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世子受伤/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琰回来的时候身上还有血迹,一回来就过来找墨青和靳辰,说了齐皓诚受伤的事情,而他的重点就是,女人不仅麻烦,而且没脑子……

因为今天的事情,完全就是靳月引起的。靳扬一直叮嘱她让她不要乱跑,结果靳扬就放了一箭的功夫,转头就发现靳月不见了。而那头熊瞎子原本就在那里,是靳月跑到了附近,她看到了熊瞎子,熊瞎子还没感觉到附近有人的时候,靳月就开始喊救命,然后让正好到附近的齐皓诚遭了殃……

齐皓诚武功很高,没躲过去是因为他跟魏琰正在专注地追一头野猪,根本没想到会有飞来横祸……

“不过小柔儿你跟那个没脑子的靳月肯定是不一样的。”魏琰用这句话做了总结。齐皓诚可是夏国安平王府的独苗,还深得夏皇宠爱,地位比夏国不少皇子都要高,也从来都不是个良善性子。如果靳月不是靳扬的妹妹的话,齐皓诚砍了她的心都有了……

夏国驿馆里。

秦岩已经走了,夏毓杰脸色难看地坐在那里。齐皓诚可是安平王夫妇的眼珠子,这次还好只是伤到了胳膊,可以痊愈,如果真有个万一,他难辞其咎。

本来今天秦岩邀请他们去狩猎,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结果最后搞成了这样……

“太子殿下,都是我的错。”靳扬已经不知道道歉多少次了,心中再次后悔不应该带着靳月来雪狼国。

“靳扬你别说了,本宫知道是怎么回事。”夏毓杰有些不耐地说。夏毓杰已经娶了太子妃,对靳月这个夏国第一美女没有什么想法,因为明知靳月心仪的是齐皓诚。

而齐皓诚向来都不愿意理会靳月,如果不是因为靳扬的话,齐皓诚连句话都不愿意跟靳月说。结果靳月那个没脑子的竟然惹出了这么大的祸,她出身将门,还号称是文武双全的才女,可是胆子竟然如此小……

“属下去看看齐世子。”靳扬恭敬地说完就退出去了,一出门就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次回去该跟父母提一下靳月的亲事了,不能再放任她这样下去……

“哎呦!你想疼死我啊?!”靳扬没进门就听到了齐皓诚的声音,脚步一顿,还是敲门进去了。

来给齐皓诚医治的雪狼国御医是个看起来很壮的老头子,下手也没个轻重的,让从小养尊处优的齐皓诚根本受不了,疼得龇牙咧嘴的……

好不容易包扎好了,那个老御医心中在想这位夏国的贵公子真是娇气,那么大呼小叫的,太不男人了……

御医退出去了,临走之前嘱咐齐皓诚接下来三个月左胳膊都不能动,因为伤到了骨头,其他的都没问题。

“世子。”靳扬一脸歉意地看着齐皓诚说,“都是我的错。”

“废什么话?!让你那个妹妹以后离我远点儿!”齐皓诚没好气地瞪了靳扬一眼。

靳扬神色有些尴尬:“我以后会好好管教月儿的。”

“这次你就不应该带她来。”齐皓诚看着靳扬说,“又不是真的来游山玩水的,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只会给你拖后腿。”

齐皓诚倒是不会因为这个迁怒靳扬,他们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只是他原本就不喜欢靳月,经过这次之后,更是烦死了靳扬的这个妹妹。长得好看有什么用?看看人魏琰带过来的小姑娘,比靳月还小呢,武功凶残而且一点儿都不娇气……

“世子好好养伤,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靳扬看着齐皓诚十分抱歉地说。

“不过就是一只胳膊暂时废了。”齐皓诚满不在乎地说,“等回去就好了。”其实他这会儿还是感觉很疼,不过在靳扬面前觉得喊疼太有损形象了……

“世子,靳三小姐来了。”门外传来齐皓诚随从的声音。

靳扬脸色有些不自然地站了起来:“你好好休息,我带月儿回去。”

门开了,靳扬神色严肃地看着靳月说:“跟我回去。”

“大哥,我想看看世子。”靳月明显刚刚哭过,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眼中满是紧张不安。

“世子没事,跟我走。”靳扬直接拽住靳月的胳膊,带着她走了。

一直到进了靳月的房间,靳扬才把她放开,靳月揉着自己的胳膊,十分委屈地说:“大哥,你怎么这么粗鲁?”

“月儿!”靳扬看着靳月神色严肃地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出门在外让你不要乱跑,你都当耳旁风了吗?”

“大哥,我知道错了。”靳月低着头说。

“这次就不应该带你来。”靳扬看着靳月说,“以后你不要再去世子面前自讨没趣,我跟你说过了,他不喜欢你。”

“大哥……”靳月神色怔然地看着靳扬,眼泪又下来了,“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这里不是夏国,更不是家里,由不得你任性!”靳扬看着靳月说,“等回去之后,我会跟爹娘提一下你的亲事,不能再拖了。”

“我不要!”靳月看着靳扬说,“大哥明明知道我喜欢世子,我不要嫁给别人!”

“靳月!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可理喻了?”因为靳月害的齐皓诚受伤,这会儿又完全不听劝,靳扬也是真的动了怒,看着她神色严厉地说,“你看看你,除了容貌之外,哪一点比得上二妹?”

“我就知道,大哥最疼的永远都是二姐,不是我。”靳月看着靳扬哭了起来,“我就是喜欢世子,到底有什么错……”

靳扬看着靳月油盐不进的样子,第一次发现他真的不了解这个妹妹。靳扬也是十几岁就进了军营,平时不经常在家,每次见到靳月的时候,靳月都是乖巧可人的样子,也是这次带着靳月出来,靳扬才知道这个妹妹如此任性……

靳扬是靳将军府的嫡长子,在他之下,有一个排行第二的庶出妹妹靳晚秋,前几年已经嫁人了。在靳晚秋嫁人之前,靳扬最疼爱的是靳晚秋,靳晚秋也是真的很懂事。这会儿看到靳月任性的样子,靳扬突然想起了靳晚秋,觉得靳晚秋除了容貌不及靳月之外,其他方面,靳月真的一点儿都不如靳晚秋让人省心……

靳扬吩咐靳月的丫鬟好好看着她,然后就走了。靳月自己坐在那里默默垂泪,不明白为什么靳扬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差了,明明在家里的时候,她还是靳扬最疼爱的妹妹……

------题外话------

今儿下午三点加更一章~↖(^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