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入戏太深/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60章

出发去雪狼国王宫赴宴的时候,靳辰再次见到了魏国的八公主魏筱雨。

之前看起来娇美柔弱我见犹怜的魏筱雨,如今已经变成了真的弱柳扶风,看一眼就能激起男人强烈保护欲的那种。

靳辰问过墨青,为什么魏国皇室和夏国皇室明明知道嫁给狼王的公主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些年还一直断断续续地往狼王身边送女人,而且送的还都是真正的公主。

墨青当时说,雪狼国在三国之中实力是最强横的,一开始给狼王送女人,只是为了示好和利益交换,就像秦骁的母亲,当年被送给狼王,夏国皇室交换了一匹宝马。

后来两国皇室一直都不间断地给狼王塞女人,还多了另外的目的,而这个目的跟秦骁有关。外族女人给狼王生的儿女,在秦骁之前有不下十个,可是无一不是下场悲惨。唯独秦骁,在幼年丧母的情况下,自己拼出了一条血路,在雪狼国王室的地位如日中天,还是王位继承人的热门人选。

这让原本把和亲公主的后代都当做弃子的魏国和夏国皇室看到了更多的可能,而如今的秦骁已经让夏国皇室后悔当初的不管不问了。夏毓杰带过来的公主,是冲着谁来的,就算他们不明说,墨青也能够猜到。

说白了,就是魏国和夏国两国皇室用出身尊贵的美貌公主,来拉拢雪狼国,并且都盼着能够再出一个秦骁这样的人。而如今成长起来的秦骁,早已经不是夏国皇室能够左右的了。

靳辰当时只是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雪狼国民风彪悍,而把弱肉强食这个法则发挥到极致的雪狼国王室,强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从亲情的角度来讲,狼王很残忍绝情,但是另外两国皇室里的人又何曾把亲情看得重要过?身居高位的人,其实本质都差不多,而狼王比起夏国和魏国的皇帝,绝对是最狠的那个。正是狼王这份六亲不认的狠绝,才让雪狼国成为夏国和魏国都争相拉拢巴结的对象,因为雪狼国是三国最强。

靳辰没有骑她那匹很容易引人注目的爱马小二,而是跟墨青一起坐了马车。

马车在雪狼国王宫停下来的时候,靳辰下车,抬头看了一下面前高达十米的石柱。

之前只是远远地看到,这会儿近距离看,更是能够深切感受到雪狼国王宫跟魏国皇宫完全不同的风格。魏国皇宫很精致,雪狼国皇宫却是粗犷大气的。原本觉得魏国皇宫那些高大巍峨的宫殿群很恢弘气派,可是见到雪狼国王宫之后,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壮观。

魏琰今日穿得很正式,不过身上依旧挂着很多名贵的饰品,彰显他财大气粗的风格。

墨青依旧是一身简单的墨衣穿在身上,不管是坐着还是走着,都会让第一眼见到他的人失神,因为他的容貌真的完美到了极致,气质如谪仙一般淡然出尘。

靳辰今日穿着一身墨色的劲装,这也是墨青给她准备的,她腰间还挂着一把墨青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刀,因为靳辰说她要打扮得像个护卫……

进了雪狼国王宫之后,他们走了没多久,就被迎进了一座十分高大气派的宫殿,而夏国皇室的人已经先一步到了。

“逍遥王,昨日匆忙,回头可要赏脸跟本王喝两杯啊!”人高马大穿着华丽的秦岩看到魏琰就热情地迎了上来打招呼,一副十分熟稔的模样。秦岩其实挺符合魏琰曾经跟靳辰描述雪狼国男人的时候说的话,长得像个野兽一样,很狂放。

“好说好说。”魏琰唇角微勾,在给魏国皇室安排好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示意靳辰坐在他的旁边。

墨青在魏琰身边落座,靳辰坐在了墨青身旁,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一直盯着自己,靳辰转头就看到秦蓝目光凌厉地看着她……

靳辰唇角勾起,对着秦蓝露出了一个眉眼弯弯的笑容,然后开口看着墨青说:“王爷,属下渴了。”

墨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提起面前的酒壶,给靳辰倒了一杯酒,递到了靳辰面前。

靳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墨青也不管秦蓝盯着这边,低头伸手把靳辰额前的一缕碎发拨到了耳后,看着靳辰笑意温柔地说:“喝慢点儿,还要吗?”

看到秦蓝的眼神已经快要喷火了,靳辰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地踩了墨青一脚,这男人是吃错药了吗?干嘛用那么溺死人的眼神看着她,感觉怪怪的……

“小丫头,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墨青语带笑意,在靳辰耳边轻声说。

靳辰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一开始她的确是想气一下那个秦蓝,可是没想到墨青入戏太深,还主动给自己加戏……

夏国皇室的位置上,齐皓诚看着安静坐在墨青身旁的靳辰,自言自语了一句:“怎么每次见到这姑娘,都有一种不同的感觉呢?”今天靳辰穿着一身墨色劲装,还真有个护卫样子了……

“骁王爷来了!”

狼王还没出现,宴会还没开始的时候,大殿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不少人都在说骁王爷来了。

秦蓝冷冷地看了一眼出现在宫殿门口的男人,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她最近必须低调一些,因为先前她保护贵客不力已经惹了狼王不快。而狼王从来不会去查究竟是谁从中作梗,他只看结果,根本就不会给秦蓝辩驳的机会,这就是雪狼国王室的规则。

而秦岩看到秦骁出现,直接大步迎了过去,挥舞着自己的铁拳头,朝着秦骁的肩膀就砸了过去,大笑着说:“十王弟你再不出现,本王都以为你死在哪个女人被窝里了,哈哈!”

“噗!”靳辰刚入口的酒直接喷了出来,而且都喷在了墨青的衣服上……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墨青一眼,墨青眼神宠溺地伸手揉了揉靳辰的脑袋,还拿出一块帕子要给靳辰擦手……

靳辰把墨青的帕子扯过来,擦了擦自己的手又扔给墨青,心中还在感叹,这雪狼国王室兄弟俩打招呼的方式真的挺别致……

而雪狼国的那些官员都很淡定,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题外话------

【推荐】当往事不如烟——《撩个王爷好篡位》

她是玉矶最尊贵、最跋扈任性的长公主,却在和亲途中惨死。

凤眸再次睁开,她还魂成了沧澜后宫的妃子一枚。

可老公不是她的菜,怎么办?

休了!顺便再祸害一下他的后宫,清理那些长得不顺她心的花花草草。

可看上了前夫的弟弟,怎么办?

撩呀!端庄秀丽、冷若冰霜、风骚妩媚,野心狂傲,弟弟,你爱那款,嫂嫂装给你看。他是沧澜冷傲面瘫九王爷,沉默寡言兼毒舌,世人难入他眼,却怎的惦记上了兄长的女人,怎么办?

娶呗!捎带着连那把龙椅一并收了,总得给自己女人弄个衬得起她的身份。

但这女人变脸跟变天似的,怎么办?

宠啊!一人,一心,一江山统统拿去,谁让他眼里、心里就钻进了这么一个她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