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九章 送年礼/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驶进梅子井村的车一律挂着外地的牌子,有一部加长的商务车,有一部面包车,还有三部驾驶室是四座的厢式货车。

四部车由一部厢式货车率领进梅子井村到村委楼前的地坪一辆接一辆的排在村委楼前,车上的人分别下车,三部货车有一部属秦省轩辕家族,一部属A省华家,一部属江南姒家,宣家的货车上只有二个青年,华家姒家以华少、辛五少为头,各带三个青年族人;

商务车上下来的是姬家姬八少,姬家也只派三个青年当司机和护卫;轩辕家下任少主带着贴身护卫宣一宣二从面包里钻出来;最后下车的则是一个长相普通、颧骨略突出的中年人——观音殿的蚁满长老。

华少、辛五少、吉八少和宣少都是中长的风衣,各家青年保镖们各有一个背着个斜肩背包,蚁老就一套灰色西装配白衬衣,也不怕被人说“卖凉粉”。

众人当中辛五少在暑假有来梅村,所以由他打头阵带路,他们知道乐家这会可能在忙,先去乐家,东西留着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再搬。

村里的村民们还在自家做家务,居住路两旁的村民有几户有见一群人穿着整齐的人经过,并不知道去谁家。

宣少吉少华少跟着辛五少走,兴致高昂,当能看到机器轰鸣声处的楼房顶站有人就知那里是乐小美女家,特别欢脱的往前疾走。

“你们这帮臭小子,嫌我老人家老了,你们想抢头去露脸是不是。”臭小子们争先恐后的想抢前,蚁满非常不满,尊老爱幼懂不懂?敢抢他老人家的小徒儿,全丢马路去躺躺。

“您老人家德高望重,要当压轴的人物出场,所以要由晚辈们冲峰在前啊,这样能给小美女一个大惊喜。”吉少笑嘻嘻的继续挡着蚁老。

“哼,算你有点良心。”蚁满被说服,不介意青年们抢前去向小丫头刷脸。

众青年们默默的暗笑,蚁老前辈又被忽悠了啊。

一群远客正往乐家走,在屋后忙厨活的乐韵,正有条不乱的忙活时猛的一怔,立即丢开手里的活,跟大家说一句出去一下,转身跑到一楼堂屋喊:“燕人,宣少来了,你等会负责帮招呼。”

“啊?”燕行和蓝三在一楼厨房帮烫洗碗筷,听说宣少主跑来了,差点扔掉碗,啊了一声放下手里的碗跑出厨房,一脸惊愕:“小萝莉,你说宣少来了?”

“不止宣少,华少吉少辛少也来了,还有个老人,人已到园子边,马上就要到。”乐韵一边说一边朝外跑,说完话人到堂屋门口。

周村长和周奶奶几个坐在堂屋,不知道来的是谁,只知道有客来了,忙收拾桌凳,燕行迈动长腿,几步绕过桌子,跑出乐家堂屋,跟着小萝莉去屋旁,也果然瞅到一帮青年施旋然的疾行而来。

乐韵跑到屋旁,看到一群古修家族的青年们,纠结得脸都成了团,一群吃货,千里万里的跑她家来干吗?!

“嗨,小美女,早啊。”

宣少等人看到一个身影从楼檐下跑出来,定睛一看就是小美女,小美女穿一件毛衣和牛仔裤,围着一件防衣服被弄脏的围衣,戴着袖套,完全是农家可爱小女孩子的样子,不禁个个笑开脸,快乐的打招呼。

“早。”乐韵苦着脸应了一声:“你们跋山涉水的跑我家来有何贵干?尤其是躲美男子群中的老人家,您最好是路过这里,不是特意来的。”

“谁说我不是特意来的?”蚁满立即出声,免得臭小子们瞎代自己说话儿,一手将挡着自己的吉家小子给拨开,昂首阔步走前头:“小丫头,你有师父不肯拜我老人家为师,我也不能让你为难,我的衣钵传人却不能没有,听说你家幼弟根骨之佳不输燕家小子,我老人家决定收为关门弟子,这次特意来看看我的小徒儿,。”

宣少华少吉少辛五少不约而同的以手挡脸,他们就想问一句,蚁老,脸呢,您的脸?不经人家同意就强收人家当徒弟,还这么不要脸的先喊上徒儿了,您老这样强抢徒弟真好吗?

老前辈倚老卖老强抢弟弟当徒弟,乐韵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什么时候同意我弟弟拜您为师了?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燕行看到几家的青年俊杰,本来就够郁闷的了,当蚁老冒出来,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东西送去了观音殿,蚁长老不在沿海地区,怎么跑小萝莉家来了,还来抢人,简直太……让人牙痒痒。

“小丫头,为什么不同意?”蚁满一个飞身飘落到娇小的女娃娃面前,虎着脸问原因。

“您老太凶了,第一次见面就差点抓穿我的琵琶骨,拿我脑袋当拨浪鼓,又是摇又是晃的差点把我整成脑震荡,我就这么个宝贝弟弟,舍不得给您老当玩具。”老人的手伸过来,乐韵一缩头躲过去,不满的嚷嚷:“就说嘛,您老自己看看,动不动就想抓着我挂腊肉,谁舍得将孩子给您当徒弟。”

“我……”蚁满瞪着老眼,将伸出的手又收回,举在自己眼前瞄一眼,不满的吹胡子瞪眼:“我老人家喜欢你小丫头才想捉来玩耍,你个不识好歹的,真想捉你拍墙上再揍一顿。”

“蚁老,您老再这么凶,莫说衣钵传人,您连小美女的弟弟样子都见不着。”宣少笑盈盈的将蚁老拉开:“小美女,快过年了,我和吉少、华少辛五少家给你送来点年礼,想着你家可能有客,东西先放车上,等有空再去搬来。蚁老是空降下来的,不用管他。”

蚁满哼哼两声表示对宣家小子的不满,也补一句:“我是来送回礼的。”

华少吉少辛五少笑得春风荡漾。

“您老早说不就好了,非要说来抢我弟弟当徒弟,您老这不是闲着没事逗人玩儿,老前辈,宣少吉少辛少华少和帅哥们先进家里坐,我正在烧菜,不能陪大家,等下午空了我再泡壶茶跟大家坐谈。”

乐韵心里苦,却无处可诉,那几家送什么年礼嘛,搞这种老古礼,她咋办?让她送礼,没啥好送的,让她回送药丸子……想要到自己的药丸子,她的心就抽痛,她有很多药丸子,但也经不过消耗啊,如果人人送年礼她得回药丸子,她的损失多少药材啊

心好塞,奈何古人说来者是客,客人都到了自然不能轰走,乐韵内心是悲催的,招呼不速之客去堂屋。

“小美女你去忙,我们到了你家都是自来熟。”华少等人笑着催小姑娘去忙她的事,不管是宣家还是在她自家,小美女都是大厨啊。

“燕少,你不厚道,自己先跑来了,也不知会我们一声。”宣少幽幽的与燕少打个招呼。

凭白遭了一顿嫉妒,燕行很无奈:“我这次是公事。”

“哦,公事公办,我们不好插手,如果公家不好出面的事,可以跟我们说说,我们很乐意去教教人怎么做人。”

“半夜套人麻袋的活,吾等最爱。”

姬少华少姒五少摩掌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状,讲真,公家不好教训某人,他们不介意去帮教训,像在路上套人麻袋,或半夜三更将人给扛出来揍一顿扔路边等等,他们乐意至极。

“多谢,有需要请帮忙的地方绝不客气的。”燕行露出绝艳的笑容,招呼大家进乐家堂屋坐。

周村长等人将桌凳擦拭了,又摆上两桌,刚摆好小椅子,一群客人进乐家堂屋,请人坐了,拿烟招呼。

“周叔,我们不抽烟,您不用客气。”辛五少来过一次,认识周村长和周奶奶,先打了招呼,再向同伴们介绍老人。

宣少等人向老人问好,客随主便的先坐,燕行去帮倒茶招待,让小萝莉去后头忙,免得她不在,帮厨的乱套。

宣少接过茶喝两口,领了主人的情,让华少等人坐,他一溜烟的跑去后厨房找小美女,到后院看到一群忙忙碌碌的人,顶着俊美的脸和温柔的笑容,一口一个“大姐、大哥”的喊着,溜到小美女身边旁观。

一个秀美漂亮的帅哥不怕油熏烟呛,柳嫂子等人好一阵愣神,小乐乐的朋友真是俊啊。

宣少主好奇的跑来凑热闹,乐韵也无奈,让他旁观,她也好奇,宣少看到了做菜的地方,他还能保持好胃口吗?

她也只负责几道主菜,海鲜、荷叶鸡、清蒸鸭肉、卤肉、炖猪蹄、炸煎排骨、鱼,炸好的鱼配上原料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鱼跃龙门”,第一道工序完工全部装盘碗,再搭配原料上炉再蒸一次,拿出摆放在木板上,上头倒扣碗盘罩住,等上菜时端上去即可。

当她忙完主菜已经到了十点半,去新楼转悠看了楼面铸浇情况,搬一盘千响鞭炮放到新楼一楼前,只要楼上工作完工就可以点燃鞭炮以示封顶顺利。

乐家姑娘做好了放鞭炮的准备,等着到乐家吃酒的人也陆续前往乐家,周村长在乐家大门口窗外放个被炉,坐着帮记帐,周满奶奶周奶奶和张三奶奶和程老负责帮忙做杂活。

周村长说说了乐家不收礼,村民到乐家也不拿礼金,这个捉只鸡,那个捉只鸭,有鹅的抱只鹅,家里鸡鸭养得少,早去买了猪脚肉或猪肘子、猪耳朵,或者提十几斤糯米,除此外一家有一挂鞭炮。

程老收了鞭炮抱去乐家新屋外面串起来,周满奶奶等接收了肉类装箩筐,鸡鸭装笼子里先放屋旁的路边,武老板出差去了,武老太太和武太太来乐家,刚到就帮做零碎活。

第一拨村民来时,蓝三即给楼上的桌子生起炭火,客人们先去上楼坐,还没到十一点,楼上的座席差不多坐满。

蓝三猜着乐家估计坐不下,和队长去乐家新楼一楼将桌凳摆开,添加炭,生上炭火先熏屋,让屋里暖和些。

客人多,鞭炮串起绕了新楼一圈。

快到十一点,乐家新楼楼顶的工人们也陆续下楼,当到十一点,大工师傅带着几个人手下楼。

负责点鞭炮的乐爸,赶紧点燃鞭炮的引线,鞭炮响了起来,“噼喱啪啦”的响声连绵不绝。

鞭炮一响,楼上的客人下楼去围观,还没起身的村民也不再等,立即往乐家,后面的一般是带有孩子的人家。

做活的人下楼机器移开,该收起来的全收起来,做好安全措施,再去洗手洗脚,本村的人赶紧回家换身衣服,大工师傅由周哥等人陪同进乐家堂屋就坐喝茶吃点干果。

绕楼的鞭炮响了好久才熄声,围观新楼的跑去看了一阵赶紧回乐家二,与乐家十分要好的先不占座,帮着安排村人坐哪。

周村长记人情薄,来得晚的客人的鞭炮收起来,楼上三间房间一客大厅的座位很快全满,厨房也满了。

楼上坐满客,宣少等人去乐家南边的新楼的一楼客厅,与乐家相处极好的人家也移去新楼,当客人一波一波的坐下,二十六桌不够。

乐爸将自家的桌凳搬出来,放新楼房朝北的一间,新增两桌,客是坐满了,还有在做厨房的人手没算进去,再添两桌。

万事俱备,乐韵和柳婶等人搬锅上桌,锅底是一道回锅肉片。

小乐善被鞭炮声吵醒,周秋凤抱着孩子玩,谁知小乐善看到姐姐立马“咿咿呀呀”的要姐姐抱,妈妈不让自己去找姐姐就“哇哇”大哭。

周秋凤哄不住,气得想打儿子巴掌,柳嫂子和赵嫂子知道了原因笑得不成,将小乐善抱去塞给乐家姑娘:“小乐乐,你赶紧哄你弟弟。”

小乐善到了姐姐怀里,脸上还挂着两条泪痕,人却不哭了,两只小手抓着姐姐的衣服不放。

蓝三和燕行俩拿桶装饭分别送到各个房间,再帮着将菜碗装在托盘里给上菜的人端走,见到小婴儿哭闹,暗中撇嘴,乐家的小熊孩子是个姐控,总粘他姐姐,有时让他们嫉妒得想揍臭小子。

弟弟找自己撒娇,乐韵赶紧抱在怀里,等上菜时跟在柳嫂子等人后头先去新楼房那边,毕竟那边有古修家族,好歹得给点面子。

蚁满看到小丫头抱着个小婴儿进得屋,眼睛冒出星星一样的光泽,很想去抢过来瞅瞅,奈何满屋的客人,为了形象只好忍着。

正式上第一道菜,周村长去点串鞭炮,示意客人们开席,不用再等;客人们也很自觉,自己开饮料或盛饭。

周村长带乐家主人去各个地方招呼一声就全了礼,不用再敬酒或散烟。

帮厨的人先给上六道菜,坐席吃饭,过了二十几分钟再去将后四道菜上齐,之后安心吃饭。

------题外话------

小仙女,某相思的父亲昨天清晨不小心补刺刮了(毒蛇咬伤),送到医院,蠢相思当时急急去了医院,昨天也没回来,在医院陪了一个通宵今天又一个白天,今天们傍晚妹妹回来接班,某人刚从医院回来,所以以致今天的更新延迟到晚上,深感抱歉。

(另:相思家老父做了各种检查,目前医生说再打一二天针就能出院,请善良有爱心的小仙女们勿担心,相思在此谢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