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彩儿愿意为逍遥王解毒/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肃虽然变得痴傻,但也不是什么都听不懂。譬如“烤鸡”、“打他”这两个词对他来说就很敏感。第一个词是他自己真的很敏感,而第二个词是被靳辰训练出来的。

而魏琰之所以自己不开口,反而哄着离夜开口,是因为他知道冷肃最听靳辰的话,其次就是离夜的话。

听到离夜说让打秦骁,冷肃随手从旁边捡起一根棍子,朝着秦骁就打了过来。冷肃原本的武器是断魂刀,不过早已经丢了,而靳辰没有给他准备新的刀,也是不想让别人看出冷肃的身份。

不过真正的高手,用什么武器都不重要……秦骁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男人真的说打就打,而且冷肃一出手,秦骁心中就是一惊!

秦骁没有跟靳辰交过手,对于靳辰的武功之高有所猜测,但是迄今为止并没有真正证实过。而他没想到,这个魏琰口中靳辰的小弟竟然如此厉害,武功不在他之下!

旁边观战的杜腾乐了,杨光郁闷了……直觉这个墨王府里处处透着诡异,一个傻子的武功竟然不输给他们家王爷,也是奇了怪了……

离夜在魏琰怀里拍着小手一个劲儿地叫好:“苏苏叔叔,使劲儿打!打坏人!”

魏琰看到冷肃跟秦骁打得不可开交,心情真的很不错。冷肃是魏琰讨厌的人,不过这会儿顶着一张猪头脸的苏苏倒是让魏琰觉得越来越喜欢了,一个只要喂饱了就能帮忙打架的小弟,话说他也好想要啊……

不过秦骁也真的不是吃素的,跟冷肃这个脑子痴傻武功却没有褪色的高手对战也能不落下风。这一战足足打了有半个时辰,看到冷肃和秦骁身上都挂了一点彩,魏琰才开口对离夜说:“小夜,让你苏苏叔叔回来,再打下去该受伤了。”

“哦。”离夜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冷肃挥舞着小手说:“苏苏叔叔,别打了,快回来!”

冷肃瞬间收手回到了离夜身旁,而秦骁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手臂,看着魏琰问道:“他究竟是谁?”这样的高手,竟然是个痴傻之人,而且听命于一个看起来才四五岁的小娃娃?

“都告诉你了,是南宫柔的小弟啊。”魏琰笑容愉悦地说,“所以你最好别去招惹那个小姑娘,不然后果很严重。”

“坏人!”离夜板着小脸看着秦骁说,“不准你欺负我娘亲!”

“你娘是谁?”秦骁眉头皱了起来,看着离夜问,他怎么感觉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我娘亲叫南宫柔。”离夜挺着小胸脯,看着秦骁说。

秦骁直接愣了一下,这怎么可能?那个小姑娘绝对还没有成亲,而且她那样小的年纪,也不可能生出这么大的孩子。

秦骁心中十分疑惑,不过魏琰显然没那么好心为他解惑,而且秦骁受伤了,虽然是轻微的小伤,但是也不打算再跟着魏琰出门去了。

魏琰想着给了秦骁一个教训,秦骁应该不会去澜沧院,索性也不管秦骁,直接抱着离夜,带着猪头冷肃一起出了墨王府逛街去了。

“王爷,那个男人是不是在装傻?”秦骁的属下杨光看着他问道。杨光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的实力跟秦骁不相上下,要知道杨光一直都认为秦骁是雪狼国的第一高手,事实上也差不多如此。

“不像。”秦骁熟练地把伤口处理了,坐在绿竹苑的房间里若有所思地说,“他的眼神的确像是痴傻之人,而且那样的高手,是不会装傻子的。”

“那他……”杨光面色有些惊异。一个主子是废物的墨王府里竟然藏龙卧虎,有那样顶尖的高手存在,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魏琰说,那个傻子高手是南宫柔的小弟。”秦骁面无表情地说。他原本以为魏琰在开玩笑,可是这会儿越想越觉得,魏琰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南宫柔?这不是主子想要招揽的那个女子吗?”杨光说,“看来她的实力非同小可。”

“没错。”秦骁微微点头。虽然没有真正跟靳辰交过手,但是迄今为止的交往都让秦骁觉得,靳辰绝对比他想象的更强,这更激发了秦骁要让靳辰为自己所用的决心。他要成为雪狼国的王,单靠他自己一个人是很难办到的,他这些年一直都在招揽能人异士为自己所用。

秦骁之所以在这个时候选择来魏国,原因之一是他在雪狼国屡屡遭到刺杀。自从秦蓝成亲之后,秦骁的王府每晚都有层出不穷的杀手,而且都是断魂楼的高手。

秦骁倒不是怕了,而是他暗中得知秦蓝的那位驸马爷跟断魂楼的关系,也知道了断魂楼的杀手为什么一直盯着自己,所以选择了暂时离开。

秦骁知道,秦蓝不会让她那个杀手头子驸马离开她的身边,所以秦骁离开雪狼国,比在雪狼国要安全很多。断魂楼的杀手固然很多,但总归是有限的,按照秦蓝和仇复这样丧心病狂的刺杀行动,断魂楼的杀手只会越来越少。

秦骁离开,秦蓝不会再一直盯着秦骁不放,而是会集中自己所有的注意力,用来解决秦岩……

秦骁对秦岩和秦蓝也都十分了解,因为从小到大那两个人无数次想要置他于死地。而秦骁很清楚,秦岩和秦蓝兄妹俩根本没有联手的可能,秦蓝如今得了不小的助力,一定会选择不惜一切代价把秦岩给弄死,因为对手死一个就少一个。

所以说,秦骁离开雪狼国,就是为了坐山观虎斗。而秦骁觉得,有仇复这个断魂楼楼主在身边,秦蓝把秦岩解决掉,其实是迟早的事情。而秦岩看起来是个废物,在雪狼国的势力却也不容小觑,秦蓝想要弄死秦岩,也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

这对秦骁来说当然是好事,因为秦骁也完全没有跟那对兄妹联手的可能,对手,自然是死一个少一个……

就算最终秦蓝和秦岩谁也没能把谁给灭了,也必然会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秦骁选择暂时避开都是十分明智的。

而秦骁选择来魏国金安城,固然有他讨厌夏国的原因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顺便拉拢靳辰为自己所用。第一次遇见,靳辰就救了秦骁,给秦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迄今为止,秦骁还不知道靳辰的真实身份,秦骁直觉如果能够得到那个小姑娘的帮助,自己的成王霸业一定能够更加顺利。

“那王爷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杨光问秦骁。

“见机行事。”秦骁说。他的确还不知道靳辰的真正武功有多高,不过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第二日一早,靳辰像往常一样起床去跑步,跑到最后一圈,路过绿竹苑外面的时候被人给拦住了。

“骁王爷,让一让。”靳辰神色有些不悦地看着从天而降拦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秦骁也在打量靳辰。事实上从靳辰第一次从绿竹苑外面跑过去的时候秦骁就知道了,而这会儿靳辰面色红润,额头还有一层薄汗的样子,让原本觉得她容貌普通的秦骁感觉这个小姑娘其实长得很好看,而且是气质出众,越看越好看的那种。

“你在做什么?”秦骁看着靳辰问。

“你瞎啊,没看到我在跑步?”一而再再而三,靳辰觉得秦骁真的很烦,也不打算对秦骁客气了。

“为什么要跑步?”秦骁看着靳辰问。

“关你屁事。”靳辰没好气地说。

“你想锻炼提高实力?那我们来切磋一下吧。”秦骁看着靳辰说,话音刚落没等靳辰表态,直接伸手就朝着靳辰打了过来……

“爷!不好了!”逍遥居里,正抱着离夜睡大觉的魏琰突然听到了杜腾的声音,猛然惊醒,抱着离夜坐了起来。

“琰叔叔……”离夜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靠在魏琰身上叫了一声。

“小夜你接着睡啊。”魏琰把离夜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很快穿好衣服出去了,就看到杜腾神色焦急地站在外面。

“怎么了?”魏琰看着杜腾问。

“骁王爷跟南宫小姐打起来了!”杜腾说。

“死面瘫!就知道他不会消停!我们走!”魏琰脸色一冷,走了两步又对着杜腾摆了摆手,“你就别去了,回房间里看着小夜。”

“哦。”杜腾看着魏琰的背影瞬间消失在眼前,神色莫名地转身进了离夜所在的房间。怎么感觉墨王府里越来越热闹了呢……

魏琰还没靠近绿竹苑,就听到了刀剑相击的声音。他加快了速度,到了附近就看到秦骁和靳辰已经打得十分激烈了。

靳辰手中的武器依旧是她从墨青那里得来的两把匕首,而秦骁的武器是长剑。靳辰擅长近身战,秦骁的招式大开大合。而靳辰没有落下风,其实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她的凌云步。如果不是凌云步的话,靳辰可能很快就会被秦骁逼得无法还手,因为匕首的发挥余地还是太小了……

杨光一脸惊悚地站在一旁。昨日那个傻子男人已经让他震惊了,本来一直想着,这个还没十五岁的小姑娘武功就算逆天了也不可能是他家王爷的对手,可是如今看来,这个小姑娘是真的逆天了……凌云步虽然有些取巧,但这也绝对是实力的一部分,毕竟能够得到凌云步这等失传已久的武功秘籍,本身就说明这姑娘来头不小。

“姓秦的,你找死呢吧!”魏琰来了,还把墨王府的侍卫们都给带了过来,侍卫们手中都拿着弓箭,一齐瞄准了秦骁,只等魏琰一声令下就放箭。

杨光转头看到黑压压的弓箭手,额头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赶紧跑到魏琰身边拱手客气地说:“逍遥王,这都是误会,我家王爷跟南宫小姐是在切磋武功,没有恶意。”

“切磋个狗屁!本王早就说了,让姓秦的离南宫柔远一点。”魏琰眼中闪过一道冷光。秦骁最好掂量着别伤到靳辰一根毫毛,不然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杨光冷汗直冒,本来以为雪狼国王室的人行事最是狂放直接,可是没想到来了魏国金安城的墨王府,发现这个府里的人行事也都一点儿都不客气……

不过魏琰来了没多久之后,没等他下令放箭,秦骁和靳辰就已经分开了。

秦骁看着靳辰的眼神带着一丝志在必得。这个女人,绝对会成为他问鼎雪狼国王位的一大助力,他一定不能放弃。

而靳辰神色十分平静,心中却对秦骁刮目相看。这个男人能够在腥风血雨的雪狼国王室闯出一片天,的确不容小觑,实力十分高强。靳辰很清楚,如果不是靠着凌云步的话,她已经输了。或许她应该考虑换一种武器了,用匕首对上真正的高手,她很吃亏……

转头看到魏琰神色冷然地带着弓箭手站在不远处,靳辰面色平静地说:“没事,我跟骁王爷只是切磋一下。”

虽然靳辰知道秦骁是有意试探自己,不过也无所谓。墨青闭关了,靳辰原本还在想今天是不是找冷肃打一架,因为她不想一直看书,实战很重要。秦骁自己送上门来,靳辰就把他当成自己的磨刀石,她也没有输。在靳辰看来有些取巧的凌云步,其实在别人看来也是她实力的一部分,只是靳辰对自己的要求不止于此。

“哼!”魏琰看着秦骁冷哼了一声,让弓箭手都退下了。

“逍遥王,你是不是太紧张了?”靳辰已经离开了,秦骁看着魏琰说。

“放屁!”魏琰瞪着秦骁说,“总之你要住在这里就给本王老实点儿,这里是魏国,不是雪狼国!”

魏琰话落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秦骁说:“今夜宫中设宴给你接风洗尘,到时候本王再来找你。”

“劳烦了。”秦骁说。

看到魏琰远去,杨光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走到秦骁身旁说:“王爷,那个南宫小姐真的是墨王爷的人吗?”这样年纪轻轻的高手,怎么可能臣服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王爷?

“不是。”秦骁笃定地说,“南宫柔不是江湖人,一定还有别的身份,她在墨青身边,很可能只是为了保护墨青,而且是暂时的。”

杨光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秦骁这样的结论从何而来,但是他知道秦骁心思缜密,绝对不仅仅是一个武功高强的武夫,不然也不可能得到今天这样的实力和地位。

而秦骁其实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他从靳辰的言行举止猜到靳辰根本不是一般人,也不是一个纯正的江湖人,一定还有别的身份,而且很可能出身不低。而在雪狼国的时候,秦骁其实已经确定,靳辰真的是墨青的护卫,一直在保护墨青的安危。

一个出身不低的女子,是不可能一直当墨青的护卫的。虽然秦骁还不知道靳辰的真实身份,但是直觉告诉他,靳辰在墨青身边只是暂时的,或许是受人之托。既然这样,秦骁认为让靳辰为自己所用还是不无希望的,如果靳辰出身不错的话,秦骁觉得他可以把她给娶了……

靳辰当然不知道不过几次的交往,秦骁已经看出了那么多。不过靳辰也不甚在意,毕竟她的真实身份,迄今为止只有墨青知道,而墨青都没有见过她的真容。再过几个月,她任务完成,换回本来容貌回到夏国,之前发生在南宫柔身上的事情,都跟她无关了……

当夜是魏国皇室专门为秦骁举办的接风洗尘宴,宴会倒是一切顺利,魏国皇室几位美貌公主也都出席了,不过秦骁连正眼都没有看过她们。

宴会结束之后,秦骁和魏琰又一起回了墨王府,住了下来。

魏琰的逍遥居就在澜沧院和绿竹苑中间,魏琰一直盯着秦骁,秦骁也没有机会去找靳辰,靳辰自己关起门来过得安静又惬意。

小娃娃离夜这天又想出去玩儿,靳辰不方便出门,就让小颜带着他去找魏琰了。

魏琰正好要带着秦骁去参加太子府举办的赏花宴,看到离夜过来,就直接抱着离夜一起去了。没有带冷肃,因为冷肃没吃饱不肯出门,还在澜沧院里大吃特吃……

金安城太子府。

已经成为太子妃的乔颖儿听到下人禀报说自己的娘家人来了,就起身迎了出去。

来的人是乔颖儿的母亲乔夫人,还有乔颖儿的亲妹妹乔四小姐乔彩儿,另外还有两个庶妹。

“颖儿,你的肚子有动静了吗?”乔夫人一落座,就拉着乔颖儿的手问道。

乔颖儿脸色一红,看着乔夫人说:“娘,这才多久,还没有呢。”

“你成亲都三个多月了。”乔夫人看着乔颖儿语重心长地说,“这件事情很重要,你一定要生下太子的嫡长子。”

“女儿知道了。”乔颖儿微微点头。

乔夫人拿出一张她从别处求来的生子秘方给了乔颖儿,乔颖儿也好好地收起来了。

“大姐,今天琰哥哥会来的吧?”乔彩儿一开口,就是问魏琰。

乔颖儿神色严肃地看着乔彩儿:“四妹,你不要再对逍遥王抱有什么幻想了!”

“为什么不可以?”乔彩儿不服气地说。

乔颖儿看到乔彩儿油盐不进的样子感觉有些头疼。乔彩儿因为不管不顾地追着魏琰跑,这些年吃过的亏还少吗?之前还被那个叫南宫柔的姑娘逼得当众学了三声狗叫,结果就在家里闷了一个月,又出来了,而且一点都不见收敛……

“母亲,四妹的婚事要早点定下来了。”乔颖儿也不想再理会乔彩儿,转头对乔夫人说。

乔夫人微微点头:“是啊,不知道皇上会不会给逍遥王和彩儿指婚。”

听到乔夫人的话,乔颖儿感觉心好累……可以说乔彩儿成了今天这副样子,就是被乔夫人溺爱娇惯的。而乔夫人竟然也在做着让乔彩儿嫁给魏琰的美梦,这倒是乔颖儿没有想到的,更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娘,逍遥王不喜欢彩儿,皇上也不会给逍遥王和彩儿指婚的。”乔颖儿看着乔夫人说。

乔夫人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乔颖儿:“你这个当姐姐的怎么能这样说你的妹妹呢?彩儿样样都十分出挑,哪里配不上逍遥王?难道颖儿你是怕彩儿成了逍遥王妃抢了你的风头吗?最后做皇帝的未必是太子……”

“娘!”乔颖儿脸色一冷,看着乔夫人严肃地说,“这样的话再也不要说了!”

乔夫人撇了撇嘴不再说话,乔彩儿看着乔颖儿说:“大姐,等我嫁给了琰哥哥,将来不管太子和琰哥哥谁当了皇帝,皇后都是咱们乔家……”

“住口!”乔颖儿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看着乔彩儿的神色十分难看,“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看来真的是太疏于管教了!”

“娘你看!姐姐当了太子妃果然不把咱们放在眼中了!”乔彩儿看着乔夫人神色委屈地说。

“别怕,她就算当了皇后,也是我的女儿。”乔夫人向来最宠爱乔彩儿,因为乔彩儿长相和性格都跟乔夫人很像,而乔颖儿不管长相还是性格都随了她的姑母,当今的乔皇后……

乔颖儿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未出嫁的时候乔颖儿还没发现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如此不可理喻,可是如今她真的发现了,而且觉得很难做。这毕竟是她的母亲和亲妹妹,连一句重话都说不得,可是她们的有些想法真的太天真了,甚至是愚蠢……

从乔颖儿那里出来之后,宴会还没开始,乔夫人被相熟的夫人拉走去了太子府的后花园,乔彩儿带着自己的丫鬟准备去前院看看魏琰来了没有,结果还没到前院,就碰上了墨锦玉。

“锦玉姐姐!”乔彩儿亲昵地挽住了墨锦玉的胳膊。

墨锦玉眼底的厌恶一闪而逝,面上倒是不显,对着乔彩儿微微一笑:“彩儿妹妹,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要去找琰哥哥!”乔彩儿笑着说。

墨锦玉眼底闪过一丝冷意,看着乔彩儿微笑着说:“逍遥王还没有来。”

“琰哥哥怎么还没来啊?”乔彩儿有些失落地说,“他会不会今天不来了?”

“不会的。”墨锦玉微微一笑,“太子殿下一定邀请了雪狼国的骁王爷,逍遥王会一起来的。”

“是啊!琰哥哥负责招待雪狼国的骁王爷,一定会陪着骁王爷一起来的。”乔彩儿又眉开眼笑了,亲昵地挽着墨锦玉的胳膊说,“锦玉姐姐你真好,一直都在帮我,如果我嫁给了琰哥哥,一定会报答你的。”

“我们是好姐妹,不用这么客气。”墨锦玉笑容温柔大方。

分开的时候,墨锦玉看着乔彩儿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她一直留着乔彩儿,就是因为乔彩儿够蠢,能够被她当枪使。乔彩儿想要嫁给魏琰,下辈子吧……

墨锦玉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清秀的小脸,脸色更冷了。她知道魏琰和秦骁如今都住在墨王府里,而墨王府里还有一个墨锦玉最讨厌的女人南宫柔……

魏琰到了太子府门口下了马车,看到他的人都愣住了,因为他怀中竟然抱着一个孩子。

“琰弟,这孩子是?”魏琪看着魏琰问道。看他们这么亲密的样子,难道是魏琰的私生子?这对魏琪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他如今只有两个庶女,别说嫡子了,就连庶子都没有。

“这是本王的义子。”魏琰唇角微勾,看着离夜说,“小夜,叫声义父来听听。”

离夜十分乖巧地抱着魏琰的脖子叫了一声“义父”,魏琰笑得很开心,魏琪眼眸微闪,心知问魏琰这孩子的身份来历魏琰是不可能告诉他的,索性就不再问了,回头他会派人去调查清楚的。

“骁王,这边请。”魏琪看着秦骁笑容爽朗地说。

秦骁微微点头,跟上了魏琪的脚步。至于原本叫魏琰叔叔的孩子,为什么成了魏琰口中的义子,秦骁也能猜得到原因……

虽然魏琰说了他带来的是他的义子,但是依旧有不少人怀疑这孩子是魏琰的私生子,因为原本魏琰给人的印象就是风流成性,这么多年只听说他身边又出现了什么女人,却从来都没有过孩子,在很多人看来本来就是不正常的……

而亲眼见到魏琰抱着一个小孩子的乔彩儿快要疯了!她越看越觉得离夜跟魏琰长得很像,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娘,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的女人给琰哥哥生了一个孩子,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不能再等了!”乔彩儿心急如焚地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最大的梦想就变成了嫁给魏琰,当上逍遥王妃。

“没错。”乔夫人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娘,找人杀了那个孩子!我不想再看到他!”乔彩儿厉声说。

“不行!”乔夫人若有所思地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你成为逍遥王妃,等你嫁给了魏琰,想要对付那个孩子很容易,现在动他容易引起魏琰的怀疑。”

“娘说的对,那我要怎么样才能嫁给琰哥哥啊?”乔彩儿拉着乔夫人急切地问道。

“别急,让娘好好想想。”乔夫人抱着乔彩儿说。

母女两人在太子府后花园的一个亭子里面密谈了很久,没有注意到有一片粉色的衣角从旁边闪过……

这是太子府举办的赏花宴,因为太子府里有一片牡丹园,如今是牡丹盛放的季节,花开正好。

宴会设在牡丹园旁边的雅阁里,从雅阁之上就能观赏到牡丹园的美景。

主桌上坐着的是太子魏琪,逍遥王魏琰,雪狼国来的骁王秦骁,还有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义父,小夜可以喝酒吗?”离夜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魏琰问道。在他心里,叔叔和义父没有什么差别,魏琰让他叫义父他就叫义父了。不过魏琰的初衷是不想让人过分关注这个孩子跟墨青的关系,如果离夜叫他琰叔叔,肯定会有人联想到离夜是墨青的孩子……

当然了,魏琰没有意识到,因为这声义父,倒是让不少人猜测这孩子是他的种。如果知道这些的话,魏琰肯定该暴怒了,他明明还是个洁身自好的老处男,根本不可能有儿子……

“太子殿下,这是太子妃娘娘让奴婢送来的梅子酒。”一个清秀的小丫头提着一壶酒过来了。

魏琪看了一眼,发现是乔颖儿院子里的丫鬟春香,也没多想,直接笑着对秦骁说:“骁王一定要尝尝,这梅子酒别处可是没有的。”就像夏国皇室专供的梨花酿一样,梅子酒是魏国皇室专供的,别处根本见不到。

“奴婢为王爷斟酒。”春香先给魏琪倒了一杯酒,然后是秦骁,最后才走到魏琰身旁。

给魏琰倒酒的时候,春香不小心把魏琰的酒杯给打翻了。有小孩子在,魏琰也没发火,春香神色惶恐地换了一个新的酒杯,给魏琰倒了一杯酒,赶紧退下了。

“义父,这酒很好喝吗?可不可以带回去给娘亲?”离夜盯着面前那个精致的酒壶问魏琰。

很多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娘亲?难道这个小娃娃真的是魏琰的私生子?这孩子的生母竟然也在金安城?

“小夜,你娘在王府吗?”魏琪看着离夜问道。

“太子皇兄,好奇心太多有时候不是好事。”魏琰似笑非笑地看着魏琪说。

魏琪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琰弟,为兄的确很好奇。”而魏琰阻止离夜回答魏琪的问题,更是让包括魏琪在内的很多人认为这孩子很有可能就是魏琰的私生子……

“这酒你娘喝过了,家里有,不用带回去。”魏琰笑着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这种专供魏国皇室的梅子酒,是魏琰从小喝到大的,逍遥王府从来没断过,墨王府里自然也不缺。之前魏琰为了哄靳辰高兴,把逍遥王府里的存货全部都送到墨王府澜沧院里去了……

“哦。”离夜笑眯眯地点点头。

魏琰喝了一杯春香倒的梅子酒,就没兴趣再喝了。这种酒虽然味道不错,但是他喝过的太多,没有多大感觉了。

秦骁倒是多喝了几杯,魏琪笑着问秦骁觉得如何,秦骁面无表情地给了一个非常实诚的评价:“太淡了。”

魏琪嘴角抽了一下。的确,对于从小喝着最烈的酒长大的雪狼国男人来说,这种口味偏甘甜的酒的确太淡了……

宴会进行到一半,不少夫人小姐都下去近距离观赏牡丹了,依旧坐在阁楼上喝酒的魏琰突然感觉有点热,头脑也有些发昏。

“义父,你发烧了吗?”离夜伸手摸了一下魏琰的额头,小脸十分担忧地说,“好烫啊。”

魏琪也发现了魏琰的不对劲,还没等魏琪问,魏琰就猛地站了起来,把离夜放到了秦骁的怀中说:“帮我照顾一下。”然后转身就走。

“琰弟!”魏琪叫了一声,魏琰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去,脚步已经变得有些虚浮了……

魏琰跌跌撞撞地下了雅阁,就闻到了一阵脂粉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乔彩儿适时地朝着魏琰凑了过来,伸手扶住了魏琰,语带关切地柔声问道:“琰哥哥,你不舒服吗?”

“滚开!”魏琰脸色涨红地把乔彩儿给推到了一边,想要用轻功尽快离开,却发现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准备往前走却感觉头脑昏昏沉沉,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被魏琰推到一边去的乔彩儿不仅不见伤心,眼底反而闪过一丝喜色,又朝着魏琰凑了过来:“琰哥哥,你不舒服,彩儿扶你去休息一下。”

“滚……”魏琰推着乔彩儿的手已经变得十分无力了,身子也不受控制地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爷!”本来候在雅阁不远处的杜腾飞奔而来,把魏琰给扶了起来,看到魏琰的样子心中一惊。

“怎么回事?”魏琪已经从阁楼上快步走了下来,不少人都围了过来,秦骁抱着把他当坏人瞪的离夜也走了下来,看起来相当违和……

“我家王爷身体不适,小的这就带他回去找大夫。”杜腾扶着魏琰说,话落就想走。

“慢着。”魏琪眼眸微闪开口阻拦,“太子府里就有太医,何必舍近求远?来人,去叫刘太医过来!”看到魏琰现在面色潮红眼神迷离的样子,魏琪已经大概猜到魏琰这是怎么了……

虽然说在太子府的宴会上魏琰中了招可能会让人怀疑到魏琪身上,但是魏琪想着这事儿又不是太子府的人做的,十有八九是魏琰勾搭过的哪个小姐干的,跟太子府也没关系。不能让魏琰这个时候走了,魏琪倒要看看,魏琰接下来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魏琰被放进了雅阁一楼的一个房间里,门开着,不少人都能看到里面的情况。杜腾心急如焚,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让太子府的太医看看情况再说……

太子府的刘太医很快就来了,给魏琰把过脉之后脸色难看地说:“逍遥王中了万花散,这是一种江湖上的烈性媚药,下官没有解药,如果一个时辰之内不能跟女子……就会有性命之危啊。”

魏琪神色大变:“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给琰弟下药?!”

“魏太子,当务之急还是给逍遥王解毒比较重要。”看到魏琪一副打算找出下药之人严惩的样子,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魏琪神色僵了一下,然后声音急切地说:“骁王说得对,既然刘太医说解药难寻,时间不等人,那就给琰弟找个清白女子过来解毒吧!”

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魏琪的话,其实也都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不合理的,毕竟魏琰的性命更重要。

“太子殿下,彩儿愿意为逍遥王解毒!”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少人看着乔彩儿的眼神都很怪异。乔彩儿喜欢魏琰,这是金安城里人尽皆知的事情。虽然眼前给魏琰解毒势在必行,但是乔彩儿这样不顾女子矜持,如此主动,实在是太没脸没皮了……

“莫不是逍遥王这毒就是乔四小姐下的吧?”人群中有个人脱口而出,很快不少人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乔彩儿。

的确,乔彩儿之前就想凑到魏琰身边把魏琰带走,这会儿又这么主动,莫不是那媚毒就是乔彩儿下的,好对魏琰献身,然后顺理成章当上逍遥王妃?

对上众人怀疑又带着鄙夷的目光,乔彩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地说:“我发誓绝对不是我做的,现在琰哥哥都快死了,我是为了救他!”

魏琪看着乔彩儿的目光像是要把她撕了一样,不光别人怀疑乔彩儿,魏琪现在也很怀疑这件事情就是乔彩儿干的。因为魏琰之前的食物都没有问题,中间乔颖儿的丫鬟突然过来送酒,还打翻了魏琰的酒杯,原本看起来没什么,如今看来太可疑了……

魏琪相信乔颖儿绝对不会做这么没分寸的事情,十有八九就是乔夫人和乔彩儿母女俩指使那个丫鬟干的,因为那个名叫春香的丫鬟本就是从乔府出来的,她的家人还都在乔府里……

不过事到如今,当务之急是不能让魏琰在太子府出事。不过一个女人而已,既然乔彩儿这么主动,就让她给魏琰解毒,等真相查出来,魏皇顶多训斥魏琪一句管教不严,乔彩儿会不会被魏琰弄死,魏琪管不着……

“既然如此,彩儿就给琰弟解毒吧。”魏琪神色有些难看地说。

“不行!”谁知道魏琰的随从杜腾竟然开口反驳了魏琪的话,“我家王爷不喜欢乔四小姐,不能让乔四小姐为他解毒。”

“杜腾,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魏琪看着杜腾冷声说,“再这样下去,琰弟会死的!”

杜腾看了一眼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魏琰,依旧梗着脖子挡在魏琰的床前,就是不让乔彩儿靠近。他家爷虽然百花丛中过,但是从来没真的碰过哪个女人,如果醒来之后知道自己被乔彩儿那个贱人给强上了,说不定比死还难受……

“坏叔叔,义父是不是快死了?”离夜看着魏琰的样子,急得快哭了。

秦骁也不在意离夜管他叫坏叔叔,听到离夜的话,微微摇头说:“还有一个时辰。”

“坏叔叔,你快带小夜回去找娘亲,让娘亲来救义父吧,他们都是坏人。”离夜抱着秦骁的脖子说。

秦骁微微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离夜,又看了一眼魏琰,然后众人只感觉眼前一晃,秦骁已经抱着离夜不见了人影……

魏琪根本没顾得上去关注秦骁,直接叫了太子府的侍卫过来,让他们把杜腾给拉走,然后让乔彩儿给魏琰解毒。

杜腾已经拔剑了,他知道魏琰如今情况很不好,他还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如今就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乔彩儿这个贱人强上了他家主子,这对他家主子来说绝对比死还难受……

------题外话------

魏琰会被乔彩儿给强上了么?(*^__^*)嘻嘻……

——以下是几点说明的分隔线——

①昨天的首订抢楼活动的奖励将于今天发放,一点之后重复评论的楼层和没有订阅昨天章节读者所评论的楼层都会作废不计,如果届时亲爱的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评论区跟游游说;

②从今天开始,更新还是老时间,固定在上午八点,如果游游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改时间的话会提前通知大家;

③在评论区发表长评或者精彩评论的,游游会看情况给予潇湘币奖励,希望大家在评论区畅所欲言,游游会及时回复的!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游游爱你们,么么哒!↖(^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