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六章 还跑了一个/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暗搓搓的在等着人不像人的玩意儿出现,当它们凌空飞来,出现在电筒灯光范围才露出真面目,两团物体是两颗人头,整齐如刀切的脖子下拖着一团内脏,一颗头拖着的内脏只有胃和心脏,肺,一颗人头拖着的内脏胃、心,肝肺和肠子齐全。

两颗人头都是男人头,只有胃、心脏和肺部的人头降师头发很长,能在后脑处扎成马尾,另一个是寸劲板头,两个飞头面孔都有东南亚人特征,可能处于极端愤怒中,面孔扭曲狞狰,眼珠子发赤。

这下,燕行终于明白小萝莉说的人不像人的意思了,飞头降的头是人头,可拖着内脏乱飞,确实不像人也不像鬼。

寒冷的夜里,灯光也是冷的,挨着车屁股站立的男女穿蓝色冲峰衣,一高一矮,像在赏景似的悠闲。

浮空飞行的飞头看到高矮不一的一男一女像看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呲牙咧嘴的扑向两人,甩动的内脏带着屎臭味。

乐韵放下灯照明后从背包里拿出手套戴起来,抓了包药粉在手,好整以暇的等着飞行物,听到燕帅哥喊出飞头降,默默的撇嘴,可不就是飞头降吗,所以才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啊。

她也不说话,笑嘻嘻的盯着飞头降:“话说两颗人头,咱们来聊聊人生吧,咱们一没仇二没怨,你们受谁的雇请来暗杀我,能让你们不惜越界刺杀,想必价钱开得挺高的吧,你们缺钱的话,我付双倍的价钱,你们回去将雇你们的人杀了如何?”

“呜啊!”长头发的飞头发出一声嘶吼,发疯般的冲向小女孩。

寸发飞头带着视死如归般的愤怒,像颗炮弹似的扑向高大的男士,他拖着附带着一团内脏甩出去,甩向男人的胸口要害,张牙咬向自己要对付的目标男子。

飞头扑来,乐韵冲着它做了个鬼脸,吐吐舌头,扬手,一把药粉兜头盖脸的洒向飞头的脸,那药粉顺风一吹,化做一阵粉尘雨把飞头给笼罩住。

燕行也没闲着,看到短头发的飞头飞来,扬了扬手中的钢管,优雅的微笑,无比欢畅的喊:“来得好!”

他嘴里喊着话,就在飞头内脏甩来的瞬间,反掌于后的手轻轻一甩,一缕火焰“呼”的燃烧成团,一分为二,一团焰火飞向短发飞头降,一团火焰飞向长发飞头降。

短发飞头降看到目标男子手抓钢管冲自己做打的姿势并没有在意,一往无前的往前扑,当看到一团火焰飞来,惊得亡魂皆冒,大叫一声朝天空上方狂跑,可惜,火焰见风狂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化做个大火球,倾刻间将他包裹,火焰沾身即燃烧,头发一下子就没了,头与肠胃到处都是剧烈的灼痛,他在大火里痛嚎,像无头苍蝇乱撞。

燕行帅气的跳起来,以打棒球的漂亮姿抛挥动钢管,击中火球发出“梆”的大响,火球发出一声嘶吼,呼的下落,砸到草甸子上面,乱滚乱蹦,也滚不熄火焰,肉烧焦的味道里伴随着凄厉的惨叫。

飞向小女孩的长发飞头看到小女孩子扬手撒出粉末,下意识的闭了下眼,同刻,胃和心脏肺部和脸沾到粉末,传来辣痛感,他正想飞高,突然间身上像着了火般疼痛,睁开眼睛,眼前模糊不清,却清晰的看到自己头和胃粘上了火焰。

火焰燃烧,头发哧拉一声便被焚烧一空,头皮一阵灼涌,飞头向上一蹦,抛下目标,飙向远方,去势如箭,一飘数米远。

乐韵撒了一把药粉就等着看燕人大展身手,他果然不负所望,秒发火焰团烧飞头降,她笑咪咪的欣赏火烧飞头,看到长发飞头逃跑,撒腿就追:“飞头,别跑,此情此景,秉烛夜谈最是人生乐事。”

飞头弹身在空中飞出十几米远向地面一扑,在寒湿的草甸上打了个滚,然而,身上的火苗却没有熄,他大惊之下再次蹿高,朝着纳木错飞去,凌空狂飙,听到后面小女孩子的喊话也视而不闻。

小萝莉去追另一颗飞头,燕行也不担心她,小萝莉在Y南省一个人干掉一颗飞头,现在这一颗着了火,更好对付,以她的能力应付起来绰绰有余。

丢下燕帅哥的乐韵,追着飞头跑,看到它飞向天湖,不禁乐坏了,那家伙还挺聪明的,知道水灭火的道理,不过,她会让他去跳湖吗?

答案肯定是不。

跑出电筒光照的范围,乐韵再无顾忌,撒开脚丫子奋力奔跑,人如离弦的飞箭,飞跑过起伏不平的草甸子,不出一分钟的功夫追上飞头降,凭空取出一支竹竿,飞跑,以撑杆跳高的姿势立竹竿于地,人腾空起来,也达到飞头降的飞行高度,在空中取出一支铁锤,用力的砸向飞头。

飞头被火烧得剧痛难当,疯了似的冲向大湖,猛不丁的一阵风刮来,它向上蹿起,却不想一记大锤迎头敲下,重重的打在他头顶,一阵天晕地旋,分不清东南西北之下一头栽落。

撑竹竿而飞空的乐韵,将锤子丢回空间,人和竹竿向一边倾倒,轻盈的落地,将竹竿收回,飞奔着冲到飞头降落下的地方看飞头咋样了。

飞头从十来米高的天空掉落下地,重重的砸到地面上,滚动几下,火焰还在不依不饶的燃烧,它翻了两翻才保持着脖子立地,眼前还阵阵发黑。

赶到场的乐韵,看到那飞头的样子乐了,它头上凹下去一大块,头皮和内脏上闪着火焰苗,比拍电影里的镜头还有镜头感。

大概是因为离主人太远,燕帅哥的火焰粘着飞头却没有扩散,乐小同学瞅了几眼,伸手抓起没有火焰的飞头的心脏,像提着只链球似的,用力的抡起来,狠狠的朝地面砸,连砸几下,砸得它晕头晕脑,提起来一边抡圈儿旋动,一边朝燕帅哥那边跑。

燕行守着一颗飞头焚烧,一边看小萝莉的方向,离得远了,他看不到那边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一簇火焰从空中落下,然后又不停的晃动。

很快,他看到小萝莉像玩呼啦圈儿似的提着一颗飞头跑到灯光能照射的地方,小萝莉蹦跳的样子也特别可爱。

“燕帅哥,这个也给你。”跑回停车的地方,乐韵将手里抡着玩耍的飞头丢出去,扔向燕帅哥不远处的另一团火球。

粘着火焰的飞头像一颗链球飞空,梆哒一下砸在一个燃烧着的火球旁,燕行摇摇头:“小萝莉,温柔些,这么扔人家会痛的。”

美男子的声音淳美动听,说得跟真的似的,乐韵差点摔跤,顿了顿脚步,默默的望向自己丢飞的那颗飞头四周爆涨的火焰,无语的抹把冷汗,咕嘀了一声:“火烧就不痛么?”

“火焚应该不痛,因为火化之后灵魂就登西天极乐去了。”

帅哥说得一本正经,火球里传出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乐韵听得后背皮一阵发凉,吐口气:“你赢了。”

火焚不痛,所以刚才的惨叫是笑声吧。

瞅瞅火焰球,她觉得如果不是真的要撒破脸,还是不要惹燕帅哥比较好,他的修为一天比一天增长,火焰能达到念随心动的境界,哪天他若丢火烧她,她不回空间避的话,也是很棘手的大挑战。

火焰哧啦啦的燃烧,在风中呼呼作响,她的心情也瞬间美丽了,背着小手冲到燕帅哥身边,跳起来拍拍帅哥的肩:“贺小笼包,越来越觉得咱俩合作越来越有默契了,我们强强联手,扫平所有,太爽了。”

“所以说你到哪去要让我跟着啊,我也不是吃素的,不会扯你后腿。”小萝莉欢奔而至挨着自己站着,燕行心情乍然轻飘飘的飘飘然,他不弱,真的,小萝莉经常不给他表现的机会而已。

“嘿嘿,这个以后再论。”乐韵嘻嘻笑,不许诺次次外出让燕人陪,转而朝着还在翻滚的火球吐口水:“日你N个仙人板板的,刁你老母的,姑奶奶跟你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跑大天朝的地面上来暗杀本姑奶奶,这下尝得烧肉味了吧。特么的,现在怎么不牛了,之前不是挺嚣张的吗,四个人兵分三路,全军覆没的滋味如何?”

小萝莉闲得无事在跟烧得快成焦炭的飞头说话,燕行好笑的望着,小萝莉赢了就得意的小模样还真是有趣,也只有这种时候她才像个小孩子。

“小萝莉,你开枪有狙击到目标?”

“你当我闲得蛋疼乱开火玩儿啊,三弹两人,以车尾向为坐标向,右方两点钟一个,左侧十点钟方向一个,大约是八九百米距离,处理了这两颗头记得把另两个尸体也处理掉。”

乐韵伸个懒腰:“小笼包,我要去风头那里看看,你自己注意安全,我们干掉了四个,还跑了一个,也不知道会不会杀回马枪,你可别大意。”

“还跑了一个”燕行不太相信,以小萝莉那种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的性格,主张杀人灭口,哪会让敌人有漏网之鱼。

“嗯,暗中还有个,估计应该是在守着两个飞头的躯体,之前飞头喊话报信让人快走,应该是让那人带着他们的躯体远离。”

“你听得懂他们的话?”燕行惊讶得无以复加,小萝莉懂飞头降的语言?

“小笼包,你当我在Y南跟杨土壕的几日是白混的啊,飞头降讲的话我不全懂,但是我懂其中一两句,一句有‘死了’两个字,一句有‘走’的意思,应该是向暗处的传信说有两个同伴死了。”

乐韵解释了一句,冲向车左方:“为了你的安全,我还是先去帮收尸回来给你焚烧。”

燕行像看怪物似的看小萝莉跑走,她在医学上的天赋就已够惊艳环宇的,在语言方面也这么有天份,还让别的天才怎么活?当想到她说担心他的安全先去帮处理尸体,心窝子都暧烫起来,摸摸耳朵,两只耳朵也是热热的。

说要去收尸,乐韵拿出只小手电筒照路,一溜烟的冲向自己狙击对象倒下的地方,一阵快跑冲到地头,看到遭狙击的目标和掉落的黑家伙,蹲下身扯开口罩,他的脸和两个飞头降师的脸有几分相似,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同一个家族人。

人已死,躯体都僵硬了,连血液也凝固,他的狙击枪炸膛,枪管都变形扭曲,还有几个零件也散落在地。

将死掉的家伙提起来挪开几步,拿出一包药粉撒在破碎的肉末和内脏上,药粉碰到东西,腾起一股白气,肉末和内脏残块片片化成血水。

本着善后要妥当的原则,乐韵将零碎的枪支零部件一一拾起来,装在一只塑料代里,又提出一桶水冲洗沾到血和残渍物的地方,将血水和焚化成水的脏物稀释冲散渗进草甸子的枯草里,撒香料除味。

找回掉落的子弹,抓起僵硬的尸体横向走向另一个遭狙杀的地方,找到目标,将掉落的一支暗金色步枪拾起来,看看他的脸形也跟飞头降师的脸部特征有相似处,同样拿化尸粉毁灭血渍和内脏残残,再用水冲洗,不留痕迹。

从枯草里找到弹子粒,乐韵一手拧只尸体,提着一阵小跑跑回扎营的地方,将死得不能再死的家伙扔地上,缴获的枪支和残碎零件也给燕帅哥。

小萝莉拧着两只死翘翘的人兽回来,燕行上前检查,看伤口位置,一个正中心脏,一个稍稍偏了小许,心中震惊得犹如发生一场地震,小萝莉军训打靶时所表现的准头十分了得,他们觉得稍稍做专业训练一番,假以日期必能成神枪手,然而今晚,小萝莉在黑暗里狙击竟然也达到百分百的命中率,这份功力岂是一个神枪手可比得的。

小萝莉太神秘,每次他以为看到她揭开了面纱,实则她面纱之后还蒙着面纱,神秘的诡异。

忍着惊骇,燕行小萝莉缴获的东西摆开,提取指纹和可以检测DNA的头发指甲血块,再去车上拿来相机拍照,将枪支拆缷下来装起来藏在车子里方便回京后再研究,之后,将两只人兽丢到还没焚烧完的两个火球堆里焚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