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五章 吵死了懂不懂/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钻进睡袋立即抓紧时间睡觉,为了小萝莉的安全,他准备先修炼,到凌晨时再起来守夜,当入定不知多久,猛的被拍醒,一骨碌连睡袋带着坐起来,摸黑拉开睡袋,快速的穿厚外套。

他的速度很快,套上衣服抓过鞋子往脚上套:“小萝莉,你确定有访客?”

一把掌拍醒燕帅哥,乐韵自己也没闲着,拿冲峰衣穿,听到燕人出声,嘴角抽了抽:“你当我闲得蛋疼开玩笑啊?”

“我不是哪个意思,就是……觉得奇怪,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人找到行踪。小萝莉,能不能分辩是敌是友?”燕行以最快的速度套上鞋子,摸过放身侧装家伙的袋子取家伙。

“你自己听听外面的声音就知道是敌是友。”乐韵麻溜的穿好冲峰衣,低头穿鞋子,还有闲心跟燕人扯犊子。

“声音?”燕行带着惊疑似的念叨一句,仔细的听帐蓬外的声音,Z省高原风大,外面风呼呼作响,刮得帐蓬都在鼓动不安。

“没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啊。”原谅他,没听到奇怪的声音。

“没有声音才奇怪啊,你难道不知道湖上有岛,有鸟有小动物,湖四周有也小动物,现在你有听到什么虫子叫声吗?你对气味不敏锐,听力应该不差吧。”

被小萝莉那么一说,燕行也霍然惊觉不对劲,确实,湖边还有供人住的土屋,岛上也有住宿之处,湖四周有小动物,还有夜宿的人,睡前能听到夜里活动的小动物们发出的声响,现在除了风声和风刮得枯草拉出的呼拉声响再听不到其他声音。

“所以,访客用了迷药?”他心里确定了某事,还是忍不住求证。

“嗯,空气里有淡淡的迷药香,足以让人和动物睡到天亮。”乐韵系好鞋子,拖过小背包利索的拉开拉链,摸出一袋药丸子倒出一颗药,拧亮小电手筒,光是对着地面的,将药丸子给燕帅哥:“吃颗糖豆预防一下,免得万一别人还有后手一把药把你弄晕打包扛走带回家做压寨夫君。”

“!”燕行嘴角狠狠的抽搐着,接过药丸子丢嘴里吞下去,口齿噙香,声音也更磁性:“我们怎么没睡死过去?”

“呸,你当我给你吃那么多药膳和药丸子都是面粉啊?那么容易就中药,我还怎么混得下去?”乐韵气恨恨的一脚踹过去,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欠打。

小萝莉突然出脚,燕行也没敢躲,硬生生的受了一脚,小腿肚被踹得酸肿难受,也没嚷嚷,很无奈的撇撇嘴角:“访客撒的是迷药,不是毒药?”

“燕人,你脑子是不是因为高原氧气稀薄,所以跑进去空气了?你也不想想这里是哪,这是人间最后一方净土,是天下教派的起源之地,也是后起之佛教发祥之地,Z省境内或许不禁江湖仇杀,但一定不许牵连无辜,如果在这片土地上有群人莫明其妙的突然死去,除去公家,佛教与昆仑正宗第一个不依,也不会善罢甘休,暗中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以维护道派正统的权威。”

“不要凶嘛,我不是不太清楚江湖不成文的条条框框吗。”挨小萝莉说脑子进空气了,燕行郁闷的咕嘀,他知道昆仑正宗就在昆仑之巅,只是,他从没真正见过昆仑弟子呀。

小声的嘀咕一句,将掏出来的一支精巧小手枪递过去:“小萝莉,带着这个防身。”

“噫,这不是我捉到的两脚兽的武器?”就着微弱的光,乐韵看清燕人手里的小手枪形状,接在手摸摸壳,有人给小手枪做过保养,还给稍稍改动一个地方,使用起来更趁手。

“嗯,你带着防身。”燕人又递去两个备用弹匣,自己也将一支小手枪藏在衣内口袋里,抱起狙击枪。

“不用急,访客还没露面呢,药是从风头上来的,人肯定还要等个半个钟或者一个钟才会现身。”

“难怪你都不急。”燕行抱着家伙坐下,小萝莉说人没来,肯定真的没来,而且,他也没有危机感,说明访客距离很远。

乐韵将手枪和子弹匣塞进背包,戴上保护脸的口罩,轻手轻脚的摸索着爬出帐蓬,打开挨着帐蓬的轿车后车座门钻进去,找出自己的大背包,猫在车座间摸出些瓶瓶罐罐配制药粉和药汁。

小萝莉溜车上去了,燕行也轻手轻脚的爬出帐蓬,侦察一阵坐在驾驶室里监督四方,他安装在营地几百米远的小玩意儿都没什么反应,也证明附近还没有访客踪迹。

在鼓捣药的乐韵,悉悉碎碎的忙一顿,弄出整人的小玩意,装在小袋子里,给小包给燕帅哥以备不时之需,自己揣几包,将工具收拾好,爬出车侦察敌情。

夜风很大,气温估计降至零下,非常寒冷。

乐韵借车身为盾牌,四下张望,启开眼睛特异能扫描远方有没有什么东西出现,车头所对的地方没有,扫描右方与后方时发现情况,车后方与车后两翼共三个方向有活物,那些活物散发各种光环,有代表着血的红光、代表健康的红和绿光,还有代表生命的微弱白光等。

看光环,车后翼两侧活物还带着金属,依光环强弱与形状分析是黑家伙!其中车左侧一方的人带着的应该也是狙击枪类,因为金属光环与燕某人手中的那种黑家伙的光环是一样的。

车右后侧方的金属光环弱一些,形状也略短,目测可能是步枪。正后方位共有两样东西,看光环的形状推测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来访者选择的方位极好,是呈扇形路线向车子方跑来,逆风,让人闻不到气味,因逆风,也会将人弄出的声响吹得向后方去,可以将弄出的动静降到最低。

看样子,刺杀者对她有所了解,知道她嗅觉灵,所以逆向突袭。

看到三个方位的夜袭者,乐韵轻轻的拉开驾驶室的门:“帅哥,访客过来了,有奇怪的东西,准备好你的异火,把你的黑家伙给我用用。”

燕行抱着枪随时准备迎敌,听到小萝莉低声说话,心中震惊,他没有任何发现,小萝莉是如何发现夜行者行动了?

就着微弱的光,他抓起放驾驶室的钢管推开门下车,将狙击枪递给小萝莉:“在哪个方位?”

“后方,目测至少还相距有千五百米左右,你藏好哒,万一人家也有黑家伙,你会成为靶子的。”

“我没那么笨。”燕行狂抽嘴角,猫腰,在车头一方躲壁藏身。

乐韵抱住黑家伙也摸到车头一端先藏身,用眼睛X射红扫描狙击枪,将弱点与优点分析出来,用手整调几个零部件位置,做了合适的调整,抱着枪猫腰溜到车尾后轮胎处先蹲着,观察远方。

小萝莉让自己藏,她却跑了,燕行哪敢放任她一个人乱跑,飞快的跟上,蹲在她身边,如果有什么意外发生,他能第一时间将她护在怀里。

有个小尾巴又跟来了,还几乎贴身粘着自己,乐韵差点想拿枪托将那家伙揍一顿,有敌来袭,暂时不理他,用眼睛扫描夜空,眼睛X射线扫描到光环越来越近,甚至能看到车左方那边还亮起了微弱的红光,那是黑家伙瞄准镜的红紫外线灯。

目测距离,距车左方来者约有九百米,乐韵果断的端枪,调整好角度,等了约半分钟,利落的开启第一枪。

子弹出枪膛经过消音器的消音处理听不到刺耳的砰响,仅只有很低很低的响声,那点声音在呼吼着的夜风里翻不起浪花。

扣响第一枪,乐韵稍稍抬高手臂紧接着又拉下枪支的板勾,开启第二枪,连开两枪之后,再没看另一边,站起身,端枪瞄准车右方的光环闪亮点,扣响第三枪。

燕行蹲在小萝莉后方,半个身子都快贴她后背,因为远处雪峰上的冰雪反射光,纳木错四周的光线也是带点白蒙蒙的感觉,他的眼睛也适应黑暗,能看清小萝莉开枪射击的动作。

小萝莉干净利落的连开两枪,霍然站起来,他下意识的也站起来,挡住她右手方,如果右方有什么危险,那么他能帮挡一挡。

小萝莉摸黑开枪,燕行看向远处,什么也没看见,他放置监测四周情况的小玩意仍然没有一点动静,也不知小萝莉射击的目标有多远。

狙击枪的射程是1000米左右,当小女生拉响第一枪,也代表着死神奏响了安魂曲,在相距约有八百多米的地方,一个端着一支乌黑发亮的狙击枪瞄准前方的人,在听到一点微妙的响声想要抬眸看时,一点冰冷的金属以无与伦比的速度钻进了他手中枪支的枪口。

从黑夜中飙来的子弹钻进枪管口瞬间产生出强大的力量,一支黑色的枪支倾刻间受热膨胀并炸开得四分五裂。

“砰”,炸响声惊碎夜的宁静,空阔的地方有刹那间的死寂。

声音传播至空气中时,端枪的男人双手被炸掉一支,枪脱手而落,人向后仰,他只仰倒一步的功夫,一颗子弹“咻”的穿破空气,“噗碰”一声钻进他的胸口,再穿胸而过,后背炸开一个比碗还大的洞,鲜血与破碎的内脏从洞口喷洒出去。

男人穿着黑色的冲峰衣裤,腰间还别着一把刀,他中弹后向后仰倒,嘴里发出类似“呵”的声音,卟嗵一声栽倒在高原草甸子冰凉的地面。

当金属炸开声起时,夜空里跑动的人和飘荡的眼睛下意识的缓了缓,下一刻,黑暗中一颗子弹也带着死神的召唤声,疯狂的旋转着钻进了猛地收足男人的心口。

闻声收足的男人戴着保护口鼻的口罩,同样是一身黑色冲锋衣裤,穿着软底运动鞋,腰带刀,手抱一支暗金色步枪。

他刚停顿的瞬间,被无情的子弹射中心口,子弹从他前胸进后背出,有血液飞溅。

他连声音都没发出半声,砰然倒地,那颗穿胸而过又飞了几米的子弹几乎也是同时落地,砸落进冰凉的枯草里。

血腥味在黑暗里弥漫,被风刮走,吹向远方。

黑色夜空中飘荡的两双眼睛在望向左方时又听到右方传来声响,左右一望,只见相距几百米的人先后扑倒于地,令人兴奋的血液味道就那么飘入鼻。

寒冷的夜风呼啸而过,草甸子上的枯草发出细微的响动。

除此,再无他声。

飘动的眼睛呆了呆,疯狂的朝前飘,黑夜里响起撕声裂肺的痛嚎声:“啊-”

凄惨的痛嗷声冲天而起,却惊不起沉睡的人或物。

乐韵开启死神第三击之后,双手臂下垂贴着腰,将枪支斜立于地,慢悠悠的检查黑家伙,听到鬼哭狼嚎声,不爽的甩甩头:“喂喂,深更半夜的,你们嚎什么丧啊,吵死了懂不懂。”

紧挨着小萝莉的燕行,听到小女孩儿不爽的骂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嗓音美妙得如大提琴D调声:“小萝莉,嚎叫的是人是鬼?”

“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也不知具体是啥玩意儿,反正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乐韵看向远处,在空中飘荡的活物越来越近,目测大概相距五百米。

“那是什么东西?”燕行诧然,小萝莉嘴里说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再过几分钟你就能看到了。”乐韵将黑家伙往地面一放,让它挨着车竖立,摸出手筒拧亮,放在车尾挂着的车轮胎上面照明。

挖煤挖矿用的专业头灯的亮光骤然洒开,照亮一片地方,草甸上的枯草与刚冒嫩芽的一些草儿笼上寒霜,高原草甸寒气逼人。

小女生鄙夷说的某些东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黑暗里飘荡的物体再次发出叽喱哗啦的一声凄厉叫声,声音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燕行觉得声音太难听,嫌弃得抿唇,正想跟小萝莉说话,黑暗里响起“嘀呜”声响,那是自己安放的小玩意感应到有生命的热源体接近发出的警报,快速看向前方,稍稍一会便见两团物体凌空飞来,伴随而来的还有腥臭味。

看到飞来的东西,燕行脱口而出:“飞头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