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跪着忏悔/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看着靳辰问:“你想回家吗?”

靳辰又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想,我想回去看看是什么样子,我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她说的是夏国皇城的靳将军府。

墨青突然站了起来,靳辰有些不明所以,就看到墨青走了过来,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然后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说:“小丫头,别伤心。”

靳辰把墨青的手打开,看着他没好气地说:“伤心个毛线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心了?再对我动手动脚的小心我揍你啊!”

“你不是来保护我的么?”墨青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你又想欺负我,又要保护我,揍我之后,岂不是要揍你自己?这样不好。”

靳辰……

第二天一早,墨青跟靳辰一起从澜沧院出去跑步,回来之后两人各自洗漱吃早饭,然后墨青过来说要带靳辰出去走走。

“去哪里?”靳辰把两把匕首都塞进了自己的靴子里,抬头看着墨青问。

“今天城中广化寺有庙会,你想不想去看看?”墨青看着靳辰问。

“庙会?”靳辰没有什么概念,看着墨青问了一句,“你去过么?”

“没有。”墨青摇头。

“那就去看看吧。”靳辰笑得眉眼弯弯。她曾经在寒月城外山上住的时候,只去过山下的小集市,想必跟金安城的庙会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去凑凑热闹也无妨,在墨王府里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做。

“小丫头,跟我一起坐马车吧。”墨青邀请靳辰。

“好。”靳辰微微点头,进了墨青的马车。府里的侍卫赶着马车,朝着广化寺而去了。

在墨青的马车离开墨王府没多久,一辆金光闪闪的马车停在了墨王府门口,魏琰还没下车,就听到墨王府的侍卫在外面说到:“逍遥王,我家王爷今日带着南宫小姐去广化寺了,刚走没多久。”

侍卫说完,马车里也没动静,赶车的杜腾在外面问了一句:“爷,咱们去广化寺吗?”

“走吧。”魏琰的声音传了出来,杜腾挥鞭子赶着马车转了个方向,朝着广化寺而去了。

马车中的魏琰似乎没睡好,神色有些疲惫。他曾经说要换马车,说要改头换面,但是只换了一天,就又变回曾经的样子了,因为靳辰不喜欢,他自己也觉得不舒服。

魏琰这两天都没睡好,一闭上眼睛就是靳辰浑身浴血的模样,让他心中闷闷的,觉得很不舒服……明明最终大家都没事,断魂楼也不会再去找墨青的麻烦,可魏琰却过不去自己心中那道坎,总觉得对不起靳辰……

广化寺坐落在金安城北郊的一座山上,是金安城中香火十分旺盛的一座寺庙。除了广化寺之外,金安城中还有一座护国寺,不过是皇家寺庙,一般不会对百姓开放。

今日是腊月二十一,广化寺的庙会,也是广化寺过年之前的最后一个庙会。每年到了这天,广化寺所在的山上都会十分热闹,百姓们都会在这天去赶庙会,采办年货。而广化寺会在这天举办佛会,由广化寺的住持方丈来讲经。

广化寺的住持方丈是一位得道高僧,一般人也就在这天能够见到方丈。每次到方丈讲经的这天,金安城中的贵族夫人小姐们也都会纷纷到广化寺去听。

马车到了山下就走不动了,因为到处都是人,路已经被堵住了。

“下车吧。”墨青下车,对着靳辰伸手,靳辰没理他,轻松地跳了下来,就看到眼前平坦开阔的山路上面,两边都是各种卖货的摊子,还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有货郎背着担子在来回走着叫卖。总之一句话,真的很热闹,到处都是人,比寒月山下那个每月一次的小集市热闹多了。

“墨王爷。”

人群中不知哪个百姓认出了墨青,惊呼了一声,瞬间很多目光都朝着墨青和靳辰看了过来,大姑娘小媳妇儿看到墨青的容貌都失了神红了脸……

“唉,祸水啊。”靳辰感叹了一句。

墨青看着靳辰微微挑眉:“小丫头,你在说我?”

靳辰认真地点了点头:“当然。”

墨青……所以这个小丫头也觉得他长得很好看是吧……

让侍卫等在山下,墨青和靳辰抬脚朝着人声鼎沸的庙会走了过去。

“哎!成子!”杜腾看到墨王府的侍卫在旁边,挥手叫了一声,“你家王爷和南宫小姐呢?”

“刚刚上山。”名叫成子的侍卫指了一下前面说,“还在那里呢。”

杜腾看到了墨青和靳辰的背影,神色一喜扭头对魏琰说:“爷,墨王爷和南宫小姐就在不远处,用不用属下叫他们一声。”

“谁告诉你爷是来找他们的?”魏琰掀开车帘,瞪了杜腾一眼,目光精准地落在了那个蹲在一个小摊面前的少女身上,然后很快转移了视线,又把车帘给放下了。

“爷,咱们现在去哪儿啊?”杜腾表示好迷茫,难道他家主子不是过来找墨王爷和南宫小姐的?为什么感觉主子这两天似乎有点忧郁啊……

“庙会。”魏琰说着,又掀开车帘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这个叫什么?”靳辰在一个卖花的小摊面前蹲了下来,指着角落里那个最不起眼的带刺植物问道。这明明是一盆仙人掌,靳辰在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摊主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神色有些紧张地说:“小姐,那叫刺儿头。”

刺儿头?这名字倒是挺贴切的。靳辰看着那盆仙人掌笑得眉眼弯弯:“我要把这个小东西带走,多少钱?”

摊主根本没想到会有人看中最不起眼也不好看的刺儿头,听到靳辰问价钱,有些结结巴巴地伸出了两根手指说:“二十文。”

靳辰拿了一块碎银子扔了过去:“不用找了。”然后伸手把那盆小小的仙人掌给拿了起来,看着很开心的样子。

墨青看了看小摊上面的各色鲜花,又看了看靳辰手中那盆丑不拉几还浑身是刺的植物,心中在想,这个小丫头的审美也太与众不同了,不过那个叫刺儿头的,倒真的是最特别的。

“小丫头,你喜欢这个?”墨青在靳辰身旁问。

“嗯。”靳辰点头。

“这有什么用?”墨青问。看起来很丑,不会开花结果,也没有任何香气……

“用处可多了。”靳辰看着墨青笑得一脸温柔无害,“如果我将来成亲了,我男人惹我生气的话,我就让他跪在上面忏悔,哈哈!”

墨青……这个凶残暴力的小丫头的想法真的好凶残暴力……话说她刚刚说了什么,她男人?一想到靳辰将来会嫁给别的男人,墨青心中就感觉怪怪的……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