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坑货师父/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残阳如血。

深秋季节的山林中,满地都是萧索的黄叶。一阵凉风拂过,沙沙的声响仿佛敲击在人的心间,让闻者无不心生寂寥。

枯藤,老树,昏鸦,嘎嘎……

草屋,破墙,老头,一声大吼:“死丫头,你再不回来为师要饿死啦!”

中气十足的声音可是一点儿都听不出饥饿导致的无力感,惊起山林中无数飞鸟。  老头身形高大,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一双草鞋一只露了脚趾,一只缺了后跟,花白的须发如杂草一般野蛮生长,只能看清那双墨色的眸子中不时透出的精光。

老头吼了一声便不再叫,身子懒洋洋地斜靠在草屋门口,盯着天边那抹残阳,口中开始倒数:“十,九,八,七……”

当老头数到六的时候,血色残阳中出现了一个黑点,一眨眼的功夫,黑点已经放大无数倍,到了距离老头近十米的地方。

乍一看会以为这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身姿挺拔,背影如松。从山林中来,但一身灰色的粗布麻衣不染一丝尘埃。

再看就会发现此“少年”事实上是个少女,白皙如玉的脸庞圆润可爱,眉眼弯弯,端的是个清秀小佳人。

清秀少女背上背着一个背篓,手中握着一把已经生了锈的镰刀,仿佛就是这座山林中孕育而生的女儿。残阳的余晖洒在她线条柔美的侧脸上,让她看起来温柔可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下一刻,少女看着面前的老头眉眼弯弯,轻启朱唇:“臭老头,明天我要试一下,看我不回来你会不会饿死。”

“臭丫头你没这个机会了!”老头眼底一道莫名的幽光一闪而逝,下一刻已经扑到了少女身后,把少女身上的背篓给拿在了手中。

看到其中放着一只肥硕的野山鸡,还有一些散发出淡淡清香的小蘑菇,老头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一边摆手一边嚷嚷着:“臭丫头赶紧去做饭,半只鸡烤了,半只炖汤喝,哈哈!”老头话音刚落,少女确定她听到了老头吞口水的声音……

“好说好说。”少女笑语嫣然,“我今日在五个数之内回来的,师父把掩面术下卷给我,我立刻去做饭。”

“先做饭先做饭!”老头迫不及待地催促道,“你要的破书都放在你房间里了!”

少女放下被老头塞回来的背篓,俯身把小腿上紧绑着的铁砂袋扔到一边,提起背篓脚步轻快地进了角落里的小厨房。

厨房外面的空地上架起了一个简陋的烤架,上面半只肥美的野山鸡已经慢慢变得金黄酥脆,而厨房里的蘑菇鸡汤也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烤鸡正好到火候,鸡汤也出锅了。一老一少师徒两人就坐在茅草屋中简陋的木桌旁开始吃饭。

一直对着烤鸡流口水的老头,迫不及待地撕下了唯一一只鸡腿,还没放到嘴边的时候,他的手却转了方向,递到了少女面前:“徒儿啊,你吃吧。”

少女一副见了鬼的神情:“臭老头,你是假的吧?”她自从拜这老头为师已经有八年的光景了,每天被奴役着做饭烤鸡,老头永远都管她叫死丫头、臭丫头,何时见他这么一脸慈祥地叫她“徒儿”,还把他最爱的鸡腿给她吃?无事献殷勤,非那啥就那啥……

“你不吃啊?那正好。”老头嘿嘿一笑,鸡腿下一刻已经到了他的口中,他一口咬下了一半的肉,一边嚼一边眯起了眼睛,“好香啊……”

少女觉得现在这老头的样子才是正常的嘛。等少女喝完一碗鸡汤,吃了几个小蘑菇的时候,半只烤鸡只剩下了零零散散的一堆骨头,盛鸡汤的盆子里面也只剩下了见底的一点点汤水,上面还有一些少女采来做香料的某种草叶。

“咳咳,臭丫头你吃饱了吧?”老头看着少女问。

“嗯。”少女对这种事情早有经验,所以一般会在回来之前自己先吃一顿,不然做多少都抢不过这个老头……

“既然吃饱了,为师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老头突然坐直了身子,一股傲然之气油然而生。

少女随意地“唔”了一声,就听到老头说:“明儿一早,你就走吧。”

少女眉梢微挑:“老头,你让我回那个破庙里?”

老头瞪了少女一眼,“别打岔!不是让你回破庙!师父是让你下山历练。”

“哦?好啊。”少女爽快地应了,其实她一直很期待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当然了,怎么历练师父都已经想好了。”老头嘿嘿一笑,眼中闪烁着鬼畜的光芒,“丫头听好了,明儿一早你就出发,一个月之内务必赶到魏国金安城,然后去找一个叫墨青的小子,保护他一年。”

金安城是魏国的都城,这少女知道。金安城的墨青?少女回想了一下,貌似先前有一次下山采购的时候听八卦大妈们提起过这个名字,天下闻名的废物王爷?

不过以上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我为什么要去保护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少女看着老头问。

“臭丫头,在师父面前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老头看着少女吹胡子瞪眼地说,“让你去你就去,而且必须做好喽!你表个态,是去呢,还是去呢?”

“去。”少女言简意赅地给了一个字,只要能下山,去哪儿对她来说其实无所谓。

“哈哈!好好好!你这就回去收拾东西吧!盘缠师父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放在你房间里。”老头对着少女摆了摆手,话落就不见了人影,只剩下飘散在风中的声音,“为师有要事去办,你想为师了就叫一声师父,为师会出现的!”

臭老头,你以为你是一头召唤兽啊……少女心中吐槽了一句。

老头都走了,很可能不会再回来,少女还是把锅碗都洗干净放好,然后回到自己住了八年的房间。

房间里面简陋到了极致,一床一桌一椅,桌子上面放着一本有些破旧的书,床上还扔着一个看起来不小的包袱,就是老头口中给少女准备的盘缠了。

少女没看那个包袱里面有多少银子,先拿起桌上的书看了起来。这是一本失传已久的易容秘籍,分为两卷,上卷少女在上个月已经用烤鸡换到了,如今这是下卷。

少女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直觉其中精妙处甚多。她轻抚了一下自己圆圆的脸,眼中出现了一丝狡黠,其实这根本不是她的真容。

真正高深的易容术都是掩面于无形,而少女开始学易容术之后,就每天给自己换一副容貌,至于她原本那副祸水脸,她觉得还是藏起来比较好。

想到答应了老头,明天就要去千里之外的魏国都城金安城,保护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少女觉得……貌似还挺有意思……

作为一个异世来客,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八年了,然而活动范围仅限于周围的群山和山下的小集市,没有去过任何其他的地方。

当今天下三分,少女所在的地界属于夏国,除了已经提到过的魏国之外,还有一个雪狼国。

穿越大神给少女安排的身份其实并不是一介草民。她名叫靳辰,如今的身份是夏国荣威大将军府排行第五的小姐,嫡出的。

至于她为什么会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长大,说来也是坑人……

原主出生的时候奶奶死了,在将军府长到六岁,府里每年都有一个人死,不知为何通通都成了原主的错,被冠上了一个天命煞女克亲克己的名声。

于是原主的父母听信了一个神棍的话,把原主送到了遥远的寒月寺清修,十五岁之后方可归家。并且那神棍还放言,所有靳家人在原主十五岁之前都不能跟她有任何接触,否则会被煞到……

悲剧的原主在到寒月寺的第二天,就伤心之下撞了墙香消玉殒了,然后靳辰这个异世幽魂住进了靳家嫡出五小姐的身体里面。

前世作为特工一枚,靳辰是个无肉不欢的女汉子。她很淡定地接受了穿越的事实,然而无法接受的是要在庙里吃斋念佛。

于是在寒月寺住了没几天,感觉嘴巴淡出鸟的靳辰偷偷溜出去烤鸡吃,然后就遇到了她的师父。

那老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自称名叫南宫离。他看中了靳辰一手绝妙的烤鸡手艺,果断决定拐走当徒弟。

寒月寺距离靳辰现在所在的地方不远,在另外一座山上。南宫离知道靳辰的身份,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反正寒月寺的和尚们从未出来找过靳辰。而南宫离说了,靳辰需要在十五岁生日之前回到寒月寺,等着靳家人来接。

如今,靳辰再过一个月正好十四岁,而接下来的一年做什么,她家师父已经给她安排好了。

睡觉之前,靳辰终于想起要看一下南宫离给她准备的盘缠,结果打开之后就怒了……

包袱里面竟然放了一套色彩鲜艳的裙子,除此之外目之所及只有一张皱巴巴的纸!盘缠呢?银子呢?让她一个月之内赶到千里之外的金安城,竟然一分钱都没给?!

靳辰拿起了那张纸,看到上面写着几行笔力遒劲的字……

“徒儿,那件漂亮衣服是为师花了所有的积蓄给你准备的盘缠,记得明天一定要穿上啊!嘿嘿,打扮好看点儿,到时候不管是劫财的还是劫色的,你通通把他们抢得毛都不剩一根,然后就要啥啥都有了,哈哈!”

靳辰……她突然明白那个坑货师父为什么跑得那么快了,如果那老头还在的话,接下来就别想安生了,要知道靳辰靳姑娘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架……

靳辰十分嫌弃地抖了一下那身色彩艳俗的裙子,一个圆圆的东西掉了下来。她捡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个铁牌子,上面写着两个字“南宫”。

靳辰把手中那张皱巴巴的纸扔下的时候,发现纸的背面还写着一行字……

“徒儿,接下来一年,你的名字叫做南宫柔,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哈哈!”

南宫……柔……靳辰看着那个铁牌子秀眉微蹙,柔柔柔,柔个毛线啊……

------题外话------

游游的新文来啦~大家多多支持,么么哒↖(^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