眼珠子转了转,装做万分惊讶:“噫,这位美女不是姜少你女朋友?”

“不是。”姜少惜字如金。

“跟你同桌,我还以为是你朋友。”

“我不认识她,这是你店里的客人。店是你家的,我也是客人,别人也是客人,客人要来这桌坐,我也没有不许人坐的权利是不是。”

姜少的人冷漠,连说话的语气也是冷漠得不带烟火味,宣少无语的翻个白眼,拿起筷子,吃自己的水晶小饺子。

姜少也接过姜一递来的筷子,动作缓而优雅的将猪肉炖粉条里的肉片夹出来放在饺子盘里。

秀美犹胜女子的青年走来,王紫嫣惊讶的无以复加,那个明明是个男子,怎么长得比她还美?

她自认集江南美女该有的优点于一身,在青大只评为系花是委屈了她的容貌,然而见到秀美青年,这刻也自惭其形,男青年的秀美超越性别,那种美丽很特别,很惊艳。

她费好大的神才保持镇定,当听到秀美青年与瘦长青年说自己,忐忑不安的绞着手指,发觉俊青年再没给自己一个正眼,茫然若失。

也就一闪神的功夫,店小二第二次问要吃点什么她才反应过来,羞羞的微笑:“听说三味轩的猪肉炖粉条是京中一绝,我慕名而来,请问,我能不能指定店主亲手做碗猪肉炖粉条?”

“不能。”宣家青年毫无犹豫的拒绝,要求少主亲手做猪肉炖粉条,她当谁她呀?

“那我可以指定某位厨师吗?”王紫嫣退而求其次。

“不能,本家不接受顾客指名厨师提供服务这项要求。如果姑娘不清楚三味轩的规则,请到门口去看一看再来点餐。”

“对不起,我不知道店里还有店规,我要猪肉炖粉条、虾仁饺子……”王紫嫣脸发烫,不安的道歉,赶紧点餐。

女青年点了餐,宣家青年去通报后厨房,宣一宣二也没走远,顺便在离少主不远的地方坐下,他们也没吃早餐,少主决定和姜少共桌,他们自然退到一边,宣家的青年立即给宣一宣二送餐。

将肉片全挑出来,姜少准备开吃时听女青年说要点店主下厨房,当时就震惊了,那位姑娘是不是没睡醒,所以才糊涂到提出那么无理的要求?

看旁边的宣少,那妖孽好似对别人的话允耳不闻,他也淡定的吃猪肉炖粉条,不管那位姑娘是不是有意想引起宣少注意,都注定要碰一鼻子灰。

姜一直接当女青年是空气,麻利的吃自己的早餐。

姜少宣少吃得比较慢,哪怕就是吃份普通早餐,两人一举一动犹如贵族王子,高贵绅士,每个动作都像是不可模仿的风景。

一桌三男士平静淡定的吃完早点,拿纸巾抹了抹嘴,又喝点白开水。

宣少问自己来的目的,姜少言归正传:“小美女四月及笄,我家长辈有意来京为小美女贺芳辰,特意来问问你,大家要不要商量商量贺仪。”

“唔,是说这事啊,我家长辈们说是备上等贺仪,只是……”宣少顿了顿,悠悠的笑:“只是啊,据我所知那几天小美女本人不在京城,所以嘛,可能要等到月末才能见得到人。”

“你怎知?”姜少好整以暇的追问。

“店里订购批海鲜,其中就有蓝龙虾,预计四月中旬到达,我预约小美女想探讨烹调方式,小美女回我信息说月中旬将离京外出观察一种植物,月底才能回来,所以你可以回你们家长辈话,看看是先送贺仪还是等人回来再送,迟些我再知会有意送贺仪的几家,议定下来再联系小美女和她哥哥,至少也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免得搞突袭闹得人家不好下台。”

“也好,到时我会回你信。”

“好。”宣少应了一个字,也不聊废话,回后厨去琢磨自己的厨艺大业。

姜少来的目的已达到,喝了白开水,如来时般轻淡的出三味轩,当走出美食胡,在暗中保护少主的姜二姜三姜四现身。

五人离美食胡同远了,趁四周人不多,姜一不耻下问:“少爷,今天那个女士看着就是个不单纯的人,您怎会同意她同桌?”

“我自然看得出来她目的不纯,不知是冲我们众家中的谁而来,不如给她机会让她混个脸熟,说不定能有意外收获。”姜少洒脱的将手插裤兜里,那个女青年一双眼睛藏着功利,表情与一举一动都恰到好处,可惜她用错地方,古武古修家都是大家族,每个优秀候选人察颜观色的功力深厚。

姜一默,少主究竟想从女青年身上收获啥?

姜家四位护卫陪着少主且行且看风景,以散步的方式回姜家别院。

当同桌的店主与瘦长青年走了,王紫嫣独占一桌,心头烦闷,她的容貌不说倾国倾城,好歹也是姿色上乘,为什么那三人竟没谁向她搭讪?她真的那么没有吸引力?

等得大约五十来分钟,猪肉炖粉条才出炉,吃完早点,带着未来消的烦闷结帐走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