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黑心姑娘/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是个高手,虽然受了伤,可是依旧不觉得自己这会儿不如一个小姑娘。然而事实就是,靳辰的速度比男人快很多,让他心中备受打击……

不过他们没离开客栈多远,就碰上了追杀男人的杀手。

靳辰看着面前这群大白天穿着夜行衣的杀手冷笑了一声,一句废话没说,直接捏爆了手中的一个圆球。一阵五彩斑斓的烟雾瞬间弥漫开来,杀手纷纷后退,靳辰抓住男人的胳膊,瞬间就不见了人影……

一直到进了城外一个人迹罕至的树林里,靳辰才把男人放开。

男人脸上依旧戴着铁面具,他看着靳辰感叹了一句:“你的力气好大。”

靳辰表示这是本姑娘身体好,不用夸……

“解药。”男人对着靳辰伸出了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虎口处有厚茧,明显常年抓握兵器所致。

靳辰白了男人一眼:“什么解药?刚刚那烟没有毒。”

男人微微愣了一下。这世上毒物千万种,而在一般人的认知里面,色彩越是鲜艳的毒物,毒性就越强。可这小姑娘怎么会有这种没有毒却有毒物样子的东西呢……

靳辰表示,她过去八年看书都不是白看的好吧。虽然那些武功秘籍她都看了,但是不可能都练,只练了自己喜欢的那些,对于没练过的也相当熟悉,未来打架都是可能用得上的。而其他的杂书她也都记在了脑子里,感兴趣的东西都试验过了,譬如刚刚的彩色烟雾弹。

“好了,那群蠢货这会儿八成都以为自己中毒了,一时半会儿追不到这里来,你安全了。”靳辰提着自己的包袱看着男人说,“咱们交易结束,后会无期。”

男人看着靳辰潇洒地说走就走,竟然一点儿都不好奇他是什么身份,也不好奇他长什么样子,心中真的觉得有些怪异,看着靳辰的背影脱口而出:“你有伤药吗?”

靳辰转身,看着男人笑得眉眼弯弯:“有啊,你有钱吗?”靳辰靳姑娘表示,她不是生意人,但是做起生意来不是人,趁火打劫什么的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谁让她这会儿缺钱呢。这男人伤得很重,为了躲避杀手的追杀,恐怕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进城去找大夫,这么耗着血都要流光了。不过这跟靳辰没啥关系,她可以替男人消灾,但是必须在收了男人钱财的基础上……

“我那块玉佩至少值十万两。”男人看着靳辰说。

“那已经是我的玉佩了。”靳辰笑得人畜无害,“一码归一码,你现在拿钱来,想要什么伤药本姑娘都有。”

男人沉默,过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能不能先欠着?”

靳辰微微挑眉:“那必然是……不能的。”

男人看着靳辰,又开口说道:“我叫西门靖,那块玉佩你先别卖掉,只要你拿着玉佩去雪狼国皇城找一个叫无缺的铁匠铺子,报上我的名字,想要多少金银都可以得到。”

西门靖?一直生活在深山老林中的靳辰靳姑娘确定她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这其实也不重要。能让这男人自报家门,看来他的伤比靳辰想象的更加严重。

“不要说本姑娘黑心。”靳辰把她的包袱放了下来,开始从里面找东西,“这药可是本姑娘独门秘方,没打算卖的,你走运了。也不多要,就也算十万两,回头本姑娘会找你要账的。”

西门靖看着靳辰扔给他的两个看起来十分廉价的小药瓶,面具后面冷硬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什么伤药竟然要十万两,还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自己不黑心?

“好了,白色的内服,红色的外敷,别弄错了。”

西门靖刚刚打开白色的药瓶,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药草清香,抬头就看到靳辰已经到了几十米外。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靳辰在西门靖的视线中已经变成了一个黑点,然后消失不见……

西门靖愣了好大一会儿,脱口而出:“竟然是凌云步!”

已经看不到靳辰了,西门靖收回视线,抬手摘掉自己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如刀削斧刻一般的坚毅脸庞,微微仰头,把白色瓶中装着的淡绿色液体一饮而尽。

下一刻,他感觉丹田内微微有些发热,一股暖流瞬间冲遍了四肢百骸。明明他的外伤还是之前那样,但是竟然感觉没那么疼了,力气也恢复了很多……

等西门靖用了一下红色药瓶中看着不起眼的药粉之后,眼中的惊奇之色更浓了。他并不是普通百姓,以往用过的伤药也都是最好的,可是从来没见过药效如此快的伤药。

内伤外伤都得到了缓解的西门靖静下心来的时候,脑海中又出现了那张眉眼弯弯的少女脸庞……那个少女看似普通,实则武功深不可测,如果这些药都是她自己做出来的,那就真的了不得了。西门靖也算见多识广,可从未听说天下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号人,按说如此厉害的少女在江湖中不应该是籍籍无名之辈,难道是哪个老怪物的徒弟刚刚出山?

不得不说,西门靖真相了。而真相了的西门靖心中很快生出了一丝莫名的懊恼,他竟然忘了问那个少女叫什么名字……西门靖倒不是在乎他那块玉佩,只是他这会儿有一种感觉,那个少女极有可能不会真的再找他讨债的,也就是说,他很难再见到她了……

没过多久之后,西门靖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先前的猜测也得到了证实。因为玉佩被他的属下找了回来,说是被人当了,死当,当银二十万两……

靳辰怀中揣着二十万两的银票,突然有一种暴发户的感觉……讲真,她觉得那个自称西门靖的男人还是可以的,玉佩也是真值钱,她说要二十万两的死当,当铺的老板还偷笑了一声。靳辰也没有觉得亏了,毕竟这次的大笔收入成本并不高,不过是花了一点力气,用了一些草药而已。

靳辰根本没想过要在未来去雪狼国皇城找那个名叫西门靖的男人讨债,她不喜欢欠别人的,也不喜欢别人欠她,不管是什么债务,都希望能够尽快两清了,一干二净。

她跟那男人萍水相逢,谈不上认识,她只是知道对方的名字,而这名字也未必是真的。她救了西门靖,那块玉佩是西门靖给的,而西门靖自己说了欠她二十万两,她卖掉玉佩换了二十万两银子天经地义。

靳辰是打算十五岁之后回靳家的,不为别的,总归要去看看把原主那个可怜孩子给折腾死的人家是什么样子的,为原主出口气,毕竟她占了人家的身子。

到时候她是夏国将军府的嫡出五小姐,跟雪狼国皇城一个名叫西门靖的男人有交集并不是什么好事。这次的事情,对靳辰来说已经过去了……

------题外话------

游游碎碎念,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O(∩_∩)O哈哈~↖(^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