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可恶可恶/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和靳辰就站在墨青的院子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就各自回了各自的院子。而澜沧院和绿竹苑相距并不近,靳辰慢慢悠悠地走回去的时候,就发现小颜等在绿竹苑门口。

“小姐。”小颜一见到靳辰就恭敬地行礼。

靳辰倒也没说让小颜不用拘礼的话,如果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的话,靳辰并不想显得很特殊。如果是出于别的原因的话,靳辰更不会说什么让下人在她面前随意点儿这种话。毕竟说白了,靳辰也不是这个府里真正的小姐,这些下人也不是她的下人。

虽然才来了半天,靳辰还是感觉墨王府气氛有些诡异。其实靳辰比较好奇的是,作为魏国长公主和墨大将军的嫡长子,墨青为什么要单独住在这座冷冷清清的王府里呢?虽然被封了王,但是他又没有成亲,跟父母和弟妹住在一起很正常吧。据说墨青还有一对同父同母的弟弟妹妹。

来到金安城的第一天,靳辰晚上睡得很好,她不认床,而且睡眠质量一向很好。

可是另外一个刚刚回到金安城的人就很烦躁了,那就是逍遥王魏琰。

魏琰一回来先进宫了一趟,然后就回了他的逍遥王府,吩咐他的属下立刻带着画像去查金安城中的酒楼客栈,看有没有一个今天新来的小姑娘住进去。

金安城不少店铺都是魏琰开的,魏琰还是没有人敢招惹的王爷,按理说如果他想在金安城找人的话,绝对是分分钟的事情,可是没曾想找到晚上都愣是没找到!

“爷,那姑娘说不定是来投靠亲戚的,没住客栈。”魏琰的属下弱弱地说。

“也有可能。”魏琰慵懒地躺在软榻上说,“那就去查查哪家今天来了个亲戚吧。”魏琰除了做生意之外,也没有别的爱好。出身尊贵又财大气粗,自认为见多识广的魏琰难得碰到一点感兴趣的事情,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姑娘给找出来。

至于找出来干嘛,魏琰也想过。首先要把凌云步的心法给拿到,那可是他心心念念的武功。其次呢,如果那姑娘没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留在身边,多好玩儿啊,比整天往他身边凑的那些莺莺燕燕都有意思多了。

然而一直到第二天清晨,魏琰的属下忙活了一整夜,愣是什么都没发现。

“可恶可恶!”魏琰一生气就喜欢摔东西玩儿,而且摔的东西一个比一个贵重。看他摔了一个之前从宫中拿出来的瓷瓶,他的属下赶紧拿出小本儿记着,因为过后这些都要原样补齐的,少一样就要扣他的俸禄,也是心酸……

“爷,要不您去墨王府坐坐?”属下弱弱地建议。

墨青废物之名在外,为人又清冷孤僻,常年待在墨王府里不出门,金安城几乎没有什么贵族子弟愿意跟他来往,而魏琰是个例外。

魏琰从小就喜欢跟着墨青这个表哥跑,其实墨青的王爷身份,最初还是魏琰给他求来的。

找不到想要找的人,魏琰觉得很烦躁,于是就想着还不如去墨王府看看墨青得了。

魏琰一直带在身边的侍卫兼随从的名字叫做杜腾,就是曾经在寒月城被靳辰一脚踹飞的那个。这会儿魏琰带着杜腾出了逍遥王府,准备去墨王府,一出门就迎面碰上了一个姑娘。

“琰哥哥。”姑娘一见到魏琰就露出了娇艳柔美的笑容,“你终于回来了。”

“滚开!”一向以怜香惜玉为名的魏琰,一般对于往他身边凑的美女都会调戏调戏玩玩儿,如今面前这姑娘容貌极美气质上佳,但是魏琰一见到她,眼中就是满满的厌恶,直接恶言相向了。

姑娘眼神一黯:“琰哥哥,玉儿究竟做错了什么?”

“墨锦玉,你哪里都错,本王看到你就觉得恶心想吐!”魏琰话落,直接带着杜腾扬长而去,丝毫没有在意身后那个姑娘伤心难过的神情……

“郡主……”墨锦玉的丫鬟刚刚开口叫了一声,就被墨锦玉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脸上立刻出现了五道血印子。

“走!”墨锦玉甩袖上了一辆华丽的马车,眼中已经满是厉色。她是长公主魏嫣的小女儿,父亲是魏国的大将军墨战,从小就被册封为郡主,容貌身段才华哪一样不是金安城数一数二的?可偏偏她倾心的那个男人,会对着所有的女人笑,面对她的时候,就连逢场作戏都不愿,眼中就只有厌恶……

魏琰……我墨锦玉一定要成为你唯一的女人,一定!

魏琰当然不在乎墨锦玉在想些什么,到了墨王府门口,魏琰也是唯一一个不用通报就能直接进去的。

进了府之后,魏琰径直去了墨青所住的澜沧院。因为府里就三个院子,墨青不可能在别的地方。

“回来了。”

看到魏琰没有敲门直接进来了,墨青神色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放下了手中的书。

“废话,我不回来你看到的是鬼啊!”本来没找到人,魏琰就已经够烦的了,结果出门还碰上了他最讨厌的女人,感觉很晦气,这会儿火气有点大。

“金安城里谁敢惹你生气?”墨青神色依旧淡淡的。外面其实不少人都说,墨青和魏琰之间,一直是墨青这个废物在巴结魏琰,才得了那么多好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一直都是魏琰在往墨青跟前凑。

“还不是你那个好妹妹!”魏琰气呼呼地说,话一出口就感觉不对劲,而墨青的神色并没有任何异样。

魏琰赶紧转移话题:“其实是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姑娘,可是那姑娘明明应该在金安城,却怎么都找不到,气死我了!”

“难得你也会觉得女人有意思。”墨青面色平静地说。

魏琰表示虽然他花名在外,但都是那些女人死皮赖脸凑上来的,他可从来没主动招惹过哪个姑娘,也没有动真格坏了哪个姑娘的清白,而且都付出了真金白银的代价。要知道,也就是有姑娘凑过来,魏琰跟人家一起喝个茶听个曲儿散散步看看风景,然后送上一堆名贵的礼物,就没有下次了……

“这次这个真的很不一样,你……”

魏琰还没说完,门外响起了小颜的声音:“启禀王爷,南宫小姐要出门。”

------题外话------

现在是公众期,更新就是这样,这是潇湘的规则,不要催游游加更,不要说不够看,这种评论一律不回复,多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