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二章 犯大忌/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韵挖虫草挖得正欢,不知不觉太阳落山,她哪舍得走,趁着太阳落山之后还要很久才会天黑,抓紧时间挖草。

夜晚气温低,虫草停止生长,当白天气温升高,到了它们适宜生长的温度纷会破土而出。

当然,因为在泥土里蕴酿力量的时间不一样,有些虫草在早上就冒芽,有些要迟一些,有些是前一天刚钻出泥土或或者即将刚钻出泥土,所以第二天早上人们挖草时看得到苗。

经过白天的光照,高山草甸子的地面也变暖,虫草长得快,下午能找到的虫草更多。

顶着比狗鼻子还灵的鼻子,乐韵挖草挖得哪个开心,就算经常偷偷的往空间藏,挖到的虫草也将两个大号瓶子装满,把装草根的瓶子也装满,还用袋子装了些。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在小萝莉那种惊人战绩面前,贺家兄弟仨彻底的蔫巴,绝对不再跟她比数量多少。

小萝莉太能干,也太贪心,太阳落山还不肯走,燕行也是无奈的很,只好舍命陪君子,眼见天越来越黑,一次又一次的催,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快了快了”。

贺小十五贺小十六自知速度比上小萝莉,也有自知之明,看天色快要黑下来,不拖堂,两人急三火四的下山,嗖嗖向营地跑。

天色慢慢的昏漠,小萝莉还舍不得走,燕行站她背后,第二十九次催促:“小萝莉,天马上就要黑了,别挖了,我们明天再来。”

“你自己回去,别影响我采药。”乐韵头也没抬,回填泥土,朝下一根虫草生长点跑。

“小萝莉,回家!”燕行急了,快速跑前,一把从小萝莉背后抱起她转身朝山下跑。

猛然间被连包带人落入满是男性蒙尔蒙味的怀抱里,乐韵的肌肉与神经瞬间拉紧、绷直,全身僵硬的有几秒时间没知觉,被抱着跑了几米远,肺都快炸了,须发竖立,目呲欲裂:“燕行,放开我!”

小萝莉的肢体反应与语气都严重不对劲儿,原本抱着小萝莉跑路的燕行,没敢再强行捊她跑,以最快的速度站定,将身娇体轻的小女孩子放下,让她站草皮面上,天色漠漠,昏冥之气笼罩于天地之间,就着那昏暗的光线,他骤然发现小萝莉眼眶红赤,美人双目几乎要眦裂。

小萝莉赤了眼,抓着小锄头的手在轻轻的颤抖,胸口急剧的起伏,好像受到了天大的伤害与委屈的模样,随时会爆发毁天灭地的怒火。

完全想不通为什么小萝莉反应那么激烈,燕行心都提了起来,呐呐的试着安抚:“小萝莉,我没有耍流氓,天晚了在山里不安全,你又不肯走,我只能出此下策,天马上就黑了,回去了,好不好?”

Z省晴天傍晚七点左右太阳才落山,要到八九点钟天黑,这个时候已经八点多钟,灰色的天空好像要压到头顶,温度也直线下降,风挟裹着雪的冷寒之气刮过面孔,像冰块贴着脸滑过。

掺着冰雪味与青草味的风擦面而过,脸冰冰的,那种冷意却无法浇熄乐韵心中的涛天怒气,她最恨男性乱抱她!

被燕行从背后拥抱着跑的那刻,让她又想了初中遭欺凌的不堪往事,那一年,一群被收买的小混混在放学路上堵住她暴打,欺辱,其中就有几个不要脸的泼皮烂仔抱着她猥琐。

猥琐虽然是穿着衣服的猥琐,除了暴打造成的伤,并没有被侵犯,然而,那些欺凌却在她心里刻下了永难愈合的伤痕,深入骨肉般的深刻,她清晰的记得那些人在身上蹭来蹭去的恶心感。

既使当年很小,可那种恶心感已植入骨髓里,打那以后,她厌恶男性的肢体碰触,厌恶非熟人的男性气息离自己太近。

她知道那种反应是心理疾病,必须要自己克服,为了不让自己深陷其中,她在努力的纠正自己的心态,让自己摆脱梦魔对自己的影响,坚持自我排郁,就算没有回复到正常人对肢体碰触的平淡反应,至少她取得成效,愿意跟自己不讨厌的异性正常接触。

可是,燕行突然的一个偷袭之举,硬是将她埋葬的旧事引爆,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起几年的那些厌心的搂搂抱抱。

乐韵的心头的愤怒像火焰一样乱冲乱撞,提着锄头的手僵硬,用尽了力气才克制住拿锄头砸燕行的狂燥,用力的咬着牙,让自己平静。

看着燕行的嘴巴在动,耳朵里也听到了他说的话,她狠狠的、死死的瞪着高大的异性青年,用尽力气克制住没有暴起,用力的呼了口气,僵硬的侧转身一下身,拖着僵硬的腿,慢慢的跨出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

一步又一步,一连走了七八步,僵硬的腿肌肉才一点点的放松,走了十几米才慢慢恢复正常,腿脚行动自如,乐韵一声没吭,也没有回头看,拿出口罩戴上遮住脸,加速,奔跑。

小萝莉用满含恨意的眼神瞪着自己,燕行连大气都不敢喘,怎么也想不透自己哪里犯了她的忌,让她反应那么大,当看到她气恨恨的转身,暗中舒了口气,默声不响的跟着走。

小萝莉最初几步走得极为吃力,极为缓慢,慢慢的加快,当她奔跑,他也跟着奔跑,不敢超前,也不敢跑到左右去惹她心烦,跟在她右后侧方,保持着大概一米完的距离。

跑下山头,到了草甸子上,两人加速奔跑,在越来越昏暗的光线里,身影似夜鹰掠过平原,冲向苍茫的远方。

贺小十五贺小十六是以跑的速度跑回扎帐蓬的地方,他们回到帐蓬附近回头望,并不见小美女和龙宝哥的身影,先回帐去看看留守的八哥他们有啥收获。

贺明俊和舅舅们下山,回到帐蓬,有几家村民在等着虫草交易,小八和负责采购的小程几个正在帮另两位村民数虫草数目。

次尼家的女人们去做吃的,男人们也到帐蓬帮忙做买卖,他们只帮清点虫草数目,将虫草放到一边,或者帮忙清除虫草上的泥土。

将送虫草来的村民送走,贺明俊又去另一个帐蓬找了一圈,没看到弟弟们和小美女,又去问小八:“小八,小美女还没回来?”

“没呢。”贺明韬伸伸快累断的懒腰,爬起来去:“三哥,咱们赶紧的麻溜的做饭,还要多烧点水,小龙宝说小美女很爱干净,回来可能要洗澡洗脚的。”

贺明俊瞪眼八弟,和弟弟去煮饭,商量晚上吃什么,他们煮饭用高压锅,用煤气罐的火做饭,烧牛粪的炉子主要是取暖用,还有就是不急于赶时间时用来烧水做饭菜。

贺明智贺明新回到自己家人地盘,看到哥哥在炖羊肉汤,先跟舅舅们问好,溜到火炉边坐下,炫耀自己一天的收获。

“得,你们别秀了,你们回来了,小美女和小龙宝呢?”贺明韬对于哥哥和弟弟们可以挖虫草,自己却不能跑去玩的待遇特别不爽,哼哼,等他完全适应了高原,他也爬山头去体验一把挖虫草的感觉。

“小美女贪心得很,还在争分夺秒的挖虫草,我们怕跑不快会被丢下,先跑一步。”小兄弟两个特别郁闷。

“小美女是不是挖到很多虫草?”最小的两个弟弟语气忧伤,贺明俊好笑的问他们,也成功的踩到他们痛脚,让两弟弟吹胡子瞪眼的干瞪眼。

“真是的,三哥猜到了不要明说嘛。”

“小客人挖到多少虫草?”次尼一边帮剥虫草上的泥,一边问小外甥。

“大舅舅,小美女挖到了大概一百十五根虫草,我看着都眼红。”

“看你嫉妒的,百多根也不算多啊,我们邻县那边有些人一天能挖三四百根。”邻县是全区产虫草量最大的一个县,有牧区的村每家每年至少有六七十万的虫草收入。

“我就从没挖到那么多。”贺明智真的不想说实话,实际上小美女至少挖到三百根草。

小外甥眼红别人幸运的挖到很多虫草,让次尼和旺堆大笑起来,听到女人们在帐蓬那边喊自己吃饭,先回去,他们家孩子们多,外甥们这边也有好几人,一起吃饭一个帐蓬都坐不下,大家便先自管自的伙食。

天色越来越黑,乐韵也越跑越快,在天色完全暗黑下来前跑回营地附近,到处都是食物的香味,帐包在黑暗里像些散落在草甸子上的白色蘑菇,牦牛们在野外自由活动。

小萝莉好像在生气,可她终于还是回营,燕行也放心了,陪着她走向自己的帐蓬。

乐韵先把背包和虫草放回晚上要睡觉用的帐蓬里,再去贺家另一个帐蓬。

贺家兄弟们久不见小美女归来,心中怪担心的,当见小龙宝和小美女回来了,开心的帮两人倒热水,让他们先洗脸洗手。

坐在藏式火炉旁烤了阵火,准备吃饭,晚上吃的是萝卜炖羊肉汤,当然少不了虫草,那可是正宗的虫草羊肉汤,就一个菜,毕竟身处Z省偏远乡下,就算有钱也难买到蔬菜,他们带来的物资也要省着些,如果刚开始就大吃大喝把储备干粮给吃光,后期会捉襟见肘。

就算是一顿最简单的羊肉锅,大家也吃特别满意,饭后,贺家兄弟们去车上取来一个充气的澡盆打上压缩空气,帮小美女医生提水送去另一个帐蓬给她洗澡,贺家派了兄弟四人陪同挖虫草的主要目的就是让他们照顾小女孩儿,所以贺家兄弟凡事以小美女为重。

至于大老爷们,要洗澡也是烧了热水提到外面空地上去洗,洗澡用的水是在河流里提回来的,饮食用水是自带的水,如果用完了,可去村里水井里取水。

小萝莉要洗澡,燕行和贺小三站在帐门当保镖,免得有人误闯帐蓬吓到女孩子。

乐韵没有拒绝贺家帅哥们的特殊照顾,舒舒服服的洗了头和澡,将水倒掉,回帐蓬里坐火炉边拿来自己的虫草剥泥巴。

虫草在形成时表面会有一层膜,刚挖出土时外面裹着一层泥土,剥掉粘混土的附膜层里面就是虫子的模样,虫草是不洗的,剥去泥土,刷掉苗上沾的泥直接阴干,如果用水洗会让营养流失,而且还有可能会霉变。

贺家兄弟们和采购人员在帐蓬里给收购到的虫草泥巴,小萝莉不过去,他们也没觉得她性格孤僻不合群。

小女生不去另一个帐蓬,燕行在小萝莉放虫草的另一边坐下,默声不响的帮除泥,对于小萝莉的收获,他也是震惊的,她把瓶子里的虫草倒出来有一小堆,起码有四五百根的样子。

挖虫草的地方没有电,用的电瓶灯,两人都不说话,只管干活,小女生手速极快,基本是她清除干净五根虫草,燕少剥出一到二根,差不多就是那个比例,两人赶在十一点前清理完虫草泥,用真空打包机密封,爬进睡袋睡觉。

贺家兄弟们刷干净的虫草装在特制袋子里,装到一定的量密封起来,装在纸箱子里,凑够一箱便搬到车里存放,忙到晚上十一点半,贺家兄弟去小萝莉睡的帐蓬睡觉,睡袋排排放,摆成一排大蒜。

第二天,村民起得稍晚点,小萝莉天没亮就起床跑厕所,然后和贺家帅哥们洗脸洗手,生火煮泡面吃,当天刚蒙蒙亮,她带着自己的行装,顶着早晨的寒气出发挖虫草。

燕行和贺明智跟着小萝莉外出,贺明新和二哥八哥留下来等着收村民送虫草来,以及清刷虫草泥,贺明俊则又随舅舅们出发挖草。

土长土长的藏民习惯了挖虫草的日子,早上出去,晚上回来,中午在山头上吃干粮,有些人家挖草收工就把虫草送去贺家那边,有些到第二天早上才送去,有些剥去泥,有些还带着泥土,收购的价格稍有不同,一般来说剥了泥的要贵一二块钱,没剥泥的要便宜点。

采购人员适应了收虫草和清刷虫草的工作,每天有大量现金从手中出去,多的一天可达百万,少的一天也要流出现金近二十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