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准备挖虫草/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省因地理位置的原因与首都有一定的时差,天黑天亮比首都晚一二个钟左右,因此,一般是早上七八九点钟天才亮,晚上八九十点钟才天黑。

5月的时节,早上大概七点天亮,如果到冬季,要到八点或九点。

虽说天亮的比内地晚一些,乐韵的人体生物钟有规律,早五点准时醒,回空间打坐修炼,打理好作物再出空间,天还是没亮,只好先躺着等。

燕少、贺家兄弟们的生物钟同样准时,都是五点到六点醒,个个先躺一阵,到六点半爬起来跑厕所,然后贺明俊贺明智兄弟俩烧火烧热水。

水还没开,达瓦和儿子儿媳们也相继起床,达瓦去经堂念经,曲珍卓玛负责做饭,桑姆去照顾养在家里的羊和牛,要挤羊奶,打扫卫生,喂水和草料。

乐韵等主人们起了再起床,先跑厕所,回头上二楼,搬个板凳坐火炉旁兴致勃勃的看贺小三的大舅母做早饭,她最喜欢藏民的用品,铜壶银壶等,特别有特色。

为了招待客人,早餐很丰盛,也是最原始的藏族早餐,有藏包,馕,奶酪、糌粑、酥油茶、昨天杀的羊的内脏,血肠,还有风干牛肉。

大家围坐着吃早餐,各人一个木碗,可以捏糌粑吃。

第一次吃有民族特色的早餐,乐韵学贺小十五用酥油茶拌糌粑,捏成小团子吃,别说,味道真的很不错,甜香软酥,别有一番美味。

小女孩吃得开心,伸出春葱似的玉指开开心心的捏糌粑,吃血肠,吃奶酪,脸上明媚的笑容犹如神山雪峰上的太阳光,贡珍卓玛和桑姆看得欢喜极了。

燕行坐在男客们坐的一边,看着对面的小萝莉眉开眼笑的俏模样,特别惊奇,小萝莉好像到哪都能找到乐趣,她适应能力之强只能用“变态”来形容。

贺明盛贺明韬没吃过几次藏族餐,不太习惯,不过,外婆家热忱款待,必须要领受美意,吃馕和藏包奶酪,风干牛肉,喝酥油茶。

早餐过后,休息休息便打包行李去挖虫草的地方扎营,贺明俊则去路上接车队,以便带去扎营的地方。

村里人也有很多人家打包行装去扎营,次尼和旺堆也扛行李装车,到九点才看见太阳,打包好行装的人出发。

村民很多是用牦牛驼货,有些用车拉物,队伍浩浩荡荡的,十分壮观。

Z省地广人稀,有些村子有几百里的地盘,达瓦家村子的地盘也不少,方圆差不多二百多里,虫草区距村大约有二十多里路,先走小段柏油路,之后是天然泥路,再走去天然牧场区的路,在几座山下的高山草甸就是每年扎营的地方。

扎营的地方选得极好的,有从雪山之间曲折而过的河流,地势也平坦,车也能来往。地方够宽,也不用担心没地方扎营。

村里有些人家前两天已扎好帐蓬,有些帐蓬也相隔很远,有些相隔比较近。

到了地方,各家便朝自己中意的方向分散。

贺家兄弟跟着小十五的舅舅们走,在中意的地方停下,搬行装下车,扎帐蓬,次尼和旺堆兄弟两的帐蓬扎在一起。

贺家兄弟有两顶帐蓬,都是漂亮的白色毡帐蓬,燕行和兄弟们着手扎营,贺小十五看到小美女背着个小背包无聊的挖根草根在嚼,跑过去陪她,说了几句,他悄悄的凑近:“小萝莉,想不想骑牦牛?”

“可以骑牦牛?”乐韵蹦跶起来,满眼星星。

“可以啊,次杰叔叔家的牦牛闲着,你想骑的话我们过去体验一下。”贺明智指向远处一头白毛牛给小萝莉看,那头牦牛远看像只绵羊,背上搭着鞍布,村长就是骑牦牛来的。

“走哒。”乐韵看到牦牛眼睛放光,撒开脚丫子就冲。

贺明智用藏语向村长叔叔打了声招呼,陪同小美女跑向牦牛,村长家正在扎帐蓬,听到达瓦的孙子叫喊笑着回应一句,很多村民也听到了,笑着望向远方来的小客人。

贺小十五陪同小萝莉跑到牦牛附近,去抓过牦牛的缰绳,藏民家的牛从来不挂鼻环,套上辔头,搭上鞍就能驼物和乘骑,当然是指驯熟的,没驯熟的谁接近可能挨牛角撞飞或顶飞。

贺小十五牵住了牛,乐韵欢蹦着到牦牛身边,拍拍牛的肩膀,笑嘻嘻的翻身爬上牛背,坐得稳稳的,开心得见眉不见眼,乐家以前也有牛,她能爬牛背上去坐,后来因为爷爷去世,没人管牛,那头牛便由周满爷爷买去养着,至今还在。

小美女轻飘飘的跃上牛背,贺明智都有点傻眼,姿势太帅了,比他还利索啊,小美女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万事通?

确认小萝莉坐稳了,他牵着牛慢慢走路,牛背上的小姑娘笑容灿烂,走了百来米,小萝莉叫停,翻身跳下牛背。

“小美女,怎么了,是不是颠波不好受?”贺明智赶紧松开缰绳,跑到小萝莉身边问。

“没有,牛累了,需要休息。”乐韵拍拍牛脑袋,轻快的在草甸子上蹦跶,5月的高原草原青黄相接,有枯草也有冒芽的嫩芽,荒败与生机共存,就如Z省的环候与气候一样矛盾又互相包容。

“小美女怎么知道它累了?”贺明智陪小萝莉走向扎营的地方。

“我是医学生啊,人也好动物也好,疲惫与生病都有征兆,看看,听听,闻闻就知道了。”

“小美女,我外婆她……身体健康指数好不好?”贺明智迟疑一下小声的问,小美女医生没有说什么,他觉得他外婆身体大不如前了。

“比你们家的大老太太好一些,又不如你们家三老太太,她老人家心境平和,心宽体胖,仅指身体的话,如果不出意外,眼前一年半载没有危险。”

贺明智微微的蹙眉,小美女的意思是说他们外婆的健康并太乐观,因为她说的是一年半载,而不是三年五载。

因为太奶奶的健康还压在小萝莉肩头,他又不好立即请小萝莉帮外婆诊治,毕竟现在就在外婆家,如果现在请她帮忙,总感觉非常不合适,他决定等回京后再找时间跟小萝莉说外婆的健康问题。

贺小十六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闲人,帮着哥哥们搬东西扎帐蓬,当看到十五哥陪小萝莉玩耍,那叫个嫉妒啊,却只能嫉妒,谁叫他不懂藏语。

乐小同学蹦回营地,看帅哥们有条不乱的工作。

帐蓬太大,所以扎起来比较费时间,几个帅哥费了几十分钟将两顶帐蓬稳稳的扎立于地,在里面铺上防水布,软垫子,再铺地毯布,每个帐蓬都摆一只烧牛粪的炉子,还有盆和烧水用的不锈钢壶。

两顶帐蓬一顶用于收购虫草的人员们住,一顶是贺家兄弟们陪小萝莉住,扎好营,从车上提来少量干牛粪,先烧起火熏暖帐蓬,坐等另外的运货车来。

村民们扎好帐蓬,有些人又回村去运牛粪等需要的物品,正式挖虫草日是16日,前面几天都是村民扎营运物品的准备时间,至于扎好营的人也不会偷偷上山挖虫草,因为挖草之前还要举行祭祀活动,然后才开山挖草。

贺明俊在路上接到运物资的车辆带着到扎营的地方,他们迟了两个钟,到达的时候都快中午,众人又七手八脚的搬物资,有睡袋和私人行李,还有些牛粪和无烟炭,用纯净水桶装的矿泉水,做饭用的锅碗瓢盆用品,还有米和蔬菜、干粮等物品。

整理妥当物品也到午饭时间,次尼夫妻和旺堆夫妻做了午餐款待客人们,众人一起享受藏式大餐。

下午,贺明俊和八弟贺明韬开车和舅舅们回村去帮搬燃料,到半下午时分,一家燃料公司也将贺家兄弟订购的干牛粪燃料送到村里,并帮将燃烧运至扎营的地方才离开。

到下午,村民们在外的孩子们也回村到扎帐的地方居住,等着明天开山挖草,其中也包括达瓦的孙子孙女们,次尼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旺堆有三个男孩一个女孩,普布也有四个孩子,巴桑只有一儿一女。

贺小三贺小十五的老表们是成年人,而且已结婚嫁人,就贺小三老大不少了还是只单身汪,贺小十五还在读书,另当别论。

达瓦的孙辈们有两个参军,有两个大学或大专毕业回故乡工作,没上大学的孩子至少也读到初中,可以说达瓦家在村子里也是很有头脸的一户。

达瓦家拿国家薪水的孙辈没有回来挖虫草,是在外做工的几个孩子们有时会回家挖草,有时也不一定会回,有时只会挖几天。

达瓦家的孙子们也没分谁家谁家,都是在一起住,年青一辈也带有孩子,大的七八岁,小的也有三四岁,非常热闹,贺家兄弟们和表兄妹聊天说话,吃饭。

乐韵记忆很好,但是,面对那么多的人名,而且很多名字极为相似,她也表示头晕,幸好有小孩子,她和孩子们玩,吃糖果,看课本,顺便指导他们功课,也荣幸的收到一片崇拜眼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