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七章 讲讲道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韵是个体贴的好孩子,将两脚兽提回来丢给燕帅哥,又用眼睛特异功能四下查看,确认远方没有什么潜伏的危险,拿着手电跑往风吹来的方向。

风是掠过湖面而来,随风飘散的药也应该在湖的另一边。

因距离很远,乐小同学撒开飞毛腿,来次夜间大煅练,沿着绕湖的路绕湖而跑,越跑越快,当跑得脚底微微发热时,全身力量暴涨,迎风奔跑的感觉也特别爽。

当乐同学在欢快的奔跑时,围绕纳木错的一处丘陵间,一个人扛着两个无头尸体朝念青唐拉山奔跑,那人用头巾包头,脸也蒙遮住了,只露出眼睛在外,看不清是男是女,穿全黑色的冲锋衣服,腰上系着一支照明的小电筒,在高原草甸子上奔跑,头也不回。

他朝着山峰有积雪的大山跑去,去的方向是顺风,一路跑一路跑,跑着跑着,隐约听到哭泣声。

边泣边跑的人,跑了很久,越过丘陵,跑过平坦的草甸子,跑到念青唐拉山的一条冰川冲积出的谷槽里,放下肩头扛着的无头尸体,跪坐于地,发出“呜呜”的悲切哭声,眼中滚出大颗大颗的泪珠子。

两具无头躯体的脖子断口整整齐齐,里面也没有血和污流之物溢出,好似有什么堵住了断口似的。

尸体僵硬如冰,再没了任何温度。

呜呜哀哭的人,跪坐于地,伸出颤抖的手一遍一遍的抚摸躯体的脖子,指尖下的肌肉冷得像石头。

哭了一阵,他站起来,再次扛起无头躯体,朝着山岭里小跑,且行且远,很快进山谷,消失在夜色里。

乐小同学不知飞头降的另一半躯体在哪,也没有闻到气味,夜晚不方便去寻找,只管去找药源,跑了一阵,看到有微薄灵气的石块也捡起来丢回空间,一连捡到好几块,有些尼玛堆上的石头也有灵气,出于尊重风俗的原则,没有去捡。

跑啊跑,跑了长达一个半钟之久,绕过湖四分之一的宽幅,到达风向头,沿着淡淡的香味,又跑近二十来分钟在近丘陵的一个地方找到让人安眠的药源——一只精巧的熏香铜炉。

熏香铜是件有层微弱白色灵气的古懂,它放在地面上,四周用几块石头挡住风,保持炉火不会因冷风而很快熄灭。

找到药源,乐韵捧起铜炉,揭开盖子,放香料的一层还有一撮药粉没焚烧,铜炉肚子里有草木灰,有几块小炭,中间的炭火还没熄。

观察一番,笑嘻嘻的掏出把小锄头,挖个小坑,将药粉全倒在泥坑里,堆土埋起来,再用石块盖住,找出自己制的药,撒了一把在埋迷香的地面上,又放一撮在香炉里,抱着香炉回扎营的地方。

回去的时候没跑那么快,边走边瞅,顺便的偷挖好几种药草丢进空间做种苗,路过在湖边扎营的帐蓬时还好奇的瞅了瞅,有两头帮驼货物的牦牛也静静的卧在冰凉的草甸子里。

观察一阵牦牛,乐韵凑前,给它们鼻子底下撒小撮药粉,按牦牛的体型,仅只闻风里的那点香估计天明时醒不了。

做了好事,她挥挥袖子没带走一片云,又轻飘飘的跑路,边走边欣赏湖边的草甸子植物,偶尔会去挖走一两样,且走且停,走走停停,花费二个半钟终于回到扎营的地方。

小萝莉要去找让人沉睡的药在哪,燕行要焚尸不能同行,他守着火,一边观察四周,一边观望小萝莉,看着那点亮光在远处时隐时现,每时次看不见光晃动,总担心她遇到危险。

焚化尸体用了大约四十分钟,他将少量的骨灰残渣扫进枯草丛里,又去弄些枯草残叶洒在焚尸时因异火把草皮烧干净的地方,想着附近焚了尸,让人感觉不舒服,趁着小萝莉还没回来,将帐蓬拔起来,开车换地方,往小萝莉去的方向开了约有二里左右重新扎营,他坐在车里侦察情况。

小萝莉绕着湖跑,他遥望着,当看到像星星一样小的光在一处停留,他心都揪了起来,直到那点灯向回走,他又勉强放心。

而小萝莉照明用的亮光在回程时仍然有时亮有时看不见,他那颗心就那么跟着灯光的明明灭灭而上上下下,沉沉浮浮的来回折腾,折腾的快累觉不爱时,那只小萝莉总算平平安安的回来,他那颗高悬着的才稳稳的落地。

人还没走近,燕行下车,立在帐蓬边等,待小萝莉顶着一头被寒气染得有水气的头发回来,他默默的开车门,从背包里拿出自己携带还没用的干净毛巾,等她跑近,表面平静无波实则小心翼翼又提心吊胆的帮她擦头发。

小萝莉没有躲避,他心头有几分小欢喜,故作平静的样子数落:“瞧瞧你,头发都快结霜了,怎么就不知道拿件衣服蒙一下头。”

“我没记起这茬儿,我自己来,你做善后工作也累,去休息吧。”乐韵吐吐舌头,一手捧着香炉,一手自己抓过毛巾自己擦头发,擦几把头发,将小香炉放在避风的地方,钻帐蓬。

小萝莉抢走毛巾,燕行心中怅然若失,听到她关心他又心喜如潮,陪着小萝莉吹凉风,当她回帐蓬,眼疾手快的帮掀开帐蓬帘子让小萝莉先进去,自己拿着电筒在后面,再把帐门拉上,只留一点空隙透气。

因为跑了那么久,脚底也有点发热,乐韵回帐蓬后擦几把头发将毛巾放一边,脱掉鞋子透气,凉了凉脚,爬进睡袋继续躺着休息。

小萝莉乖乖睡觉,燕行钻进睡袋,等小萝莉呼吸稳定,他轻轻的坐起来,默默的打坐守夜,随时监听外面的动静。

这一夜,宿营在湖边的人和牛马都睡得十分香,几乎是一梦到天明。

Z省天亮的比首都晚,早上六点多才微微天明,要八九点多钟才见日出,因而不赶时间的人都是将近七点才起,除非要赶时间才起早摸黑。

宿营的游人想看的是日出,睡到天大亮后才起来。

燕少打坐半宿,一直守夜到天明,因小萝莉没醒,因而当天色将明时他轻手轻脚出帐蓬,偷偷的去解决了新陈代谢问题,洗手和脸,坐在车里等小萝莉醒来。

乐韵睡到自然醒,因为燕帅哥在,也不能回空间,等天大亮才钻出睡袋,收拾好睡袋装起来,拧着出帐蓬,着手整理背包。

收拾好行李,洗了把脸,坐进副驾座里吃干粮。

“小萝莉,让我跟你进山好不好?”啃着名叫“馕”的食物,燕行非常耐心的以商量的语气跟小萝莉讲道理。

咬着饼子,乐韵鼓着腮帮子像只小松鼠,坚决的拒绝:“不好,小笼包,来时我们讲好的,人不能出尔反尔。”

他们在青大时就商量好了,提早入Z省,她要独自进念青唐拉山一趟,他送到地方再折回预定与送物资人碰头的县镇等候。

如果他留在纳木错附近,万一有人拿他当风景拍照发个微博或者什么,容易汇露行踪,而且如果他长久停留,风景区的管理公司难免也会有所怀疑,他们是以普通游客的身份进风景区,如果被追问,难免曝露燕大校军人的身份。

人要讲信用,乐小同学可不想让燕帅哥到哪都跟着,她还要趁进山的时间回空间采摘果子和收药田里的大豆、玉米等作物呢。

“情况有变嘛,没人发现行踪时我不跟你跑,依昨晚的情形看,好像被人知道行踪了啊,我跟着你好歹能帮善后。”他还以为至少还要几天才会被人猜出小萝莉可能入Z采摘虫草,没想到他们前脚刚到,乱七八糟的人后脚跟就到了。

“飞头降那种东西是邪门玩意儿,被他们发现行踪也没什么意外的,反正就一句话,人不可言而无信,你不许跟,再想推翻出京前的约定,我分分钟跟你翻脸。”

“好嘛,我不跟去总行了吧,你就不能不威胁我?”被怼回来,燕行闷闷不乐的用力咬大饼,干粮真难吃啊,比起小萝莉做的煎饼来味道差太多。

“我没威胁你,我只是在跟你讲道理。”

“讲道理,你从来不是个讲道理的人,每次跟你讲道理,你都怼我,威胁我,你哪天不怼我,我一定会以为在做梦。”

“做白日梦很危险,面对现实吧,就算现实很残酷,日子也仍然要过下去的,生活也要继续。”

“……”燕行默默的吃干粮,他其实也不差啊,怎么就总被小萝莉当成拖后腿的人,总不想让他贴身保护呢?他哪点做得不好,让她觉得没安全感?

想不明白,努力啃干粮,小萝莉说要面对现实,虽然干粮很难吃,为了不饿着肚子,为了保持体力,再难吃也必须要吃。

啃了干粮,填饱肚子,乐小同学背上打点整齐的行装,朝着念青唐拉山进发。

小女孩独自出发,燕少目送她穿过草甸子到达念青唐拉山的山脚,且行且远,再也看不见身影,开车离开纳木错景区,去预先约定的一个县城等小萝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