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三章 神藏术(2/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族们在召开研究会议时,宣少华少等人坐在回慕尼市的出租车里,看看田园风景,吹吹风,格外悠闲惬意。

出租车花费一个多钟将客人送回慕尼市,直接送到客人们住的民宿家庭住宅前,服务良好,五星好评。

杜登燕妮天天在啤酒节会场嗨,留守的宣家华家青年们见少主回来,出迎,帮搬箱子,先运回二楼客厅。

宣少等人不到九点到达冈格家族的庄园,交接货物,再喝茶聊天什么的耽搁大概有四十来分钟的时间,从庄园回来已经将近十一点,众人收拾行装,准备去机场。

宣家和华家大部分人回国,留下最初先到慕尼市订住宿的人等明天与宅主结算房款和水电费用。

赔偿是拿回来了,怎么带回去也是个大难题,要知道入境有规定数额的财产限制,超过一定量要报关,同样出境也有限制,有些东西不能携带出境,像文物有严格限制,赵宋时期的两件古懂是文物,私人难以带出境。

另外,还有那么多的钻石和宝石、黄金都是贵重物品,宣少等人是旅行签证,不是商务活动,而且也没有正式交易的税票,出入境是个大问题。

宣家华家青年们很头痛,宣少华少不纠结,让家族人回避,他俩留下来,看仙医门的小姑娘究竟有何种方法搬运赔偿款。

等青年俊哥们回避了,乐韵笑嘻嘻的搓搓手:“你们看好哒,我只表演一次哦。”

小美女在卖关子吊人胃口,宣少华少睁大钛合金的狗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小萝莉的手,免得错过人生最精彩的瞬间。

故意吊起宣少主华少主的胃口,乐韵双手合十,再摊开,手掌出现一张黄符纸。

宣少华少惊呆了,这是魔法,还是神藏术?

愣了一愣,噌的挤到小姑娘身边,伸手脖子:“小美女,给我们看看,好神奇,这是什么术法?”

“这个得问传我医术的前辈啦。看好,更神奇的马上就要来了。”乐韵神神秘秘的微笑,一脸高深莫测地将黄符纸展开,纸上是个龙飞凤舞的符字,谁也不认识是什么字,却能看到它微微生光,有如电影电视剧拍神奇画面时的特效镜头,字自带光环。

展示符纸,乐小同学手拿符字轻轻的贴在装金条的箱子上,启用精神力搬走,光明正大的将它搬回空间。

“嘶-”,箱子从眼前消失,宣少华少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小萝莉双手的眼睛暴睁,眼珠子快掉地。

他们没有大喊大叫,乐韵开开心心的转移箱子,将符纸贴到箱子表面即将箱子转移进空间收藏,就那么当着两位古修家族青年的面将装金条装宝石的箱子全部藏起来。

收完箱子,愉快的将符纸折叠,再双掌合十,将符纸也偷偷的丢回空间,再摊开双手,白白嫩嫩的小巴掌内空空如也。

看着小萝莉纤纤玉掌里空无一物,宣少华少再次狠吸一口气,面色变幻莫测,瞬间变幻出好多种色彩,最后只有震惊。

“小美女,你……这种能力,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在人前展示。”好不容易让自己镇定下来,宣少摸摸心口,表示自己心灵受到上百万点的惊受暴击值,需要安慰。

“小美女,这个,太吓人了。”华少苦笑的摸摸胸口,那颗心脏还没平稳下来。

“我知道啊,你们不一样,你们先祖应该会这种术法,现在可能没人能用了,毕竟如今灵气是如此匮乏,没有灵气,就连最简单的法术也用不出来。”

乐韵淡定的摸摸手掌:“其实,这个不是我的本身能力,所有奥妙全在那张符纸里,我不能再表演给你们看,符有使用次数限制,用一次少一次,不能浪费,等回国我再将东西拿出来。”

“小美女,你的符……是空间符吧?”华少抑着无法平静的心,低声问,他们先祖们也会用的术法只能是空间符,空间符是专攻符阵的古修行者所掌控的道行,他们制作的符作用千奇百怪,空间符有载物空间符,还有撕裂空间的符。

“是啦,我就知道你们知道是什么,”乐韵骄傲的昂着小下巴,一脸得瑟:“教我医术的前辈本来想帮我制一枚永久性的玉符,可惜地球灵气不够,在没有外力补充的情况下玉石承载不住阵符力量,篆刻到一半玉石就毁了,老前辈给我制作符纸应急,也仅制出三张,每张使用次数不能超过36次,能承载的东西也有限,也只在类似这样的重要场合使用。”

宣少华少心中暗凛,小萝莉的师……祖就算不出世,说明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他的小徒孙,连空间符也给他小徒孙,也恰巧说明他对小徒孙有多珍视,谁作死的欺负他的小徒孙,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小萝莉没有避讳轩辕家和华家,说明信任他们两家,能得到她认可,实在是天大的荣幸。

两人的心思瞬间转了十七八个弯,心有余悸的抹汗,宣少苦笑:“小美女,下次你用什么神奇之物前通知我一声,我还是闭上眼睛比较好,像这样事来个三五回,我怕我犯心脏病。还有,这个就算是古修古武家族也避讳些,让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万一有人起贪心,难保不会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来。”

“嗯嗯嗯,我知道啊,反正你们不会害我,别人就算抢去也没用,老前辈制符时加注他的精神印记和我的印记,我能将符种在我手掌心,别人拿着就是一张符纸,毁了符也没关系,顶多毁掉里面的物品,当然谁抢去可能会倒大霉,老前辈很小气的,凭印记找到抢符的家伙,倒霉蛋只能祈祷祖上积有天大的善德。”

“小美女,你这样说老前辈,他知道吗?”宣少望天,他们听到了什么?小美女说他师祖小气哪。

华少捂耳朵:“我什么都没听见。”

“本来就是啊,老前辈真的很小气的,他奇珍异宝无数,还有好多制药用的鼎,医针,放在那里当范本也不给我用,说什么自己用的医用针、药鼎一定要自己努力去打造,就算自己不能亲手打造药鼎医针,也要由自己寻找材料,找可信之人打造,要全程参与,那样才能有亲和力,有相依为命的依赖感,制药行针才能身心合一,阿呜,明明那么多的药鼎,就算看我拿只破铁锅破陶罐制药也不给我一二只,不是小气是什么。”

乐韵表示无限怨念,怨念空间前主人为啥没有留下各种宝贝给她,所以只能凭空想象有个老前辈有无数宝就是不给她,让她自力更生,以此理由来堵悠悠之口,免得别人怀疑她有那么强大的前辈当后盾却连件像样的医用药鼎或特殊医用针都没有,不合情理。

“小美女,我想前辈那样做必定有他的道理,自力更生,自强不息,才能走得更远,你就别怨念啦。”

“小美女,我觉得老前辈说得很有道理,自力更生得来的一切才会更加珍惜,珍惜才会有感情。”

华少宣少愣了愣神,赶紧安慰小萝莉,难怪粉嫩嫩的小萝莉医术超群,见到宝贝也不见惊奇,偏没见她有什么神奇的奇宝傍身,原来是她的师祖没将宝物给她,想来那位老前辈是怕她年纪小,携带奇宝容易遭小人见宝起异心于她不利,为她的安全才让她自己慢慢打造她需要的药用工具。

有两体贴的帅哥安慰自己,帮自己神秘的“老前辈”开脱,乐韵的心灵受到阳光普照,小脸云散雾开。

小萝莉的脸由阴转晴,宣少华少松了口气,还是抑不住好奇,让小萝莉伸出手,他们研究她藏符纸的手,观察半晌也没看出任何不同,那只巴掌粉粉的,嫩嫩的,像雪白雪白的萝卜。

贵重物品的运输问题解决,两少也让回避的人出来,宣家华家青年们虽然没有在场目睹过程,从少主和小姑娘的谈话中已经推测出子丑寅卯,猜到小姑娘用了不起的手段把东西藏起来,就算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和平复心情,当看到娇小玲珑的小姑娘和消失的啤酒箱子,仍禁不住神色复杂。

当然,不需要少主嘱咐,青年们懂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像小姑娘的事是打死也不能说出去的,只能烂在他们肚子里。

时间也差不多,众青年带上行李去机场,他们订的是下午一点的飞机,在路上吃午餐,赶到机场时间也差不多,办理登机手续,安检行李。

在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看到有三大箱啤酒杯和很多纪念品,还是啤酒节用的大杯,杯子上的标志说明旅客将啤酒节会上的每种啤酒杯收集齐全,对此,D国的工作人员深慰欣慰,象征性的检查检查行李便愉快的放行。

宣少华少和青年们陪同小萝莉安检后进候机厅,到点登机,当地时间下午一点,直飞华夏国首都的飞机起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