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四章 有访客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紫嫣从三味轩走到街上,处于人来人往中,努力的保持优雅端庄,走得离餐馆远了,笑容从脸上淡去,余下清冷。

她就想不明白,三味轩的猪肉炖粉条味道只比其他店里的稍好一点,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为什么会被人传得那么有名?

想来想去只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可能是店主来头很大,所以有些知情人士出于讨好心理,暗中帮三味轩吹捧,将店里的猪肉炖粉条捧成名。

京城的气候在立夏之后更暖和了一点,早上气温略低,仍挡不住青年们对夏装的热爱,很多人都穿上漂亮夏装。

街上很热闹,王紫嫣也受了感染,心情慢慢变好,走着走着,心头突然又不好了,听两俊青年聊的意思是那些个青年俊杰家族要给乐韵庆生?

乐韵不就是个农村土妹子,除了长得嫩,读书成绩好了点,还有什么地方值得一群明显来历不凡的青年俊杰们要为乐某人庆祝生日?

想到乐韵倍受人青睐,王紫嫣心口闷闷的,哪怕四周再热闹,也突然失去兴趣,沮丧的走向公交车,还是回学校吧,先努力看书煅练,希望高校春运会上能一鸣惊人。

想着高校春季运动会,她心中多了些坚定,据可靠小道消息,高校春季运动会上某些项目上成绩特别出众,有可能会被选去成为参加全运会代表队的候选人。

有了目标,王紫嫣暂时将郁闷丢开,乘公交车到地铁站,转换地铁回青大,回到学校宿舍,拼命用功看书。

萧少罗少周六跑去青大一趟从小萝莉那里得到好吃的,回到京大心情也是格外的振奋,在下午比赛上一展雄风,分别拿铅球冠军和5000米冠军,晚上又跟学生会同学们疯了一次。

周日,两少大清早回家,罗少回家,萧少跑去找发小博哥儿,赖晁三爷家当乖宝宝,到半下午和博哥儿福姐儿仨去陪罗少过生日,一直疯到晚上十点才散,等周一又起早贪黑的赶回学校。

美少年旷第一节课,回校即跑去找可爱妹子,爬到四楼看到主人留在写字桌上的字条才知他家小团子趁他回家的功夫又悄悄的偷溜,他也是醉了。

瞅着干干净净的女生宿舍,美少年默默的提着贴心妹子给自己留的药膳回宿舍,再去上课。

美少年在寻找自家妹子的当儿他那可爱小萝莉妹妹已经身处Q省广阔的大地上,正没日没夜的往进Z省的那条著名天路赶去。

燕少为安全将小萝莉送去Z省,也真的是很拼,从京中出发就风驰电挚般的赶路,能走高速的时刻绝不走省公路,能快的时候绝对以最快的速度冲,以节省时间。

可以说除了必要的加油和补充水,一路都没停,并且为不让人查到自己和小萝莉在哪住宿,晚上也没有找旅馆酒店住,将车开到高速驿站旁停车就地休息。

两人一车,于近半上午时终于到达即将从X省进Z省途中必经的昆仑山口的一段路。

巍巍昆仑,万山之祖,昆仑山脉巍峨连绵,众山重叠,气势雄壮,是整个华夏大地的脊梁。

昆仑山峰终年积雪不化,有六月飞雪之美,气候也多样化,5月又是Z省的雨季,Q省与Z省相邻的区域气候也与Z省差不多,恰巧前两天下了雨,天空濛濛的,视野并不太清晰。

乐小同学身体有自动适应功能,进入高原啥事也没有,燕大校的身体煅炼得能适应多样化环境,也没有高原反应,从而当空气一点一点变稀薄时,两人好像浑然未觉海拔在不停的攀升。

昆仑山口是进Z省必经的一个关隘,也叫昆仑山垭口,海拔四千七百多米,地势险要,气候寒冷潮湿,空气稀薄,生态环境奇物,自然景色壮观。

每年4到10月是Z省旅行旺季,5到7月更是旅行黄金季,就算Z省5月是雨季,仍然挡不住无数向往人间净土人士的脚步,自驾车去Z省的车辆不少。

因垭口海拔高,空气稀薄,很多人在翻山之前便有高原反应,需要吸氧气,到处可见暂停吸氧的车辆。

副座上的小萝莉盯着窗外看灰沉沉的天空,燕行有些担心:“小萝莉,有没不舒服?”

“没有啊,我好着呢。”乐韵侧转脑袋看看一直当司机的燕帅哥:“翻过山口之后要一直赶路,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我昨晚休息过了,这点路不辛苦。”小萝莉关心自己,燕行心中暖暖的,有小萝莉在旁边,就是持续开个三天三夜的车也是小意思。

燕某人不需要休息,乐韵也就不担心他,偏着头又望窗外,一边观看外面的风景,一边闻嗅空气,分析风送来的气味都是什么所散发出来的。

小萝莉没高原反应,燕行十分羡慕,当初第一次进Z省训练,他也是有高反的,虽然比某些人略强一点,不可否认也感到气短胸闷头胀,后来训练几个月才适应高原气候,之后每年要入Z训练,次数多了,身体对高原气候熟悉了才不再有高反。

不需要休息,燕行开车直行,开始翻山,车辆所经之地的海拔持续升高,空气也越发稀薄,因为天色灰沉,视野所及不远,压抑感更强烈。

小车爬山更轻松一些,一些货车爬山显得很艰难。

燕大校的车是军用猎豹,还经过改装,表面看与普通猎豹没差别,配置与性能却是顶级的,无论是翻山越岭还是平坦的柏油公路又或者是崎岖山路都能胜任,在别的车缓慢爬行时,它一路轻松无压力的步步高升,没什么压力的爬上昆仑山垭口。

垭口有纪念石碑,山谷坡地上生长着野生植物,因为还没有到盛夏,没有满山披绿的美景,仅只有些零星的鹅黄绿,登临垭口,天似乎就在头顶,蓝色干净美得得让人窒息,因为视野开阔,能看到连绵群山顶上的白皑皑的雪。

高原的美景就那么突出其来的撞进视野,撞击着人的心灵,世界最后的净土带给人的震撼,让灵魂都变得干净纯粹。

那些旅行的车辆爬上垭口,几乎无一例外的停留,哪怕有高反的人也抵挡不住美的诱惑,硬撑着留下最美丽的瞬间。

燕大校和乐同学两人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背景从而泄露行踪,没有停留,片刻不停的继续行程。

翻越昆仑垭口已经过了中午,天气转晴,空气是潮湿的,太阳照着山峰,又是另一种美。

入Z省的路底下都是冻土屋,雨季经常陷塌,路上经常遇到修补路面的工人施工,车辆需绕行。

燕少载着小萝莉直奔前程,中午只停留不到半小时以补充体能,原本按预计划白天能穿越无人区,到一个兵站夜宿,然而,当到半下午时路上因为发生交通事故,又导致路面受损,来往车辆无法通行,只能等候。

入Z省线路经常因发生滑坡和泥石流或者路面沉陷的事,但凡去过Z省的人都有数,来往车辆也不急,耐心的等,那一顿等便等到傍晚才恢复交通,车辆再次得以通行。

考虑到在路上拖得越久,安全问题越有隐患,燕少决定夜行,乐小同学没意见,两人一拍而合,就那么披星戴月的赶路。

夜行的车辆很少,整个路上难得见到同行,对于燕大校来说更是求之不得,夜车穿过无人区,过了母亲江的发源地,于9号的凌晨四点多钟翻越Z省最著名的唐古山口,真真实实的踏上Z省的土地。

平安翻越最危险的区域,燕少悬着的人也落下一半,入Z省的路线很多地方都是荒无人烟,也最适合搞突袭埋伏,一路平安,说明还没有人发现小萝莉行踪,目前是安全的。

小女生提前进Z省的目的是要去一趟念青唐拉山,燕大校按行程走,因为公路上有些路段限速,两人直至上午十一点才从名叫当雄地名的城市下公路,转而改省内公路去念青唐拉山和最著名的湖泊区的纳木错地带。

在藏语中错就是湖的意思,纳木错是一个美丽的湖泊,与念青唐拉山相望,神话传说湖和山是一对夫妻,念青唐拉是位天神,纳木错是他的妻子。

燕少和乐同学到目的时已下午四点多钟,开车绕过意为“天湖”的纳木错,在北侧的高原丘陵连接念青唐拉的丘陵山脚下找地方宿营,营还没扎好,原本还算晴朗的天气忽然下阵雨,雨哗哗啦啦,密布天地之间。

两人呆在车里等雨停再扎营,等天黑时拿出小液化钢罐和炉灶做吃的,之后又把做饭用的工具塞回车里,抱睡袋进帐蓬睡觉。

Z省高原的气候变化多端,昼夜温差极大,晚上气温很低,风也很大,乐韵躺在睡袋里,因为不能回空间,又还没到睡眠时间,倾听外面的声响,听着听着,拉开睡袋闻嗅空气,一巴掌拍在燕某人睡袋上:“燕人,醒醒,有访客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