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休得胡言/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儿,好好表现。”魏嫣看着墨锦玉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墨锦玉定了定神,因为已经轮到她表演才艺了。墨锦玉落落大方地起身,走到大殿中央,对着魏皇和皇后行过礼之后,伴随着琴声,表演了一段精彩的剑舞。

是真的很精彩,靳辰也这么觉得,就剑舞来说。出身将门的墨锦玉虽然性格骄纵,但是从小被魏嫣约束着,该学的东西可是一点儿都没有松懈。剑舞是魏嫣亲自教的墨锦玉,当年魏嫣就是凭借令人惊艳的一曲剑舞俘获了少年将军墨战的心。

墨锦玉表演完毕,魏皇哈哈笑着夸了一句:“锦玉的剑舞颇有皇妹的神韵啊!”

墨锦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目光不由自主地冲着魏琰看了过去,就看到魏琰神情专注地在剥一个金灿灿的桔子,剥好之后,竟然笑容满面地伸手越过墨青,递到了靳辰面前……

墨锦玉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了,落在靳辰身上的眼神也冷得像刀子一样……而瑶光殿中注意到这一幕的人不在少数,倒是有不少人都觉得这没什么,毕竟逍遥王花名在外,被他这样调戏过的姑娘多了去了。

在他们看来,被墨青带过来的这个陌生姑娘容貌并不突出,身份也定然不怎么样,魏琰只是玩玩儿而已……但对于像墨锦玉这样爱慕魏琰的少女来说,不管魏琰出于什么心理,她们都已经看靳辰不顺眼了……

然而魏琰精心剥好递过去的桔子并没有到靳辰的手中,因为被墨青伸手拦截了……墨青看着魏琰的眼神带着一丝警告,他知道魏琰是故意的,魏琰对靳辰的兴趣没减,想要玩玩儿的心思也一点儿都没减。如果不是因为知道靳辰对魏国皇宫很有兴趣的话,墨青是不会带着她进宫的,太容易引人注意了,而靳辰事实上的确来历不明。

墨青慢条斯理地把那个桔子放进了自己口中,魏琰假装没有看到墨青眼中的警告,依旧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兴致勃勃地研究着面前的水果和点心,根本就没关注大殿中那些美貌少女的精彩表演,即便不少少女都把目光投注在了魏琰的身上……

太子魏琪倒是看得很认真,当看到乔颖儿上场的时候,魏琪手指微动,因为这就是他中意的太子妃人选……

其实墨锦玉的容貌在所有少女中是最出众的,才华也是数一数二的,出身更是无人能及,但是魏琪更相中乔颖儿。原因很简单,墨锦玉喜欢魏琰,喜欢得太高调了,搞得金安城中人尽皆知。其实墨锦玉多虑了,因为魏琪根本不想跟她扯上什么关系。

而乔颖儿一向很懂规矩进退,身上颇有皇后乔氏的影子,虽然心里喜欢魏琰,但是从未表现出什么特别,就连曾经跟魏琰去游湖,也是偶遇,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妹妹在。

乔颖儿表演的是弹琴,琴艺十分高超,一曲奏罢,也得了魏皇的一句夸奖。

其实在座的人都心知肚明,虽然待选名册上的小姐有十位之多,但是太子正妃并不是这十个小姐都有机会当的,因为出身很重要,而最热门的人选无疑就是墨锦玉和乔颖儿了。

十个美貌少女各自表演了最拿手的才艺,而魏皇和皇后商议过后,最终定下了一位太子正妃,和一位太子侧妃。

太子正妃如魏琪所愿,正是乔颖儿,而侧妃是礼部尚书府的嫡出三小姐,一个温柔如水进退得宜的美貌少女。

乔颖儿听到宣布结果的那一刻,纵然有了心理准备,心中还是颤了一下。下一刻,她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娇羞和惊喜,落落大方地起身到殿中谢恩,举止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

“恭喜皇兄,贺喜皇兄。”魏琰对着对面的魏琪举杯。

“多谢琰弟。”魏琪也笑着举杯。

而乔颖儿心中的那一丝不甘和黯然,在魏琰开口的时候,被打了个七零八落……她早该面对现实,魏琰是个游戏人间的浪子,而她并不是他心中那个特别的存在。她是乔府的大小姐,今日入宫之前,她的父母就说让她好好表现,极有可能会被钦点为太子妃,最后的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了吧,她没有让父母失望……

结果公布,有人欢喜有人忧。

表现出色却落选了的墨锦玉心中是欢喜的,尤其是在听到魏皇开口对魏琰说话的时候……

“琰儿,你也不小了,有没有中意的姑娘,说出来父皇给你做主。”魏皇看着魏琰笑着说,十分随意亲和的样子,跟对待魏琪明显不同。

魏琰唇角微勾,桃花眸流光溢彩,手中还把玩着一个精致的琉璃杯:“父皇果然很偏心啊,皇兄都把好的选走了,剩下这些,儿臣可看不上。”

魏琰一棒子把满殿对他芳心暗许的姑娘都给拍死了……靳辰仿佛听到了姑娘们心碎的声音,心想魏琰的嘴可真够毒的,一句话把剩下的姑娘都定义成了魏琪选剩下的,然后说他看不上……

瓷器碎裂的声音响起,众人应声看去,就看到墨将军府的锦玉郡主一脸羞愤地坐在那里,看着魏琰的眼神满是哀怨……

众人心中了然,是了,谁不知道墨锦玉这个郡主心系逍遥王,然而逍遥王明显对锦玉郡主一点儿意思都没有,甚至对在场的所有姑娘都没有意思,不然也不会说刚刚那样的话了,听着忒伤人了也……

魏皇神色有些不认同地看着魏琰:“琰儿休得胡言,这里都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

“是吗?”魏琰笑意满满,“父皇说是那就是吧,父皇问的是儿臣有没有中意的,儿臣的答案是……”魏琰还转头看着墨锦玉魅惑一笑,在墨锦玉的心提起来的时候,就看到魏琰神色嘲讽地看着她说了两个字,“没,有。”

一向举止得体的魏嫣脸色都微微变了,魏琰这明显就是在针对墨锦玉。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魏琰在表示对墨锦玉的厌恶。而墨锦玉心系魏琰,魏嫣原本一直打算把墨锦玉嫁给魏琰的,绝对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