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逍遥王爷/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距离金安城越来越近,天气也越来越冷了。

如今财大气粗的靳姑娘经过一座贸易大城的时候,给自己又添置了几件新衣服。看起来并不华丽,颜色都很素净,但是料子都是市面上卖的最好的。

练武的靳辰其实并不那么怕冷,不过她不喜欢用内力抵御寒冷,那种行为在她看来很装逼,冬天还是要穿厚点儿,体会四季变换也是人生乐事一件。

话说靳辰上辈子生活在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因为特工行动受限,靳辰最大的心愿就是到北方去看雪。然而靳辰好不容易休假,坐上了去北方的飞机,满心期待下了飞机就能看到一片银白的世界,体会一下寒冷的感觉,谁知道飞机突然失事,她直接狗带了……

离开寒月城的靳辰穿着还有些寒酸,这会儿看起来已经像是一个富贵人家出来游玩的千金小姐了,缺的只是下人。

当初下山之前,坑货师父南宫离说让靳辰打劫,把别人抢得毛都不剩一根,然后就要啥啥都有了。不过靳辰把那件艳俗的衣服卖掉得了本钱,从赌坊赢到了第一桶金,然后偶遇一个人傻玉佩贵的男人赚了好大一笔,根本不需要打劫。

只是不需要,不代表不会发生。因为靳辰如今一副富家小姐打扮,独自一个人骑马出现在荒郊野外的时候,脑门上就像明晃晃地挂着两个字“抢我”,简直太容易引起山贼之流的注意了……

“此山是我开!”

“哇塞!这么高的山,哥们儿你开了多久啊?”靳辰看到面前突然蹦出来一群拿着刀斧的高壮大汉,不仅没有害怕,反而瞬间感觉有点小兴奋。异世山贼哎,还真的都用这句经典的话。

山贼头目还没出口的“此树是我栽”,就那么被靳辰给噎了回去……

“老大,这姑娘是个傻的。”山贼二头目凑到老大跟前小声说。

“长得还不错嘛,嘿嘿。”山贼头目看着靳辰嘿嘿一笑,傻的更好,不用动手,能骗回去就最好了。于是山贼头目贼溜溜的眼珠子一转,看着靳辰笑得像个狼外婆一样,“小娘子,跟哥哥回家好不好?给你吃香的喝辣的。”

靳辰唇角微勾,清秀的小脸上眸光潋滟,看得山贼们眼睛都直了……虽然第一眼看这姑娘不是特别美,只有中上之姿,可是这会儿发现越看越好看啊……

“哥哥,你家银子很多吗?我喜欢银子。”靳辰看着山贼头头,笑得一脸无害。

“多多多!跟哥哥走,哥哥的银子都是你的!”山贼头目的嘴都快要咧到耳后了。

“银子多就好。”靳辰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下一刻,山谷之中响起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惨叫声此起彼伏,还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听着就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群缺胳膊断腿的男人,靳辰穿着一身青色的裙子,披着一个纯白的披风,站在其中,眉眼弯弯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女修罗……

“哥们儿,银子呢?”靳辰一脚踩在山贼头目的脸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问道。

山贼头目好想晕死过去……他在想今儿他们是瞎了眼,打劫了一个法力无边的女鬼吗?太特么恐怖了……

“银子……在山上……”山贼头目声音虚弱地说。他被靳辰踹了两脚,感觉肋骨已经断了。

靳辰对这些人倒是没有什么同情的,不仅打劫钱财,还要强抢良家妇女,她觉得自己这是在为民除害。

“让人回去取过来,只要银票。”靳辰的小脚在山贼头目的脸上来回踩着,踩出了一种奇特的节奏感,语气随意极了,“不多,拿十万两吧,剩下的留给你们。”

“姑奶奶,小人的山寨里面总共也就三万两银票啊!”山贼头目苦逼兮兮地说。

靳辰唇角微勾,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那就三万两呗。”

山贼头目……好想一巴掌抽死自己,他瞎说什么大实话……

又过了半个时辰,连滚带爬回去拿钱的山贼回来了。靳辰把银票收好,然后看着地上的山贼说:“你们,以后要接着打劫本姑娘也不管,但是不能抢姑娘,不能谋财害命,懂了吗?”山贼这个行业也是有存在的意义的,靳辰又不是官府的人,抢得差不多就算了,没打算把这些人都杀了。

“懂了。”山贼们齐声说。怎么都感觉背后阴测测的,有种靳辰还会回来找他们麻烦的感觉……他们要不真的开始劫富济贫得了……

靳辰很快就骑马走了,留下一群身心都受了严重打击的山贼还在地上躺着面面相觑……

一辆金光闪闪的马车到了附近,赶车的是个侍卫模样的高大男人,看到前面躺着一群受伤的男人,就回头对马车里面说了一句:“爷,有情况。”

马车里百无聊赖的男人一听有情况,桃花眼儿微微闪烁,瞬间来了兴致,掀开车帘看了出去:“什么情况?”

马车已经到了跟前,山贼们想要逃跑也来不及了。桃花眼儿男人看着这群被人揍得惨到了极致的男人,兴致勃勃地问:“你们这是被打劫了吗?”

“草民参见逍遥王!”山贼头目抬头看到金光闪闪的马车,额头冷汗瞬间冒了出来,连滚带爬地跪了下来,其他山贼也纷纷在他身后跪了一地,一个个面色惶恐到了极点。

“都认得本王啊。”桃花眼儿男人唇角微勾,声音慵懒地说,“那就说说吧,怎么回事呀?”一副把你们的悲惨经历说出来让本王乐呵乐呵的表情……

要说起这逍遥王的名号,普天之下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桃花眼儿男人是魏国皇室嫡出的五皇子,名叫魏琰。魏琰很得魏皇宠爱,年幼时期就被封了王,封号还是他自己定的,叫做逍遥王。

作为嫡出皇子,还很得魏皇宠爱,魏琰其实很有机会成为魏国太子。然而他志不在此,倒是生性不羁爱自由,偏爱经商,年纪轻轻就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当今天下各处都有逍遥王的产业。

逍遥王魏琰财富惊人,生活也是奢华到了极点,这辆金光闪闪的马车就是魏琰的标志性座驾。

虽然魏琰不问政事,但是别说魏国,天下都没几个人敢招惹他,因为但凡惹了他不快,死都是一种解脱……

金安城里想嫁给魏琰的姑娘海了去了,魏琰也从来都是来者不拒,然而却从未传出他对哪个姑娘有意,真真应了那句话,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