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三章 客来/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球不会因少了谁就不转,乐同学不在学校,对于青大学生们没什么影响,会想念的她的也就她的同班同学和老师们,以及美少年和小伙伴们。

日子就那么过着,当刚过上旬,古武古修门派家族的代表们悄无声息的进京,各自在自己们预先安排的地方入住,有相熟的会走动一二,一般都是宅着不外出。

到月中的18号,晁老爷子晁老太太抛开事务去晁二家,带着胡叔等人自己收拾别墅卫生,制作卤肉,准备菜。

20日,晁家已把部分菜准备到位,当21日来临,早上天没亮,一推新鲜的蔬菜和肉类品送至晁二爷,晁家旗下酒店的主厨也到位,家佣们一早就忙开了。

因为当天是周末,晁二姑娘晁家哥儿都回来了,晁家三俊夫妻也不用上班,一家老少们在家主持招待当天要来的客人。

宣少、吉少、姜少、周少华少辛少在约定的时间到达晁二爷家别墅外结伴进别墅区,到晁二爷家与晁家老少们打过招呼,请胡管家拿份标志着晁二家路线的公告牌去放在进别墅大门后的路上,方便来客们按路线走,免得绕半天找不着地头。

宣少带有十个青年,姜少等众少也带着两到三个护卫,护卫们早有分工,有些当值守门口,有些负责在厅内倒茶等事。

众少也稍微调整了一下座席,将桌椅间距增宽,又问晁二爷茶和酒是什么种类,观看进门右手边当作负责登记名帖处的地方,觉得没啥不妥的,都没意见和建议。

众少转悠一圈,将带来的花束拿去栅栏门那里系在栅栏杆上,数种花团排成排,姹紫嫣红。

刚过九点,一部车从别墅外的道上缓缓转进别墅区,轻悠悠的飘到晁二爷家院外,从车上下来两人,一个是年约五六十的中老男子,穿比明黄略淡的绣暗纹金龙唐装,面相儒雅,明明未笑却总感觉温雅如春风,另一个是年近古稀的淡青唐装老人,苍桑的脸上尽是淡看风云的豁达,他还提着一只用红色绸布包裹着的四方形包裹。

他们来自轩辕氏,中年人是轩辕家当代家主轩辕轻鸿,也是轩辕宸北的大伯父;老人则是已退任的老家主身边的贴身护卫轩壹。

两人从车上下来,车子开走,轩壹看到栅栏上的花束,眼中闪过浅浅的笑意,和中年人飘然入院。

宣少等人早感觉有修士,跑出大厅,一众少看到飘然如絮般进院的一老一中年,暗中朝宣少丢眼刀子,轩辕家太不厚道了!

看到长辈,宣少立马就跑去迎,秀美温婉的容颜如雪莲盛放,高雅纯洁,美得不沾人间烟花。

快到亲人长辈前,先躬身行礼:“宸北见过家主!”礼不可废,即使是亲叔侄,在外人面前该有的尊重也必须给长辈。

宣家主伸手拉过承担着轩辕家希望的孩子,端详一下,甚觉欢喜:“不错,又长进了。”

“托小美女的福,小侄有所悟。”宣少轻柔温雅的笑接受伯父的端详打量,却冲着老人调皮的眨眨眼:“家主,轩大爷爷,您们怎么这么早就来啦。”

“还不是怕你们这些小子见识不足,可能认不得某些隐世高人,我们少不得来帮你们撑撑场子,免得你们这些小子把你们小朋友的生辰给办砸。”

宣家主眼里有了笑,看向一群小青年,觉得挺不错,这一代的古修家青年大多品性温良,可不像某几代那么凶残,大约就是所说的一代凶一代温一代天才一代庸,凡事都是有迹可寻,跳不出轮回规律。

轩壹没说话,看向宣家下一代少主的眼神亲切慈爱。

宣家主走到别墅楼前,姜少周少几位皆躬身向轩辕当主问好:“宣家主日安!”

“无需多礼。”宣家主浅浅的笑了笑:“你们忙你们的,刚才看到周家的车在外,周家主估计也快来了。”

众少们点头应下,宣少陪长辈进厅,晁家老少们在厅里等着客人呢,宣少向老爷子老太太介绍自家长辈,再给长辈介绍晁家几位主人。

宣家主和众古修家对小女孩家的人脉关系都有所了解,这会儿是入乡随俗,与主人寒暄。

晁老爷子请客人入先座,宣家主笑着推却:“老先生老夫人,今天来客有些特别,我家小子和他朋友们并不一定认得全,我就在近门口的地方坐着帮小子们做提点,老先生们也不必介怀,你们就当他们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闲散人家,由着大家先来后到,座次不分尊卑亲疏。”

“有劳先生。”宣家主代为主持迎客事宜,晁老爷子也没推辞,恭敬不如从命。

晁家三俊夫妻顿觉压力骤减,愉快的当甩手掌柜,而且,连茶水都不用他们操心,有青年帮负责,他们带着两孩子去厨房主持餐食事务。

轩壹将带来的礼物交给少主帮登记,他随着现任家主就座。

宣家主一至,姜少等人便猜着各家的人大概很快就来,分工准备,宣少姜少辛少专管各家来递的名帖和礼物,华少和周少带着护卫在别墅楼的大厅门口做迎宾,众少各有一位青年在栅栏门那里等候,他们不需说什么,来位客人弯弯腰就好。

众少暗搓搓的准备上工,约过了半个钟,外面的路上便出现五部车,都是不起眼的吉利长城之类的国产车,到晁二院门口停。

来的分别是周家当代家主周伒,他是周少的父亲,穿青色唐装,看起来是年过花甲,面相也与周少相似,很普通,却总自带吸睛光环。

一位是吉家家主姬钰,外相年青,约刚达知命之年,穿绣金线的银色唐装。

一位是华家家主华山川,年约不惑有过之,又不及知命之年,着鎏金色对襟装。

一位是姒家家主姒春风,年约花甲,墨青复古盘扣上衣。

一位是姜家家主姜树,约知命之龄,宝蓝色唐装。

五位家主收敛了气势,眼神中偶尔闪烁出幽光,深幽深邃,五人各带一位中老年护法或者受前代家主所派谴来的使者,各人的随行人员都提有用红绸包裹的方形礼物,还有拜帖。

门口的青年弯腰欢迎客人,五位家主像寻常家的中老人似的进院,看到自家的青年后辈皆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五位家主进大厅,将名帖和贺仪交给负责收礼的青年,与主人和宣家主打招呼,宣家主很直白,也不一一介绍,就简单的一句话“他们是帮忙打杂小子们家的长辈,让他们自己去坐着,不用太客气”。

有宣家主在,五位家主也不客套,先去座席那边,先来后到,他们去占一桌再说。

五人屁股没坐热,门外又来车辆,分别是江南古武陈家主陈海天携陈家下任准家主,东方家家主东方谨携带方家少主和方八,关外纳兰家主家纳兰昌推带兰七,各家皆提红绸包装的贺仪。

宣家主仍是简单的向主家略略提一提来客姓什么便让众家主去坐。

陈家主等人前脚进院,后脚又来了车,分别是香城霍家长老霍明与霍十少带着一个护卫;关外赫连家少主赫连清扬带着护卫;来自J西省莫家家主莫笑仁携人来贺;

这一起先后来的人陆续进晁二爷家的别墅楼,后脚又是前后几辆车,每位车上都下来两到三人,提着贺仪飘进院子。

当一拨人到来,华少等人微微一怔,有他们不认得人,来客当中有点苍派掌门金算子,理市段家家主段虹;另有位鹤发童颜的女性,头梳望仙髻,穿窄袖复古长裙,面如中天皎月,色如春晓之花,轻盈如玉,美艳如仙,身边有位约三十年华的少妇。

另一位特别打眼的是位蓝色道袍的白发老道,两袖如云,端的是仙风道骨,身边跟一位手执佛尘的小道士,贺仪用红绸包裹。

因为不认识,周少恭敬而不亢不卑的迎前辈们进厅,而当一群人陆续进厅,宣家主与段家主和点苍掌门金算子打了招呼,转而看到白发老妪,恭敬的起身打了个千儿:“仙主再入红尘,众家有幸得仰仙颜,真乃我辈三生有幸。”

当宣家主叫出“仙主”两字,已在座的古武古修家族的使者代表们皆是一怔,蓬莱岛主来了?

蓬莱仙岛乃是古修门派中最老的修真门派,从来不参俗世事非,就如昆仑正宗神隐于世外。

他们站了起来,以他们的年龄段在蓬莱仙主面前还显得太嫩,因为蓬莱岛主一般年超两甲子以上才有资格称仙主,或者是达到念灭级,也即修真等级中的元婴阶的人也可称仙主。

蓬莱仙岛已超过百年无人涉足红尘,此际竟出现在仙医门人及笄礼上,足以令隐世门派震动。

“你是宣无殇后辈?”鹤发童颜的女子嫣然一笑,又看向负责收名帖和贺仪的秀气温婉如女生般美丽的小青年:“你有六分像宣无殇,那边那个小孩子倒极像阿颜。”

“晚辈正是宣家后辈,仙主所言的小孩儿是晚辈侄儿,”宣家主抬眼看向侄儿,忙唤:“宸北,快来见过你曾姨祖母,小子们,你们几个也过来拜见蓬莱仙主。”

宣少听伯父说曾姨祖母,便知美如仙女的女子是谁了,她是他太奶奶的姐姐,太奶奶乃是曾经的蓬莱仙岛岛主的小女儿。

他不敢怠慢,立即从桌后飘出,卟嗵一声大礼参拜:“曾孙宸北叩请曾姨祖母安。”

“好孩子,起罢,今儿是小姑娘的及笄礼,可不能在此磨蹭误了事儿。”蓬莱仙主伸手亲自扶起曾外甥孙儿,顺手将手腕的一串珠链解下赠给孩子当见面:“今日不曾想到会见着你,也没备礼,此珠是蓬莱岛二千年檀香木所制,对你略有小益,莫嫌礼轻。”

“谢曾姨祖母。”长者赐,不敢辞,宣少恭敬弯腰,双手捧接过珠串,自己戴在手腕间。

姜少华少等人听到宣家主传唤,一致汇到一堆,等前辈与宣少说完了话,皆齐齐躬身弯腰到头低过膝盖的位置,向蓬莱仙主问安。

扶着仙主的少妇轻轻的挥了挥手,将青年后辈们托起,将提来的贺仪交给宣家主,扶着仙主走向座席,蓬莱仙主对主人家启颜一笑:“老夫人,这里且交给那些孩子们即是,我们不妨去坐一坐。”

晁老太太微微一愣,瞬间又了悟:“贵客邀请,安敢不从,唯恐我们这些俗人污了贵客法眼。”

“老夫人不嫌我老婆子喧宾夺主便是我之荣幸。”蓬莱仙主明目如月,能映照人心。

晁老太太和丈夫陪蓬莱仙主去座席,在座的从家主皆向蓬莱仙主见礼,等她坐了,他们才归座。

华少等人见过蓬莱仙主,又赶紧各就各位。

蓬莱仙主的到来也让各家更不敢大意,说话更加轻细,宣家主看晁家老夫妻陪蓬莱岛主,他代主人坐镇,转眸间看到进厅的仙风道骨的蓝袍道长,又一次起身打个千儿:“晚辈见过千宗主,有幸得仰千前辈真容实乃三生有幸。”

千宗主,莲花正宗当代宗主千无冰,莲花正宗也是最古老宗门,溯源其地位仅次于昆仑正宗、蓬莱仙岛,比少林峨嵋武当的历史更久远,因太低调,历来人们只闻少林峨嵋武当之威名,未闻莲花正宗之名尔。

“本宗云游时与师弟闲话,得悉本宗师弟之徒与宣家姜家等几家小子与乐小仙子交情甚厚,恰逢小仙子及笄,本宗也来观礼,叨扰了主家。”

千宗主道袍翻飞间飘然落在轩辕家主面前,衣动发丝不动,端的是仙气飘飘,闲淡如天边流云。

“千宗主光临,晁家上下亦是欣喜至极,前辈往里请-”宣家主做请势,蓬莱岛、莲花正宗都是掌门人亲临,可见隐世门派对仙医门重出江湖有多期待和重视。

千宗主微微颔首,又冲厅中同道轻点贵首,待小道童将贺仪和名帖交给小青年们,他带小道童飘然前往座席,径自飘到与晁家老爷子老太太同桌的蓬莱仙主那一桌入座。

------题外话------

小仙女们,西洋情人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