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九章 商量/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村民,次尼旺堆兄弟俩带外甥回二楼,亲人之间说想念的话,老少们都十分激动,达瓦还落了好几次泪。

贺小三贺小十五的父亲是军人,他们的妈妈梅朵随军,兄弟俩小时在部队生活,到上适学龄便回京由爷爷奶奶叔伯们照顾,每年放假回Z省陪外婆,亲人们也常常需要半年或好几个月才见一次。

说了很久的话,贺家兄弟去提给外婆家礼物,茶叶、冰糖,面粉、大米、盐、调味料以及棉被和四季衣服,还有些防虫、风湿止痛、防腹泄和治头痛感冒的药物。

Z省太偏远,通往内地的路程艰险而遥远,缺乏许多常用物资,贺家入Z省时带了很多的日常用品和药剂,药品对于放牧人来说极为珍贵的,放牧是常在边远的草原,荒无人烟,一旦生病,都找不着地方治。

将给外婆家的物品搬进楼,达瓦和儿子们先让客人去安排的住处看一看,将随身物品放下,旺堆夫妻在家准备晚饭,次尼夫妻带着外甥兄弟们带上礼物拜访村民,一家一包十九斤装的糖,九斤茶叶,九斤盐,家有老人的家里给老人一件羽绒服,有小孩子的人家给小孩子一包糖果,一人一套衣服,有小婴儿人家给一床小孩子的睡被。

达瓦的两个外孙是藏族,他们妈妈是村里的人,回来挖虫草是理所当然的,而因为还要带个汉族小姑娘进村挖虫草,要经过村长和全村村民们同意,为表示感谢,贺家备有礼物赠送村民。

次尼夫妻带着贺家兄弟和汉族小客人挨家挨户的拜访,先去拜访头人,送上礼物,再去村民家,大部分村民都有人在家,只有少数几户人家有的去放牧,有的则去虫草区搭帐蓬了,不在家。

不在家的人家越过,等改日再去拜访。

乐同学不懂藏语,就是当摆设的,跟着去露个面以示对村民的尊敬,什么话都不用说,只管灿烂的微笑。

她长得可爱水灵,达瓦家又跟村民说了远方的小客人是医生,所以村民对小客人倍加热情。

鉴于藏胞们如此友好,乐小同学发挥自己所长,给几位老人和有点小毛病的人看诊,赠送药,她携带的药都是空间产品,不是大病的话毫无疑问能药到病除。

有一户人家的中年阿妈卧病在床,原本有病的人家门口挂有记号物,访客一般不宜拜访,乐同学特意上门给主人看诊,病人有胃穿孔现象,帮配制一副药,由贺十五做翻译,说了什么熬着喝。

因为小姑娘笑容美丽而真诚,又会医,很受欢迎,她给看诊的人家都赠送回礼,几乎都是佛珠串。

其实,乐同学最想要的是藏民家的家具,那些亮闪闪的家具太有吸引力,她每次看到有灵气的家具就不想挪脚,当然,出于尊重民族风俗,她是不敢去匀主人家的家具用品的。

拜访完村民回到贺小十五外婆家都天黑了,乐小同学第一件事就是跑厕所,到村民家去每家都请喝酥油茶,喝了几十碗,她肚子都变水桶了。

燕少和贺家兄弟几个也没例外,都喝得尿急。

达瓦家准备烤全羊招待贵客和外孙兄弟们,燕少酒量杠杠的,喝青稞酒,一碗又一碗,连喝了不下二十碗,没有半丝醉意,而贺家兄弟,呃,全喝趴下了。

是晚,贺家兄弟们睡一间房,小女孩睡一间房,达瓦家还有客房,贺家兄弟们都不愿那么麻烦,挤一间房睡。

燕少等人到达瓦家的当天也是14号,也是母亲节,在京中的美少年在周日也回家陪长辈们过节。

他周六晚收到三味轩少东家发的信息,约他一见,他应了,周日清早便往三味轩去吃早点。

美少年赶到三味轩,店里有半数座有人,店前打包早点的人也特多,刷脸机阿福看到小姑娘的美少年哥哥,热忱的迎进店,送到提前预留一桌入座。

少年清雅如竹,如莲如雪,刚坐下就招来一片目光,每个人的眼神都是惊艳,甚至有人怀疑是哪个明星来了。

美少年坐如钟,温雅如玉的面容挂着淡淡的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当有人盯着自己看也不恼,轻轻的颔首点头示意。

他坐下没五分钟,王系花也到三味轩吃早点。

王紫嫣上次刷脸失败,周日一早又到三味轩侦察情况,进店铺发现美少年会长也在,非常惊喜,踏着优雅的小碎步走近,欢喜礼貌的问:“晁会长,你也来这里吃早餐,真巧啊,我可以跟你搭个桌吗?”

王系花进店门时,晁宇博就看到她,当她走到自己一桌,温润的笑脸未变,声似清泉叮咚:“不好意思,王同学,这桌是主人预留招待客人的,我也是客,不能做主邀请你同桌。”

“对不起,我……不知道晁会长有约。”满心期待着的王紫嫣,不曾想竟得那样的结果,看到很多人望着自己,脸发烫,羞得快步走到隔着一张桌子的空位坐下。

阿福和小二们有看到女青年去骚挠贵气的雅少年,都没出声,看到少年让女青年知难而退,默默的望天,人长得俊就是好啊,拒绝人家都让人觉得错在别人身上。

他们还没感慨够,气宇轩昂的吉少顶着张英武不凡的脸进餐馆,笑咪咪的与晁少同桌,刚问几句日常安好的话,周少也带着亲和的笑容进店入座。

一桌可坐四人,三缺一。

王紫嫣坐下等小二过来点餐,少不了猪肉炖粉条,坐等的时刻也正好能听听晁会长和人在说什么。

宣少带着端早点的两位贴身护卫同后堂,看到三缺一的画面,轻淡如风的飘至,入座,眼睛斜向吉少:“吉少,你今儿咋有空来溜跶?”

“多天没来吃早餐,想念三味轩的味道,所以来走走,话说,宣少,你为什么只问我一个人,不问周少和晁少为什么来?”

“很简单啊,我是受邀而来。”周少淡笑如花,笑容是梨花,不惊艳,却又是高洁美丽。

吉少愉悦的笑起来:“相约不如巧遇,还是我比较幸运,出来吃个早点也能遇上晁少。”

吉少太会自找台阶,周少微微笑,不拆他的台。

宣一宣二摆好餐退到一边去吃早点,宣少招呼三位客人用餐,食不言,四人贵气优雅的用完餐,慢悠悠的说几句闲话,宣少才言归正传:“晁少,我收到很多帖子,许多世家将入京在你妹妹及笄那天去你家观礼,得劳烦晁少跟你家长辈们说一声,提前做点准备,当然也不用太紧张,只要挪个地方,准备点茶水就行。”

“可是,我家小乐乐生日那天不在京城,能不能麻烦宣少代为婉谢众家好意?且等我妹妹年及弱冠那天再请来家喝杯薄酒?”晁宇博心中惊讶没有表露出来,微感为难的与宣少主商量,小乐乐7号就偷溜离京,客人来送礼,如果主人都不在,那像什么话?

“无妨无妨,”宣少笑得媚眼如丝:“众世家都知你妹妹不在京,可并不影响大家送份贺仪啊,按古礼,女生十五及笄是最隆重的,所以礼不可不送,晁少不用有心理压力,尽管帮你妹子收下贺礼就行,我跟你说,众世家都是家底深厚的老牌世家,千年人参太岁之类的珍贵药材比比皆是,小美女制药用得着。”

“这岂不是让众家破费了?”晁宇博心头滴下一滴冷汗,宣少主是那般气宇不凡的人,怎么也跟小乐乐一样提到奇珍异草眼睛就冒绿光。

“客气什么,晁少只需跟家人说说安排个地方,等众家代表去了有地方坐,再有杯茶润润喉就行了,众家的代表都是些淡泊名利的老人了,性子也古怪,很多人都不认得他们,我大致上知晓一二,所以我毛隧自荐,由我和周少吉少姜少等美男子负责帮接待,端茶跑腿的也有我们家的青年们,晁家不用特意在家招待客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宣少说到这份上,恭敬不如从命,我回家跟长辈们说说,还是在我二伯父家接待贵客吧,我二伯父家宽敞些,到时就有劳宣少和众少辛苦。”

“不客气不客气,咱们和小美女都是那么熟的人,客气就太见外了。”周少吉少欣欣然的自来熟,给自己脸上贴金。

晁宇博再三感谢,又和宣少约定众少几时去别墅,先回家。

吉少和周少在三味轩喝白开水,闲坐一阵,慢悠悠的去茶楼联系辛五少姜少华少,至于澹台家的小家伙,他们没把他列进当跑腿工的范围,江南陈少和港城霍少也暂时没列入名单,更不会支使方八少和兰七少跑腿。

王紫嫣听晁会长和三味轩少主及两俊少说话,又憋了下肚子的郁气,怎么又是跟乐韵有关?越想越不是滋味,就连早点也没什么胃口,胡乱吃了就走,她想偶遇,偶遇是偶遇了,可惜都搭不上话儿。

美少年从三味轩直接回爷爷奶奶住的地方,先跟家里人说了宣少主等人要来家为小团子庆生的事,再跟大伯父二伯父家开视频商量如何招待来客,拟个章程,按计划进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