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不值得等/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爷,隔壁驿馆跟咱们一样,也同时遇刺了。”杜腾对魏琰禀报道。

“挺好的。”魏琰面无表情地说完,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杜腾神色十分诡异,他家爷的意思是很乐意看到隔壁夏国皇室的人也遭殃是吧……

第二天一早,靳辰起床收拾好之后出门,就看到有个人背对着她站在门外。

“小柔儿,我有事找你。”魏琰转身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道。

“说吧。”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魏琰看着靳辰说。

“嗯。”靳辰转身回了房间,魏琰也跟了进去。

“什么事?”靳辰开口问道。

“昨夜的刺客是断魂楼的杀手。”魏琰看着靳辰说。

“所以呢?”靳辰并不觉得自己跟断魂楼有什么关系,就算真的是断魂楼的杀手,那也是被人雇来刺杀的,而且没动墨青,这就真的跟靳辰没啥关系了。

“我派人去查的时候,发现断魂楼有了很大的变化。”魏琰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冷肃已经不是断魂楼的楼主了。”

这应该是最近一个月之内的事情,而魏琰之所以能够很容易地查到,因为这就是断魂楼的新楼主刻意往外散播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传开。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这世界变化也太快了吧?话说冷肃那厮跟她还有个一年之约,如果冷肃不再是楼主,肯定是被人篡位了,新楼主十有八九是不会让冷肃活着的……

“小柔儿,你有什么感想?”魏琰看着靳辰微微一笑。

靳辰面无表情地说:“人生无常,少作孽。”她跟冷肃的交集是因为保护墨青而产生的,而她根本没想过要赴所谓的一年之约。

魏琰哈哈笑了起来:“小柔儿你真的是太可爱了!”他本来以为靳辰听说冷肃不再是断魂楼的楼主会很高兴,因为如果冷肃好好地活着,肯定会再来找靳辰麻烦的。

“说完了?”靳辰看着魏琰问。

“没有!”魏琰笑容灿烂地看着靳辰说,“小柔儿,今天想不想出去逛街?哥哥陪你啊。”

“以后不要问这种废话。”靳辰看着魏琰说,“你知道我要保护墨青的,他去哪我就去哪。”

魏琰突然觉得好挫败,话说他本来想邀请靳辰今天一起出去玩儿,只有他们两个人,不带墨青,可是现在发现,根本就不可能……

“王爷,雪狼国的十八王女来了。”门外传来杜腾的声音。

“人在哪儿呢?”魏琰走了出去,看着杜腾问道。

“就在门外,她说要找墨王爷。”杜腾恭敬地说。

“去看看。”魏琰说着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逍遥王。”秦蓝看到魏琰出来,拱手客气地说。

“十八王女有何贵干?”魏琰看着秦蓝问,也没有请秦蓝进去坐坐的意思。

“我是来找墨王爷的,还望逍遥王行个方便。”秦蓝看着魏琰说。

“那恐怕还真的不太方便。”魏琰看着秦蓝似笑非笑地说,“本王的表哥这会儿正在沐浴更衣。”

“我可以等。”秦蓝眉头微皱。

“那多不好意思。”魏琰看着秦蓝笑得一脸欠揍,“十八王女过几天就要比武招亲了,我这表哥手无缚鸡之力,不值得等。”

秦蓝深深地看了魏琰一眼:“逍遥王,听闻你跟墨王爷亲如兄弟。”

“不是亲如兄弟,我们本来就是兄弟。”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那逍遥王应该知道,墨王爷在魏国没有什么地位,如果当了我的王夫,绝对比在魏国当一个废物王爷好。”秦蓝看着魏琰神色傲然地说。

“这话本王听着怎么这么刺耳呢?什么叫在魏国没有什么地位?什么叫废物王爷?十八王女这么评价本王的表哥,当本王是死的吗?”魏琰看着秦蓝语带嘲讽地说,“十八王女你又是哪里来的自信?当你的王夫好在哪里?如果你不能成为雪狼国的王,你跟你的王夫都得死。”

“我一定能够成为雪狼国的王!”秦蓝看着魏琰神色傲然地说。

“实在不好意思,关于这一点,本王还真的没看出来。”魏琰似笑非笑地说,“其实废话这么多,本王就想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你根本配不上墨青,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魏琰话落转身扬长而去,留下秦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站在那里。她在见到墨青的第一面,就感觉墨青一定不是一个废物,有那样气度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个废物?

秦蓝承认自己最开始的动心是因为墨青的容貌,因为那是第一个让她看了一眼就失神的男人。而她相信自己的猜测一定没错,墨青一定是个强者,而她要让墨青成为她的男人!

只是在雪狼国有无数追求者的秦蓝,在墨青这里却碰了壁,甚至从一开始到现在,墨青从未正眼看过秦蓝,让秦蓝心中更加起了征服欲。

秦蓝知道狼王的命令不可违抗,她必须在二月初九那天比武招亲,但是她又不甘心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在一起,所以今日才过来找墨青。只要墨青答应娶她并且留在雪狼国,她自有办法让狼王取消比武招亲。

然而,秦蓝的打算又一次落了空,她真的很不甘心,不甘心通过比武招亲来选择自己的男人……

“十八王妹。”

身后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秦蓝回头就看到秦骁站在那里。

“十王兄来这里做什么?”秦蓝心情不好,看到秦骁也没有好脸色。

“父王命本王招待魏国的贵客。”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秦蓝神色一僵,秦骁出现在这里理所应当,而她才是不被欢迎的那个……秦蓝一句话没说,也没有再看秦骁,直接冷着脸大步离开了。

秦骁见到靳辰,问的第一句话是:“你考虑得怎么样?”

靳辰发现这个男人不仅面瘫,还是一根筋,没等靳辰说话,魏琰就替她回答了:“骁王问了也是白问。”

“为什么?”秦骁看着靳辰问。

靳辰倒是认真地给了一个解释:“因为我什么都不缺,不管你给什么,我都不需要。”

秦骁说如果靳辰为他效力的话,想要什么都可以,而靳辰现在告诉他,她什么都不需要,所以没得谈了……

秦骁深深地看了靳辰一眼说:“如果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来找本王。”

靳辰……所以她刚刚是白费口水了么,这个死面瘫……

------题外话------

*^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