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比武招亲/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琰直接握拳就朝着齐皓诚的胸口打了过去,齐皓诚往旁边躲闪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靳月……

靳月笑容娇美地看着齐皓诚说:“世子,我没事,你受伤了还是小心一点。”然后又冲着魏琰微微一笑,十分真诚地说,“逍遥王,世子受伤了,你能不能不要跟他动手?”

齐皓诚觉得自己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魏琰也有一种吞了苍蝇的感觉……这个夏国的第一美女,明明长得很不错,可是魏琰怎么看都觉得讨厌死了……

于是魏琰和齐皓诚都没理会靳月,也不打了,直接坐了回去,而比武招亲要开始了……

这场比武招亲最重要的人物自然就是秦蓝了,而秦蓝今天精心打扮过,衣着十分华丽,被一群美貌女子簇拥着坐在最显眼的位置,绝对是最亮眼的那个。

雪狼国的第一美女,从容貌上来说,并不输给夏国的第一美女靳月。而秦蓝跟靳月的气质是截然不同的,靳月身上带着能够激起男人保护欲的柔,而秦蓝身上则是透出一种不输男儿的刚。

狼王这会儿不知道沉醉在哪个温柔乡里面,并没有出现在比武招亲的现场,而这次比武招亲的规则却是狼王定下来的,让秦岩和秦骁负责组织和安排……

不过秦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带着魏国皇室的人来了之后,就自己在看台上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什么事情都不管。

相对来说,秦岩十分积极,到处张罗着,他洪亮的大嗓门儿一直回荡在每个人耳边……

“那牧,准备好了吗?”秦岩看着一个身材高大健硕的年轻男人问。

“王爷,那牧准备好了,一定不会让王爷失望的!”名叫那牧的男人神色坚定地说。

“好。”秦岩唇角微勾,看着坐在不远处的秦蓝微微勾唇笑了起来。

狼王下令给秦蓝比武招亲,事实上已经有放弃秦蓝的意思了。而秦岩这些天做了不少准备,让自己这一派最强的几个勇士全部参加这次的比武招亲,最有希望赢的就是刚刚这个名叫那牧的男人。

只要秦岩安排的人里面有一个人成为最终的胜利者,那就代表着秦蓝将会嫁给秦岩这一派的人,不仅秦蓝要被秦岩所掌控,原本支持秦蓝的那些人,也不得不支持秦岩……

秦岩的如意算盘打得倒是很响,不过他最终能不能如愿,还是个未知数……

比武很快就开始了,还挺精彩的。因为雪狼国的男人都好斗,有些人明知不可能娶到十八王女,依旧渴望在众目睽睽之下酣畅淋漓地战斗一场。而这场比武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从开始一直打到没有人再上台,最终站在台上的那个,就是十八王女的驸马……

饶是如此,依旧有很多雪狼国的勇士选择在一开始就上台去战斗,根本不在意自己会不会早早地被耗尽力气然后失败。虽然最终目的是为了招亲,但是对很多参加的男人来说,更应该说是一场比武大会。

靳辰看着觉得挺有意思,因为雪狼国的男人都长得又高又壮,打起架来也完全不花哨,有时候就是纯拼力气和反应的,这样稍显原始的战斗充满了力量感。

“王女,那人会来吗?”秦蓝身边一个美貌少女轻声问道。

“等。”秦蓝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根本没有关注比武台上激烈的打斗。她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看台上的某个位置,每次看到墨青对着靳辰笑的时候,眼中都会闪过一抹厉色……

这场为秦蓝招亲所举办的比武大会,一直从上午打到了日落时分。比武台上已经有了一片一片暗红的血迹,而往比武台上跳的男人,终于少了起来。

秦岩笑得很得意,因为这会儿站在比武台上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心腹属下那牧。反正狼王定下来的规则,只要最后赢的人就能娶秦蓝,至于那牧是不是秦岩别有用心安排的,狼王不会在意,秦蓝也不能反抗……

“还有谁?”那牧站在比武台上,像一座壮实的小山一样。他是带着秦岩的命令来参加的,所以并没有在一开始就上台战斗,而是在不久之前看着人少了很多才上来,反正无论如何都不违反狼王定下的规则……

眼看天就要黑了,比武台四周已经燃起了无数火把,秦蓝的脸色在火把映照之下变幻不定,眼底已经出现了一丝慌乱……

秦蓝知道那牧是秦岩的人,也知道秦岩的目的,而她绝对不会让秦岩如愿。秦蓝很清楚,在雪狼国,没有人能够违抗狼王的意思。而狼王下旨要为秦蓝比武招亲,秦蓝就只能认了,但是这不代表她什么都没做。

秦蓝心仪的男人是墨青,但是她连靠近墨青的机会都没有。她不是什么都没做,但是一来墨青是代表魏国皇室来的,绝对不是她能轻易动的人;二来狼王把两国皇室来的人叫做贵客,还因为之前的遇刺事件责罚秦蓝,就代表狼王现在不想跟魏国和夏国产生什么矛盾,所以就算墨青是个废物王爷,也不是秦蓝能够招惹的,况且秦蓝根本从一开始就不认为墨青真的是个废物……

所以秦蓝也安排了一个人,确切来说是一个江湖高手,来参加这次的比武招亲。她相信只要那人出现,秦岩的人根本就不是对手……

只是如今天色已晚,秦蓝等的人却迟迟未来,她的心已经开始慌乱了……

就在秦岩昂首阔步地走上比武台,准备宣布那牧成为十八王女驸马的时候,众人眼前闪过一道黑影,下一刻,一道银光闪过,本来站在比武台上得意洋洋的那牧,已经胸口中剑跌了下去……

原本以为比武招亲已经要结束的众人都没想到还会发生如此变故,惊愕的目光纷纷落在了比武台上那个清瘦的男人身上……

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男人,左边侧脸上有一片繁复的绿色纹身,看着像是某种图腾一般。他面色惨白,眼神冷鸷,让人看到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而秦岩的心腹属下那牧,是雪狼国王城十分有名的勇士,在以往大大小小的比武中,几乎从未有过败绩,可是竟然被这个男人一招给秒杀了……

“你是谁?报上名来!”秦岩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不速之客,眼神已经要喷火了。那牧被一剑穿胸而过,足以要了他的命,虽然现在已经被带下去医治了,但是能不能活过来很难说。秦岩这会儿满心的怒火,一方面是因为损失了一个得力的属下,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计划要失败了……

面色惨白的男人收起手中的剑,冷冷地看了秦岩一眼,说了两个字:“仇复。”

很多人神色莫名,因为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而魏琰神色微变,因为他一直都关注着断魂楼的动静,在冷肃下台之后,新楼主的名字,似乎就叫仇复……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