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紫莲胎记/毒医娘亲萌宝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云起一愣,是啊,应该如何证明?苏若汐本来就是出生后被苏哲送回来王府的,也不是他带大的,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证明……

看到苏云起愣住,林月眼中闪过一抹幽光,扯了下苏云起的衣袖道:“王爷,汐儿小时候一直是我找人照顾的,我记得没错的话,汐儿的手腕上应该有一枚莲花的胎记的!如果,她真的是汐儿,那就让她露出手腕给大家看看有没有胎记!”

林月一边说着一边恶毒的看着苏若汐,她根本就是乱说的,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还真的能拿出一个胎记来……

即便她真的是那个废物,她也是不会让她留在王府的,杀不了她,也绝对要让她为若琪和若琳送死去,林月心里阴狠的想着……

闻言苏若汐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月,将她的心思看的分明。本来还不想那么快就杀了她,奈何她自己找死,真是不能怪自己了……

“你没记错?”苏云起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对于林月的话,他没有马上就相信,毕竟林月说的莲花胎记有些夸张。胎记长成花状的不是没有,但是清楚长成莲花形状的,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吧。

再说,如果当年苏若汐手上真的有那枚胎记,他怎么不记得自己看到过呢……

“王爷,我说的都是真的!”林月再次说道。

“王爷,二夫人说的根本就不是真的!汐儿小时候我也抱过她,根本就没有胎记!”沈菲怒瞪着林月道。

这个女人信口开河,分明就是想要害死汐儿……

“大夫人,你虽然抱过汐儿,但是汐儿可是自幼有我院子的嬷嬷抚养长大的。你还能比我更了解不成?”林月鄙视的看了眼沈菲道。

“好了,都别吵了!既然夫人说你手腕上有胎记,你怎么说?”苏云起看着始终淡然带笑的苏若汐问道。

看着苏若汐云淡风清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等人都是一群小丑一般。脸上非常的不自然,而他越看苏若汐,越是想起那个叛逆的儿子苏哲,让他的心情越是不好……

“胎记么?那么请问二夫人我手上的胎记是什么颜色的?多大的呢?又在那只手臂的什么地方呢?不要到时候某人说颜色不对尺码不附,来当做找事的借口就不好了!”苏若汐讽刺的看着林月问道。

“你?哼!汐儿的左手手腕上的胎记,有金币的大小,是一朵紫色的莲花胎记。我就不信你一个冒牌货还真的有!”林月被苏若汐的态度气的怒道。

她就不信自己随便说的东西,她还能够变出来不成?她要真的变出来,那么她更加不可能是那个废物了……

苏若汐闻言微微一笑,她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果说别的颜色,她真的没有,可是这紫色……

“既然如此,那么二夫人您可要看清楚了!”苏若汐说着,伸出自己的左手,然后挽起衣袖,露出纤细白皙的手臂,微微一翻众人便看到在她的手腕处,有一朵金币大小的紫色的莲花印记……

二夫人不敢置信的瞪着眼睛,盯着苏若汐手腕上的紫色莲花胎记,心里震惊不已……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真的有呢?她分明就是信口胡说的,根本就不可能好么……

“二夫人可是看清楚了?”苏若汐讽刺的问道。

苏云起也是惊讶的,看着那枚紫色的莲花胎记,虽然不大却是栩栩如生!难怪月儿会记得,如果自己当初见过,也是不会忘记的!因为,这胎记太美,太特别了……

沈菲也没有想到苏若汐的手腕上面真的有一枚,紫色的莲花胎记!她看着苏若汐的眼神闪了闪。

她很清楚汐儿身上是没有胎记的,当初她不止一次偷偷的去看汐儿,自然帮她换洗过衣服,从来没有在汐儿身上看到过任何的胎记……

难道,这个长得跟哲儿酷似的女孩,真的不是汐儿吗?罢了,不管她是不是汐儿,既然她长得如此像自己的儿子,她今天就是拼了命,也不能让林月害了她……

“你?你是谁?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那分明是我……”林月震惊的指着苏若汐道。

“二夫人想说什么?不是你说我有胎记的么?怎么?现在我证明给你看了,难道你又想说我没有胎记了?”苏若汐说话的语气冷了冷。

“王爷觉得呢?”苏若汐看向苏云起问道。

“二夫人,你怎么了?你不是说记得汐儿的胎记吗?现在又想说什么?”苏云起不悦的瞪着林月问道,他今天怎么觉得林月怪怪的呢。

“王爷不是我,她根本就不是……我,我只是没想到她真的是汐儿,我一直以为她是假的!”林月回过神来低着头说道。

不管怎么样?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那个废物,她今天都必须让王爷将她交出去,只有这样才能救出若琪和若琳……

“既然你是汐儿,为什么要这样害若琪和若琳啊!我可怜的孩子啊……我一直以为你是别有居心来到王府冒充汐儿的!所以,才会答应让若琳她们给你下药,让你代嫁给太子的!可是,既然你是真的汐儿,怎么能那么狠啊!害的若琪和若琳现在生死未卜啊!”林月立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

“没错,你怎么忍心残害同胞?”苏云起闻言怒等着苏若汐道。

“残害同胞?请问王爷是我先要害她们的吗?既然她们害我在先,就要有被人害的觉悟不是吗?”苏若汐冷声道。心里对眼前的苏云起鄙视不已,还残害同胞?怎么不敢说她大逆不道残害长辈呢?

“你?即便如此,你也不该将若琪丢入太子的洞房!让若琪以后如何做人?”苏云起怒道。

“这都是她自找的,如果她没有害我之心,如何会出现在那里?既然她敢做出人狗不如的事情,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做人?”苏若汐无情的说道。

真正让她将苏若琪丢进去的原因,是因为那个女人,不止一次的说她家宝宝是野种!宝宝才是她的软肋和逆鳞,谁也不能碰更不能说……

“你?你简直……”

“圣旨到,苏王府嫡女,苏若汐接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